雪豹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雪豹
Uncia uncia.jpg
保護狀況
科學分類
界: 動物界 Animalia
門: 脊索動物門 Chordata
綱: 哺乳綱 Mammalia
目: 食肉目 Carnivora
科: 貓科 Felidae
屬: 豹屬 Panthera
種: 雪豹 P. uncia
二名法
Panthera uncia
(Schreber, 1775)[1]
Snow leopard range.png
異名
  • Felis irbis Ehrenberg, 1830 (= Felis uncia Schreber, 1775), by subsequent designation (Palmer, 1904).[2]
  • Uncia uncia Schreber, 1775

雪豹學名Panthera unciaUncia uncia),在中國也被稱為艾葉豹荷葉豹草豹、伊爾畢斯(西部少數民族),有「雪山之王」之稱[3],是一種重要的大型貓科食肉動物和旗艦種[4],由於其常在雪線附近和雪地間活動,故名「雪豹」。[5]雪豹原產於亞洲中部山區,中國的天山等高海拔山地是雪豹的主要分布地。[6]其皮毛為灰白色,有黑色點斑和黑環,相對長而粗大的尾巴是雪豹與其他相似物種區分的明顯特徵。

雪豹敏感、機警、喜歡獨行、夜間活動、遠離人跡和高海拔的生活特性使其行為特徵難以為人所知。[7][8]到目前為止,人類對雪豹的了解仍然十分有限。[9]

因其處於高原生態食物鏈的頂端,雪豹亦被人們稱為「高海拔生態系統健康與否的氣壓計」。[6]而由於非法捕獵等多種人為因素,雪豹的數量正急劇減少,現已成為瀕危物種[1]在中國,雪豹的數量甚至少於大熊貓[6]「只見雪豹皮,不見雪豹」是1990年代,美國博物學家喬治·夏勒博士的痛心吶喊。[10][11][12]

與此同時,對雪豹的一系列研究和保護工作也正在進行,2004年在新疆首次開始雪豹痕迹調查工作,涉及天山、昆崙山、帕米爾高原、阿爾泰山、喀喇昆崙山等(馬鳴等,2005)。2005年10-12月,2012年6月,中國科學家首次在新疆天山托木爾峰拍攝到野生雪豹(馬鳴等,2006),之後青海三江源地區首次拍攝到雪豹影像,引發了較大關注。[13]

生物學[編輯]

形態特徵[編輯]

雪豹和牠的長尾巴

雪豹在大型貓科動物中屬於中等體型,大小似,頭比豹小。其平均體重在30到50千克,最重75千克,體長100到130厘米。同時,雪豹有許多在寒冷的山區生長的生物特徵,他們身體粗壯、毛厚、耳小,這些特徵都有助於減少身體熱量散發。雪豹的虹膜呈黃綠色,強光照射下會縮為圓狀。雪豹也有著大且披毛的足部,前足5趾,後足4趾,前足比後足寬大。[14]大腳的作用有如雪地靴,可以分散體重在雪地上的壓力,不會在鬆軟的積雪上陷得太深,有助於在雪地行走。[15]腳掌的毛除了可以增加在陡峭或不穩定雪面的摩擦力之外,還能減少從腳掌散失的體熱。[16]趾端具尖銳的角質化硬爪。

雪豹的皮毛為灰白色,特別細軟濃密[15]。雪豹耳朵的背面為灰白色,邊緣為黑色。鼻子尖端為肉色或黑褐色。上唇白色,略帶灰褐色,具黑色的小斑點和短條紋,唇邊的鬍鬚顏色黑白相間。[16]其頸下、胸部、腹部、四肢內側及尾巴下部均為白色,皮毛上有黑色點斑和黑環。[17]從雪豹的背部開始,沿脊背有三條由黑斑形成的線紋直至尾巴的根部,後面的黑環邊較寬而大,至尾巴端最為明顯,如同植物葉子,所以有「艾葉豹」的俗稱。[16]

雪豹相對長而粗大的尾巴(約為體長的3/4)成為與其他相似物種區分的明顯特徵。這條長尾巴長滿濃密蓬鬆的毛,分布有斑紋,尾尖能繞成圓形花結,堅硬時如同鋼鞭怒豎。有的個體由於尾巴過於粗大,養成了盤尾的習慣,形成一個捲曲的圓圈。[12]除了在山地環境攀爬斜坡和快速奔跑的時候幫助雪豹來保持平衡外,在寒冷的環境中,這條尾巴也可以在他睡覺時蓋住口鼻保溫。同時,雪豹的鼻腔較大,亦是為了使吸入的冷空氣溫暖。[18]

演化與分類[編輯]

雪豹在生物分類學上的定位,曾經為單獨的一個屬——雪豹屬(Uncia),其學名為「Uncia uncia」。主要理由是其舌骨基本骨化,而豹屬動物的舌骨中部為韌帶性軟骨。因此,雪豹不能像其他大型貓科動物一樣發出低沉、強烈的吼叫,而只能嘶嚎。[19]同時,雪豹與等動物很難進行雜交,且沒有產生過雜交種,而美洲豹之間能夠進行雜交,並有過雜交種的記錄。[17]從而有文獻認為應將雪豹看作是大型貓(獅、虎、豹等)與小型貓(金貓、豹貓等)的一個過渡型,單列為一個屬較為合適。[17]目前,《世界哺乳動物物種》第三版[20]、《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附錄一[21]和《中國動物志[17]均使用該種名。然而最近的分子生物研究顯示這個物種應為豹屬的一個亞屬,同時種名應為「Panthera uncia」。[22]目前,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使用這一種名。[1]

雪豹據稱有兩個亞種[23]。在《世界哺乳動物手冊》上,其亞種名分別為「U. u. uncia」和「U. u. uncioides」。前者分布於中亞及東北方的蒙古俄羅斯,後者分布於中國西部地區和喜馬拉雅山。但這一點並沒有被廣泛認可。[19]

以下演化樹來自於魏磊等人的2011年研究《豹屬線粒體基因組分析》,發現獅是雪豹最親的物種,而豹屬是由虎、豹、雪豹、美洲虎、以及獅所構成,並主張將雲豹屬也歸類於豹屬。研究人員並發現,整個豹亞科(原文稱之為豹屬)是約在1130萬年前與貓亞科動物分開演化,而雪豹與獅的演化分歧時間大約在463萬年前,此時青藏高原正在隆起、成形中;在約260萬年前,青藏高原的隆起進入第二階段,形成更高海拔的高原,這段時期可能是雪豹演化成高原特有種的關鍵階段;在約170萬年前,青藏高原已接近現在的高度,原本分佈於高原的雪豹開始往週圍高地進行幅射擴散[24]

