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崗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高崗
高崇德
GaoGang.jpg
高崗
任期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
1949年9月-1954年8月
任期
1952年11月-1954年2月
繼任 李富春
任期
1949年4月-1953年1月
個人資料
碩卿
出生 1905年10月25日(1905-10-25)
 大清帝國陝西省米脂縣武鎮鄉高家溝(今屬橫山)
逝世 1954年8月17日(48歲)
 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
政黨  中國共產黨
配偶 楊芝芳
李立群
母校 榆林中學
職業 政治家
信仰 社會主義
共產主義

高崗(1905年10月25日-1954年8月17日)原名高崇德碩卿中國陝西米脂縣武鎮(今屬橫山縣)人,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已故高級領導人之一。

高崗早年在西北地區進行革命活動,後任陝甘邊紅軍臨時總指揮部政治委員、紅二十六軍政治委員、紅十五軍團政治部主任等職務,是陝北紅軍的代表人物之一。抗日戰爭時期,任陝甘寧邊區保安司令、中共西北中央局書記、陝甘寧晉綏聯防軍代政委等職務。第二次國共內戰時期,任中共中央東北局副書記、書記、東北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等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東北人民政府主席,集東北黨政軍大權於一身,號稱「東北王」。1953年,奉調進京出任國家計劃委員會主席,後與饒漱石密謀取代劉少奇周恩來而遭批判,自殺身亡。1955年,被開除黨籍。

生平[編輯]

早期革命生涯[編輯]

高崗出身農家,小時候在米脂縣龍鎮小學讀書,後考入橫山縣立第一高等小學堂學習。1925年參與組織橫山一高的學潮,此時結識劉志丹[1]。同年,進入榆林中學學習。高崗由史巍然介紹於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並於次年進入馮玉祥國民軍西北中山軍事學校學習[2]

1927年至1931年,在國軍西北地方部隊中秘密開展兵運工作,發動武裝起義。1932年任陝甘工農紅軍游擊隊隊委書記,後因游擊隊戰鬥失利,高崗被派到陝西省委工作。1933年7月28日,因中共叛徒告密,陝西省委在西安福盛樓飯館開會時遭破壞,省委書記袁岳棟等被捕,只有高崗和賈拓夫僥倖逃脫。

1933年8月,高崗任陝甘邊紅軍臨時總指揮部政治委員;11月後,任紅二十六軍第四十二師政治委員。1934年1月初,高崗在正寧南邑堡戰鬥後因調戲婦女違紀,被撤銷師政委職務,下派到第二路陝甘邊工農游擊隊,任總指揮部政委。1934年4月,二路游擊隊配合第四十二師取得西華池戰鬥的勝利,次月高崗復任第四十二師政治委員。1935年7月的閻家窪子會議上,高崗被郭洪濤批為「梢山主義」,被免去第四十二師政治委員的職務。

1935年2月,高崗任西北革命軍事委員會前敵指揮部政治委員。9月紅二十五軍與紅二十六軍、紅二十七軍會師成立紅十五軍團後,任軍團政治部主任,參與勞山戰役,在戰鬥進入到最後階段時,高崗赤膊上陣[3]。後與劉志丹習仲勛等在肅反中被逮捕,中央紅軍到達陝北後,高崗被釋放。1936年1月,高崗被派到內蒙古三邊地區,6月至10月任中共蒙古工作委員會負責人。10月任中共陝甘省委少數民族工作委員會副書記,12月任書記。

抗日戰爭與第二次國共內戰時期[編輯]

全面抗日戰爭爆發後,高崗留守陝北,出任陝甘寧邊區保安司令員、中共陝甘寧邊區黨委少數民族工作委員會書記。1937年11月,任八路軍騎兵司令[4]。1938年5月,任中共陝甘寧邊區委書記。1939年1月起,任陝甘寧邊區參議會參議長、議長。1939 年 6 月,高崗擔任了八 路軍留守兵團的政委。1940年9月,任中共陝甘寧邊區中央局書記。

1946年,中共中央東北局擴大會議。左起:林彪、高崗、陳雲張聞天呂正操

1941年5月,高崗任中共西北中央局書記[5],兼任西北局統戰部部長、民族學院院長,負責西北地區黨務,並具體負責陝甘寧邊區政府和民眾大生產運動。1943年,高崗兼任陝甘寧晉綏聯防軍副政治委員、代政治委員。1945年6月,高崗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

1945年10月下旬,高崗和張聞天等一起乘坐美國調停小組的飛機從延安飛往東北。11月任北滿軍區司令,在次年4月兼任哈爾濱前線野戰司令,組織攻取哈爾濱[6]。1946年6月任中共中央東北局副書記、東北民主聯軍副政委,主持東北局的後方工作[7][8],領導東北土地改革事務。1947年,高崗曾去赤峰,指導冀察熱遼分局的土地改革工作。程子華在回憶錄中指高崗在熱河土改中推行極左路線[9]。在同年的全國土地工作會議後,高崗認為劉少奇片面聽取彭真的敘述,有偏袒彭真的傾向,開始對劉少奇有所不滿[註 1]

1948年底遼瀋戰役結束後,林彪羅榮桓率領大軍入關,高崗留在東北,先後擔任中共中央東北局第一書記、東北人民政府主席、東北軍區司令兼政委等職務,是當時六個大區唯一一個身兼黨政軍四大要職的領導人,是名符其實的「東北王」。1949年7-8月,高崗與劉少奇王稼祥密訪莫斯科[11]

1949年9月,高崗出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當選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並出席開國大典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編輯]

