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以軍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駱以軍

駱以軍(1967年3月29日),生於臺北市,祖籍安徽省無為縣臺灣專業作家

生平、寫作風格與評論[編輯]

私立中國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學士,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研究所碩士(現稱臺北藝術大學)。駱以軍的作品包括小說、詩、散文及文學評論,曾獲多項重要華文文學奬,且作品多次獲選《中國時報》與《聯合報》年度十大好書,2007年並參與愛荷華寫作計畫。

大學時從森林系轉系至中文系文藝創作組,適逢小說家張大春羅智成楊澤翁文嫻等人於該系任教,駱以軍得以受到這群優秀的臺灣文學創作者的啟蒙,開始創作,並參加該系文學創作社團「世紀末」。[1]尤其受到以後現代主義魔幻寫實主義後設小說技法出名的張大春影響最為深切,他在大學二年級曾選修張大春的「現代小說」課程,並曾表示:「在課程中,我學到了不是小說技巧的討論,而是小說本質的東西」[2]

大體說來,駱以軍擅長以大量壓得令人喘息不過來,卻入木三分的文字造句,進而堆砌整個段落。因為師承張大春,1993年出版的首部小說《紅字團》被視為帶著張大春的腔調而寫成[3]。但是自第二本作品《我們自夜闇的酒館離開》開始,則與張大春漸行漸遠,開始塑造出自己的文風,他克服張大春的自覺是「……當時我覺得我要擺脫『張大春』,我要抓我自己書寫的節奏,我反而大膽地把詩的部分滲透進小說。」[4]該部小說中的〈降生十二星座〉一般被視為他個人的代表作,甚至是世紀末臺灣中文小說的經典之一[5]。該篇作品藉由電動玩具、西洋星座、酒吧遊魂等故事時間主軸,以蒙太奇式手法拚貼交錯而成。一般小說裡所謂的時間與意義,經過他巧妙的肢裂分解,竟能再度對比甚至組合起來。

在寫作上克服張大春後,被他取而代之的習藝對象應是朱天心。不過駱以軍在寫作敘事時直接了當地夾雜著荒淫和猥褻、戲謔和自嘲,則是朱天心不能也不願企及的。[6]他曾談過自己的小說創作觀:「……於是我感興趣的,或者是局部的探索——某種懸置、焦慮的情緒處理;或者是嘗試將時間座標拆卸後失序漂浮的人心;或是一些模糊遙遠的傳言——我喜歡從這些開始,譬如時間可由迴廊或是壓扁成字元單元的敘述來處理,這些應被允許是『未完成』或『仍在摸索』吧。我並沒有很清楚地意會或選擇了『後現代』的敘事策略,而只是在這種『局部』的冒險中去體會我們這一代確確實實『被造成』的歷史失重感、蒙太奇式的身世切割、獨白式的聲音氾濫了替代的敘事主體[7]。」

時間空間向量在駱以軍的小說中交會揉合,各種生活經驗、八卦新聞、電視節目、電玩遊戲、傳聞耳語、回憶夢境、書信閱讀等材料交織出他的創作。就像俄羅斯娃娃一樣,一個故事衍生另一個故事

軼事[編輯]

  • 駱以軍自稱來自月亮天蠍、以及紫微命盤中他生來屬於的「八宮人」,他說:「八宮人掌管死亡、慾望和暴力,所以我天生受這股驅使,比如讀到大江健三郎描寫那種被惡的傷害,或是納博可夫極致的變態,總是非常悸動[9]。」

著作[編輯]

小說[編輯]

短篇小說集[編輯]

  • 《紅字團》(聯合文學,1993年,ISBN 9575225813
  • 《我們自夜闇的酒館離開》(皇冠,1993年,ISBN 9573310260
  • 《妻夢狗》(遠流,1998年,ISBN 9578286058
  • 《我們》(印刻,2004年,ISBN 9867420233
  • 《降生十二星座》(印刻,2005年,ISBN 9867420322)(實為新版之《我們自夜闇的酒館離開》,二書除序文外,內容相同)