貓科(Felidae)

貓亞科(Felinae)


 豹亞科(Pantherinae)

 雲豹屬Neofelis


 豹屬Panthera) 

 Panthera tigris




 美洲豹Panthera onca




 Panthera pardus




 Panthera leo



 雪豹Panthera uncia








雪豹的頭骨

解剖特徵[編輯]

雪豹的頭骨與相似,但略短於豹。腦顱較寬而近乎圓形,腦室較大。[15]顴弓發達,鼻骨短而闊,吻部、額骨和眶間距亦寬。上頜骨額突出部超過鼻骨的額突部。人字嵴、矢狀嵴特別隆起,骨縫癒合緊密。鼓室不甚發達,聽泡較平低。下頜骨厚實、底緣平直。[17]

雪豹齒式\frac{3\cdot1\cdot2\cdot1}{3\cdot1\cdot2\cdot1}=30。上、下齒均較小,排一橫列。犬齒特別發達,長略彎,呈圓錐狀,齒尖銳利,犬齒與前臼齒趾間距較小。第二前臼齒較小。上臼齒形小,橫列。[17]

遺傳及生理學特徵[編輯]

雪豹的常染色體為32(M+SM) + 4(A),X、Y性染色體均為亞中著絲粒染色體(SM)。[22]

雪豹由於居於高原山區,故具有高度發達的分配血液、調節呼吸等機能,對氧氣變化很敏感。它的紅血球直徑很小,約為5.5微米(4.73-6.15微米),紅血球蛋白高度集中。[25]

生態學[編輯]

雪豹
岩羊是雪豹的主要食物

分布[編輯]

雪豹是中亞和南亞山地的特產,分部為斑狀分布,常棲于海拔2500-5000米的高原地區。分布面積廣達123萬平方公里,跨越中亞的12個國家,歷史上也曾在緬甸有分布。具體而言,其分布於哈薩克烏茲別克塔吉克吉爾吉斯前蘇聯中亞各國、蒙古阿富汗印度北部、尼泊爾巴基斯坦克什米爾等地,以及中國的西藏四川新疆青海甘肅寧夏內蒙等省區的高山地區,如喜馬拉雅山可可西里山岡底斯山天山帕米爾高原昆崙山唐古拉山阿爾泰山阿爾金山祁連山賀蘭山陰山烏拉爾山等等。[26]這些地方大多為沒有人類居住的地區,僅生長著極少的高山墊狀植被。在平原地區偶爾也有蹤跡。[15]

但在2005年5月3日,在新疆吐魯番戈壁上發現一具雪豹屍體。離現場最近的卡恰克村海拔為-63米。關於這隻雪豹的來歷眾說紛紜,尚無定論。[27]

棲息地與巢穴[編輯]

雪豹為高原地區的岩棲動物。主要生境為高山裸岩高山草甸高山灌叢和山地針葉林緣四種類型,從不進入森林之中。[15]雪豹夏季居住在海拔5000米左右的的高山草甸空曠地帶活動,夏季可在3000-6000米的高山上見到,冬季多隨著食物的遷徙而下降至2000-3500米。但有的雪豹在冬季仍生活在5000米的高山上。在珠穆朗瑪峰北坡考察時,曾在海拔5300米的高山營地的附近見到過一隻雪豹。雪豹並非全部都生活在海拔高的地方或是高山上,內蒙古包頭以西約100公里的烏拉山(最高峰僅2185米)一帶的雪豹常年是在1000米左右環境中生活。也有居住在600-1500米高的草原地帶。[28]

雪豹多棲居在空曠多岩石的地方,常在永久冰雪高山裸岩和寒漠帶活動。由於其常在雪線附近和雪地間活動,故名「雪豹」。[5][26]雪豹很少到林叢或灌木林中,雖然曾在蘆葦叢中捕獲到一隻雪豹,但這是極個別現象。[29]

雪豹有固定的巢穴,設在岩洞中或亂石凹、石縫裡,白天常在巢穴中睡眠休息。有時也可在灌木林、碎石地上發現雪豹臨時休息的地方。[25][26]雪豹十分念窩,除非洞塌水淹,否則不會挪窩。[30]

習性與特點[編輯]

雪豹具有夜行性,晝伏夜出,每日清晨及黃昏為捕食、活動的高峰。其行動敏捷機警,動作非常靈活,善於跳躍。3-4m的高崖可縱身而下,據說最多有一躍跳過15m寬的山澗的記錄[18]。雪豹在行走時爪不伸開,梅花狀的腳掌非常漂亮且獨特,行走時步幅在1米以內,跑動時步幅達到1.6米。[12][15]而在白天,雪豹很少出來,有時會躺在高山裸岩上曬太陽。其上下山有一定的路線,喜走山脊和溪谷,經常沿著踩出的小徑行走。[5]

雪豹性情兇猛異常,但在野外從不主動攻擊人。[15][26]同時,雪豹有很強的好奇心,這點類似於大部分貓科動物。在夜晚,雪豹常在考察隊員的宿營地附近活動,但第二天早上則只見其在雪地中的爪印,不見其蹤影。[6]

雪豹一年換一次毛,它將它和它的幼崽的毛收集起來壓在身下,日久月長就成了一片豹毛氈。1955年在四川省寶興縣金梵山上發現的雪豹巢窩面積約有一平方米,地上有15-20毫米厚的氈狀毛層。[25]傳說在冰雪之上睡這種氈猶如睡火炕,故被稱為「帶火的褥子」。然而,由於雪豹洞十分隱蔽,故此物極其稀有。[30]

獵食[編輯]

雪豹進食

雪豹以岩羊北山羊盤羊等高原動物為主食,也捕食高原兔旱獺鼠類等小動物以及雪雞馬雞虹雉等鳥類,在食物缺乏時也盜食家畜家禽。其獵食往往採取伏擊或偷襲的方法,常在野羊活動地區附近隱藏,由於其身上的花紋色彩與裸岩塊斑相似,故野羊難以辨別。待羊走近時,雪豹便一躍而起,撲倒獵物。其進食時一般先食腹部、內臟,然後再吃肌肉,最後食頭。食時用前爪抓肉,類似小貓,並以臼齒撕裂咬食。為了獵食,雪豹往往出去很遠,常按一定的路線繞行於一個地區,需要許多天才能返回。[5]這符合它的進食周期, 雪豹飽食後可以一個星期不進食。[3]

