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可·波羅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定向自馬可勃羅
跳轉到: 導覽搜尋
馬可·波羅
Marco Polo portrait.jpg
馬可·波羅的肖像[1]
出生 約公元1254年
大概在威尼斯共和國威尼斯
逝世 1324年1月8日或9日
威尼斯共和國威尼斯
墓地 聖洛倫佐教堂英語San Lorenzo, Venice
45°15′41″N 12°12′15″E / 45.2613°N 12.2043°E / 45.2613; 12.2043
職業 商人,探險家
知名於 馬可·波羅遊記
父母 母親:Nicole Anna Defuseh
父親:Niccolò Polo
配偶 Donata Badoer
子女 Fantina, Bellela and Moretta
馬可·波羅

馬可·波羅Marco Polo,又譯馬可·孛羅馬哥·波羅馬哥孛羅,1254年9月15日-1324年1月8日)是義大利威尼斯商人旅行家探險家。於元朝時,隨他的父親和叔叔通過絲綢之路來到中國,擔任元朝官員。回到威尼斯後,馬可·波羅在一次威尼斯熱那亞之間的海戰中被俘,在監獄里口述其旅行經歷,由魯斯蒂謙寫出《馬可·波羅遊記》。他的遊記使得眾多的歐洲人得以了解中亞和中國。

背景[編輯]

1246年貴由致英諾森四世的信

1241年,蒙古人入侵匈牙利,劫掠波蘭,繼而轉向奧地利歐洲一片恐慌。教宗英諾森四世派遣柏郎嘉賓教宗勅令前往蒙古帝國,以說服蒙古統治者皈依基督教並停止對基督徒的殺戮。柏郎嘉賓在哈拉和林見到大汗貴由,向其進諫,貴由於1246年用波斯語回信要求教宗和其他歐洲君主向蒙古臣服。這封信至今還保存在梵蒂岡[2]1247年柏郎嘉賓返回歐洲。

1248年貴由死後,其堂弟蒙哥繼位。1252年法王路易九世第七次十字軍東征失敗之後,派遣方濟各會修士羅伯魯魯不魯乞(魯布魯克))出使蒙古,1254年1月3日羅伯魯到達和林晉見蒙哥[3]。1255年返回歐洲。

1252年蒙哥派其弟旭烈兀西征。1258年,西征軍攻陷巴格達,滅阿拔斯王朝。1259年旭烈兀征敘利亞,1260年攻克大馬士革,但是因旭烈兀因蒙哥死亡而返回蒙古,留下的小部隊於1260年9月在巴勒斯坦境內阿音札魯特戰役遭遇埃及穆斯林兵團阻擊。至此蒙古西征到此為止。除巴勒斯坦小亞細亞地區以外,西亞、中亞、以及中國北部,均已處於蒙古人控制之下。

1259年蒙哥在征南宋時陣亡,次年其弟阿里不哥哈拉和林被選立為大蒙古國大汗,而忽必烈則在中原開平在精兵擁立下自立為大汗。阿里不哥與忽必烈為爭奪汗位發動戰爭,直到1264年阿里不哥兵敗投降,忽必烈定為一尊,遷都大都(今北京)。

早年[編輯]

馬可·波羅具體的出生日期和地點並不是很清楚,當前的說法都只是推測。一個為大多數歷史學家接受的可能的出生地是威尼斯。[4]有些傳記作家認為馬可·波羅出生在科爾丘拉島(現屬克羅埃西亞),[5][6]但沒有證據支持。使用最多的馬可·波羅的出生時間是「大約公元1254年」[Note 1]他的父親尼科洛是與中東貿易的商人,非常富有和擁有崇高威望。[7][8]他的父親尼科洛和叔叔馬費奧英語Niccolò and Maffeo Polo在其出生前就已經出發去做生意了。[8]馬可·波羅的母親很早就去世了,他是被一個姑媽和叔叔帶大的。[8]馬可·波羅受過很好地教育,學習了許多商業科目(如外國貨幣,估價,管理貨船)[8],但是對拉丁語所知不多。[7]