長篇小說[編輯]

童話[編輯]

[編輯]

  • 《駱以軍詩集 - 棄的故事》(駱以軍自費出版,1995年)
  • 《棄的故事》(印刻,2013年,ISBN 9789865933487)。

劇本[編輯]

  • 《傾斜》(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研究所畢業製作劇本,1995年)

散文[編輯]

編著[編輯]

相關評論[編輯]

以下依發表或出版時間為順序:

  • 游喚,〈一首問題詩的問題詮釋〉,《台灣文學觀察雜誌》,第1期,1990年6月。
  • 姚一葦,〈試解讀〈手槍王〉〉,《手槍王─第十三、十四屆時報文學得獎作品集》,臺北:時報,1991年10月。
  • 朱天心,〈讀駱以軍小說有感〉,《我們自夜闇的酒館離開》,臺北:皇冠,1993年11月。
  • 吳潛誠,〈炫燿的「後現代」表演者〉,《中國時報》,1994年1月20日。
  • 楊照,〈年老卻蒼老的聲音─評駱以軍的小說集《我們自夜闇的酒館離開》〉,《民眾日報》,1994年1月29日。
  • 林燿德,〈空間剪貼簿─漫遊晚近台灣都市小說的建築空間〉,《當代台灣都市文學論》,臺北:時報,1995年11月。
  • 向陽,〈「臺北的」與「臺灣的」-初論臺灣現代文學的「城鄉差距」〉,《當代臺灣都市文學論─以世紀末視角透視文學書寫中的都市現象》,臺北:時報,1995年11月。
  • 翁文嫻,〈在時間中傾斜的甬道─訪駱以軍〉,《創作的契機》,臺北:唐山,1995年9月。
  • 羅葉,〈兀自少年的銀樺─駱以軍詩集《棄的故事》讀後〉,《現代詩》,第29期,1997年6月。
  • 陳光興〈流離海外知識份子的歷史軌跡-霍爾訪談之一〉,《當代》,第122期,1997年10月。
  • 馬森,〈駱以軍—時間之屋〉,《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會訊》季刊,第7期,1998年1月15日。
  • 羅時瑋,〈流離的憂鬱-臺北的鄉愁經驗〉,《建築》,1998年6月。
  • 王德威,〈徵逐夢境間─《妻夢狗》〉,《中國時報》,1998年7月30日。
  • 黃錦樹,〈小說與故事的隔壁關係─評《第三個舞者》〉,《中央日報》,1999年9月20日。
  • 鍾文音,〈無根的家族樹〉,《中國時報》,2000年12月7日。
  • 張殿,〈以記憶應答父親〉,《聯合報》,2000年12月14日。
  • 廖炳惠,〈來自懵懂的記憶角落〉,《中央日報》,2001年1月3日。
  • 焦桐,〈深情的家族拼圖—駱以軍《月球姓氏》〉,《中央日報》,2001年4月9日。
  • 江世芳,〈駱以軍文寄邱妙津,小說新作「遣悲懷」七問世〉,《中國時報》,2001年6月20日。
  • 吳叡人,〈薛西弗斯的鄉愁〉,《聯合文學》,第202期,2001年8月。
  • 柯品文,〈那些夾雜在小說書寫中的生命議題─評駱以軍《月球姓氏》〉,《書評》第53期,2001年8月。
  • 翁文嫻,〈論臺灣新一代詩人的變形模式〉,《中山人文學報》,第13期,2001年10月。
  • 王德威,〈鴕鳥離開手槍王〉,《眾聲喧嘩以後—點評當代中文小說》,臺北:麥田,2001年10月。
  • 王德威,〈我華麗的淫猥與悲傷─駱以軍的死亡敘事〉,《遣悲懷》,臺北:麥田,2001年11月。
  • 陳國偉,〈世界秩序的汰換與重置──駱以軍小說中的華麗知識系譜〉,《第五屆青年文學會議》,《文訊》,2001年11月。
  • 趙彥寧,〈戴著草帽到處旅行-試論中國流亡、女性主體、與記憶間的建構關係〉,《戴著草帽到處旅行-性/別、權力、國家》,臺北:巨流,2001年11月。
  • 李奭學,〈神聖與褻瀆〉,《聯合報》,2001年12月17日。
  • 黃錦樹,〈死者的房間--讀駱以軍《遣悲懷》〉,《聯合文學》,2002年1月。
  • 廖炳惠,〈預知死亡,話別災難〉,《中央日報》,2002年1月7日。