雪豹在襲擊牧民的羊群時,總是先悄悄地潛伏在岩石峭壁的縫隙里,等牧民轉身離開時再一聲不響地實施伏擊,而且一次只獵殺一隻。這點與大面積屠殺,一次咬死一大片的狼完全不同。[8]

雪豹也吃植物,原因尚不清楚。[31]

繁殖[編輯]

雪豹幼崽
雪豹母子

雪豹多成對同居,在春季交配,由於發情期正值杜鵑花期,故有「杜鵑花開豹鬧春」的說法。其一般發情期在冬末1-3月,此時它們食欲不振,經常嘶叫相互尋找,夜間、清晨和傍晚常常發出高昂的叫聲。[16]這種叫聲拖得很長,類似哀號,常被人誤以為是雪人(傳說中一種多毛的類人動物)的哭聲。[32]若兩隻雄獸相遇,則必有惡鬥。雌獸發情期每次為5-7天,每天交配十餘次,每次時間均較短(數秒或十幾秒),交配姿態同[25]妊娠期98-103天,於4-6月產仔,每胎通常可產2-3隻幼雪豹。[註 1]母雪豹每次的生育間隔約為兩年。[32]

剛出生的幼豹體重約300-700克[註 2],體長約24cm,尾長16-18cm[18],通體帶有淺玫瑰紫色,身上的黑色環斑輪廓不清、黑灰相雜[14],到7-9天才睜眼,10天後開始爬行.在幼豹出生的半個月內,母豹會精心哺育它的幼崽,很少離開。[16][25]曾有野生動物拍攝者發現,當一隻幼豹被禿鷲捕殺後,為救幼豹而傷痕纍纍的母豹裝死吸引禿鷲啄食,待殺害其子的禿鷲接近時一口咬斷它的脖子,最終與約20隻禿鷲同歸於盡。[33]

小雪豹一個半月後可吃一些碎肉,2個月後可隨母親外出,3、4個月後可參與捕食,約在18-22個月後離開母親,獨立生活。一旦獨立,它們將會離開故土,長途跋涉,穿越廣袤的地帶以尋求新的棲息地。這可能有助於減少近親繁殖現象的發生。[34]雪豹約2-3歲時性成熟。動物園中雪豹的壽命一般長達15年,雪豹在野外的壽命一般也超過10年。[18]目前,雪豹已能完成籠養條件下的人工繁殖[25]

領地行為[編輯]

雪豹領地範圍的彈性很大,隨棲息地環境而變化。在棲息地環境較好,獵物較多處領地較小,約20-40km2。在獵物很少的地方,如蒙古國,雪豹的領地可擴展到1000km2[32]

雪豹通過往岩石上噴射印記,用尖利的爪子刨樹榦,或者在地上刨坑的方式來標記領地。這些辦法很有效,一些膽小的動物聞到岩石上的異常氣味一般都會迅速離開。[8]因為雄性雪豹和雌性雪豹的領地往往在很大程度上重合,所以他們之間會有某種暫時的隔離帶,以保持相對的獨立。只有在雌性雪豹到了發情期時,這種隔離帶會取消。[32]

生存危機與保護[編輯]

在未來的許多個世紀中,那些山峰仍然會矗立在這寂寥的風景里,但當最後一隻雪豹在峭壁間消失時⋯⋯一簇生命的火花將隨之而逝,山峰也將變成沉默的石頭。

——野生動植物生態學家喬治·夏勒,1977年[4]
雪豹皮

生存危機[編輯]

由於非法捕獵、棲息地縮小等多種人為因素,雪豹的數量正急劇減少,現已成為瀕危物種。

非法捕獵[編輯]

雪豹一直是人狩獵和捕殺的對象。為了獲取珍貴美麗的皮毛而獵殺雪豹,是目前該物種面臨的最大威脅。雪豹有很高的經濟價值,在國際裘皮市場上,雪豹的皮毛有著極高的價格。許多國家的傳統醫學認為雪豹的骨頭可以治療筋骨疼痛、風寒濕痹等症,獵捕雪豹也為獲得豹骨入藥,虎骨供給量下降和饋贈收藏雪豹爪、牙、皮等的需要導致這種現象進一步加劇。同時,雪豹有固定的活動路線,偷獵者在其必經之路埋下鐵夾就可將其捕獲。這幾點導致了雪豹偷獵貿易的屢禁不止,加速了其種群的瀕危。[12]

上世紀六十年代,用雪豹皮製做的成衣已在一些西方國家流行起來,人們認為擁有這樣一件昂貴的毛皮大衣可以表現他們的身份,地位與權力。[35]當時,每年貓科類動物皮毛製品的國際交易額高達3000萬美元。[12]其中的暴利讓不少人鋌而走險,獵殺雪豹。在20世紀,雪豹偷獵的數量巨大[註 3],對雪豹種群造成了很大破壞。

20世紀70年代的一系列公約和法律對雪豹捕獵起到了遏製作用。然而,30年來,雪豹製品的非法貿易仍舊存在,販賣雪豹皮的現象在尼泊爾加德滿都,中國的新疆西藏等地仍時有發生。[35]到了21世紀,雪豹貿易仍在繼續。[註 4]一項從2004年7月開始,歷時兩年的調查顯示,烏魯木齊市五個大型市場均有雪豹皮、骨、爪子及其製品在出售。尤其是二道橋市場大巴扎,在這些市場里,雪豹製品的交易幾乎天天都在進行。[8]喀什是世界上雪豹產品主要的集散地,有世界最大雪豹黑市之稱。國際野生物種貿易研究委員會在1996年和2003年發表報告稱,在喀什的巴扎和旅遊商店裡,1996年一件大雪豹皮黑市價可以賣到4000元人民幣的高價,比較小的皮張也賣到2500元。[8]由此可見,對雪豹貿易的打擊工作仍任重而道遠。[35]

人為活動及經濟開發[編輯]

