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飄》
Original 1936 cover of Gone with the Wind
作者 瑪格麗特·米契爾
出版地 美國
語言 英文
類型 歷史小說
出版者 Macmillan 出版商
出版日期 1936年6月30日
媒介 圖書
頁數 1037頁(首版)
1024頁(平裝版,華納出版社
ISBN ISBN 0-446-36538-6 (華納出版社)

》(Gone with the Wind)是一部出版於1936年的美國小說,作者為瑪格麗特·米契爾,在1937年獲得普利茲獎。這本小說是其作者在世時出版的唯一一部作品,也是美國史上最為暢銷的小說之一。

書名[編輯]

此書名取自恩斯特·道森的詩《sum qualís eram bonae sub regno Cynarae》第三段第一句 : "我忘卻的太多了,Cynara!隨風而去."(原文:I have forgot much, Cynara! gone with the wind).書名的也同樣在小說中出現:當思嘉麗為躲避北方軍對亞特蘭大的轟擊,逃回她家族的農場,塔拉.有一個瞬間,她想到:"塔拉還在嗎?抑或是它已經隨著席捲喬治亞州的風暴而去了呢?"(Was Tara still standing? Or was Tara also gone with the wind which had swept through Georgia?" )(原文第390頁)

故事劇情[編輯]

以下人物譯名以傅東華譯「郝思嘉」版為準

19世紀,美國南北戰爭即將爆發的前夕,南方塔拉莊園的千金小姐郝思嘉(Scarlett O'Hara)正與兩名愛慕者乘涼談笑,並從其口中得知衛希禮(Ashley Wilkes)和韓媚蘭(Melanie Hamilton)訂婚一事。個性嬌縱任性的思嘉一直暗戀著斯文又風度翩翩的衛希禮,並深信希禮也是愛她的,因此當思嘉得知希禮將跟韓媚蘭訂婚時大受打擊,但打擊之餘,倔強的思嘉卻認為自己不可能輸給外貌平平、打扮舉止樸素的媚蘭,並相信希禮是由於不知道自己愛著他才與媚蘭訂婚,因此暗中計畫在隔日希禮在十二橡樹燒烤會中宣布訂婚前,趕緊向希禮表白。

燒烤宴會當天,思嘉刻意勾引了許多男孩企圖讓希禮吃醋,同時,她遇見了一名從外地而來的神秘男子白瑞德(Rhett Butler)。思嘉從旁人口中聽說了這名白瑞德的壞名聲,並沒有把其放在眼裡。

當思嘉逮到機會和希禮獨處,思嘉立即向希禮表達愛意,但希禮卻表示媚蘭和他的性格較為相近,因此更為適合他,並拒絕了思嘉。思嘉惱羞成怒之際,生氣的責罵希禮不該哄騙、誤導她,使她相信他是愛她的,並打了希禮一個耳光。希禮離去後,憤怒的思嘉發現白瑞德躲在沙發椅後,並聽見了兩人的對話。又羞又怒的思嘉表示白瑞德「不是個上等人。」白瑞德則也語帶嘲弄的回答思嘉「亦非個上等女人。」

表白受挫的思嘉由於賭氣,草草接受了媚蘭弟弟韓查理的求婚,並負氣嫁給了查裡,為的是挽回表白遭拒的面子,佯裝並沒有把希禮之事放在眼裡。但沒想到婚後沒多久,入伍參加南北戰爭的查理便在軍中死去,思嘉在數個月內由單身女子變為寡婦。媚蘭一家為安慰喪夫的思嘉,邀思嘉到亞特蘭大的家中同住。在那兒,思嘉再次遇上了由於跑封鎖線運貨物而名聲由黑轉白的白瑞德,在一場賽珍會上,喪服在身的思嘉被瑞德邀請跳舞,舞會中,瑞德表示自己對思嘉的渴望,但思嘉斷然拒絕了他。 媚蘭將思嘉當作親姊妹看待,對於思嘉對希禮的愛及對自己的憤恨渾然不知。戰爭期間,倆人同住在一屋簷下生活。媚蘭卻於北軍攻陷亞特蘭大之際早產,思嘉在瑞德的幫助下,帶著媚蘭逃回了塔拉莊園,但塔拉已被洗劫一空,且母親已死去多時,父親也因此精神失常。 一肩扛起全家重擔的思嘉努力種植棉花,甚至槍殺了一名進入偷竊的北方軍人。當戰爭結束後,希禮終於返鄉。在戰爭摧殘及飢貧交迫下,思嘉再度表示自己對希禮的愛意,希禮也承認自己受思嘉吸引,但無法離開媚蘭。當思嘉得知自己必須替塔拉籌一筆鉅額的稅金,她扯下窗帘布做了套新衣裳,並鼓起勇氣去找被北軍羈押的白瑞德,並企圖欺瞞他自己過去的苦日子,並施美人計騙取瑞德的錢,但卻被瑞德識破,且被瑞德告知他的錢已被北軍扣押。回程途中,思嘉巧遇了妹妹的愛人甘富蘭,並發現其由於從商成功而致富,並將其誘拐作與自己結婚,付清了塔拉的稅金。 嫁給富蘭後的思嘉以能幹精明的頭腦經營了富蘭的一座鋸木廠,事業蒸蒸日上,但卻在一日駕馬車經過樹林時遭黑人襲擊。富蘭、希禮同3K黨一群人前往替思嘉報復,富蘭意外中槍身亡。

