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去病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霍去病
官職 大司馬驃騎將軍(首任)
封爵 冠軍侯
出生 建元元年
(前140年)
西漢河東郡平陽縣
逝世 元狩六年
(前117年)
北京
諡號 景桓侯
墓葬 霍去病墓
陝西省興平縣東北約15公里處)
位在酒泉市的霍去病雕像

霍去病(前140年-前117年),河東郡平陽縣(今山西臨汾)人,衛子夫衛青的外甥,西漢漢武帝時代對抗匈奴的名將。

生平[編輯]

早期經歷[編輯]

霍去病之父霍仲孺是平陽縣的衙役,與平陽公主的奴婢衛少兒(為衛子夫衛青的姐姐)有染,霍仲孺在平陽公主家上廁所更衣時和衛子夫的姐姐衛少兒私通,生下了霍去病。霍去病是衛青的外甥。霍去病從小生長在奴婢群中,生活艱辛,但他十分好學,跟隨舅父習得騎馬、射箭、擊刺等各項武藝,樣樣精通。後來,衛青的姐姐衛子夫受到漢武帝寵愛並封為後,衛家才逐漸擺脫窮困,從此平步青雲。霍仲孺隨後與衛少兒分手,回鄉另外娶妻,生下嫡子霍光。後來,霍去病的姨母衛子夫被漢武帝看中入宮,數年後生皇長子劉據而被立為皇后,加上衛青征匈奴功勛卓著,衛氏家族從此平步青雲。因為漢武帝愛屋及烏,霍去病於16、17歲時出任負責保衛皇帝安全的侍中官,於18歲時隨衛青出征。

反擊匈奴[編輯]

西安茂陵霍去病墓

霍去病初次征戰,年方18,即率領800驍騎深入敵境數百里,把匈奴兵殺得四散逃竄,在這次戰鬥殺死了匈奴2,028人,並且俘虜單于叔父羅姑比,斬殺了單于的祖父若侯產。霍去病因此開始展露鋒芒,獲得授予驃姚校尉,又以「勇冠三軍」之意而受封予冠軍侯

元狩二年(前121年)春、夏,漢武帝任命霍去病為驃騎將軍,發動了兩次對匈奴的河西戰役,大勝而回。於春天的作戰中,霍去病率1萬驃騎,6天中轉戰西域5國,越過了焉支山1,000多里後重創匈奴,殲敵近9,000人,俘獲匈奴祭天金人。於夏天的戰役則成果更大,在與共同出擊,作為另外一支夾擊部隊的公孫敖失去聯繫的情況下,霍去病孤軍深入,到達祁連山,殺敵30,000餘,讓匈奴的實力受到一次極大的打擊。《西河舊事》載當時的匈奴人唱道:「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婦女無顏色」[1]。兩次河西戰役之後,漢朝完全控制了河西地區。後來他還出色地平息了匈奴降軍的騷亂,匈奴從此退到了漠北一帶。

元狩四年(前119年),漢武帝調集100,000騎兵,隨軍戰馬、步兵輜重無數,由衛青和霍去病各領50,000騎兵,東西兩路向漠北進軍。攜三征河西的銳氣,此次敢深入力戰的兵士都分配給霍去病,原本為了對抗大單于主力;但是衛青部自定襄出發,卻和單于本部相遇,霍去病則率軍東出代郡,行軍2,000里,大敗左賢王,殲敵70,443人,左賢王部幾乎全軍覆沒。霍去病先是捕獲了匈奴伊稚斜單于的近臣,誅殺了小王比車耆,隨後攻擊左大將,斬殺敵將,奪取對方的軍旗和戰鼓。緊接著,漢軍翻越離侯山,渡過弓閭河,捕獲匈奴屯頭王、韓王及將軍、相國、當戶、都尉等高級官員83人。在這次長途奔襲中,霍去病封狼居胥山(今外蒙古肯特山)以祭天,禪姑衍山(肯特山以北)以祭地,得瀚海(貝加爾湖)而班師。自此,匈奴遷到更偏遠的地方,長城內外一片和平景象,中原人民安居樂業。霍去病因此和舅舅衛青同時獲得加封大司馬,特令驃騎將軍秩祿大將軍同。