第一次遠航[編輯]

他的父親尼科洛和叔叔馬費奧都是有名的遠東貿易商人,同時也是天主教徒。他們兩人於1255年出發向東,開始時並非想去中國。但是一路戰事紛發,在1264年碰到元朝派往西方的使者,決定到中國。1266年,兄弟兩人到達元大都),見到元世祖忽必烈。忽必烈寫了一封信給教宗,托波羅兄弟帶回羅馬,請教宗派人到中國,告訴中國人關於歐洲人的生活方式。

第二次遠航[編輯]

兄弟兩人回到義大利,此時第八次十字軍東征剛剛結束,第九次東征正在籌劃中。他們拿到教宗格里高利十世給忽必烈的回信,於1271年動身返回中國。這一次Niccolò帶了他的兒子馬可。他們從威尼斯乘船到黑海南岸登陸,然後從陸路輾轉於1275年抵達元上都開平),隨後又抵達大都北京)。馬可的聰明一直非常討忽必烈喜歡,封他許多官,也派他到各地為元朝皇帝的使者。馬可·波羅去過中國很多地方和見到許多比歐洲先進的文化成就。

在馬可波羅動身回歐洲之前,方濟各會神父孟高維諾受羅馬教宗尼古拉四世派遣,於1291年經海路抵達中國泉州

1292年,馬可·波羅和父親叔叔受忽必烈委託,從泉州出發經海路護送蒙古公主闊闊真伊兒汗國成婚。忽必烈答應他們,在完成使命後,可以轉路回國。1295年波羅一家人回到歐洲。

《馬可·波羅遊記》[編輯]

《馬可·波羅遊記》插圖:馬可·波羅和忽必烈汗在大都的王廷

波羅一家人回到歐洲後,定居威尼斯。當地人很喜歡來聽他們講訴在中國的經歷,但是大多並不相信他們說的奇人怪事。

1298年馬可·波羅參加威尼斯熱那亞之間的海戰。戰敗被俘,在監獄裡花了幾個月講他在中國的經歷給同獄的同伴聽。魯斯蒂謙寫出的書是普羅旺斯語,出版之後很快翻譯到其他歐洲語言。由於馬可·波羅在給獄友描述自己在中國等地的見聞時,老是說「百萬這個,百萬那個」,故他被人稱作「百萬先生」,而這本遊記也因此被稱作Il Milione(百萬)。在中國、日本等地則被稱為《馬可·波羅遊記》、《東方見聞錄》等。原書現已遺失,幾個翻譯的版本並不太一樣。這本書非常流行,在當時沒有印刷術的歐洲是很難得的。

曾否到訪中國?[編輯]

杭州西湖邊的馬可·波羅塑像。馬可·波羅在其遊記中稱杭州是「世界上最美麗華貴之天城」

馬可·波羅是否到過中國,一直惹來重大爭議。大多現代歷史學家相信馬可·波羅確實到了中國,因為他描述了遠東生活的很多細節,如紙幣大運河蒙古軍、煤炭、白酒、石棉、,皇家郵政系統的結構。他提到中國對日本古稱,是日本在西方文學裡第一次出現;他描述的大都附近的一座橋也較像盧溝橋清朝末年,英國一個探險考古隊受「馬可波羅遊記」的影響,到新疆去查證遊記上提到的塔克拉瑪干沙漠某處曾有的一些村落。時隔多年,村落已被沙漠黃沙掩埋,然而探險隊員在遊記上說明的地點大概位置向下發掘,果真掘出屋頂和帳篷器具、衣料、日常用具等物品,證實馬可波羅的記載論述沒有錯誤。[來源請求]

