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系列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系列為日本廠商TECMO開發的恐怖遊戲的總稱,北美地區名稱為Fatal Frame(也是台灣的xbox版遊戲名稱),歐洲地區名稱為Project Zero。該系列目前已推出了四部本傳作品:《零:ZERO》、《零:紅蝶》、《零:刺青之聲》和《零:月蝕的假面》,遊戲平台則橫跨了PS2XboxWii3DS

2008年7月31日,TECMO於新世代遊戲平台- Wii發表最新作《零:月蝕的假面》。 2012年6月28日,任天堂&Tecmo Koei Games 於Wii推出2代重製版《零:真紅之蝶》。

系列作品[編輯]

PS2零~Zero~》上的加強版。
PS2零 紅蝶》上的加強版。
PS2零 紅蝶》的重製版,動畫CG以及畫面皆經過大幅重製提升,並新增許多服裝及系統要素。


PS2平台上除了《零 刺青之聲》外,其餘兩款作品皆有在其他平台上推出加強版或重製版。

零~zero~(英文版:Fatal Frame)[編輯]

故事[編輯]

傳說中的冰室家裡,有著為了封印黃泉之門而舉行的繩裂儀式。儀式內容是用麻繩綁在巫女的四肢和頭部,以轉輪扯裂身體後, 再以沾滿巫女鮮血的繩子封印黃泉之門。但在最後一次的儀式中,由於繩之巫女霧繪對愛情殘存的執念,導致儀式失敗,發生禍刻。 黃泉之門內的瘴氣大量噴發,冰室邸中的居民全體死亡,成為了徘徊不去的怨靈。 十幾年後搬到這裡的宗方家,亦因遭受怨靈攻擊而遇害。

百年後的某一日,在出版社工作的青年-雛咲真冬,為了尋找因取材而在冰室宅邸失蹤的恩人高峰準星,而同樣來到了冰室家宅邸, 由於真冬長得與霧繪的情人十分相似而未受攻擊,卻也因時空扭曲的關係,無法離開冰室家。

和雛咲真冬相依為命的妹妹-雛咲深紅,在連續幾天都沒有哥哥的消息後, 在極度擔心是否出事的情況下,決定孤身前往冰室邸,尋找真冬的蹤跡。

遊戲由此揭開了序幕。

人物[編輯]

雛咲深紅(雛咲 深紅(ひなさき みく),CV:涌澤利香)
女主角,17歲,學生。
天生擁有極強的靈力,能看到靈界事物,因此不被其他人理解,甚至遭到孤立。
為了尋找失蹤的兄長而來到冰室邸,展開一段恐怖的旅程。
由於靈力強,深紅的射影機的靈力圈會較小而且攻擊力強,另外PS2XBOX和美版的深紅樣貌也有所不同。
雛咲真冬(雛咲 真冬(ひなさき まふゆ),CV:金丸淳一
男主角,21歲。
深紅的兄長,同樣天生擁有很強的靈力,為遊戲序章之主角。由於恩人高峰準星先生在冰室邸失蹤數天,於是動身前往尋找,後來在冰室邸遇到了女鬼霧繪,因其樣貌酷似霧繪生前的愛人而被其留下。在NORMAL或HARD難度的結局,由於同情霧繪的遭遇,選擇留下來陪著她,要求深紅獨自逃走。(刺青之聲中採用的便是這個結局),NIGHTMARE難度的結局,則是選擇離開冰室邸,和深紅一起逃走。XBOX限定的FATAL難度結局,是和深紅一起逃走,同時也讓霧繪見到了生前的愛人。
冰室霧繪
最後一代繩之巫女。
由於得知愛人死亡而情緒不穩,導致儀式失敗。
霧繪的心分成兩部分,一個是霧繪善良的部分(小霧繪),另一個是被瘴氣感染的邪惡霧繪,會直接殺害闖入冰室邸的人。
邪惡霧繪為整個遊戲中的最後頭目,小霧繪則會幫助深紅和真冬。
高峰準星
著名小說家,對真冬於私於公都照顧有加。為了蒐集下一部作品的題材,和助手平版巴和編輯緒方浩二來到冰室邸。
親眼目睹助手遭霧繪殺害,最後在在鳴神社被霧繪繩裂致死。
平坂巴
高峰準星的助手,自己也在從事寫作,希望未來有一天能自立。雖有靈力但不及深紅和真冬,對於去冰室邸取材此事抱有不好的預感。
在冰室邸中不斷的見到霧繪,最後在逢魔之淵遭霧繪繩裂致死,死後仍不斷的徘徊在冰室邸,想要幫助高峰。
緒方浩二
和高峰同行的雜誌編輯,為下次的恐怖專題取材,沒有靈力。平時好奇又愛管事,但真正發生事情時又膽小如鼠。
最後因太害怕躲進衣櫥中,但還是逃不過繩裂之慘死。死後徘徊在冰室邸,向深紅求救。
宗方良藏
民俗學家,在《零~紅蝶》中幫助黑澤八重逃離村子,最後結為夫妻,生下女兒宗方美琴。為了讓體弱多病的妻子養病,同時進行民俗研究工作
舉家搬遷進冰室邸,並全心投入冰室邸的神秘儀式研究。在此期間,妻子上吊,女兒失蹤,宗方也因打開了鬼之口的門而被怨靈拖進去,全家家破人亡。
宗方八重(黑澤八重)
在《零~紅蝶》的故事中,逃出皆神村後失去了記憶,嫁給了宗方良藏,改名宗方八重,並生下了女兒美琴。
自小體弱多病,靈力很強,但長大後靈力卻慢慢地消失。後來被女兒美琴撿到的相機重新啟發了看不見的靈力,
最後承受不住附在相機上的怨靈,而在中庭的櫻花樹上上吊自殺。
宗方美琴
良藏和八重的女兒,真冬和深紅的祖母。小時後和朋友在冰室邸遊玩時,遇見了少女霧繪,霧繪給了他一台照相機(即為玩家在零~zero中使用的射影機),
因為受到相機的保護,而沒被怨靈抓走。後來父親慘死,母親自殺後,被父親的好友雛咲先生收養為養女,改名雛咲美琴。
雛咲深雪
主角們的母親,自小亦是體弱多病,靈力感強大,由於得知自己的孩子遺傳相同的靈力,而感到痛苦不已,漸漸產生了心病。
從母親美琴手中獲得「射影機」後,由於無法承受負載相機上的怨靈而上吊自殺。外貌和宗方八重很相似,因此深紅在遊戲中見到八重時產生了熟悉感。
冰室邸當家主
恪守冰室家規,十分受到家臣愛戴,為自成一格的用劍高手。但為了確保封印黃泉之門的繩裂儀式順利進行,下令殺掉霧繪的心上人,反而招致了禍刻。:最後受到瘴氣的侵蝕而發瘋,用刀殘殺全家的人,接著在大廳的佛壇自殺而死。死後臉上戴著儀式用的鬼面面具,揮刀殺害任何進入宅邸的人。
神官
神官有四個,分別代表巫女的兩手及兩腳。在執行儀式時分別推動綁住巫女四肢的四個軸輪,將沾染血的繩子製成「裂繩」,用以封印黃泉之門。
後來因儀式失敗,被發瘋的主人砍下腦袋,其靈也在主人的背後不斷受苦。(用藍圈打中冰室家當主時,會有神官的臉冒出。)
目隱之鬼
鬼遊儀式中第一個被抓到而選出的少女,十七歲時會帶上鬼隱面具將雙眼刺瞎,以擔任下一輪的鬼遊儀式中的「鬼」。
在遊戲中,雙眼蒙上染血的布,因為看不到,因此對聲音特別敏感。

