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道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馮道(882年-954年),字可道,號長樂老瀛州景城(今河北泊頭市交河鎮)人。生於僖宗中和二年(882年),卒於後周顯德元年(954年)。五代時期政治家、大規模官刻儒家經籍的創始人。曾經侍奉五朝、八姓(八個家族)、十三帝,「累朝不離將相、三公、三師之位」,前後為官四十多年,堪稱中國官場史上的不倒翁

生平[編輯]

馮道生處於中國歷史上一個極為混亂的時代:五代十國。當時中國北方的政權不斷更替,南方則分裂成幾個小國。馮道原本在地方藩鎮李存勗的手下做事,後來李存勗滅後梁,建立後唐(923年),即任命馮道為戶部侍郎,充翰林學士。李存勗死後,李嗣源繼位(926年),是為後唐明宗,拜馮道為端明殿學士,後又升遷為中書侍郎、刑部尚書平章事,也就是相當於宰相的職位。

後唐明宗過世之後,兒子李從厚繼位(933年)。四個月後,李嗣源的義子李從珂起兵篡位。雖然說在紛亂的五代中,兵變造反早非奇事,但馮道卻在這次事件上,扮演了一個違反中國忠君思想的角色。當他知道李從珂造反,皇帝逃往石敬瑭的軍中,他第一個反應不是前去護駕皇帝,而是帶著文武百官迎接新的皇帝,於是李從珂得以順利登基,是為後唐末帝(934年)。

有違所料,李從珂並沒有重用馮道,而且免去了他的宰相之位,讓他到大荔去當節度使,後來又召他回朝,給他當了一個沒有實權的司空。不久後,石敬瑭藉助契丹的力量起兵造反,奪取了帝位,建立後晉(936年),馮道又恢復了宰相的官職,並且受命出使契丹,以表兩國友好。

相對於中原的紛亂,契丹顯得兵強馬壯,而後晉得以建國,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得到契丹的幫助。後晉必須依附在契丹之下才得以存活,因此馮道的出使成了一個向契丹示好的關鍵。在他從契丹回來之後,石敬瑭便把樞密使廢掉,併入中書省,於是軍政大權都集於馮道一人身上。

後晉的命運,就像五代中的任何一朝一樣都是短暫的。不久之後(946年),契丹國主耶律德光率大軍南下,滅了後晉。馮道憑著他圓滑的處事態度,在和耶律德光會面之後,又當上了的太師。

遼在中原的統治並沒有維持太久,由於地區人民的反抗,使得遼於不久後即撤兵北還。趁此契機,昔日石敬瑭的部下劉知遠奪權稱帝,建立了後漢(947年),而為了拉攏前朝遺老,劉知遠封馮道為太師。就像五代常見的模式一樣,劉知遠的手下郭威後來起兵篡位,建立了後周(951年),同樣也封馮道為中書令。954年,馮道以七十三歲高齡過世,後周世宗為其輟朝三日以示哀悼,追封瀛王,文懿。

著作[編輯]

晚年的馮道寫了一篇《長樂老自敘》,屬於回憶錄性質,文中將他歷代當過的官職一一列舉並引以為榮,而其在自敘中自稱「長樂老」一事,不論在生前後世都引起過爭議。不過也有說法認為,這個自稱僅是取自於他的出身地長樂郡(今河北省冀縣)。他的另一著作《榮枯鑑》,曾國藩對之的評論是「道盡小人之秘技,人生之榮枯」的一部官場秘笈,並稱此書「使小人汗顏,君子驚悚,實乃二千年不二之異書也。」

但《榮枯鑒》可能是一部託名馮道的當代偽書。在宋朝以來的各種藝文志及書目中,都不見有此書;2005年吉林攝影出版社出版此書之前,也未見此書出版,或在其他著作中提及。若此書為當代新發現,學術界必當有所反應,然而事實上並非如此。其實,包括《榮枯鑒》在內的「天下無謀」書系中的各種謀略之書,都存在此問題。因此,此書可能是當代人託名馮道的偽作;曾國藩的評語,亦不見於其文集,當也是後人附會。

後世評價[編輯]

批評[編輯]

許多著名的歷史學家,依封建時代的忠君觀念,對馮道在多個王朝出侍要職的作為非常不齒,如歐陽修在《新五代史》中就認為馮道「不知廉恥為何物」;司馬光在《資治通鑑》則說他「乃奸臣之尤」。可以說在歷史上每逢提起馮道,往往都只有負面的評價。然而除了事君不忠這點飽受批評外,馮道在事親、濟民、主政、提攜賢良上的表現,卻又能符合傳統中君子、聖賢的行為標準,這使他既在五代有著「當世之士無賢愚,皆仰道為元老,而喜為之偁譽」的聲望。

辯護[編輯]

歷史學家對馮道有了不同的評價,不少人開始為馮道辯護,如近代史學家樊樹志便道:「在一種時局變動甚大的時代,出現馮道式的大臣,並非咄咄怪事。」,他認為在五代這種政權變動頻繁的時代,皇帝對臣下的意態往往都沒有多大印象,故出現像馮道這種因事四代十一君而自命為「長樂老」的人,實乃時代的產物。何況以此批評馮道不知廉恥,主要都是從忠君愛國的觀念去看,而從務實的角度來看,馮道的累受重用對五代政局與官僚體制的穩定反而起著正面作用。馮道在契丹任職時,曾力勸契丹官兵不要殺害漢人百姓。另外,他還主持國子監九經》的刻板印刷工程,歷時22年的改朝換代間也未曾間斷,是中國歷史上首度大規模以官方財力印刷套書。

關於「忠」的概念[編輯]

對馮道作出正面評價還在於他對中原百姓的愛護與救助,這裡就涉及到人們對於「忠」這個概念的不同理解。新近有一位作者藍知客對於「忠」字的概念提出了拷問:何為忠?是忠於統治者個人?還是忠於這片土地、忠於這裡的人民?罵馮道的人,都是站在皇帝的角度上,皇帝凌駕於法規之外,所有規則只用在別人身上,他們可以為了皇位爭得死去活來,做大臣的卻要在一棵樹上弔死,否則就是不忠不孝。他們所謂的忠,只是對皇帝這個特權階級的忠,全然不管臣民的死活,這未免是一種奴才思想,而馮道忠的對象是民,他甘願背負罵名為老百姓做了很多實事,這才是真正對得起天地良心的忠義。

參見[編輯]

參考書目[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