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炎武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顧炎武)
前往: 導覽搜尋
顧炎武
明末初思想家、學者
顧炎武
顧炎武畫像
兵部司務[1]
朝代 明、清
姓名 顧炎武
忠清、寧人[1]
亭林先生
位階 從九品
籍貫 南直隸蘇州府崑山縣
初名 [1]
乳名 藩漢[1]
別名 繼坤、圭年[1]
其他名號 蔣山傭[1]
出生 萬曆四十一年五月二十八日
1613年7月15日(1613-07-15)
逝世 康熙二十一年正月初九
1682年2月15日(68歲)
山西曲沃
出身
  • 崇禎十六年(1643年)夏以捐納成為國子監生
經歷
著作
  • 《日知錄》
  • 《軍制論》
  • 《形勢論》
  • 《田功論》
  • 《錢法論》
  • 音學五書
  • 《金石文字記》
  • 《天下郡國利病書》

顧炎武(1613年-1682年),原名忠清亡後,以慕文天祥學生王炎午為人,改名炎武,字寧人,亦自署蔣山傭。學者尊為亭林先生南直隸(清改江南省蘇州府崑山縣(今江蘇蘇州崑山)人,明末初著名的思想家、學者。知識淵博,與黃宗羲王夫之並稱「明末清初三大儒」或「明末清初三大思想家」。

生平[編輯]

顧炎武生於萬曆四十一年(1613年),原為顧同應之子,曾祖顧章志,顧氏為江東世族徐乾學徐秉義徐元文三人是顧炎武的外甥。顧炎武過繼給去世的堂伯顧同吉為嗣,寡母是王逑之女,十六歲未婚守節,「晝則紡織,夜觀書至二更乃息」,獨力撫養顧炎武成人,教以岳飛文天祥方孝孺忠義之節。十四歲取秀才,與歸莊友好,即入復社,「砥行立節,落落不苟於世,人以為狂」[2],二人個性特立耿介,時人號為「歸奇顧怪」[3],以「行己有恥」、「博學於文」為學問宗旨[4],屢試不中,「感四國之多虞,恥經生之寡術」[5],以為「八股之害,等於焚書;而敗壞人才,有盛於咸陽之郊」[6],故退而讀書,「歷覽二十一史、十三朝實錄、天下圖經、前輩文編說部,以至公移邸抄之類,有關民生之利害者隨錄之」[7]。崇禎十四年(1641年)二月,祖父顧紹芾病故。崇禎十六年(1643年)夏,以捐納成為國子監監生

清兵入關後,顧炎武暫居語濂經,由崑山縣令楊永言之薦,投入南明朝廷,任兵部司務,撰有《軍制論》、《形勢論》、《田功論》、《錢法論》。清軍攻陷南京後,又轉投王永祚義軍,又與歸莊聯合吳志葵魯之嶼軍隊,欲解崑山之圍,終至功敗垂成。顧炎武生母何氏遭清軍斷去右臂,嗣母王氏絕食而亡,遺命顧炎武終身不得事清[8]

安葬王氏後,顧炎武棄家遠遊,曾受隆武帝封授官職,領導義軍,屢經失敗。永曆九年(清順治十二年、1655年)因「怨家欲陷之」,薙髮變衣冠,更名為商人蔣山傭[9]。永曆九年(淸順治十二年、1655年)被惡僕陸恩誣陷,葉方恆將之繫獄[10],因友人路澤博相救,以「殺有罪奴」的罪名結案。後北上考察山川形勢,聯結反清人士,遍歷山東山西河南河北陝西等地,「往來曲折二三萬里,所覽書又得萬餘卷」[11],永曆十三年(清順治十六年、1659年),至山海關,憑弔古戰場,晚年,始定居陝西華陰。康熙七年(1668年),又因萊州黃培詩案入獄,得友人李因篤等營救出獄。康熙十年(1671年),游京師,住在外甥徐乾學家中,熊賜履設宴款待炎武,邀修《明史》,炎武拒絕說:「果有此舉,不為介之推逃,則為屈原之死矣!」[12]