零~紅蝶(英文版:Fatal Frame II:Crimson Butterfly)[編輯]

故事[編輯]

皆神村建築於黃泉的入口「虛」之上,「虛」會週期性地鳴動,噴發出名為「闇」的恐怖力量。 由於雙子間的羈絆所產生的力量足以壓制虛的鳴動,所以皆神村會定期舉行紅贄祭儀式,對虛進行壓制。 儀式中,以雙子中先出生的巫女(御子)為祭品,由姊姊或哥哥親手絞殺後,再將屍體丟入虛中,以平息「虛」的鳴動。 這個儀式也稱為「陽祭」。在立花兄弟的儀式中,由於立花樹月對死去的睦月思念太強烈,導致儀式失敗了。 於是身為祭主的黑澤家當主只好實行「陰祭」,把外來人切割凌遲變成名為「楔」的人柱,再將屍體拋入「虛」中, 以凌遲時的強烈痛苦暫時壓住「虛」的力量。民俗學者真壁清次郎因此而犧牲。

這次「陰祭」結束後,黑澤家當主準備以自己的雙胞胎女兒黑澤八重與黑澤紗重為祭品,再一次執行紅贄祭,以壓制虛的鳴動。 立花樹月為了不讓自己和弟弟的悲慘下場再次地發生在八重和紗重身上,於是幫助兩人逃出村莊, 無奈紗重由於身體虛弱,中途不慎摔下山崖,最後只有八重離開,並失去了記憶。

一直深信八重會回來的紗重,最後被無路可走的祭主和村民弔死,然後將屍體投入了「虛」。 由於執行的方式錯誤,導致儀式再次地失敗,於是「大償」發生了,「虛」中的闇不斷噴發,整個皆神村皆被闍完全籠罩。 成為怨靈的黑澤紗重及真壁清次郎則從虛中竄出,殘殺了全村村民。 皆神村一夜之間,成為了在地圖上消失的村子。

幾十年後,天倉雙子來到附近的樹林玩耍,為了追上被紅蝶誘引的繭,澪走向樹林深處,因而踏進從地圖上消失的村莊,正式揭開了遊戲的序幕。

人物[編輯]