英年早逝[編輯]

元狩六年(前117年),霍去病因病去世,年僅23歲(虛歲)。武帝很悲傷,調遣邊境五郡的鐵甲軍,從長安茂陵排列成陣,給霍去病修的墳墓外形象祈連山的樣子,把勇武與擴地兩個原則加以合併,追諡為景桓侯。霍去病的墓至今仍然矗立在茂陵東北,墓前的馬踏匈奴的石像,象徵著他為國家立下的不朽功勛。

家族[編輯]

茂陵馬踏匈奴石雕

霍去病的姨母是漢武帝的皇后衛子夫,舅舅是名將衛青

霍去病長大後才知道霍仲孺是自己的父親。在他作為驃騎將軍北擊匈奴的途中,在經過河東時,特派官吏將自己的生父霍仲孺接來相見,為他購買了大量田宅、奴婢後才離去。到他班師回朝時,又順便將同父異母的弟弟霍光帶回長安。霍光後來得到武帝重用,成為託孤重臣,曾廢立皇帝,為漢宣帝麒麟閣十一功臣之首。


《史記.三王世家》記載,元狩六年(前117年)霍去病上疏請漢武帝立三子為諸侯王,因諸侯王須「就國」,即到封地居住,也就是請漢武帝儘快定了其他三個兒子名位離開長安,以維護衛太子劉據的地位。群臣庄青翟張湯公孫賀任安等紛紛聯名上書響應。同年四月漢武帝下詔封三子為王[2]

霍去病的兒子霍嬗在霍去病死後繼承了冠軍侯,在元封元年(前110年)夭折了,冠軍侯國除。霍去病另有庶子所生兩個孫子霍山霍雲在霍光死後繼續位居高官,前69年,因謀反被漢宣帝族滅。

 
 
 
 
 
 
 
 
 
 
 
 
 
 
 
 
 
 
衛媼
 
 
 
 
 
 
 
 
 
 
 
 
 
 
 
 
 
 
 
 
 
 
 
 
 
 
 
 
 
 
 
 
 
 
 
 
 
 
 
 
 
 
 
 
 
 
 
 
 
 
 
 
 
 
 
 
 
 
 
 
 
 
 
 
 
 
 
 
 
 
 
 
 
 
 
 
 
 
 
 
 
衛長君
 
公孫賀
 
衛孺
 
衛少兒
 
 
 
霍仲孺
 
衛子夫
 
長平烈侯
衛青
 
衛步
 
衛廣
 
 
 
 
 
 
 
 
 
 
 
 
 
 
 
 
 
 
 
 
 
 
 
 
 
 
 
 
 
 
 
 
 
 
 
 
 
 
 
 
 
 
 
 
 
 
 
 
 
 
 
 
 
 
 
 
 
 
 
 
 
 
 
 
 
 
 
 
 
 
 
 
 
 
 
 
 
 
 
公孫敬聲
 
 
 
 
 
冠軍景桓侯
霍去病
 
博陸宣成侯
霍光
 
長平侯
衛伉
 
陰安侯
衛不疑
 
發乾侯
衛登
 
 
 
 
 
 
 
 
 
 
 
 
 
 
 
 
 
 
 
 
 
 
 
 
 
 
 
 
 
 
 
 
 
 
 
 
 
 
 
 
 
 
 
 
 
 
 
 
 
 
 
 
 
 
 
 
 
 
 
 
 
 
 
 
 
 
 
 
 
 
冠軍哀侯
霍嬗
 
 
博陸侯
霍禹
 
霍成君
 
 
 
 
 
 
 
 
 
 
 
 
 
 
 
 
 
 
 
 
 
 
 
 
 
 
 
 
 
 
 
 
 
 
 
 
 
 
 
 
 
 
 
 
 
 
 
 
 
 
 
 
 
 
 
 
 
 
 
 
 
 
 
 
 
