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夫曼的故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霍夫曼的故事(Les Contes d`Hoffmann)是法國作曲家雅克·奧芬巴赫的最後一部歌劇,取材於德國浪漫派作家霍夫曼(E.T.A.Hoffmann)的小說,法語腳本由巴比埃和卡雷共同完成。

作品背景[編輯]

1858年的地獄中的奧爾菲斯以及1864年的美麗的海倫這兩部輕歌劇使奧芬巴赫在當時的音樂界一躍成名,可榮譽的背後卻是因為積勞成疾而日趨衰敗的身體。創作精力充沛的奧芬巴赫晚年時對自己的成就並不滿意,他有著更高的志向,他不想再寫輕歌劇,而渴望寫出一部不朽的名作,《霍夫曼的故事》正是這一意志的產物。然而,在即將完成時作曲家突然病逝,後由另一法國作曲家吉羅(Ernest Guiraud,1837年-1892年)替他續完。

在這部作品中奧芬巴赫放棄了其駕輕就熟的輕歌劇風格,而以一種抒情的方式來表達歌劇內容上豐富的幻想色彩,整體旋律十分優美,其價值超越了一般的輕歌劇作品。第一幕中人偶奧林匹亞的花腔女高音唱段「小鳥之歌」巧妙的模仿機械玩具所發出的尖銳的聲音,發條轉動的聲音,以及發條松時跑調的聲音,充滿了趣味性,十分生動活潑。第三幕中的一首描述威尼斯美麗夜景的船歌"迷人之夜,愛情之夜"則非常優美抒情,是作曲家作品中流傳最廣的一支歌曲,常常作為獨唱歌曲音樂會上演出。

全劇共三幕五場,上演時,第二幕與第三幕的順序根據實際情況而定,序幕至尾聲中的女主角都由同一位女高音擔任,有時也把斯特拉這一角色刪除,而林道夫、克皮庫特劉斯、米拉克萊博士及魔法師達佩圖特也常由一位歌唱演員扮演。歌劇於1881年2月10日,在巴黎喜歌劇院首演。

劇情大綱[編輯]

地點:盧瑟(Luther)酒館

 人物:(按出场顺序)
 序幕:  霍夫曼(Hoffmann,男高音):詩人
 斯特拉(Stella,女高音):霍夫曼的情人,米勒尼茲歌劇院(Milanese)的歌手
 尼克勞斯(Nicklausse,次女高音/男中音):藝術女神缪斯(Muse),化身為霍夫曼的朋友
 林道夫(Lindorf,男中音):霍夫曼的情敵,參議員  
 斯特拉的僕人
 大學生們
 第一幕:
 斯帕朗扎尼(Spalanzani,男高音):發明家
 奧林匹亞(Olympia,女高音):機器娃娃
 第二幕:  
 克里斯佩爾(Crespel,男低音)
 安東尼雅(Antonia,女高音):克里斯佩爾的女兒,
 弗朗茲(Frantz,男高音):僕人
 米拉克萊博士(Dr. Miracle,男中音)象徵惡魔的誘惑
 第三幕: 
 古麗葉塔(Giulietta,女高音):交際花
 夏勒米爾(Schlemil,男中音):古麗葉塔的新情人
 達佩圖特(Dappertutto,男低音):魔法師


序幕:[編輯]