天倉澪(天倉 澪(あまくら みお), CV:神田朱未
本代故事的主角,為雙子中的妹妹,性格較為活潑。具有感應到靈的能力,但能力較為繭弱,只要和繭接觸後,便可以看到繭所看到靈異現象,一直對繭的腳傷愧疚於心。結局「紅蝶」中親手掐死了姐姐繭,精神受到極大刺激;結局「虛」中,為了救出掉入虛的姐姐而看到了虛,被虛中強大的怨氣沖傷了眼睛從而失明。在結局「約定」(僅出現於Xbox版)中,和姐姐一起平安地逃出了村子。雖然遊戲中沒有說明,但可以認為在OP中,澪在看到立於鳥居前哭泣的八重時就已為其所附身,只是由於靈感不強,並未受到八重的控制。
天倉繭(天倉 繭(あまくら まゆ), CV:川澄綾子
雙子中的姊姊,性格較為內向溫順且體弱,對澪有著病態的依賴與佔有,年幼時由於為了追趕上澪,不甚失足摔落山腳,造成一腳受傷。具有強大的靈感力,也因此容易被附身,只要和澪在一起便能保有自己的意識。在Hard難度的boss戰中,BGM的右聲道是繭的內心獨白,從那裡可以知道年幼時的墜崖事故實際上是繭有意為之。在結局「虛」的最後一個鏡頭中,可以發現繭看著已經失明的妹妹澪微笑,她知道以後不用再擔心澪丟下他一人,因為他們必須得仰賴對方。
黑澤八重
雙子巫女中的姊姊,和紗重的感情非常要好,因為不想執行儀式,在儀式的當天與紗重一同逃跑。在逃跑的過程中沒注意到紗重跌落到山腳下,在尋找紗重的過程中在山裡迷路,等回村時候卻發現村子早已消失僅剩下村口的鳥居,立在鳥居前哭泣的她遇到了依約前來接她的宗方良藏,兩人日後便結為連理,在前作zero中也曾登場。
黑澤紗重(黒澤 紗重(くろさわ さえ), CV:川澄綾子)
雙子中的妹妹,非常依賴姐姐。在成長過程中,感受到雙子之間的差異而害怕,擔心會有與八重分開的那天,於是從小便期待可以藉由儀式與姊姊合而為一。在儀式的前一天與八重一起逃跑,卻不甚摔落山腳,被趕來抓人的村民給抓回去。一直深信八重會回來完成儀式的紗重,到最後卻是一個人獨自完成儀式,因為執行儀式的並非完整的雙子,儀式徹底失敗,怨氣衝出而造成大償,她的怨靈也重現於虛之上,殘殺了全村的村民並將整個村子籠罩在黑暗之中,在無人的皆神村裡徘徊,靜靜等待著八重歸來。
蝶が描かれた日記一
真璧先生用一個可以用來印下人的樣子的箱子,把我們的樣子"畫"出來了,我的臉變的怪怪的,但整體感覺不錯.那一位,很有可能會變成既身佛的,因為我們笑災求福的儀式還沒有結束.在這:之前,一定要讓他們逃走.因為他們對於我和姐姐合二為一無所謂的。
蝶が描かれた日記二
父親居然連真璧先生也不放過,好像打算把他變成既身佛,牢房的鑰匙,藏在父親的房間的書架上。
為了鎮壓虛,這也許是逼不得已。如果我們變成紅贄的話,這樣應該就沒事了吧。
蝶が描かれた日記三
其實,說真的,我逃不逃倒無所謂。但是只要能和姐姐在一起,我哪裡都願意去,所以千萬不要把我一個人留下。
蝶が描かれた日記四
姐姐,為什麼一個人逃走?
樹月會有這個下場,都是我們的錯。
明明有過約定要永遠在一起的。
蝶が描かれた日記五
我們,約定過要一直在一起。但是我比較弱小,不知何時,會追不上姐姐。也許會被丟下,我很害怕和姐姐心之間的距離會越來越大。隨著時光的推移,我感覺彼此間的距離越來越大。雖:然剛出生的時候我們各方面都是一模一樣。那樣的話,我更想和姐姐變成一個。和姐姐,八重變成一個。那樣的話,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蝶が描かれた日記六
只要待在這個村子,相信姐姐總有一天會回來的。一個人的話,也可以變成紅蝶吧?那樣,就能永遠留在這個村子裡了。我如果變成紅蝶的話,就會永遠的等下去。就在小時候約定的那個:地方。一定,一定會找到姐姐的。
黑澤良寬(黑澤家當主)
八重與紗重的父親,為皆神村儀式的祭主,主掌著全村的祭祀,在很久以前也曾經為了祭典殺死自己的雙胞胎弟弟成為「鬼隻」。
立花樹月(立花 樹月(たちばな いつき), CV:保志總一朗
立花家雙子中的哥哥,在紅贄祭中被祭司代手殺死了弟弟睦月(並非親手執行),並導致儀式失敗,因為太過思念睦月而一夜白髮,也因此必須由黑澤家的雙子再舉行一次紅贄祭。由於曾經於弟弟約好不要讓黑澤家的雙子遇到同樣的事情,因而以自身為餌,協助兩人逃離村子,最後被村民抓起來關在倉庫中的牢裡,在協助兩人逃走後於牢中上吊自殺。在出現樹月在牢裡自殺的情節前,都可以繞到牢的後院去找樹月取得資訊。樹月會把澪當成八重。
立花睦月
立花家雙子中的弟弟。被祭司代手殺死。為躲避紅贄祭,樹月曾計劃帶著他逃離村子,因為睦月身體虛弱只能作罷,與哥哥約定「不讓黑澤家姐妹遭遇同樣的命運」。
立花千歲(立花 千歳(たちばな ちとせ), CV:米本千珠)
樹月、睦月的親生妹妹,對樹月非常依賴,由於視力不好缺乏安全感,因此個性上非常怕生,只要一有陌生人便會躲在壁櫥,一直認為樹月之所以被關起來是八重害的。手上掛有樹月送的鈴鐺。在大償的時候因為害怕而躲在壁櫥,最後死在壁櫥裡。深恨八重,因為將主人公澪當成八重而對她發動攻擊,在過程中若主人公反抗或是採取攻擊,則會跌在地上哭泣。是零系列以來,擁有相當人氣的怨靈人物。
真壁清次郎(繩の男;楔)
本代遊戲的Boss。民俗學者,帶著從朋友麻生邦彥那得到的射影機,來到皆神村探訪。用著射影機一一記錄及挖掘皆神村儀式的祕密,之後雖知道可能會遇害,但因對虛的好奇而選擇留下並被囚禁,後來被當為陰祭裡的『楔』而犧牲,在大償時殺害全村村民,和紗重一同登場,關係不明。
宗方良藏
真壁的助手,和真壁一同前往調查村子的事,也是樹月的好友,因而得知村子裡有祕祭的事,因而向真壁提意調查。後來真壁讓宗方先行離去,再返回村子時,發現村子已經消失及站在村口前茫然的八重。和前作Zero中登場的民俗學者宗方良藏為同一人物,也是揭示兩部作品間聯繫的關鍵人物。在村口遇到失憶的八重,相處期間兩人結為連理並生下女兒宗方美琴。依照ZERO的故事情節,他們一家住進了氷室邸。
槙村真澄
為了即將新建的水壩,來皆神村附近進行地質、地形調查團的一員,在調查過程中誤入皆神村,嘗試過尋找逃出村子的方法並為後來的主角留下了不少線索,被楔殺死。
須堂 美也子
槙村真澄的女友,在男友失蹤後,在尋找男友的過程中誤入皆神村,雖然得以和槙村再會,最後被槙村的怨靈殺死,自己也成為怨靈。
桐生善達
茜與薊的父親,生活在早於八重和紗重的時代,由於為了安慰傷心的茜,身為製偶師的他做了一尊薊的人偶。後發現人偶已經被惡靈占據成為了「軀」,並且操縱著茜,因而想毀掉人偶,最後被軀操縱的茜給殺死。
桐生茜
雙子巫女中的姊姊,生活在早於八重和紗重的時代,在紅贄祭中殺死了妹妹薊,在得到薊的人偶後無時無刻不跟人偶在一起,最後靈魂被人偶所操縱。大償發生時已為故人。
桐生薊
雙子巫女中妹妹,生活在早於八重和紗重的時代,在紅贄祭中犧牲,認為已經和姊姊合而為一,非常討厭人偶而且想毀掉人偶,因而在暗中一直幫助父親。遊戲中和茜一起出現的怨靈並非桐生薊,而是被惡靈附身的人偶。

零~刺青之聲(英文版:Fatal Frame III:The Tormented)[編輯]

故事[編輯]

傳聞若對往生者有著強烈的思念,則會透過夢境相會,在思念驅使下會追逐通往三途河的故人,若踏進冥界,入睡的人將失去意識,那份思念也換轉換成痛苦與怨念,會日積月累,最後會爆發。

東北的久世家由於建於三途河上,為此舉行紫魂儀式,將對往生者的思念與痛苦化成紫魂之墨,以刺青的方式刻在巫女身上,當刺青遍佈全身時,則會以咎打的方式(釘上巫女的手腳)以祈禱巫女安息(即是使巫女帶著這些對往生者的思念從此永遠沉睡)。在某次舉行儀式時,巫女零華因目睹情人慘亡而心緒大亂,強烈的思念轉換成怨恨的瘴氣,令其「醒過來」(醒過來的時候,刺青在眼部浮現,就會像鏡子一樣把怨念反射出來),發生「破戒」。瘴氣因此而爆發,久世家的當主久世夜舟不單被反彈的怨念擊中,而且瘴氣慢慢侵佔久世家,於是久世夜舟接受木工頭的建議,擴建久世家,甚至使用人柱(即殺人並埋於建築物中,以該人的靈魂壓抑住瘴氣),但仍然未完全壓抑瘴氣,最後久世家變成沉眠之家,久世夜舟等人變成怨靈。並吸引對往生者有所思念的人進入,這些對往生者有思念的人,會被零華詛咒染上刺青,每天睡覺的時候會進入沉眠之家,並追逐思念的故人。久而久之,刺青會隨著進一步深入沉眠之家而逐漸侵蝕皮膚,最後刺青會侵佔全身,受害者會黑灰化,靈魂永遠被困在沉眠之家而變成怨靈,於是這個傳說變成都市傳說。

黑澤怜在沖洗日前拍攝廢棄古宅的照片時,看見因車禍過世的未婚夫優雨的身影,至此之後只要入睡便會進入沉眠之家,除了她之外,還有因思念哥哥的深紅及擔憂姪女澪的螢都踏進於此,遊戲由此揭開序幕。

人物[編輯]

