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六甲海峽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馬六甲海峽,巽他海峽附近主要的地形和路線圖

馬六甲海峽又譯做麻六甲海峽英語Strait of Malacca馬來語Selat Melaka)是位於馬來半島蘇門答臘島之間的海峽

馬六甲海峽呈東南西北走向。它的西北端通印度洋安達曼海,東南端連接南中國海海峽全長約1080公里,西北部最寬達370公里,東南部最窄處只有2.8公里,[1]是連接溝通太平洋印度洋國際水道。

馬六甲海峽因沿岸有馬來西亞一古城馬六甲而得名。海峽現由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3國共管。海峽處於赤道無風帶,全年風平浪靜的日子很多。海峽底質平坦,多為泥沙質,水流平緩。

馬六甲海峽的重要性[編輯]

馬六甲海峽無論在經濟軍事上而言,都是很重要的國際水道。重要性可與蘇伊士運河巴拿馬運河相比。

十字路口[編輯]

通過馬六甲海峽的貨船

馬六甲海峽位於馬來半島與蘇門答臘島之間,東南-西北走向。馬六甲海峽地處太平洋、印度洋的交界處,是溝通太平洋與印度洋的咽喉要道。也是亞洲與大洋州的十字路口。

馬六甲海峽在經濟上的重要性[編輯]

馬六甲海峽是印度洋與太平洋之間的重要通道,連接了世界上人口甚多的三個大國:中國印度印尼。另外也是西亞石油東亞的重要通道,經濟大國日本常稱馬六甲海峽是其「生命線」。

每年約有5萬艘船隻通過馬六甲海峽,隨著中國的經濟崛起,據估算這數字在20年後將增加一倍。佔了世界的海上貿易的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份額。世界四分之一的運油船經過馬六甲海峽。例如:在2003年,一天估算有一千一百萬桶石油(約170萬m³)經過馬六甲海峽。[1]

馬六甲海峽的問題[編輯]

海峽通路狹小問題[編輯]

雖然有805公里長,馬六甲海峽南部出口,一條在新加坡南部水域的水道(英文:Phillips Channel),只有2.8公里寬。是整個馬六甲海峽的瓶頸,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意義。

海盜猖獗[編輯]

由於馬六甲海峽是繁忙水道,且海峽有很多寬度狹小處。19世紀時,馬六甲海峽就是一個海盜猖獗的海峽。海盜盜劫來往的商船。

21世紀海盜也並未消失,且日益猖獗。這是由於馬六甲海峽貨船增多,而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三國海軍的實力有限,馬六甲海峽又是三國交界,國際間合作有些問題。

現代在馬六甲海峽發生的海盜事件,從1994年的25宗增加到2000年的220宗。而在2003年則發生了150宗,佔世界海盜事件的三分之一。

為了對抗海盜,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三國海軍於2004年7月開始已經增加了巡邏次數,要全年全天候巡邏馬六甲海峽。

恐怖主義的威脅[編輯]

由於馬六甲海峽寬度最窄處的新加坡海峽,只有2.8公里,而其深度只有25米。很多專家擔心若恐怖份子將一些船在這些地區弄沉,將會對世界經濟造成巨大損失。

印尼造成的煙霧[編輯]

由於印尼常發生森林大火,有些印尼人又有燒森林進行火耕的傳統,結果馬六甲海峽常出現煙霧。影響了航行安全。有時候可見度只剩下200米。

水深漸淺,會發生擱淺事故[編輯]

馬六甲海峽海底平坦,多為泥沙質,而且水流平緩,容易淤積泥沙,所以水下有數量不少的淺灘沙洲。巨大的郵輪擱淺事故時有發生。有學者預計,由於兩岸泥沙迅速淤填,在一千年後,馬來半島蘇門答臘島可能相接,馬六甲海峽將會消失。

世界各國的馬六甲海峽戰略[編輯]

沿岸國家[編輯]

馬六甲海峽的沿岸國家,即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三國。其中印馬兩國一直反對外部力量介入馬六甲海峽,認為這將是對其主權的侵犯。

一直以來,沿海三國對處理馬六甲海峽事務遵循三原則

  1. 沿岸國家對附屬海域擁有主權和維護安全的義務
  2. 承認相關大國在該區域有利益
  3. 一切行動必須尊重國家主權和依據國際法。

沿海三國於1971年11月簽訂了關於馬六甲海峽的公約,反對海峽『國際化』,宣佈三國共管海峽事務。

專家認為,沿海三國會有選擇性的接受各大國的幫助,但只是提供裝備、後援、訓練之類的低度、間接幫助,只能間接地提供幫助來加強對海峽的巡邏能力,從而有效地控制和減少海盜以及恐怖襲擊事件的發生,而不是讓大國直接介入馬六甲海峽事務。

中華人民共和國[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85%的石油依靠水路運送。多需要經過馬六甲海峽。

2006年4月20日馬來西亞交通部長陳廣才在受星報(英文:The Star)中說,由於馬六甲海峽頻發生的海盜活動,增加了人們對該海峽受到恐怖主義攻擊危險的擔憂。在陳廣才近期造訪北京時,馬六甲海峽保安是主要談論課題之一。

中國提出為加強馬六甲海峽的保安提供幫助。協助的形式將是交換訊息,以及派送專家來訓練馬來西亞海事人員。馬來西亞政府已經同意了中國提議的一份兩國海事合作諒解備忘錄。中國政府將在同年4月尾,派一組專家到大馬,商談備忘錄細節。

美國[編輯]

由於馬六甲海峽的地位重要,2005年6月,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在新加坡出席第四屆亞洲安全會議期間,提及沿岸國海軍力量難以應付海盜和恐怖襲擊,並稱美國願意與沿海國家組成聯合巡邏隊,確保馬六甲海峽安全,但是遭到馬來西亞印尼的拒絕。[2]

參考文獻[編輯]

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