 
 
 
 
 
 
樂平侯
霍山
 
冠陽侯
霍雲
 
 
 
 
 
 
 
 
 
 
 
 
 
 
 
 
 
衛玄
 
 
 
 
 
 
 
 
 
 
 
 
 
 
 
 
 
 
 
 
 
 
 
 
 
 
 
 
 
 
 
 
 
 
 
 
 
 
 
 
 
 
 
 
 
 
 
 
 
 
 
 
 
 
 
 
 
 
 
 
 
 
 
 
 
 
 
 
 
 
 
 
 
 
 
 
 
 
 
 
 
關內侯
衛賞

評價[編輯]

霍去病的忠君愛國,從一件軼事中可以表露。相傳漢武帝看到霍去病討伐匈奴馳騁沙場,立了大功,為了犒賞霍去病,特地指派了工匠修建一寬敞華宅。竣工後,漢武帝讓霍去病先去過目、了解是否如意,但是霍去病卻向漢武帝上奏說:「匈奴未滅,何以家為!」愛國忘家,壯志凌雲,成了流傳千古的名言。

然而霍去病也有缺點,他少年新貴,有紈絝習氣,不愛惜士兵。史書上說漢武帝專門令宮中服務部門為他準備飲食,竟然有十多輛車之多。還軍時,「重車餘棄粱肉而士有飢色」。在塞外時,戰士缺乏糧食,霍去病卻在軍營中踢蹴鞠的遊戲。但是,將士們仍然願意為其效命,漠北大戰之後,因漢朝軍功封侯制度,許多衛青的部下都來投靠霍去病。

史記》記載,漠北戰後一年(元狩五年),因部下李敢擊傷他的舅舅衛青,霍去病在不久後的一次打獵中,將李敢射殺。李敢因其父李廣在元狩四年前119年出征匈奴漠北時,漢武帝爲了讓給衛青立大功的機會,密信不要讓李廣打先鋒,把精兵都撥給衛青,李廣被安排領兵到東路支援。但是李廣在沙漠中迷路,加上衛青也沒能夠成功合圍單于,導致戰機被延誤。後來,衛青使人查問李廣失期的原因,上報天子並幾乎將責任盡數推到李廣身上。李廣因為失期,將會受到軍事制裁,但他不願連累部下,於是自裁;李敢知道是衛青陷害李廣,動手擊傷了衛青。衛青出於對李廣的愧疚,對這件事情沒有追究,但是他的外甥霍去病卻不能夠原諒下屬冒犯舅舅,論公是以下犯上,論私是打傷親人,沒過多久霍去病在甘泉宮射獵時將其射殺。漢武帝事後用「李敢被鹿撞死」了結此事[3]

注釋[編輯]

  1. ^ 《史記索隱》引《西河舊事》
  2. ^ 《史記.三王世家》:「大司馬臣去病昧死再拜上疏皇帝陛下:陛下過聽,使臣去病待罪行間。宜專邊塞之思慮,暴骸中野無以報,乃敢惟他議以干用事者,誠見陛下憂勞天下,哀憐百姓以自忘,虧膳貶樂,損郎員。皇子賴天,能勝衣趨拜,至今無號位師傅官。陛下恭讓不恤,群臣私望,不敢越職而言。臣竊不勝犬馬心,昧死願陛下詔有司,因盛夏吉時定皇子位。唯陛下幸察。臣去病昧死再拜以聞皇帝陛下。」三月乙亥,御史臣光守尚書令奏未央宮…………制曰:「立皇子閎為齊王,旦為燕王,胥為廣陵王。」
  3. ^ 李敢以校尉從驃騎將軍擊胡左賢王……賜爵關內侯,食邑二百戶,代廣為郎中令。頃之,怨大將軍青之恨其父,乃擊傷大將軍,大將軍匿諱之。居無何(沒過多久),敢從上雍,至甘泉宮獵。驃騎將軍去病與青有親,射殺敢。去病時方貴幸,上諱雲鹿觸殺之。

參考資料[編輯]

相關條目[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