富蘭死後,思嘉再度成為寡婦,瑞德卻前來拜訪,並向思嘉求婚。思嘉在瑞德的百般遊說下答應了他的求婚。婚後,瑞德對思嘉百般寵愛,並允諾讓思嘉體驗婚姻的快樂。思嘉在物質上獲得了快樂,但心底卻依舊不忘希禮,使瑞德感到痛心。不久,思嘉替瑞德產下一女,取名白美藍,瑞德將心思轉移至愛女身上,對其呵護備至、百般嬌寵。

一日思嘉與希禮在鋸木廠,談及了戰爭前的年少回憶,感到不勝唏噓,倆人懷念之餘相互擁抱,卻被希禮的姊姊英蒂撞見。當晚瑞德酒醉後發狂,對思嘉吐露真心話,並表達其悲痛與失望,話畢,便在喝醉之際將思嘉強抱上樓。隔日,思嘉醒來後瑞德卻提出離婚,並帶著女兒美藍離開。 媚蘭不相信流言,堅持保護思嘉。同時,思嘉發現自己再次懷孕,當瑞德帶著美藍返家,倆人爭執間思嘉不慎跌落階梯小產。瑞德無比自責,倆人的爭執逐漸冷卻,當思嘉逐漸恢復健康,美藍卻因練習騎馬跳柵欄而不慎落馬身亡,瑞德與思嘉兩人彼此責怪,婚姻瀕臨絕裂。

此時媚蘭傳出難產消息,思嘉速速趕往媚蘭住處。媚蘭在臨死前,將希禮託付給思嘉照顧,並告訴思嘉瑞德相當愛她,要思嘉善待瑞德。思嘉這才意識到自己早就與媚蘭情同姊妹,且自己一直愛的人不是希禮,而是瑞德,但自己多年來卻都渾然不覺。返回家中的思嘉發現瑞德準備離開,急忙的想要挽留,但瑞德卻表示自己已心灰意冷不在愛思嘉,美藍的死也已奪去了他留下的意義,之後便揚長而去。思嘉一人站在那兒看著瑞德離去,心中心亂如麻,只知自己不能失去瑞德。忽然間,思嘉心中竄起一絲堅強,對心亂如麻的自己說道:「塔拉!我的家。我要回家,我一定要想辦法把他拉回來,無論如何,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人物[編輯]