  • 王俊三,〈遺體小說的嘗試〉,《中國時報》,2002年1月27日。
  • 劉亮雅,〈九○年代女性創傷記憶小說中的重新記憶政治─以陳燁《泥河〉、李昂《迷園》與朱天心〈古都〉為例〉,《中外文學》,第31期,2002年11月。
  • 張瑞芬,〈彷彿在君父的城邦─郝譽翔《逆旅》、駱以軍《月球姓氏》、朱天心《漫遊者》〉,《未竟的探訪:瞭望文學新版圖》,臺北:麥田,2002年12月。
  • 楊佳嫻,〈這是一個弄錯地圖的故事─談駱以軍〈中正紀念堂〉的空間記憶與歷史隱喻〉,第六屆青年文學會議論文,2002年11月;後收入《文訊》第206期,2002年12月。
  • 黃錦樹,〈隔壁房間的裂縫─論駱以軍的抒情轉折〉,《謊言或真理的技藝》,臺北:麥田,2003年1月。
  • 張梅芳,〈註定要放浪形骸底/白色軀幹──評駱以軍詩集「棄的故事」〉,《臺灣詩學詩刊》,第1期,2003年5月。
  • 楊佳嫻,〈在歷史的裂隙中─駱以軍《月球姓氏》的記憶書寫〉,《中外文學》第32卷,第1期,2003年6月。
  • 范銘如,〈靈光閃爍的迷魅─遠方〉,《中國時報》,2003年7月27日。
  • 王德威,〈父親的病〉,《聯合報》,2003年8月6日。
  • 王德威,〈魂兮歸來〉,《現代中國小說十講》,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3年10月。
  • 王安憶,〈紀實與虛構─讀駱以軍《遠方》〉,《印刻》,第3期,2003年11月。
  • 徐宗潔,〈我們是那樣被設定了身世─論駱以軍《月球姓氏》與郝譽翔《逆旅》中的姓名、身世與認同〉,第七屆青年文學會議論文集,2003年11月。
  • 王德威,〈老去空餘渡海心〉,《最後的黃埔—老兵與離散的故事》,臺北:麥田,2004年2月。
  • 張耀仁,〈叫我癡漢/惡漢!小論駱以軍現象〉,《聯合報》,2004年4月16日。
  • 言叔夏,〈我的哭牆與我的罪─訪 / 評駱以軍〉,《幼獅文藝》,第605期,2004年5月。
  • 張耀仁,〈趕赴一場「文人街頭」的盛會〉,《聯合文學》,第237期,2004年7月。
  • 胡衍南,〈論「外省第二代」作家的父親(家族)書寫〉,《清華中文學林》,第1期,2005年4月。
  • 楊佳嫻,〈離/返鄉旅行:以李渝、朱天文、朱天心和駱以軍描寫臺北的小說為例〉,《中外文學》,第398期,2005年7月。
  • 莊宜文,〈曝光的底片-讀駱以軍《我們》〉,《文訊》,第238期,2005年8月。
  • 楊凱麟,〈駱以軍的第四人稱單數書寫(2)-時間製圖學〉,《清華學報》,第35卷2期,2005年12月。
  • 楊凱麟,〈駱以軍的第四人稱單數書寫(1)-空間考古學〉,《中外文學》,第405期,2006年2月。
  • 周家睿,〈周家睿vs駱以軍〉,《壹週刊》,第246期,2006年2月。
  • 劉亮雅,〈文化翻譯:後現代、後殖民與解嚴以來的台灣文學〉,《中外文學》,第406期,2006年3月。
  • 羅嘉薇、馮復華、陳義芝羅智成、駱以軍-美夢與惡夢邂逅〉,《聯合報》,2006年12月5日。
  • 祈立峰,〈作一哥,實難為—讀駱以軍《我未來次子關於我的回憶》〉,《臺灣文學評論》,第7期,2007年1月。
  • 張耀仁,〈惦記著那些在他們身世裡的自己—訪駱以軍〉,《明道文藝》,2007年9月。
  • 蔡逸君,〈搜尋駱以軍的幾個關鍵字〉,《經驗匱乏者筆記》,臺北:印刻,2008年9月。
  • 林欣誼,〈駱以軍魔性操練之登峰造極 47萬字《西夏旅館》上場〉,《中時電子報》,2008年10月5日。
  • 廖炳惠,〈全球離散之下的亞美文學研究〉,《海洋文化學刊》,第5期,2008年12月。
  • 蔡昀臻,〈如果在冬夜,一個說故事的人-專訪駱以軍〉,《印刻文學生活誌》,第73期,2009年9月。
  • 周廷威,〈駱以軍小說研究〉,《國立臺南大學國語文學系碩士論文》,2011年4月。