雪豹的棲息地被人類的各種頻繁活動分隔成為一個個孤島,呈零星斑形狀。[3]同時,由於過度放牧使草場退化,以及大量圍欄的修建嚴重限制了有蹄類動物的採食和遷移,作為獵物的岩羊等有蹄類動物數量下降,給雪豹造成了不小的災難。[10]

蘇黎世動物園中的一對雪豹母子

動物園從野外的活捕[編輯]

1968年到1984年,僅西寧市動物園在青海5州11縣就收購雪豹73隻。僅1982—1984年西寧動物園從天峻縣疏勒硫磺前後溝收購到21隻雪豹,多數是成體。[26]然而,由於雪豹很難適應低海拔地區的濕度溫度氣壓和日照變化,所以在世界各地動物園中,能繁殖雪豹的數量很少。可以肯定,繁殖的數量遠遠少於野外捕得的數量。[3]

牧民與雪豹的矛盾[編輯]

由於棲息地被破壞,獵物大幅減少,雪豹沒有食物就去吃家畜。在蒙古,受到雪豹攻擊受傷的家畜非常常見。牧民們遭受損失很生氣,就去獵殺雪豹,從而造成了其數量的進一步減少。[36]2004年,雪豹賴以為生的食物野山羊口蹄疫爆發而大批死亡,雪豹被飢餓驅使,不得不鋌而走險偷襲家畜,因此遭到當地牧民的槍殺。[6]同時,在中國,牧業結構和牧民價值觀的改變也是一個重要因素。[37]在改革開放前的集體經濟下,由於牲畜屬於集體,牧民對於損失一兩隻羊並不在意,淳樸的民風亦認為野獸吃羊是天經地義。而近年來多種所有制的發展使得牲畜與牧民的經濟利益直接掛鉤,並且很多時候牲畜不屬於牧民,他們只是被老闆僱傭,這時牲畜的損失便讓牧民難以承受。對經濟利益的愈發看重和牲畜價格的上漲更使得牧民對牲畜的損失愈發重視,而另一方面野生動物保護法禁止牧民野外捕獵也使得牧民覺得自己處於一種不對等地位,因為以前他們可以通過捕獵來彌補雪豹造成的損失而今則不行,於是報復雪豹的事屢有發生。[37]

同時,一些雪豹不甚怕人的習性也是其易遭牧民報復的原因。狼來了狗敢叫.但是雪豹來了狗都不敢叫。[37]雪豹有時齜牙咧嘴大搖大擺地就進畜欄吃羊,甚至有的雪豹吃飽了以後還不走,守在羊圈的食物旁邊,於是就出現牧民把雪豹打死在羊圈裡的情況。[37]還有時大雪豹帶著小雪豹吃羊,牧民來了,大雪豹跑了,小雪豹不知道,還在吃,於是遭到牧民的殺害。[37]

生存現狀[編輯]

種群數量估計表
國家 棲息地面積
(km2
已評估
數量[1]
阿富汗阿富汗 50,000 100-200?
不丹不丹 15,000 100-200?
中國中國 1,100,000 2,000-2,500
印度印度 75,000 200-600
哈薩克哈薩克 50,000 180-200
吉爾吉斯吉爾吉斯 105,000 150-500
蒙古國蒙古 101,000 500-1,000
尼泊爾尼泊爾 30,000 300-500
巴基斯坦巴基斯坦 80,000 200-420
塔吉克塔吉克 100,000 180-220
烏茲別克烏茲別克 10,000 20-50

雪豹的個體總數估計只有4,080至6,590隻[38]。具體數據見右表,其中有些數據可能是粗略的或過時的。[1]在世界各地的動物園也有約600-700隻雪豹。[39]

1972年,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將雪豹確定為全球性的瀕危物種,並將其納入全球瀕危物種紅色名單。在其2008年的評估中,仍維持這一威脅級別。

出現過那麼一個短暫的瞬間,所有人——包括阿富汗總統和美國駐阿富汗的外交頭號人物,都把目光從政治和恐怖主義事件中收回,投射到那隻關在籠子里瑟瑟發抖、奄奄一息的「大貓」身上。

——美國《時代》雜誌[40]

保護[編輯]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已將雪豹列為瀕危動物。在中國,雪豹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與此同時,一些保護工作也在開展。有眾多組織正開展工作以保護雪豹和其受到威脅的山地生態系統。這些組織包括國際雪豹基金會雪豹保護協會全球雪豹網路以及世界保護聯盟貓科動物專家組。這些團體和許多雪豹分布區的政府部門最近一同出席了在北京舉行的第十屆國際雪豹會議。他們關注於研究與調查雪豹及其棲息地,同時教育工作也在開展,旨在讓人們理解雪豹的需求與雪豹棲息地上村民和牧民的需求同樣重要。[56][57]

法律與公約保護[編輯]

20世紀七十年代初,雪豹皮毛製品的國際貿易正式被禁止。1971年,國際皮毛製品貿易聯合會忠告其會員國家終止雪豹皮毛的交易活動;1975年瀕危野生動植物物種國際貿易公約將雪豹列為附錄一物種,嚴令禁止雪豹的皮毛交易。[8]

在中國,雪豹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2001年,在新疆瓊台蘭河上游蘇布塔西放牧的一位牧民因夾獲一隻雪豹被捕,判刑十年。[8]2002年,新疆自治區拜城縣人民法院作出判決,對捕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雪豹的司馬義·蘇甫爾判處有期徒刑7年,罰金2萬元,同時對倒賣雪豹的2名賣主各處罰款5000元。[58]

化解雪豹與牧民間的衝突[編輯]

雪豹偷襲牧民牲畜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畜欄過於簡陋。新疆的羊圈有的還不到1米,僅是讓羊群在晚上有個避寒的地方。西藏地區有時甚至沒有羊圈,只有幾根驅狼的旗子,雪豹極易闖入。[37]於是保護人員幫助他們修建不易闖入的畜欄,牧人便可在夜裡安心回家。據統計,每一座新型圍欄的修築可拯救5隻雪豹的生命[7]

同時,「綠色賠款」也是國際上保護雪豹資源的通用做法。在俄羅斯蒙古國,牛羊被雪豹咬死的農戶,都可以從動植物保護站那裡得到賠款,雪豹咬死每隻羊可得到15美元的賠款,咬死每頭氂牛可得到75美元的賠款[3][59]

建立保護區[編輯]

天山是雪豹的主要聚集區之一
阿富汗瓦罕走廊發現的雪豹

在以下自然保護區內有雪豹生活。

國際雪豹基金會[編輯]