黑澤 怜(黒澤 怜(くろさわ れい), CV:皆川純子
二十三歲自由攝影師。因工作關係來到「幽靈屋敷」。無意間看到車禍身亡未婚夫:麻生優雨的影子,因此進入了沉睡之家,當她調查身上正蔓延的蛇型紋身時,惡夢亦慢慢地入侵她的現實世界。
雛咲深紅
十九歲,黑澤怜的助手。曾經歷冰室邸的恐怖,漸漸從失去兄長的痛苦中恢復。與怜一起前往「幽靈屋敷」。懷著對兄長強烈的思念,被「沉眠之家」所吸引,再次體驗恐怖旅程。
天倉螢(天倉 螢(あまくら けい), CV:織田優成)
二十六歲自由作家。是紅蝶主角-天倉繭和天倉澪的叔叔。為幫助被囚禁在夢中「沉眠之家」的天倉澪,自己也慢慢被夢所引誘。
他和麻生優雨、雛咲真冬是工作夥伴。
麻生優雨(麻生 優雨(あそう ゆう), CV:黑田崇矢
二十五歲的民族學編輯,黑澤怜的未婚夫,在一次車禍中身亡,優雨是雛咲真冬的好友,當真冬在冰室家失蹤後,優雨便一直負責照顧深紅。
優雨去世前正與螢一起調查都市傳說:沉眠之家。
此外,他是射影機發明者的麻生邦彥的後人。
雛咲真冬(雛咲 真冬(ひなさき まふゆ)
深紅的兄長,二十一歲時於冰室邸調查中下落不明。兩年後,妹妹深紅在「幽靈屋敷」看到哥哥模糊的身影。
他曾託付好友優雨,一旦自己發生什麼意外時,代自己照顧深紅。
天倉澪(天倉 澪(あまくら みお)
十六歲,螢的姪女。三個月前,水壩失踨事件中唯一逃脫的人,對自己親手殺死姊姊繭一事感到十分慚愧及懊悔不已。
後來一度失去意識,因太過想念失去蹤影的姊姊,而被夢囚禁著。
久世零華(久世 零華(くぜ れいか), CV:皆川純子)
刺青の巫女,原名雪代零華。由於所居住的村子被毀,失去雙親的零華,以巫女身份被接到久世家。其後目睹戀人被殺,因過於悲傷與憤怒導致儀式失敗。
乙月要(久世要)
久世鏡華和秋人的兒子,由於久世家禁止生男,因而被驅逐出村,其後與零華相戀,最終在雨音的幫助下,進入刻宮內與零華相見,之後被守護儀式的久世夜舟殺死。
久世鏡華(髮を梳かす女)
久世要及雨音的母親。因終日想念已離村的柏木秋人,每天向著鏡台持續梳著被秋人稱讚過的長髮,終日哭泣著等待絕對不會回來的秋人。
久世夜舟(CV:山口奈奈)(久世家當主)
「久世之宮」的神社主人(當主),監督村中的傳說和儀式,最後在儀式失敗(零華的儀式)時因近距離承受刺青巫女的詛咒而無法從苦痛中解放。
柏木秋人
民俗學家。久世家禁止男性居住在村內,只是為了傳宗接代而把秋人帶進久世家作客。後來與鏡華相戀,但當鏡華懷孕後被流放出村,之後被殺。
瀧川吉乃(生き殘った女)
墜機事件的唯一生還者,被內心的愧疚所困,抱著強大的思念在醫院中進入惡夢世界「沉眠之家」。
鳴海天涯(顏を隱した男)
守谷家最後的木工工頭,是上代宮大工留下來沒成為忌柱的人,破戒後建議當主修建眠之宮和使用人柱,完成後殺死其他木匠才自殺。
久世冰雨(鎮女)
四鎮女中年紀最長,深得夜舟信任。
得知雨音觸犯禁忌時,與時雨、水面於奈落追上雨音,將其咎打處死。
並奉夜舟遺命,執行最後之咎打,將時雨與水面於封閉的房間咎打,其死後仍忠於職守,監視著進入房子中人們。
當儀式失敗引發破戒之後,她為了將因破戒而出現的狹間限制在久世宮而繼續儀式的收尾,在殺死水面和時雨之後一個人靜靜地迎接死的來臨。
久世雨音(CV:黒葛原未有)
久世鏡華與另一不知名男人所生下的女孩,和久世要(乙月要)為同母異父的兄妹,唯一一個完全厭惡自己職責的鎮女。
從母親那裡得知哥哥的事,在擔任鎮女期間,發覺零華為其兄之戀人。
在久世要潛入久世之宮後,引導其進入禁地刻宮。
之後因為擔心哥哥狀況而追過去,在奈落底被其餘三個位鎮女追上並以咎打處死。
她的靈魂出現在深紅面前,請求深紅代她幫助久世零華和乙月要。
久世時雨
被遴選為鎮女而迎入久世之宮,將雨音當作妹妹看待。在雨音決定幫助其兄時,曾一度試圖勸阻。
因奉命處死雨音而內疚不已,於最後的咎打中命喪冰雨之手。
久世水面
被遴選為鎮女而迎入久世之宮,年紀最幼,道德感薄弱。
對於能釘打真正的巫女一事感到高興,於最後的咎打中命喪冰雨之手。
淺沼切子(四つん這いの女)
於強盜事件中全家遭到殺害,但因被雙親藏在櫃子中而逃過一劫,但卻在事件發生後四天才被從櫃子裡救出。
之後因精神打擊而住院,卻漸漸被引入"沉眠之家",最後身體灰化自醫院失蹤。無法從狹窄的地方出來,現身在地下通路及床下攻擊深紅。
葛原蒔枝(徬徨う母)
每天帶著女兒至山上尋找失蹤的丈夫,隱約知道丈夫應已凶多吉少,為女兒著想不敢告訴女兒。
被引入沉眠之家,持續向他人打探丈夫的行蹤。
葛原 梢(徬徨う娘)
父親因幫自己撿球而跌落山谷,卻不敢告知母親真相,每天與母親持續於山中搜索。
最後也被引入沉眠之家。

零~月蝕的假面(非官方英文版:Fatal Frame IV:Mask of the Lunar Eclipse)[編輯]