在冷清的盧瑟(Luther)酒館中,葡萄酒與啤酒的精靈獨自在歡唱,隔壁歌劇院正在演出唐璜(Don Giovanni)。估計更晚的時候會有客人到來,包括詩人霍夫曼(Hoffmann,男高音)和他的情人,米勒尼茲(Milanese)歌劇院的歌手斯特拉(Stella,女高音)。另一方面,藝術女神繆斯(Muse)想得到霍夫曼,她化身為霍夫曼的朋友尼克勞斯(Nicklausse,次女高音/男中音),一切都將在今晚決定。霍夫曼的情敵參議員林道夫(Lindorf,男中音)走進酒館,他買通了斯特拉的僕人,得到一封斯特拉寫給霍夫曼的信,裡面有一把她化妝間的鑰匙。林道夫相信自己能夠得到斯特拉的青睞,並決定由自己去赴斯特拉的約會。一群吵吵鬧鬧的大學生走進酒館,霍夫曼也跟自己的朋友尼克勞斯一同走進來,而林道夫遠遠的坐在一邊看著他們。學生們催霍夫曼喝酒唱歌,他唱起一首名叫克列扎可(Kleinzach)的奇怪侏儒的民謠,可是一旁的林道夫出言諷刺破壞了酒館中熱鬧的氣氛。尼克勞斯打斷了兩人之間緊張的僵持,學生們要求霍夫曼講講他與斯特拉的戀情,他則決定講述自己過去三次失戀的故事。

第一幕:[編輯]

發明家斯帕朗扎尼(Spalanzani,男高音)一邊等候著聚會的客人一邊欣賞自己的新發明,機械娃娃奧林匹亞(Olympia,女高音)。霍夫曼是第一個到達的客人,當時客廳的燈光昏暗,他看到有一名美麗的女子安靜的獨坐在轉角沙發椅中,那個瞬間愛情的火焰突然在他的心裡點燃。尼克勞斯溫和的指出奧林匹亞只是一個木偶,但霍夫曼根本不信。這時,瘋狂的科學家克皮庫特劉斯來了,他賣給霍夫曼一副有魔力的眼鏡,帶上這副眼鏡,霍夫曼眼中的奧林匹亞就更像人類了。斯帕朗扎尼跟克皮庫特劉斯爭論著奧林匹亞的所屬權,後者聲稱他擁有奧林匹亞的眼睛,最後克皮庫特劉斯同意以500個達克特(ducat,過去流通於歐洲各國的錢幣)的價錢將自己的權利賣給斯帕朗扎尼,並嘲笑著建議將奧林匹亞嫁給霍夫曼。不久,客人陸續到來,奧林匹亞的一曲詠嘆調將眾人迷惑,斯帕朗扎尼用豎琴為她伴奏,陷於愛情的霍夫曼一點也沒有聽出其中發條轉動的聲音。當所有人離開去晚餐的時候,霍夫曼留在客廳里,他向奧林匹亞表白自己內心中為她而激蕩的感情,在他的眼中奧林匹亞如一位可愛的羞澀的小姐。相信奧林匹亞同樣也愛他的霍夫曼輕輕的吻她的嘴唇,奧林匹亞機械的轉動著離開房間。同時,拿著一張拒付的支票,克皮庫特劉斯氣急敗壞的回來要找斯帕朗扎尼算賬,他躲在客廳里等候機會。晚餐結束,人們回到客廳里跳起了華爾茲,霍夫曼邀請奧林匹亞共舞,誰知奧林匹亞越跳越快無法停止,直到兩人一同狼狽的摔倒。克皮庫特劉斯跳出來將奧林匹亞拆成一個個零件,斯帕朗扎尼與他相互咒罵。摔破了眼鏡的霍夫曼驚訝的瞪著成為碎片的奧林匹亞,周圍的人們都嘲笑他愚蠢的愛上了木偶。

第二幕:[編輯]