印有WWF字樣的雪豹郵票

國際雪豹基金會致力於雪豹保護,在中國蒙古吉爾吉斯巴基斯坦和印度五個關鍵的雪豹分布國均有項目及工作人員。另外,雪豹基金會還支持在烏茲別克塔吉克阿富汗不丹尼泊爾的當地保護項目。雪豹基金會的核心理念是:只有同時滿足雪豹以及生活在其棲息地上的人們的需要,雪豹才能得到真正的保護。同時該基金會致力於雪豹研究工作[4]

全球雪豹網路[編輯]

全球雪豹網路於2002年在美國西雅圖舉行的雪豹峰會上成立,總部設在美國西雅圖。全球雪豹網路由全球有志於拯救保護雪豹的組織、個人和政府機構組成, 旨在促進國際成員之間的信息共享、合作與專業聯繫, 以提高保護雪豹工作的效率, 是一個全球雪豹研究與保護的組織與個人的網路機構。國際雪豹基金會WWF等均為其成員。雪豹網路的目標之一是推動履行「雪豹生存戰略」。「雪豹生存戰略」中提出了研究與保護雪豹的指導方針, 並不斷以最新的知識更新。[64]

蒙古國政府通過決議,允許外國人在2011年獵殺4隻用於科學研究的雪豹。全球雪豹網路日前致信蒙古國自然環境和旅遊部長,要求蒙古國政府取消這一許可[65]

考察和研究[編輯]

在開展一系列保護行動的同時,一些關於雪豹的考察和研究也在開展。了解這種神秘動物的分布與習性有助於對其進行更有針對性的保護。

「新疆雪豹研究」是中國的一次較為重要的雪豹研究活動,由新疆自然保育基金(簡稱XCF)於2004年啟動,得到了國際雪豹基金會(ISLT)和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的資助。在2004年的秋冬季節,馬鳴率領的考察小組曾兩次深入到新疆阿勒泰山東天山北塔山以及托木爾峰地區展開雪豹調查,通過對雪豹的各種痕迹進行分析調查來評估雪豹當前存在的數量及面臨的威脅。[12]「新疆雪豹棲息地調查及生存環境野外考察」是「新疆雪豹研究」自2004年開始以來的第四次聯合考察。中國吉爾吉斯印度巴基斯坦美國英國等的專家和志願者共同參與,共持續半年多時間。考察內容包括應用紅外線自動相機開展野外動物拍攝,記錄雪豹晝夜活動規律、個體特徵、數量以及對雪豹食物資源的調查及保護宣傳工作。[12]

目前,雪豹的考察研究已取得一定進展。一些新的雪豹棲息地被陸續發現,雪豹的影像資料也更為豐富。這使得人類對雪豹的了解進一步加深,也為雪豹的保護工作提供了方向。主要事件有:

  • 雪豹已能成功進行人工繁殖。其通常一胎會生出兩到三隻幼仔,但有時甚至能生出七隻。[66]
  • 2011年7月,一個「健康得令人驚訝」的雪豹種群在阿富汗東北部與世隔絕的瓦罕走廊被發現,這個發現給當地野生雪豹的生存帶來了希望。[67]
  • 2012年6月,中國科學家通過紅外線自動相機在海拔約4600米的青海玉樹地區首次拍攝到雪豹影像。隨著三江源地區生態環境的改善,雪豹這一瀕危種群的數量已有緩慢回升的跡象。據統計,在三江源約1000公里的土地上已觀察到29隻雪豹,密度相對較高。[68]

雪豹與人類[編輯]

哈薩克阿拉木圖市市徽即為一隻雪豹

雪豹的傳說與地位[編輯]

雪豹喜歡獨行、夜間活動、遠離人跡和高海拔的生活特性使其行為特徵難以為人所知,同時其數量亦很稀少,這些特點使得雪豹在人們的心中日趨神秘。亞洲不少國家都有關於雪豹的傳說,一些民族及宗教亦將雪豹尊為神靈。

在中國西藏地區,傳說一位聖僧在一個山洞裡修行。那年冬天異常寒冷,連下18天大雪,眾人認為聖僧已死,前去尋找屍體,在山洞前發現一隻雪豹在吼叫。眾人心想聖僧已葬豹腹中,接近時卻看見聖僧在歌唱。眾人問聖僧是否看到雪豹,聖僧回答:「我就是那隻雪豹」。原來聖僧已修成正果,可任意變化。從此,生活在喜馬拉雅山的雪豹被當地佛教信徒尊為神物。[7]

尼泊爾北部,傳說大喇嘛化身為雪豹前往西藏尋找草藥;放牧者被禁止在野外烤肉,否則山神會派他的「護法神」(雪豹)加以懲戒。還有一些傳說中把雪豹稱為莊稼的「天然柵欄」,如果沒有雪豹牲畜就會肆無忌憚地覓食,甚至可能跑進莊稼地里。尼泊爾人還相信,投生為雪豹(以及家貓)是為了帶走前世的罪孽,因此誰要是傷害了這些動物,就會把它們前世的罪孽全數接收。在一些地方的村民的眼中,殺死一隻雪豹所招致的報應遠比殺死像藍山羊這樣的動物要嚴重得多,因為雪豹終身捕殺獵物所累積的罪惡都會轉移到獵殺雪豹的人身上。[7]

中國先秦古籍《山海經》中記載了一種名叫「孟極」的動物,形狀像豹,額上有花紋,體毛白色,善於隱藏伏臥。有文獻分析稱,此為世界上最早的關於雪豹的記載。[69]

司馬遷在《史記·五帝本紀》中曾寫道:軒轅教。其中的「貔」就是指一個以雪豹為圖騰的氏族。[8]

雪線……
那最後的銀峰超凡脫俗。
成為藍天晶瑩的島嶼,
歸屬寂寞的雪豹遙巡。

——昌耀

雪豹與人的關係[編輯]

雪豹性情敏感[12],喜歡獨行,一般不會主動接近人。雪豹的這種特性使得對於雪豹的觀察研究和分布統計極為困難。研究雪豹的專家卻從未見過野生雪豹的現象亦普遍存在,常被當作笑談。[31]對於雪豹考察團隊而言,能通過紅外線自動拍攝技術拍到雪豹的照片就已屬幸運。[31]但在印度尼泊爾的部分地區,雪豹不會躲開人類,而是在遠處看著人們,這使得國外的一些科考人員和旅行者有機會見到雪豹的身影。[8]