  「誰都不記得的事情,就算不上是存在過吧…」

  朧月島—本州以南的諸多島嶼中的一個。
  十年前(從幾位主角發現的筆記中的部分內容可以推知,遊戲設定的時間為1970年),島上的五名少女在該島舉行的傳統儀式「朧月神樂」中突然失蹤,下落不明。後來被負責該事件的刑警所發現,雖然五人平安無事,但是關於事件的記憶卻全部喪失了。
  兩年之後,朧月島再次發生了奇怪的事件,島上的居民集體失蹤了。大部分的居民下落不明,而少部分被發現者也被警方確認已經死亡。死亡的居民,全部都像是看到了什麼恐怖之極的東西一樣,雙手掩面,表情相當的扭曲。
  最終,警察的搜查無疾而終,此事因此而成為懸案。之後,沒有人到訪的朧月島很快就成為了一個無人島。
  而現在(設定的時間為十年後,即1980年),有兩位少女來到了島上。同為17歲的麻生海咲和月森圓香是十年前被捲入突然行蹤不明事件的五位少女中的兩人。她們突然來到島上是有她們的理由的。海咲和圓香的兩位朋友篠宮鞠繪(Marie SHINOMIYA)與奈奈村十萌(Tomoe NANAMURA),也是十年前那個事件的受害者,而最近,這兩人卻相繼的離奇死亡。她們兩人死狀與在當年的那個集體失蹤事件中死亡的朧月島的居民非常相似。
  因此,認為鞠繪與十萌的死因與朧月島發生的一系列事件絕對有關的海咲和想要探尋真相的圓香一起,來到了島上的療養設施─朧月館。
  然而剛進去不久,圓香就與海咲走散了,無意間,圓香得到了一個神奇的照相機。透過照相機的取景框,圓香看到的確是可怕的怨靈。被無數怨靈所包圍的圓香,慢慢失去了意識…


此遊戲總共有四位角色登場:
(1)序章出場:月森圓香(Madoka TSUKIMORI)─這章很短,最後以圓香在朧月館裡被惡靈包圍,絕望的望著惡靈作為結束。根據遊戲中文件的記載,她應該不是被朧月館裡惡靈所害,而是在逐漸找回記憶後,在某處遇到朔夜,因看到朔夜的臉而不幸失去性命。變成怨靈先後攻擊流歌及海咲。「真結局」裡,圓香也有登場,與所有島民的靈魂一起得到解放。
(2)1、4、6、9、11、12(最終)章出場:水無月流歌(母姓,Ruka MINAZUKI)─7歲時在朧月館裡使用的名字是四方月流歌(父姓,Ruka YOMOTSUKI),因父母離異而改從母姓。這個遊戲出場次數最多的角色。
(3)2、5、8章出場:麻生海咲(Misaki ASOU)─和圓香一起到瓏月館尋找記憶兩人卻走失了,為了找到圓香,開始在瓏月館尋找。在最後出場的第8章灰原醫院的共鳴之洞中,海咲一路接受海夜(朔夜當年送給海咲的人偶,化身為遊戲中出現的黑衣女子)引導進入朔夜房間,在灰原病院屋頂目擊跳樓的朔夜之母,並在院長引導下穿過院長室密道來到月黃泉堂,取回過去的記憶後受到海夜的保護而暫時昏迷。在困難以上模式過關一次以上才會出現的「真結局」畫面中,倒地的海咲抱著人偶,眼神上似乎是剛醒來;海咲從海夜的保護狀態脫離,見到圓香前來並且在朧月島海岸的鳥居前目送許多靈魂進入靈道中。根據以上幾項推測,海咲應該平安無事。
(4)3、7、10章出場:霧島長四郎(Choushiro KIRISHIMA)─流歌的母親水無月小夜歌(Sayaka MINAZUKI)委託來調查及幫助流歌的私家偵探。曾為負責調查朧月島神秘事件的刑警。遊戲中的唯一的男主角,也是唯一的「靈魂」人物。第3章登場時,獨自一人躺在灰原醫院外的地上,起身後看見院長之子灰原耀,即追入醫院尋找。第10章結束動畫中與灰原耀纏鬥,兩人一起從醫院頂樓摔下。這時主角長四郎才想起自己原來早已離開人世,雖已化成靈魂仍繼續完成他的任務,完成任務後回到了起點。接著小夜歌現身(同樣是靈魂),與長四郎相遇,長四郎登場的最後一章就此結束。結局畫面裡長四郎也有登場。

零~真紅之蝶~(英文版:Fatal Frame Ⅱ:Crimson Butterfly-Wii Edition)[編輯]

  據日本任天堂代表取締役社長(=執行董事)「岩田聰」於官方活動介紹活動「Nintendo Direct」中公布表示,將預定於2012年6月28日在Wii主機上推出人氣恐怖冒險大作「零」系列最新作「零 真紅之蝶」,定價6,800日圓;如今官方再度公布有關遊戲最新情報畫面要讓玩家們搶先欣賞。
  本作為2003年所發售,以一夜之間從地圖上消失蹤影的村落為舞台,描述在這座村落因為禁忌的祭典而引發的一連串慘劇的超人氣心靈攝影恐怖冒險AVG「零」系列第二波作品「零~紅蝶~」的重製版;在這次遊戲中,除了將畫面跟角色模組全部更新大改之外,同時還將會配合Wii搖桿的操作而將角色視點與操作性等規格徹底重新調整,而且本作最大特徵所在,就在於搭載了可以兩人協力同樂等新模式要素,加上可以輕鬆體驗各種恐怖體驗的「鬼屋模式」等新追加要素,讓玩家們可以跟朋友一起來體驗這場恐怖的人氣冒險故事全新的進化改變!
  在本作故事背景方面,將會以一個廢棄的村落「皆神村」作為舞台,在這座村子裡,從以前開始就有拿雙胞胎當作祭品的凄慘儀式存在,而玩家們所扮演的,則是意外進入這座恐怖村莊的雙胞胎姊妹少女,在村子裡,少女們遭遇了各式各樣為了尋找裝胞胎祭品而四處遊走的村人們的幽靈,「祭品回來了…」、「為什麼要逃…」、「繼續儀式吧…」,在腳曾經受過傷而不良於行的「繭」的引導下,「澪」與自己的姊妹企圖逃出這座村子,不過有著強烈靈力的「繭」,卻陸續遭到雙胞胎巫女的幽靈附身…與「澪」跟「繭」姊妹的行動逐漸相符的雙胞胎巫女的悲劇,將帶領「澪」逐漸接近這場「絕對不能看到」的「紅贄祭」祭典的真相…
登場人物「天倉 澪」
  雙胞胎妹妹,性格活潑開朗,小時候開始就常把「繭」腳受傷的事件當成自己的責任而非常在意,總是在一旁守護著「繭」。雖然只要握著姐姐的手就能夠看到姊姊所看到的「妖異」,不過本身卻沒有姊姊那樣強大的靈力。
登場人物「天倉 繭」
  「澪」的姊姊,是個個性穩重的女孩,由於身體虛弱,因此常需要依靠妹妹的幫助。小時候在跟「澪」一起玩時曾經因為摔落山路而使得腳受過傷,就算是事隔許久的現在也依然在行走移動上有所不便。另外她雖然靈力很強,不過耐力卻很差,就靈媒來說是很容易遭到靈體侵佔附身的體質。
遊戲系統「射影機」
  「零」系列中玩家們所熟悉的攝影機,能夠映照出「妖異」的存在,並將拍攝的怨靈們封印在照片的底片中,是玩家們在遊戲里唯一可以對抗怨靈的手段。
遊戲系統「視點變更與Wii搖桿操作」
  在本作中,新採用讓玩家們從角色肩膀後面來往前看的鏡頭視點,並加入了讓玩家們可以把Wii搖桿當作射影機或手電筒來使用的操作模式,由於玩家們可以藉此一邊移動觀看左右一邊配合瞄準,因此將可以更加體驗「零」系列所獨有的恐怖氣氛。
新登場結局
  在之前的「紅蝶」版中,有著好幾個不同的結局等著這對雙胞胎少女們,不過在本作中,將會再另外追加其他複數全新的結局登場,帶領玩家們體驗不同於前作的結束。任天堂表示,之所以會推出《零:真紅蝶》是因為許多玩家對遊戲的結局表示不滿。這次的復刻版會追加一個完美結局和一個「不太單純的結局」,這對於系列的FANS有著絕大的吸引力。
新模式「鬼屋模式」(お化け屋敷モード)
  在本作中,特地追加了一個操作上簡化許多的「鬼屋」系統,在這個模式中玩家們可以透過Wii搖桿的震動感應來判斷這份恐怖感來自哪個角度方向,由於這個模式收錄了許多類型(例如像是醫院或日本房舍之類不同的複數關卡),因此不管是幽靈出現的時機或種類都會隨著玩家們每次遊玩而有所不同,因此玩家們將可以反覆挑戰,體驗全新進化的恐怖冒險。附帶一提,如果有兩隻搖桿的話,還可以讓2P以嚇人角色身分來參與同樂唷!