克里斯佩爾(Crespel,男低音)為了阻止女兒安東尼婭(Antonia,女高音)與霍夫曼的戀情而帶她去慕尼黑。擁有美妙聲音的女孩坐在古鋼琴前面唱一首悲哀的情歌,克里斯佩爾求她停止,因為她的心臟脆弱,過於激烈的感情會危及她的生命。他嚴厲的囑咐僕人弗朗茲(Frantz,男高音),當他不在家的時候不要讓任何人進屋。但是耳背的弗朗茲在全神貫注的用那副粗俗的嗓音唱歌的時候無意間忽略了偷偷前來探病的霍夫曼和尼克勞斯。基於自己過去的經驗,離開前尼克勞斯勸朋友放棄世俗的情愛、獻身藝術,但霍夫曼並不願意,他向安東尼婭發誓永恆的愛情。雖然安東尼婭的父親禁止她唱歌,但她依然希望為霍夫曼歌唱。他們快樂的唱起了愛情之歌,發現安東尼婭快要昏倒時霍夫曼勸她停止。這時克里斯佩爾回來,霍夫曼趕緊藏起來。弗朗茲報告說米拉克萊博士(Dr. Miracle,男中音)到訪,因為妻子死時也是米拉克萊醫治的,所以對他的來訪克里斯佩爾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米拉克萊詢問安東尼婭的病況,並打聽她對於音樂的超常的熱情,他針對女孩不規則的脈搏開出了一些藥劑,然後請她唱一兩句歌來聽聽她的嗓音。意識到米拉克萊邪惡意圖的克里斯佩爾將他趕了出去。當安東尼婭回到自己的房間,霍夫曼求她再也不要唱歌,她不情願的答應了,安心的霍夫曼說自己明天會再來看她後離開。突然,米拉克萊出現,他向安東尼婭描述了一副名歌者所擁有的光輝景象。安東尼婭已故的母親也是一位名歌手,此刻她對著母親的肖像哭訴,願母親在天的靈魂保佑她免受誘惑。米拉克萊謊稱聽到肖像的回答,說女孩的母親要女孩去得到相稱的顯赫名譽。隨著米拉克萊的小提琴,安東尼婭唱的越來越興奮,直到崩潰。衝進房間的霍夫曼僅僅發現了女孩冰冷的屍體。

第三幕:[編輯]

在威尼斯大運河上的一座宮殿里,交際花古麗葉塔(Giulietta,女高音)與尼克勞斯一同唱著歡快的船歌。一邊的霍夫曼精神不佳。古麗葉塔的新情人夏勒米爾(Schlemil,男中音)嫉妒的承認她對霍夫曼的傾心。古麗葉塔邀請她的客人去遊戲室,但尼克勞斯退在後面警告霍夫曼要當心交際花所提出的要求。霍夫曼否認自己對古麗葉塔的興趣。聽到他們談話的魔法師達佩圖特(Dappertutto,男低音)用一顆巨大的鑽石誘惑古麗葉塔同意偷取霍夫曼的影子,已經得到夏勒米爾影子的古麗葉塔收下了鑽石。原本要離去的霍夫曼被古麗葉塔挽留下來,不久便受到她美色的吸引而愛上了她,在一曲激情的二重唱之後,她提出了達佩圖特的要求。這個時候夏勒米爾過來,他指責古麗葉塔的移情別戀,霍夫曼臉色蒼白,他無意間在一面鏡子里發現可怕的事情,他沒有了影子。當眾人離去,霍夫曼向夏勒米爾要求古麗葉塔房間的鑰匙,被拒絕後他與夏勒米爾決鬥,由於達佩圖特暗中相助,霍夫曼輕鬆的將夏勒米爾殺死。從情敵處得到鑰匙,霍夫曼衝進了古麗葉她的房間,卻發現裡面空無一人。當他走出古麗葉塔的宮殿,看見古麗葉塔與達佩圖特共坐於鳳尾船中遠去,意識到自己被騙的霍夫曼十分後悔,尼克勞斯將他扶走。

尾聲:[編輯]

霍夫曼講完了自己的故事,他只想喝酒並且忘記。尼克勞斯表示每個故事都顯示了女人的一部分面貌。這個時候演出結束的斯特拉走進酒館,她看見喝醉的詩人一副狼狽的模樣便嘲笑他,並準備與洋洋得意的林道夫一同離開。霍夫曼阻止他們,並唱出了一首新的詩篇《克列扎克》,倒在桌子上崩潰。最後,繆斯女神終於得到了霍夫曼。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