角色 簡介 備註
思嘉麗·歐哈拉
(Scarlett O'Hara)
本書女主角。美麗堅強,果敢自私的美國南方少女,一直愛著衛希禮,最後發現自己愛的其實是白瑞德,但為時已晚。 又譯:斯佳麗,郝思嘉
瑞德·巴特勒
(Rhett Butler)
深愛著思嘉麗,曾公然宣稱自己是不結婚的男人,但愛上了思嘉麗並成為她的第三任丈夫。個性瀟洒,特立獨行,機警聰明,最後因被傷透了心而毅然決然地離開思嘉麗。 又譯:白瑞德
阿舍利·威凱茲
(Ashley Wilkes)
思嘉麗為之傾心,他坦承受到思嘉麗吸引,但認為表妹媚蘭才是最適合自己的人。在大戰結束後,仍無法忘卻過去老南方的美好日子。 又譯:衛希禮
梅蘭妮·哈密頓·威凱茲
(Melanie Hamilton Wilkes)
希禮之妻。溫柔,堅強,善良。思嘉麗的大姑子和朋友,希禮感情的競爭者(梅蘭妮並不知情)。從頭到尾都把思嘉當成親姐妹,最後因身體孱弱,難產去世。 又譯:韓媚蘭
葛萊德·歐哈拉
(Gerald O'Hara)
思嘉麗的父親,愛爾蘭人;塔拉莊園的主人,個性粗野狂放,最後墜馬身亡。 又譯:郝嘉樂
艾倫·歐哈拉
(Ellen O'Hara)
思嘉麗的母親。溫婉高尚,是塔拉莊園的重要支柱。最後染病身亡。 又譯:郝愛蘭
蘇倫·歐哈拉
(Suellen O'Hara)
思嘉麗的妹妹。 又譯:郝蘇倫
凱倫·歐哈拉
(Carreen O'Hara)
思嘉麗的妹妹。 又譯:郝愷琳
媽咪
(Mammy)
思嘉麗的保姆,和年長女伴;歐哈拉家的忠心的黑人女奴。 又譯:黑嬤嬤
查爾斯·哈密頓
(Charles Hamilton)
梅蘭妮的哥哥,思嘉麗的第一任丈夫,性格溫和羞怯,但有保衛南方的雄心。然而入伍不久即因病身亡。原為希禮妹妹哈尼的男朋友,且已確定要結婚。在電影版中,查爾斯是阿舍利妹妹茵迪亞蒂男朋友。 又譯:韓查理
弗蘭克·甘迺迪
(Frank Kennedy)
思嘉麗的第二任丈夫,原為思嘉麗妹妹蘇倫的男朋友,但一時被思嘉誘惑而胡裡胡塗地結了婚,最後為了替被黑人欺侮的思嘉出一口氣而被殺身亡。 又譯:甘福隆,甘弗朗
貝蒂·哈密頓 又被稱作貝蒂帕特姑媽,梅蘭妮與查爾斯的姑媽,在戰時思嘉麗住在她家裡,動不動就昏倒,個性膽小。 又譯:韓白蝶
百麗·沃靈
(Belle Watling)
高級妓女;富有,但被其它婦女唾棄;瑞德的朋友。 又譯:華貝兒
威爾·本特恩
(Will Benteen)
一位貧苦的,只有一條腿的南方聯盟士兵。在小說第三部流落到塔拉時身染肺炎,愛上了凱倫,但與蘇倫結婚。 又譯:班威爾
維德·漢普頓·哈密頓
(Wade Hampton Hamilton)
思嘉麗與查爾斯的兒子。 又譯:韓韋德
埃拉·洛麗娜·甘迺迪
(Ella Lorena Kennedy)
思嘉麗與弗蘭克的女兒。 又譯:甘愛雅
尤格妮·維克多拉·「波尼」·巴特勒
(Eugenie Victoria "Bonnie" Butler)
思嘉麗與巴特勒的女兒。深受寵愛,最後像外祖父一般墜馬身亡 又譯:白美藍

重要地點[編輯]

陶樂 —— 歐哈拉一家的家和種植園,郝思嘉為保住它而抗爭

十二橡樹 —— 威凱斯家的種植園;第一部中阿舍利的生日野餐聚會在此舉行

桃樹街 —— 亞特蘭大的一條主要街道;貝蒂派特姑媽居於此處;書中大部分情節在此發生;故事後半段郝思嘉和瑞德在此擁有一所大房子

小說中的種族歧視和歷史事實[編輯]

小說中的人物對黑人有明顯的種族歧視,即使按照1860年的觀點也是如此。僅舉兩例:

「黑人是多麼愚蠢啊!他們從來不會去想任何事情,除非你去命令他們。」思嘉從陷落的亞特蘭大回到塔拉後曾這樣想。

「他們竟然敢笑,這些黑猩猩!她真想把他們全都抓起來,用鞭子狠狠的抽,直到他們皮開肉綻鮮血淋漓。北方佬要給他們自由真是見鬼了!」思嘉麗在戰後看到自由黑人時這樣想。

書中重複著對美國蓄奴南方仙境般的描寫。奴隸制在這裡是一種相當仁慈的體制,鮮有體罰或責駡奴隸的事發生。奴隸們被很好的照顧,他們也都對現實很滿足。書中稱戰後的重建時期充斥著不負責任的黑人襲擊白人婦女,在立法機關之中舞弊的事件。但從現存的歷史證據來看事實卻恰恰相反。 但此觀點亦有疑慮,執政者通常不喜歡承認自己的錯誤,所以當時若的確發生這些事,沒有留下官方紀錄,也不為過。