這款復刻新作新作將對CG、畫面、音樂完全重製,並且改良遊戲操控,雖然畫面並沒有達到高清標準,但也有不少進步。遊戲的視角和操作類似Wii前作《零:月蝕的假面》,而小地圖的添加以及雙截棍的操作相信能讓玩家有更加出色的遊戲體驗,此外本作還將支持雙人遊戲。圖像和人物模型都煥然一新。該作品是任天堂和Tecmo Koei Games公司共同開發,6月28日開始銷售。(Youtube上已有國外玩家上傳遊戲影片。)

  

主題曲[編輯]

零~紅い蝶~
《蝶》演唱者:天野月子
零~刺青の聲~
《聲》演唱者:天野月子
零~月蝕の仮面~
《NOISE》(EASY和NORMAL難度結局)演唱者:天野月子
《零的調律》(HARD難度結局)演唱者:天野月子
零~眞紅の蝶~
《くれなゐ》演唱者:天野月

名詞注釋[編輯]

射影機

由日本民俗學家麻生邦彥博士研製,能夠拍攝到"看不見的事物"的特殊照相機。零系列最關鍵物品,在零系列中有數台不同型號的射影機存在,根據遊戲中獲得的麻生博士本人遺留的筆記來看,除了零Zero中使用的以外,其餘均爲"試作品"。

靈石收音機

以用礦石做為部份迴路來收訊的礦石收音機改良而成,據說可以收到靈界的聲音,靈界的聲音可以藉由收音機而被聽見,與人能夠感受某些氣息產生預感,雙胞胎之間的共鳴,有著類似的特性。

膠卷(菲林)

分零七式、十四式、三七式(零Zero特有,相當於六一式)、六一式、七四式(零Zero特有,相當於九零式)、九零式和零式(零Zero沒有)。每種膠卷皆有不同的攻擊力和填充時間,是射影機能攻擊怨靈的原因。

鏡石

數量稀少,主角身上只能裝備一塊。當強大的怨靈攻擊主角,鏡石會直接原地完全回復體力。遇到超強怨靈(通常在惡夢模式下)時會先爆鏡石再掉半條血。

萬葉丸

遊戲中的補血物品,能補充少量體力,可同時持有多個。

御神水

遊戲中的補血物品,數量稀少,能完全補充體力,和鏡石一樣重要。

Zero Shot

靈力圈全蓄力狀態與靈力圈呈紅色狀態下拍照。(包含FF)

靈石

可以使用照相機的強化功能(如:壓、遲、視、痺、探...等),每使用一次要消耗一顆。在零~刺青之聲中叫"靈子",直接填充在射影機左下角。不同的強化鏡頭消耗的靈子數也不同,例如"擊"消耗全靈力(依當時所剩靈子決定攻擊力)、"零"消耗3顆、"連"消耗1顆等。

零~zero~專有名詞[編輯]

繩之巫女(繩の巫女(なわのみこ))

為了進行繩裂而被當作祭品的巫女。巫女是以十幾年一次執行的捉迷藏儀式,從冰室家血脈中選出來的七歲女孩。這名巫女被選上之後,就養育在座敷牢裡,連一步都不許踏出冰室家,其中一個原因是為了杜絕她對現世的執著。巫女逐漸成長後,會進一步用繩子縛住其兩手兩腳,最後到了十七歲,再將繩子縛上她的脖子來進行裂繩儀式。

裂繩(裂き縄(さきなわ))

能夠封印黃泉之門的特別的繩子。根據繩裂之儀式所製作。

繩裂儀式(裂き縄の儀式(さきなわのぎしき))

為了封印黃泉之門而必須的繩裂之儀式。使用被稱之為裂繩的特殊繩子,將從一族中選出來的巫女的脖子以及四肢用裂繩縛上,然後使用特殊的裝置拉扯,使巫女的身體四分五裂。封印黃泉之門的方法只有這個,藉由這些濺滿巫女鮮血的裂繩所進行的御縛之儀式。冰室一族為了封印黃泉之門,接連不斷地不停犧牲著一族中的人。

御縛之儀式(御縛りの儀式(みしぼりのぎしき)

使用冰室一族犧牲了巫女而作成的裂繩,為了讓黃泉之門不被打開而進行的封印儀式。

禍刻(まがとき)

御縛之儀式失敗。導致黃泉之門打開噴出瘴氣的狀況,稱之為禍刻。最後的繩之巫女-霧繪的時代,由於霧繪在進行繩裂之儀式時,還遺留著對現世的執著,於是引起了禍刻。被瘴氣籠罩的村人們紛紛得了瀕死的重症,受到瘴氣影響而失去正氣的冰室家當主、眼見沐浴在瘴氣中的人們逐漸無視於不可踏出屋子外面的禁則,於是將居住在屋子內的人全數殺死了。日後,這一天的慘劇就以當主瘋狂了而將全家都慘殺的事情流傳了下來。

鬼遊(鬼遊び(おにあそび))

冰室家所流傳下來的兒童遊戲。玩的時候以かごめかごめ來決定誰是鬼,然後讓鬼去追其他的小孩子的遊戲。第一個被捉到的人就是下一個鬼,而到最後留下來的人就是姬。(註:かごめ之曲決定鬼的方法不明。姬,這裡應該指的是繩之巫女)

目隱鬼儀式(目隠し鬼の儀式(めかくしおにのぎしき))

選出繩之巫女的儀式。在一個屋子中集合冰室一族所有的七歲少女,由臉被遮住的鬼(戴上面具是因為眼睛已被毀壞)的少女來捉捕。最後一個逃過目隱鬼捕捉的少女(越能逃脫便代表著擁有越強的靈力)就會被選為繩之巫女。另外。在這個儀式中最初被抓到的少女,就是下一次儀式的時候,必須擔任選出下一任巫女的目隱鬼的人,必須以特製的面具毀壞其雙眼。