然而因為飢餓時偷獵牲畜或被捕獲等各種原因,雪豹有時仍會被迫接近人。但在接近人時,雪豹一般並不會有害怕或畏懼的表現,這點與大多數野生動物很不相同。2000年,一隻飢餓的雪豹闖入了天山腳下一位牧民的家,它把牧民拴在門外的一隻狗吃了,然後竟然躺在牧民家門外呼呼大睡起來。[8]2005年,新疆巴音郭愣蒙古自治州的村民發現了兩隻小雪豹。在保護人員照料期間,兩隻小雪豹白天撒歡嬉戲,晚上相依而眠。即使人們抱著它們玩,兩隻小雪豹也不會有害怕的表現。[8]

不過,雖然雪豹不畏懼人且外表兇猛,但這並不意味著雪豹會時常攻擊人類。事實上,自有歷史記錄以來,雪豹從沒有主動襲擊人類的記錄[11][15][26],在偷獵活動猖獗的時代也是如此。即使是被獸夾所困,雪豹亦鮮有報復行動,以下考察記錄顯示了這一點:

……人獸相持了幾分鐘後,達克感到十分奇怪,那雪豹的眼中並沒有凶光,而且是一種哀求的眼神啊!突然,達克發現,那隻雪豹的前肢已被獸夾牢牢夾住,血肉模糊,周圍還有蚊蟲叮咬,真不知它被夾住了多少天。達克很是心痛,立即放下了木棍,想為雪豹鬆開獸夾。雪豹有些誤會,發出怒吼,不讓人接近。達克轉身想離開,卻看見雪豹那哀求的目光,他不由自主地轉過身來,試著慢慢地走近它,雪豹這次竟十分安詳。達克利索地用手將獸夾解開,雪豹竟然用舌頭輕輕地舔了舔他的手!達克一驚,嚇得坐倒在地上,雪豹其實也沒有惡意,它隨後竟強忍著痛,一瘸一瘸地迅速逃離現場。
——「中國新疆雪豹棲息地調查及生境研究」活動中,中國科學院新疆生態與地理所研究員馬鳴率領的考察隊在塔格拉克牧場瓊台蘭河流域的記錄[3]

同時,有文獻稱,雪豹在能果腹的情況下寧可吃植物也不會輕易吃牧民的牲畜。襲擊牲畜的通常是帶著幼崽的母豹,在食物匱乏時,為了餵養幼豹,母豹會偷襲羊群,甚至攻擊小馬駒和小氂牛[11]

雪豹的命名[編輯]

雪豹的拉丁文屬名「Uncia」和不常用的英文名「ounce」都來源於古法語「once」。該詞原本用於歐亞猞猁。「once」這個詞又可能是從更早的詞語「lonce」而來。「lonce」中的「l」被認為是「le」(即「the」)的縮寫,於是「once」就成為該動物的名字。就這樣,這個詞和其英語版本「ounce」開始用來指猞猁大小的貓科動物,最終用於特指雪豹。[70][71]

雪豹在其原產國中亦有多種稱呼,如shan拉達基語), irves蒙古語ирвэс), waawrin prraang普什圖文واورين پړانګ),barsbarys哈薩克語барыс ˈbɑrəs), ilbirs吉爾吉斯語: Илбирс)和barfani chita烏爾都語,意指「雪中的獵豹」)。

在中國,由於雪豹常在雪線附近和雪地間活動,故名之為「雪豹」,在各個地區另有「艾葉豹」、「荷葉豹」、「草豹」之稱。雪豹在藏語里被稱為「煞」。[10]天山,雪豹被當地居民尊稱為「查汗尼瑞斯」,意為「美麗的白色金錢豹」。[11]

紋章中的雪豹[編輯]

雪豹是韃靼族哈薩克族的民族象徵。哈薩克阿拉木圖市市徽即為一隻雪豹,韃靼斯坦共和國盾徽上亦是一隻有翼的雪豹。北奧塞梯阿蘭共和國的紋章也與之類似。在前蘇聯,能登上蘇聯全部五座超過7000m的山峰的登山者將獲得雪豹獎章。另外,雪豹亦是吉爾吉斯女童子軍協會的標誌。

雪豹特寫

與雪豹有關的影視作品[編輯]

與雪豹有關的文學作品[編輯]

  • 雪域豹影》(又名《雪豹的眼淚》,《雪豹也有後爸》),沈石溪著,共34章,講述了滇北高原日曲卡雪山上一隻從未感受過家庭溫情的雪豹選擇成為三隻幼豹的繼父,從而與雌雪豹組成一個特殊的雪豹家庭後的諸多故事。
  • 雪豹悲歌》(又名《小豹雪妖》),沈石溪著,共9章,講述了動物學家「我」和藏族嚮導強巴把一隻一歲半的小雪豹「雪妖」放歸山林的故事。
  • 打開豹籠》,沈石溪著。
  • 《崩塌的群山》,欽吉斯·艾特瑪托夫著。
  • 《雪豹》,梁雪波的一首現代詩
  • 《驚魂雪豹情》:作者為張正直。講述了一隻天山雪豹於雪崩前誘走一家人,卻被誤認為要傷人而被射死的故事,於《文苑》刊登。[73]

以雪豹命名的實體[編輯]

注釋[編輯]