但是也有學者認為是馬可·波羅只在中東黑海遇上多名波斯商人,從其口中聽說中國、日本和蒙古帝國等地的故事,實際上從未到過距離黑海數千公里之遙的遠東多國。大英圖書館的中國文獻部門主管弗朗西絲·伍德曾在1995年出版《馬可波羅到過中國嗎?英語Did Marco Polo go to China?》,指出馬可·波羅在遊記中從未提及過纏腳筷子萬里長城等中國事物[9],中國官方文獻亦無馬可·波羅家族與中國有直接聯繫的紀錄,其家族財產中甚至沒有任何來自中國的物件,因此推測他根本未到過中國。[10]

2011年8月,義大利那不勒斯大學彼得雷拉(Daniele Petrella)教授提出新證據,指出馬可·波羅的遊記有多個不合理的地方。例如對1274年及1281年忽必烈兩度進攻日本的描述,多次出現了自相矛盾及錯誤,並且混淆了兩次進攻的細節:馬可·波羅稱,第一次進攻的艦隊離開朝鮮半島後,在抵達日本海岸前受到颱風吹襲,但是實際上艦隊是在第二次進攻時遇上颱風的。彼得雷拉質疑馬可·波羅若親身目擊事件,不可能混淆相隔七年的兩件事。彼得雷拉亦指出馬可·波羅對蒙古艦隊的描述,與考古團隊在日本發現的船艦殘骸不符:馬可·波羅稱蒙古人使用五桅帆船,但是實際上船艦隻有三桅帆船襄陽獻炮是明顯有違史實的捏造,他自稱獻拋石機幫助攻打襄陽,獻炮的是波斯的亦思瑪因阿老瓦丁,元史和其他資料都有他們的傳記引以為證。此外馬可·波羅多次以波斯語描述地名和物件名稱,而非使用當地所使用的語言:例如他指蒙古人用稱為「chunam」的瀝青令船身防水,但「chunam」其實是波斯語的「瀝青」,漢語和蒙古語中並無此詞。[10]

德國圖賓根大學的漢學教授傅漢思(Hans Ulrich Vogel)在其著作《馬可·波羅到過中國:貨幣、食鹽、稅收方面的新證據》一書中說明:馬可·波羅傳記中很多對中國的描述是獨一無二並且十分準確的,足以證明其真實性。例如對他為何從未提及長城的質疑,中西方歷史學界早有共識,認為元朝以前的古長城那時已經完全殘破而不再受人關注,而現今舉世聞名的明長城自然尚未出現[11]。又如對現存的中國文獻中為何找不到關於馬可·波羅記載的質疑,傅漢思認為是對中國古代文獻性質與密度的嚴重誤判,因為即使是同一時期羅馬教宗本篤十二世派往中國的特使團,也從未出現在中國歷史文獻中。傅漢思認為,馬可·波羅對當時中國的貨幣食鹽生產與稅收體制的大量詳細描述,這在當時的歐洲、阿拉伯或波斯文獻中根本找不到類似的準確而詳盡的描述,說明這些獨家描述確實來自於他本人的經歷。[12][13]

是否懂漢語[編輯]

馬可·波羅在其「遊記」中說,他在中國時懂得四種語言,包括它們的字母和寫法,但沒有明說是哪四種語言,因此,引起後人的揣測。近代法國人頗節(G. Pauthier)認為,馬可·波羅懂得的是漢文回鶻文八思巴蒙古文和用阿拉伯字母書寫的波斯文。但是,著名的《馬可·波羅遊記》注釋家英國人玉耳(H. Yule)、法國人戈耳迭(H. Cordier),卻對馬可·波羅懂漢語一說持否定態度。他們認為馬可·波羅懂得的四種語言,應是蒙古語波斯語阿拉伯語突厥語維吾爾語),而沒有漢語。

影響紀念[編輯]

雖然馬可·波羅家人並非第一個到中國的歐洲人(如教宗特使柏郎嘉賓在1246年到達蒙古帝國首都哈拉和林),但是因為其遊記而著名,其遊記也是當時歐洲人最詳細的亞洲旅行記錄。