冰室一族(氷室一族(ひむろいちぞく))

從古久之前就統治這個地方的一族。以身為黃泉之門的守門人身分,守護著連接冥界的黃泉之門,同時背負著封印黃泉之門的責任。這個地方的人們,畏懼著黃泉之門,並崇拜著他們。

冰室邸

冰室一族所住的宅邸,最地底下有著一道隔絕現世與異界的黃泉之門。在禍刻後已為廢墟。

黃泉之門(黃泉の門(よみのもん))

隔絕現世與異界的門。存在於冰室宅的地下,以巨大的石頭製作而成。同時,何時、誰做、為了什麼而做,這一切的紀錄都沒有流傳下來。只知道,從古老的時代開始就存在於此地,並傳承了下來。冰室家中傳說著,若門完全打開的時候,生者與死者的世界將會相連,所有的死者都會復甦。

御神鏡(ごしんきょう)

放置在黃泉之門前面,映出門的模樣,並從這裡將散發出來的瘴氣彈回去的鏡子,可以使門的力量減弱。對於封印黃泉之門這件事,擔任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由於禍刻的衝擊而使它碎裂成五片,而這些碎片散落在冰室宅各地。如果不收集五片碎片,並且將其放回鏡子原本的位置拼起來的話,就無法封印黃泉之門。

零~紅蝶~專有名詞[編輯]

雙子巫女(御子)(ふたごみこ)

在紅贅祭中作為祭品的雙子。皆神村中常常有雙子誕生,這些雙子負擔了擔任雙子巫女(御子)的任務。擔任祭品的是女孩,便稱之為雙子巫女,若擔任祭品的是男孩,則稱之為雙子御子。

皆神村的習慣上,將先出生者當作妹妹(弟弟),後出生者當作姐姐(哥哥),這點和現代是完全相反的。沿用皆神村的習慣來重新探討澪與繭的關係時,在澪是姐姐、繭是妹妹的狀況之下,結局的光景確實是代表著重現儀式的意思。

雙子地蔵(ふたごじぞう)

為了供養在紅贅祭中犧牲的雙子們而製作的地藏。皆神村的各地都可以看見這樣的雙子地藏,就連村子外圍的地界線都可以看見。

鬼隻(きせき)

在皆神村中,紅贅祭裡當雙子巫女(御子)的姐姐(哥哥)將妹妹(弟弟)殺死之後,留下來的姐姐(哥哥)就被稱之為『鬼隻』,為眾人所懼怕且尊敬。成為鬼隻者,精神無法負荷的人非常多,這些人往往選擇過著隱居的生活。鬼隻們死後,被埋葬在朽木裡。

紅贄祭(あかにえさい)

皆神村每經過數十年就會舉行一次的祕祭,也稱陽祭,為了抑制從存在於皆神村地底下的虛所吹出的闇之力而舉行。以雙子巫女(御子)為祭品的儀式。儀式內容是讓雙子中的姊姊(或哥哥)親手絞殺妹妹(或弟弟)後,再將屍體丟進虛裡。在最後一次的祭典之前,由於雙子巫女中的姊姊黑澤八重逃離了村莊,祭主和村人們只好把留下來的妹妹-黑澤紗重當作祭品弔死,並把屍體丟入虛中。由於不是由身為姊姊的八重親手殺死她,導致了儀式失敗,進而發生了大償。以怨靈之姿現身的紗重和真璧清次郎,將村人全數虐殺,從那時開始,皆神村就成了『從地圖消失上的村落』。

陰祭(かげまつり)

在紅贅祭失敗後所進行的補償儀式,目的是為了暫時性地鎮壓住虛,以爭取再舉行下一次紅贅祭的時間。執行陰祭時,必須對活人進行身削儀式,將其千刀萬剮後作成名為『楔』的人柱,然後投入虛裡,才能暫時安撫虛的鳴動。為了進行儀式,皆神村會將拜訪村莊的客人(マレびと)用來做為祭品。據說祭品若是承受越多的痛苦,作為人柱的效果也會越強,

楔(くさび)

在舉行陰祭時所獻出的祭品。做為楔的條件,必須是使用村人以外的人。皆神村會將那段時間拜訪而來的客人監禁,並為了進行陰祭而切割其身體,進行『身削儀式』做成人柱。在客人之中,成為楔之前無法忍耐住這些痛苦並且死去的人,是無法成為楔的。

皆神村(みなかみむら)

以『從地圖上消失的村子』而聞名於週遭地區的村子,尊崇著雙子巫女。由於擁有被稱為「紅贅祭」的神秘祭典,還有拜訪村子的客人經常行蹤不明這兩件事,在當時被近鄰的人們所畏懼著。這個村子由於地底下埋藏著連接黃泉的「虛」,背負著將這個地方,從闇的恐怖之下拯救出來的被詛咒的宿命。澪與繭的母親知道這個村子的事情,所以經常要兩人注意別玩的太晚而到晚上才回來。這個村子的傳說,記載在由從村子裡逃出的民俗學者-宗方良藏的手記中,並流傳給後世知道。

虛(うつろ)

存在於皆神村地下深道最深處的地方的巨大洞穴,即是黃泉之路。由於是村子之中最為私密的場所,只有擔任祭主的黑澤家當主,還有協助舉行儀式的神官與忌人可以接近。對於虛這個神秘的場所,村中有著各式各樣的限制,虛的事情不可以說,虛不可以看,在所有的書中也都是禁止記載的。(註:所以不管是書或口語提到的時候,村人都以X來代替。)

大償(おおつぐない)

因為紅贅祭的失敗,使得虛的鳴動無法阻止,開始噴出大量的闇(恐怖),讓村子被困在永遠的黑暗之中的這件事,稱之為大償。由於虛中所噴發的闇的關係,讓村人們一個接一個地瘋狂而死,無法成佛,而在這永遠的黑暗中不停徬徨徘徊。虛每次的鳴動。都讓闇更加沸騰,數次之後噴發,逐漸覆蓋了整個皆神村,並徐徐的擴散到四周。

忌人(いみびと)

是指到虛之洞穴旁執行紅贅祭儀式的人們,忌人的眼睛是看不見的。皆神村中嚴格禁止窺視虛的內部,於是將擔任忌人的村民給縫上眼睛,讓他什麼都看不見,而可以在最靠近虛的地方執行儀式。若有人打破禁忌偷看虛的裡面,也會將其縫上眼睛,使他成為忌人的一份子。

紅蝶(紅い蝶(あかいちょう))