  1. ^ 此處以《中國瀕危動物紅皮書》為準。《中國動物志》上為3-5隻,《世界動物大百科全書》和文獻《高山雪地上的猛獸——雪豹》上則為1-4隻。
  2. ^ 此處以《中國動物志》為準,《世界珍稀動物》中為360-540克。
  3. ^ 部分有記錄的非法貿易行為記錄如下[26]:1990年,青海省湟中縣5位農民用攜帶的45套鐵踩夾,捕獵雪豹14隻。70—80年代,青海僅報導偷獵雪豹的數量就達60隻。1972—1984年間,青海省天峻縣12民礦工,共偷獵雪豹28隻。1983年春,青海都蘭縣8名少數民族人,2—5月間偷獵了19隻雪豹。喬治·夏勒博士在蒙古曾看到過在一個房間里就有53張雪豹皮的場景。[36]1976年阿富汗境內的商場有雪豹毛皮出售,並輸出了50-80張。1977年巴基斯坦還有毛皮售出的報告。[18]
  4. ^ 部分有記錄的非法貿易行為記錄如下[8]:2004年5月,新疆哈密市公安局林業公安分局抓獲了兩名出售雪豹皮和肉的嫌疑人。2004年8月15日,在烏魯木齊市發現一張幼雪豹皮正在待售,售價為400元。2005年4月間,在新疆民街二樓的一個攤位上發現一大一小兩張雪豹皮正在出售,售價2.6萬元。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1.2 1.3 1.4 1.5 (英文) Jackson, R., Mallon, D., McCarthy, T., Chundaway, R.A. & Habib, B. (2008). Panthera uncia. 2008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IUCN 2008。擷取於9 October 2008
  2. ^ Wozencraft, W. C. Wilson, D. E., and Reeder, D. M. (eds), 編. Mammal Species of the World 3rd edition.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6 November 2005: 548. ISBN 0-801-88221-4. 
  3. ^ 3.0 3.1 3.2 3.3 3.4 3.5 三江映月. 拯救「雪山之王」. 跨世紀(時文博覽). 2006-03-01. 
  4. ^ 4.0 4.1 4.2 Thomas McCartlly. 又一個被推向瀕危的旗艦種. 2008. 
  5. ^ 5.0 5.1 5.2 5.3 高耀亭 等. 中國動物志 獸綱 第八卷 食肉目. 科學出版社. 1987: 362. 
  6. ^ 6.0 6.1 6.2 6.3 6.4 張憲. 雪豹會在中國絕跡嗎?. 工人日報. 2005年9月1日第006 版. 
  7. ^ 7.0 7.1 7.2 7.3 李華文. 喜馬拉雅雪豹. 大自然探索. 2005年, 8. 
  8. ^ 8.00 8.01 8.02 8.03 8.04 8.05 8.06 8.07 8.08 8.09 8.10 8.11 王瑟. 直面雪山之王. 光明日報. 2006年3月31日第005版. 
  9. ^ 艾雷斯泰·法瑟吉爾. 雪豹:超越神話. BBC Natural World. 2006. 
  10. ^ 10.0 10.1 10.2 徐愛春. 高原上的雪豹隱居之地. 人與生物圈. 2008.6: 47. 
  11. ^ 11.0 11.1 11.2 11.3 謝雲輝. 揭秘雪山之王——雪豹. 大自然探索. 2005: 50–56.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馨一. 孤寂的 「雪山隱士」 並不逍遙. 人與自然. 2006.10: 59–61. 
  13. ^ 13.0 13.1 李克明,龔雪輝等. 三江源珍稀雪豹影像首次被拍攝. 中國中央電視台 新聞聯播 國內聯播快訊. 2012年6月4日 [2012-06-04]. 
  14. ^ 14.0 14.1 高耀亭 等. 中國動物志 獸綱 第八卷 食肉目. 科學出版社. 1987: 360. 
  15. ^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李湘濤. 永遠的伊甸園 走近珍稀動物世界. 廣西民族出版社. : 160–164. ISBN 7-5363-3810-4.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克德爾汗. 高山雪地上的猛獸——雪豹. 新疆林業. 2008.4: 29.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高耀亭 等. 中國動物志 獸綱 第八卷 食肉目. 科學出版社. 1987: 359. 
  18. ^ 18.0 18.1 18.2 18.3 18.4 王險. 世界珍稀動物 哺乳類4(歐亞大陸,北美洲). 今天出版社. : 28. 
  19. ^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國際雪豹基金會和雪豹網路. 雪豹生存策略. 西雅圖,美國. 2007. 
  20. ^ 物種:Uncia uncia. 世界哺乳動物物種. [2012-05-28]. 
  21. ^ 附錄 I, II, III. 2012年4月3日 [2012-05-28]. 
  22. ^ 22.0 22.1 於寧、鄭昌琳 等. 雪豹線粒體DNA(mtDNA)研究及其分類地位的探討. 獸類學報. 1996-05-13. 
  23. ^ Stroganov, S. U. 1962. Carnivorous mammals of Siberia. Bio. Inst., Acad. Sci. USSR, Siberian Branch. (Eng. Transl., 1969, Israel Program for Scientific Translations. 522pages).
  24. ^ Wei L, Wu X, Zhu L, Jiang Z. Mitogenomic analysis of the genus Panthera. Sci China Life Sci. October 2011, 54 (10): 917–930. doi:10.1007/s11427-011-4219-1. PMID 22038004. 
  25. ^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高耀亭 等. 中國動物志 獸綱 第八卷 食肉目. 科學出版社. 1987: 363. 
  26. ^ 26.0 26.1 26.2 26.3 26.4 26.5 26.6 汪松. 中國瀕危動物紅皮書 獸類. 科學出版社. 1998: 132,133. 
  27. ^ 馬鳴. 雪豹下天山之謎. 人與生物圈. 2008/6. 
  28. ^ 壽振黃等 1962 中國經濟動物志(獸類)。第314一413頁 科學出版社。
  29. ^ 錢燕文、張潔等 1965 新疆南部的鳥獸。164-172 科學出版社。
  30. ^ 30.0 30.1 程起駿. 結識雪域生靈系列之三零距離接觸"雪山霸主"--雪豹. 《中國土族》. 2006年1期. 
  31. ^ 31.0 31.1 31.2 馬鳴. 守候雪豹的71個日夜. 森林與人類. 2006-09-05. 
  32. ^ 32.0 32.1 32.2 32.3 大衛·麥克唐納. 世界動物大百科全書. 黑龍江科學技術出版社. 2009: 46,47. ISBN 978-7-5388-5990-4. 
  33. ^ 馬文秋. 母雪豹捨身為子報仇. 野生動物. 2003.5. 
  34. ^ Sunquist, Mel; Sunquist, Fiona. 世界野生貓科動物. 芝加哥: 芝加哥大學出版社. 2002: 377–394. ISBN 0-226-77999-8. 
  35. ^ 35.0 35.1 35.2 白韞雯. 新疆雪豹偷獵和非法貿易調查. 大自然. 2005年2月: 04,05. 
  36. ^ 36.0 36.1 智峰. 留住她,就是留住一個健康的系統. 人與生物圈. 2008.6. 
  37. ^ 37.0 37.1 37.2 37.3 37.4 37.5 中國雪豹小組在行動. 人與生物圈. 2008.6. 
  38. ^ McCarthy, T.M. and Chapron, G. (editors). 2003. Snow Leopard Survival Strategy. ISLT and SLN, Seattle.
  39. ^ 種群數量與保護. 國際雪豹基金會. 2008 [2008-07-03]. 
  40. ^ 40.0 40.1 TIM MCGIRK. 拯救雪豹:一個特殊的阿富汗任務. Times. 2010年03月17日星期三 [2012-05-27]. 
  41. ^ Petocz, R.G. 1978. Report on the Afghan Pamir, Part I. Ecological reconnaissance. UNDP/FAO Project AFG/74/016. Field Document No. 6.