崑山亭林公園顧炎武像

顧炎武后致力於學術研究,留心於經世致用之學。他「精力絕人,無他嗜好,自少至老,未嘗一日廢書」[13]。對所傳心性之學,深感不滿,主張「著書不如抄書」。晚年側重經學的考證,考訂古音,分古韻為10部,認為「讀九經自考文始,考文自知音始」[14]。著有《日知錄》、《音學五書》等。[15]。他是清代古韻學開山祖,成果纍纍;對切韻學也有貢獻,但不如他對古韻學貢獻多。

1678年,康熙博學鴻儒科,招致明朝遺民,顧炎武三度致書葉方藹,表示「耿耿此心,終始不變」,以死堅拒推薦,又說「七十老翁何所求?正欠一死!若必相逼,則以身殉之矣!」[16]。1679年清廷開明史館,顧炎武以「願以一死謝公,最下則逃之世外」回拒熊賜履。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正月初四在山西曲沃韓姓友人家,上馬時不慎失足,嘔吐不止,初九丑刻卒,享年七十。

學術[編輯]

顧炎武他反對宋明理學空談「心、理、性、命」,提倡「經世致用」的實際學問和對器物的研究,強調「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非器則道無所寓」,因而提出以「實學」代替「理學」的主張。顧炎武反對心性之說,認為信奉程朱理學「百餘年以來之為學者,往往言心言性,而茫乎不得其解也。」[17]他提倡「多學而識」,「博學於文」,「行己有恥」,「自一身以至於天下國家,皆學之事也」。其開一代之新風,提出「君子為學,以明道也,以救世也。徒以詩文而已,所謂雕蟲篆刻,亦何益哉?」顧炎武因此被認為是清代考據學的開山祖。清代中期許多學者以此發端,崇尚研究歷史典籍,對中國歷史從天文地理到金石銘文無一不反覆考證,被稱為「乾嘉學派」。顧炎武則由於其經史考證的嚴謹學風,被普遍認為是學派思想的主要奠基人。

顧炎武強調做學問必須先立人格:「禮義廉恥,是謂四維」,提倡「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18]梁啟超引述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19]

文風[編輯]

顧炎武文章講求經世致用,講究實用,不事藻飾,樸素自然,論理清楚。

著作[編輯]

  • 《日知錄》 三十二卷:
    • 一至七卷論經
    • 八至十二論政治
    • 十三卷論世界風氣
    • 十三四卷論禮制
    • 十六十七卷論科舉
    • 十八至二十一卷論藝術、文學
    • 二十二至二十四卷論名義
    • 二十五卷論古事真妄
    • 二十六卷論史法
    • 二十七卷論注書
    • 二十八卷論雜事
    • 二十九卷論兵事、外國
    • 三十卷論天象術數
    • 三十一卷論地理
    • 三十二卷論雜考
  • 《歷代帝王宅京記》二十卷
  • 《聖安本紀》
  • 左傳杜解補正》
  • 《明季三朝野史》
  • 南明野史》
  • 《官田始末考》
  • 建康古今記》
  • 山東考古錄》一卷
  • 《與施愚山書》
  • 昌平山水記》二卷
  • 二十一史年表》十卷
  • 北平古今記》十卷
  • 京東考古錄》一卷

顧亭林自認《日知錄》是生平得意之作:「平生之志與業皆在其中。」

  • 音韻學著作《音學五書》,三十八卷,前後三十年修改過五次:
    • 《古音表》三卷
    • 《易音》 三卷
    • 《詩本音》 十卷
    • 《唐韻正》二十卷
    • 《音論》 三卷
  • 《金石文字記》 六卷
  • 《天下郡國利病書》 一百卷
序曰:「歷覽二十一史,以及天下郡縣誌書,一代名公文集及章奏文冊之類,有得即錄,共成四十餘帙。」

故居[編輯]

顧炎武故居位於千燈古鎮之千燈浦西,蔣涇南岸。故居為顧炎武祖父顧濟創建,嘉靖年間為倭寇所毀,嘉靖帝於原地賜重建。顧炎武故居座西朝東,為五進大宅。正廳貽安堂為明代建築,雕樑畫棟。故居後園有顧亭林之墓和石馬。