得獎紀錄[編輯]

年度 作品 獎項 主辦單位 名次
1988年 〈紅字團〉 臺灣省巡迴文藝營創作獎 聯合文學 小說獎
1989年 〈蟑螂〉 全國學生文學獎 明道文藝 佳作
1990年 〈底片〉 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 聯合文學 推薦獎
1991年 〈手槍王〉 時報文學獎 中國時報 甄選獎
1993年 《紅字團》 《讀書人》年度十大好書 聯合報
1993年 〈降生十二星座〉 八十二年短篇小說選 爾雅出版社陳義芝
1998年 〈哀歌〉 八十七年短篇小說選 爾雅出版社邵僩
1999年 《第三個舞者》 《開卷》年度十大好書 中國時報
2000年 〈醫院〉
《月球姓氏》
九歌年度小說獎
年度十大好書
九歌出版社
聯合報《讀書人》、中國時報《開卷》、中央日報明日報
2000年 五個與時差有關的故事 第三屆臺北文學獎 臺北市文化局 臺北文學年金
2002年 中國文藝協會文藝獎章 中國文藝協會
2010年 《西夏旅館》 第三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 香港浸會大學文學院 首獎[11]

外部連結[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見《降生十二星座》新版自序,頁7。
  2. ^ 參考博客來書籍館-遇見作家駱以軍
  3. ^ 見黃錦樹〈棄的故事:隔壁房間的裂縫-論駱以軍〉。
  4. ^ 見翁文嫻〈在時間中傾斜的甬道—訪駱以軍〉。
  5. ^ 引用黃錦樹之語,見〈棄的故事:隔壁房間的裂縫-論駱以軍〉。
  6. ^ 見王德威〈我華麗的淫猥與悲傷-駱以軍的死亡敘事〉。
  7. ^ 語出陳義芝編《八十二年短篇小說選》,頁261。
  8. ^ 語出駱以軍《降生十二星座》新版自序(頁7),以及他在中國文化大學中文系任教時課堂上的自述。
  9. ^ 參看駱以軍魔性操練之登峰造極,47萬字《西夏旅館》上場
  10. ^ 參考今日新聞網:反核被警約談、查稅
  11. ^ 鳳凰網-駱以軍獲香港紅樓夢文學大獎
  12. ^ 潘弘輝是駱以軍就讀中國文化大學中文系時的同學,兩人的交情很深厚,駱以軍的小說人物「炮輝」就是以他為藍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