  42. ^ Adil, A.W. 1997. Status and conservation of snow leopard in Afghanistan. Pages 35-38 in: R. Jackson and A. Ahmad (editors). Proceedings of the 8th International Snow Leopard Symposium, Islamabad, November 1995. International Snow Leopard Trust, Seattle and WWF-Pakistan, Lahore.
  43. ^ Zahler, P. and P. Graham. 2001. War and wildlife: The Afghanistan conflict and its effects on the environment. International Snow Leopard Trust Special Report: 1-13.
  44. ^ Fox, J.L. and J. Du Jizeng. 1994. Proceedings of the Seventh International Snow Leopard Symposium (Xining, Qinghai, China, July 25-30, 1992). International Snow Leopard Trust, Seattle, Washington.
  45. ^ 45.0 45.1 45.2 45.3 Hunter, D.O. and R. Jackson. 1997. A range-wide model of potential snow leopard habitat. Pages 51-56 in: R. Jackson and A. Ahmad (editors). Proceedings of the 8th International Snow Leopard Symposium, Islamabad, November 1995. International Snow Leopard Trust, Seattle and WWF-Pakistan, Lahore.
  46. ^ Schaller, G.B. 1998. Wildlife of the Tibetan Steppe. University Chicago Press, Chicago. 373 pages.
  47. ^ Chundawat, R.S., W.A. Rodgers and H.S. Panwar. 1988. Status report on snow leopard in India. Pages 113-120 in H. Freeman, editor. Proceedings of the Fifth International Snow Leopard Symposium. International Snow Leopard Trust and Wildlife Institute of India, Seattle, Washington.
  48. ^ Chundawat, R.S., W.A. Rodgers and H.S. Panwar. 1988. Status report on snow leopard in India. Pages 113-120 in H. Freeman, editor. Proceedings of the Fifth International Snow Leopard Symposium. International Snow Leopard Trust and Wildlife Institute of India, Seattle, Washington.
  49. ^ McCarthy, T.M. 2000. Ecology and conservation of snow leopards, Gobi brown bears and wild Bactrian camels in Mongolia. Ph.D.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 133 pages.
  50. ^ 50.0 50.1 Jackson, R. 1979. Snow leopards in Nepal. Oryx (15)2: 191-195.
  51. ^ Jackson, R. and G. G. Ahlborn. 1989. Snow leopards (Panthera uncia) in Nepal: home range and movements. National Geographic Research 5(2):161-175.
  52. ^ WWF/RAN. 2002. Strategy for conservation of the snow leopard in the Russian Federation. WWF-Russia and 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 Moscow.
  53. ^ Poyarkov, A.D. and Subbotin, A.E. 2002. The snow leopard status in Russia. Pages 139-141 in T.M. McCarthy and J. Weltzin, (Eds.) Contributed Papers to the Snow Leopard Survival Strategy Summit. International Snow Leopard Trust, Seattle, Washington, USA. Available at http://www.snowleopard.org/sln/
  54. ^ Zhiryakov, V.A. and Baidavletov, R.Zh. 2002. Ecology and behaviour of the snow leopard in Kazakhstan. Selevinia 2002: 1-4 (in Russian).
  55. ^ Muratov, R.Sh. 2004. On the condition of the population of snow leopard in Tajikistan. Pp.228-230 in Fauna of Tajikistan. Academy of Sciences, Dushanbe. (In Russian).
  56. ^ Theile, Stephanie "Fading footprints; the killing and trade of snow leopards" TRAFFIC International, 2003
  57. ^ Foreign Correspondent, "Cats in the Clouds", 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2009. Retrieved 27 June 2009.
  58. ^ 王學傑. 捕殺一隻雪豹,換來七年徒刑. 森林公安. 2002.3: 18. 
  59. ^ 方雲靜 王擇. 專家建議以「綠色賠款」拯救雪豹. 新疆日報(漢). 2006年2月16日第002版. 
  60. ^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中心 南大黛維和谷花國家公園簡介. 檢索於2006年11月27日
  61. ^ 雪豹保護協會. 2006. 培訓公園管理者保護雪豹. 檢索於2006年11月27日
  62. ^ 雪豹網路. 2005. 在吐魯番用相機捕捉到雪豹. 檢索於2006年11月27日
  63. ^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中心,薩加瑪塔國家公園簡介. 檢索於2006年11月27日
  64. ^ 蔣志剛. 拯救雪山之靈雪豹: 全球雪豹網絡理事會在巴基斯坦召開. 動物學研究. 
  65. ^ 黃龍傑. 全球雪豹網絡要求蒙古國取消獵殺雪豹許可. 新華每日電訊. 2011年3月24 日. 
  66. ^ 生命周期和繁殖. 國際雪豹基金會. [2012-05-25]. 
  67. ^ 在阿富汗發現雪豹. 本·法默. 每日電訊報, 2011年7月16日(星期六). [1]
  68. ^ 三江源首次拍攝到雪豹影像. 中國中央電視台新聞頻道 新聞直播間. 2012年6月2日 [2012-06-04]. 
  69. ^ 周士琦. 《山海經》「孟極」即「雪豹」考. 中國科技史料. 1991年02期 [2012-06-20]. 
  70. ^ Allen, Edward A. English Doublets. 美國現代語言協會. 1908, 23: 214. 
  71. ^ 牛津英語詞典,牛津大學出版社. 1933: Ounce
  72. ^ 楊惠林. 簡論電視劇《雪豹》的敘事邏輯. 新聞愛好者. 2011·4(下半月): 136,137. 
  73. ^ 張正直. 驚魂雪豹情. 文苑. 2009, 21: 68,69. 

外部連結[編輯]

Wikispecies-logo.svg
維基物種中的分類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