評價[編輯]

  • 梁啟超:「論清學開山之祖,舍亭林沒有第二日人」[20]「亭林學術之最大特色,在於反對內向的主觀的學問,而提倡外向的客觀的學問」[21]
  • 錢穆稱其重實用而不尚空談,「能於政事諸端切實發揮其利弊,可謂內聖外王體用兼備之學」[22]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顧炎武年譜
  2. ^ 《亭林余集·吳同初行狀》
  3. ^ 阮葵生《茶餘客話》卷九:「與同邑歸庄齊名。鄉里有歸奇顧怪之目。」陳康祺《郎潛紀聞》卷八:「國初,崑山歸處士莊,與亭林齊名,時有歸奇顧怪之目。」江藩《漢學師承記·顧炎武》:「讀書一目十行,性耿介,絕不與人交,獨與晨庄歸庄善,同游復社,相傳有歸奇顧怪之目。」
  4. ^ 顧炎武在《與友人論學書》中說:「愚所謂『聖人之道』者如之何?曰博學於文,曰行已有恥。自一身以至於天下國家,皆學之事也;自子臣弟友以至出入往來辭受取與之間,皆有恥之事也。……士而不先言恥,則為無本之人;非好古而多聞,則為空虛之學。以無本之人而講空虛之學,吾見其日從事於聖人而去之彌遠也。」(《文集》三)
  5. ^ 《天下郡國利病書序》
  6. ^ 《日知錄》16
  7. ^ 全祖望:《鮚囗亭集·亭林先生神道表》
  8. ^ 顧炎武,〈先妣王碩人行狀〉:「七月乙卯,崑山陷,癸亥,常熟陷。吾母聞之,遂不食,絕粒者十有五日,至己卯晦而吾母卒。八月庚辰朔大斂,又明日而兵至矣。嗚呼痛哉!遺言曰:『我雖婦人,身受國恩,與國俱亡,義也。汝無為異國臣子,無負世世國恩,無忘先祖遺訓,則吾可以瞑於地下。』」,《亭林餘集》,收於《顧亭林詩文集》
  9. ^ 江藩,《漢學師承記》卷八,〈顧炎武〉條:「庚寅,有怨家欲陷之,偽作商賈,由嘉禾竄京口,遂之金陵,謁孝陵,變姓名為蔣山傭。」
  10. ^ 全祖望,《鮚埼亭集》,卷 12,〈亭林先生神道表〉,頁 229:「顧氏有三世僕曰陸恩,見先生日出遊,家中落,叛投里豪。丁酉,先生四謁孝陵歸,持之急,乃欲告先生通海。先生亟往禽之,數其罪,湛之水。僕婿復投里豪,以千金賄太守,求殺先生,不繫訟曹而繫之奴之家,危甚。」
  11. ^ 《亭林佚文輯補·書楊彝萬壽棋(為顧寧人征天下書籍啟)後
  12. ^ 《蔣山佣殘稿·記與孝感熊先生語》
  13. ^ 潘耒《日知錄序》
  14. ^ 《文集》四,《答李子德書》
  15. ^ 顧炎武著、方師鐸選註〈居庸關〉,載梁容若齊鐵恨、方師鐸、何容編《古今文選註》第十五期,台北國語日報社,1952年1月7日。
  16. ^ 《文集》三,《與葉庵書》
  17. ^ 顧炎武,明,《與友人論學書》
  18. ^ 顧炎武,明,《日知錄》卷十三
  19. ^ 梁啟超,民國,《梁啟超文集》卷三十三痛定罪言:「斯乃真顧亭林所謂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也。」
  20. ^ 梁啟超 《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 (梁啟超)》 第六章 《清代經學之建設》 《 飲冰室合集 》第 10 卷 專集75 53頁
  21. ^ 梁啟超 《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 (梁啟超)》 第六章 《清代經學之建設》 《飲冰室合集》 第 10 卷 專集75 56頁
  22. ^ 錢穆 《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顧亭林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


清初五大師
黃宗羲 · 顧炎武 · 方以智 · 王夫之 · 朱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