零~紅蝶中象徵性的存在。紅贅祭時姐姐(哥哥)絞殺妹妹(弟弟)脖子的時候,被殺死的妹妹(弟弟)的脖子上,會留下的類似蝴蝶形狀的紅色掌痕。皆神村的人,從以前開始就相信紅蝶乃是紅贅祭中,做為祭品的雙子巫女(御子)的魂魄經過變化之後的姿態。(註:絞殺=所謂的掐死 儀式的祭品=雙子中的妹妹或弟弟)

深道(ふかみち)

存在於皆神村地下,非常寬廣且巨大的洞窟,最深處是進行紅贅祭的場所--虛。黑澤家、立花家、桐生家被連結的地下道所聯繫著。再者,暮羽神社底下也擁有村子裡唯一的對外的深道通路。

朽木(くちき)

好幾個世代以前的某一位紅贅祭祭主,認為已死的鬼隻非常的可憐,為了鎮壓她們的靈魂,而在這裡製作了祠堂,傳說是這樣說的。但是實際上,從前曾經有雙子為了逃出村子,而使用了深埋在暮羽神社底下的深道,當時的祭主對這件事情非常的憤怒,於是建造了這個祠堂,以用來封閉村子裡對外相通的深道。朽木裡面,供奉著非常多的雙子地藏以及紅色的風車。

零~刺青之聲~專有名詞[編輯]

神隱
眠之巫女
鎮女

巫女的照顧者之少女。所謂「鎮」,就是以鎮著有瘴氣的地方。刻上刺青的巫女,從身受無數的針刺而疼痛的肌膚,不能再回到世俗的身體之痛苦,想必會心情紛亂吧。負責支持她身心的,是被稱為「鎮女」的少女巫女。鎮女通常由4人所構成,與巫女和刻女一樣,是自鄰近的村莊選出的少女。找出像她們這樣5歲至9歲左右的童女,且自迎巫女入宮那天起,需在她身邊照顧她,不允許再次出去外面的世界,可看出是擔任巫女的談話對象。另外儀式面的任務,是舉行稱為「咎打」的儀式,將代替承受痛的人形釘打於牆上,鎮住受到刺青之痛折磨的巫女。而這些少女們最終的任務,便註定要「穿刺巫女的四肢」。

此時的鎮女有冰雨、時雨、水面、雨音。年紀是冰雨>時雨>雨音>水面。 其實四鎮女很好分:冰雨是長髮、雨音有紮辮子、水面有髮夾,剩下一個就是時雨。而雨音只在任務裡攻擊主角。

刻女

二人一組的女性。製作紫魂之墨,刻劃刺青。刻女擔任的任務是製作紫魂之墨並為巫女刻上刺青,但為求她們徹底的完成這任務,而被強迫作肉體的犧牲。其一是為了了解刻於身體的痛,而在全身刺入無數的針。用來比擬以針刺入皮下,注入色素的過程等刻入刺青的行為。還有一個是為了讓巫女不被現世的煩惱所拘束,以身代之,挖去自己的眼睛。奪去光明的行為,是為了讓巫女喪失對俗世的想念,並也有為了在面臨刻印刺青,不會被看見的東西所迷惑,可以用更上一層的靈力刻劃紋樣。而因外力失去雙眼的她們,已經不可能再回去了。我想應該也有一旦進入久世之門的身體,就不可能再度回到俗世的戒訓意味。此外,刻女們被摘出眼球的眼窩,似乎於兩眼間交叉通過兩條麻繩,但關於此的正確理由現在已找不到。因為不單只是將眼睛堵塞,左右兩邊以繩子聯繫捆上的形貌,關閉的感覺,換句話說,可以想像成是將這個與俗世連繫的肉體,變成只連繫巫女一個人的世界的意義。

紫魂之儀(紫魂の儀)

以生血和死血的朱和藍混在一起作為紫魂之墨,這些紫魂の墨是用作刻柊用的。把柊移到巫女身上,當柊枯後紫魂之墨會就流到涯の流水去。

刺魂之儀(刺魂の儀)

用紫魂の墨在巫女身上刻上「柊」,而刻有柊的巫女就要背負著鎮守常夜海的使命。

咎打(咎打ち)

鎮女釘打紫魂之墨染過的人形,唱著子守唄祈禱。祈求著巫女的安心。

身切り

在砌祠內,巫女身上的柊映在蛇目之鏡裏,親手打破自己的對一切的思念。經過終之路,到奈落,巫女會在棘獄中永遠沉睡。

戒の儀:

以刺青木穿過巫女的身體。永遠的鎮守﹑在狹間永遠的睡眠。

破戒

巫女自夢中醒來,而令刺青刻入巫女之眼。在傳說中,鏡子有反彈的效果,而眼睛就有著鏡子般的效果。意指以刺青刻上的痛,返回納痛的人們的狀況。痛返回時,刺青擁有蛇所擁有的神之力,會向痛的本來持有者襲去,被認為是絕對的禁忌,為了防止這情形發生而用盡所有手段。

逆身剝

刺青的剝奪。一旦接受刺青,卻無法切斷對世俗的想念時,他們將會被剝下巫女存在的意義-刺青的真皮,將巫女「流放」,即是被殺的樣子。舉行對成為巫女卻無法切斷留戀的巫女之懲罰,稱為「逆身剝」的行為。被剝下來的皮膚,被收納於祠,為巫女鎮魂以及戒示下一位巫女。至於稱為"逆剝き"是因為平常剝皮是從屁股開始,而逆身剝是反過來,從頭頂開始。

久世宮
狹間之宮

為防止破戒擴張的建築物。萬一引起破戒時,為了防止它向外界擴張,採行將社全體以巨大的建築物覆蓋的方法,狹間之宮的名字意即將久世之宮非置於此世,而是留在那邊的世界。並不只有用物理性的與外界隔離,還使用人柱的呪術之手段,與招致破戒的巫女一起沉入黃泉。以狹間之宮完全覆蓋,此外再施以二重三重的包圍,與外界完全的被遮斷的久世家,變成擁有非常複雜構造的巨大屋子。

即"痛",是巫女所承受的東西。就是承受人們思念的痛,化為"柊"刻在巫女身上。

御神石お守り

深紅的固有機能,當受傷或是攻擊怨靈時可以恢復計量表,開啟時會產生力場放慢時間,有三個作用1.等裝備機能"報"(FF時機)2.增加"避"的發動機會(深紅的血量比較短要注意)3.爭取蓄滿兩圈(固有機能"重")的時間

祓瘴燈火(祓いの燈火)

十ノ刻之後(天倉螢打開社を封した中庭的門後),畫面被瘴氣所蒙蔽。這時需要祓瘴燈火來吹散瘴氣,燈火熄滅後被刺青巫女追殺。在瘴氣模式下的零華是一擊必殺,而其他怨靈的攻擊力變成兩倍、浮游靈拍攝困難。十之刻後必須清楚各祓瘴燈火位置(皆神村座敷牢、物置廊下、一階木像之間、社‧二階刻宮、三階書庫、二階階段廊下、二階階下を司見く座敷)及哪些地方即使在燈火熄滅的狀態下零華也不會出現。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