他的經歷激發了哥倫布[14]和其他不少旅行家。有很多的文學作品都是基於他的遊記。馬可·波羅還影響了歐洲的地圖製作,導致了弗拉·毛羅地圖的出現。

華人傳說馬可·波羅從中國帶到歐洲很多東西,如冰淇淋披薩義大利麵起司火鍋[15]眼鏡口琴[16]風箏[17]惡魔棍。但是現在於文獻與考古上已發現證據證明歐洲在之前時就皆已有。

紀念[編輯]

威尼斯的機場現命名馬可·波羅國際機場

英國衛星廣播公司(British Satellite Broadcasting)在1989年發射兩個衛星,馬可波羅一號和二號,用來傳送五個電視台的信號。雖然衛星功率完全正常,但電視台後來生意垮台,衛星被賣了之後改名。

相關影視作品[編輯]

他的生平,曾在1979年被日本製成動畫「動畫紀行 馬可波羅的冒險」《アニメーション紀行 マルコ・ポーロの冒険》,香港無線電視台亦有播放,名為《馬可孛羅》,故事內容主要以馬可波羅17歲到42歲為主線,並以動畫和紀錄片綜合播出的形式呈現,此外其故事旁白會口述馬可波羅到過哪個景點的傳奇的一生。

1982年,美國與義大利曾經合作的一部電視劇《馬可波羅》,日本譯作《マルコ・ポーロ シルクロードの冒険(馬可波羅 絲綢之路的冒險)》

美國國家地理雜誌專屬攝影師麥可.山下 (Michael Yamashita), 也透過馬可波羅的經歷, 出版了<<馬可波羅>>攝影集, 和製作了三輯電視節目.

參見[編輯]

注釋[編輯]

  1. ^ Many sources state this date; Britannica 2002,第571頁 states, "born in or around 1254. (This date, like nearly all the others concerning major events in his life, is conjectural.)"

參考資料[編輯]

  1. ^ 該圖的確切的來源不清楚,但這幅肖像最早見於羅馬的Gallery of Monsignor Badia的16世紀油畫。題詞為:Marcus Polus venetus totius orbis et Indie peregrator primus
  2. ^ David Wilkinson, Studying the History of Intercivilizational Dialogues [1]
  3. ^ 閻宗臨《元代西歐宗教與政治之使節》《中西交通史》 83頁
  4. ^ Bergreen 2007,第25頁
  5. ^ Burgan 2002, p. 7
  6. ^ Brook 2010, p. 24
  7. ^ 7.0 7.1 Britannica 2002,第571頁
  8. ^ 8.0 8.1 8.2 8.3 Parker 2004,第648–649頁
  9. ^ Frances Wood, Did Marco Polo Go to China? (London: Secker & Warburg; Boulder, Colorado: Westview, 1995).
  10. ^ 10.0 10.1 考古隊舉證 稱馬可勃羅沒赴華. 新浪網(轉載自《明報》). 2011-08-10 [2013-09-27]. 
  11. ^ Haw, Stephen G., Marco Polo's China: a Venetian in the realm of Khubilai Khan, Volume 3 of Routledge studies in the early history of Asia, Psychology Press. 2006:  52–57, ISBN 0-415-34850-1 
  12. ^ 德國漢學家最新研究說明:馬可-波羅的確來過中國. 中國經濟網. 2012-04-18 [2013-09-27]. 
  13. ^ Marco Polo was not a swindler – he really did go to China. University of Tübingen (Alpha Galileo). 16 April 2012 [2013-09-27]. 
  14. ^ Landström 1967,第27頁
  15. ^ 比薩餅、冰激凌:馬可·波羅帶回西方的中國美食圖. 新華網(轉自《市場報》). 2007-09-12 [2013-09-27]. 
  16. ^ 馬可波羅帶來口琴?
  17. ^ 風箏最初多用于軍事 曹雪芹亦是風箏發燒友. 鳳凰網. 2009-11-18 [2013-09-27]. 

參考書目[編輯]

  • 陸國俊等編:《中西文化交流先驅——馬可.波羅》(北京:商務印書館,1995)。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