政治[編輯]

批評家和歷史學家認為本書帶有強烈的美國南方聯邦政治信仰,且對美國蓄奴南方的文化進行了不切實際的美化。書中對1864年亞特蘭大陷落和戰爭創傷的生動描寫(部分在1939年的電影中被刪去),表明作者對該段歷史進行了相當的研究。但是,其研究的材料基本上僅限於美國南方作家和歷史學家的作品。米切爾對戰爭和創傷的透徹描述使本書於1937年5月3日獲得普利茲獎

書中的有一部分與早期的三K黨有關:戰後,郝思嘉遭到新解放黑人的襲擊,她的男性朋友們在夜間對黑人棚戶區進行了報復性襲擊。這次襲擊被以充滿同情的筆調寫成是必要且正義的,而試圖逮捕襲擊者的執法官被描繪成殘暴的北方佔領者。儘管在此事件的描寫中並未提到三K黨,但郝思嘉後來得知阿舍利·威凱斯和其他所有參與這次攻擊的人都是三K黨成員。米切爾應該是從她的歷史研究中瞭解到:在18世紀70年代末期,很多地方反黑人團練都最終加入了三K黨。書中曾提到郝思嘉很厭惡三K黨,並認為男人都該老老實實的呆在家裡(儘管這基本上都是出於她自私的考慮,好讓受驚的她多受到點關愛,且不再給可惡的北方佬更多的理由來加強有害她生意的軍事管制)。書中提到瑞德對三K黨並不感興趣,但他說過如果真的需要他會很好的融入這個社會的。但小說中從未說明瑞特是否認為必須走到這一步。當地的親北方政府隨後在瑞德和阿舍利的壓力下倒臺。

書裡敘述的莊園主生活水準較高,所以對待奴隸亦較為平衡,視奴隸為家中一份子;"湯姆叔叔的小屋"裡則是低等農民管理黑奴,2者之間自然有其差異存在,不能以偏概全,認為"飄"當中所敘述皆為虛假。 當時,南方跟北方對彼此的文化及生活習慣偏見亦相當大。在思嘉嫁給甘弗朗以後,有次彼得大叔為思嘉及北佬婦女趕車,北佬婦女們對彼得大叔發出相當不客氣的評語,稱之為"黑猴子"或"老寶貝"等語,顯見北方人對黑奴本身也存在相當大的誤解。書中亦描述林肯解放黑奴後,無相關配套安置措施,導致許多社會問題,若找不到政府相關紀錄是可能的,因為通常執政者不願承認自己的短處。

人物原形[編輯]

《飄》的很多部分與作者瑪格麗特·米切爾自己的生活有很多的相似點,這說明他的生活經歷為她的小說提供了一些原形。例如,米切爾對美國內戰時期的生活和困難的理解來自於年長親戚鄰居講述的戰時舊事。[1] 儘管瑪格麗特·米切爾說《飄》中的人物沒有現實原形,現代研究者還是發現米切爾的生活圈子裡的一些人和他認識或聽說過的人與小說中的人物有著相似性。瑞特·巴特勒被認為是以米切爾的第一任丈夫瑞德·阿普朔為原型構建的。米切爾與其於1922年結婚,並在發現他是走私販後離婚。(另:喬治亞州愛得威爾(Adairsville)的Sir Godfrey Barnsley也被認為是瑞特的原形。在名為「林地」和隨後的巴斯裡園種植園待過後,米切爾可能得到了有關真壞人的靈感。)

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的母親瑪莎·布勞茨·羅斯福可能至少是郝思嘉的部分原型。羅斯福的傳記作者戴衛德·麥酷洛夫發現:米切爾在做《亞特蘭大報》記者時曾採訪過87歲高齡的艾維林·金·威廉士。艾維林是瑪莎的密友,在瑪莎結婚時是她的伴娘。在這次採訪中,瑪莎的美麗、優雅和睿智,被長篇累牘的描述。瑪莎與郝思嘉有著驚人的相似。

參考文獻[編輯]

  1. ^ Arehart-Treichel, J., 2005.: "Novel That Brought Fame, Riches Had a Surprising Birth", Psychiatric News, 40(4):20

外部連接[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