1949年9月21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高崗代表全中國解放區講話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高崗主政東北,組織恢復經濟等工作。在高崗治下,東北1949年糧食產量比上年平均增長20%左右,全年工業生產總值超過原計劃4.2%,並成立了鞍鋼[12]韓戰期間,負責志願軍後勤保障工作,曾三次入朝與彭德懷協商,受彭德懷高度評價[註 2][13]。高崗還在東北率先開展三反運動[14],其經驗被毛澤東推向全國。1951年10月,高崗又兼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

1952年高崗調任國家計劃委員會任主席,1953年赴京。在高崗前後調京的還有鄧小平饒漱石鄧子恢習仲勛,隨之有「五馬進京,一馬當先」之說,而所謂「一馬」即指高崗,可想其受倚重之勢。作為中共根據地出身的幹部,高崗對於長期在國民黨統治區「白區」工作的劉少奇周恩來等人的勢力不滿。

「高饒事件的實質是他們(高崗饒漱石等人)試圖把劉少奇周恩來從中共的第二和第三的位置上拉下來。主要的目標是劉少奇。」[15]高崗奪權的關鍵因素是他對毛澤東態度的估計,「毛澤東在1953年初期與高崗的幾次私下談話中表示了這種(主要是經濟建設和發展農業合作社方面)不滿。不管毛澤東的意圖是什麼,高崗把這看成是一種信任他的信號和反對劉和周的機會。」[16][17][18]

1953年,在全國財經會議上,高崗等人以批薄一波來對抗劉少奇、周恩來;而饒漱石則在第二次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以批安子文來對抗劉少奇、周恩來[19]。也就是在全國財經會議上,毛澤東開始注意高崗等人的舉動[20]。同年10月,高崗借休假之機到杭州拉攏林彪加入其陣營,後林彪在奉毛澤東指示的陳雲勸告下表示不再支持高崗[21]。1953年12月24日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毛澤東不點名批評高崗:「北京有兩個司令部,一個是以我為首的司令部,就是刮陽風,燒陽火;一個是以別人為司令的司令部,,就是刮陰風,燒陰火,一股地下水。究竟是政出一門,還是政出多門?」[22][23]

1954年2月6日,中共七屆四中全會上,陳雲、周恩來發言暗指批評高崗「獨立王國」[24]。2月17日高崗用手槍自殺未遂。1954年4月29日,高崗向中央交了《我的反省》。前一天,時任東北局第二副書記張秀山、東北局第三副書記張明遠、東北局組織部部長郭峰,國家計劃委員會秘書長馬洪,東北局秘書長兼農村工作部部長趙德尊五人被撤銷一切黨內職務[註 3][25]。1954年8月初,高崗試圖觸電自殺但未成功[26]。8月17日,高崗服大量安眠藥自殺身亡。

1955年3月,高崗在中共七屆五中全會上被開除出中國共產黨。官方對高饒事件事件做結論時,稱之為「陰謀活動」和為加強個人權力而進行的「無原則」活動。高崗死後,葬於北京萬安公墓文化大革命開始時,高崗的墓碑被砸爛半截。

家庭[編輯]

  • 楊芝芳 1905年12月出生於陝西省米脂縣。1925年與高崗結婚,1938年與高崗解除婚約。當時陝甘寧邊區政府民政廳廳長王子宜要求楊芝芳跟高崗離婚。他告訴楊芝芳:高崗活動很多,經常出頭露面,你是小腳,與高崗一起出面不太合適,最好與高崗分開。楊芝芳就同意了。
  • 李力群 1919年12月26日出生於江蘇省宿遷縣。1940年元旦與高崗結婚。

文藝作品[編輯]

  • 台灣1970年代著名電視影集《寒流》,由常楓出演的主角高揚的原型被認為是高崗。
  • 1962年中共領導康生、毛澤東等人認為小說《劉志丹》是為高崗翻案,進行批判

評價[編輯]

正面評價[編輯]

高崗傳》評價高崗一生有五大功績:參與創建了西北陝甘邊區革命根據地抗日戰爭時期連任三屆陝甘寧邊區參議會議長;國共內戰中共成功奪取東北立下功勞;新中國建國初主持東北的建設;抗美援朝戰爭提供了後勤保障。 2013年6月23日8點30分,由二三十輛彩車組成的高崗紀念碑立碑儀式隊伍敲鑼打鼓,披紅挂彩,由橫山縣政府賓館出發,繞街一圈,隊伍前是高崗畫像和特意趕來助興的陝北嗩吶樂隊[27]

負面評價[編輯]

1954年2月,中共中央批判高、饒的座談會上,周恩來總結發言列舉了高崗的十大罪行:「一是散布槍杆子上出黨、紅區白區論;二是進行宗派活動,反對中央領導同志;三是造謠挑撥,製造黨內不和;四是實行派別性的幹部政策,尤其是對幹部私自許願封官;五是把自己領導的地區看作個人資本和獨立王國;六是假借中央名義,破壞中央威信;七是剽竊別人文稿,抬高自己,蒙蔽中央;八是在中蘇關係上,撥弄是非,不利中蘇團結;九是進行奪取黨和國家權力的陰謀活動;十是私生活腐化」。[27]周恩來於2月25日在座談會上作了總結發言。這個總結發言的提綱,後來送毛澤東審閱過。「在長期的革命鬥爭中,高崗有其正確的有功於革命的一面,因而博得了黨的信任,但他的個人主義思想……長期沒有得到糾正和制止,並且在全國勝利後更大的發展了,這就是他的黑暗的一面。其實就是高崗用另一種更有利於國家人民的政治手段奪權的政治運動。以其失敗告終。」[28]

注釋[編輯]

  1. ^ 高崗《我的反省》:「對少奇產生隔閡,大概始於1947年。當時趙德尊去平山開土地會議,我們讓他向少奇彙報東北的情況,其中包括對東北工作方針的爭論、彭真等人的錯誤,以及根據中央決定對東北局進行調整等情況,希望少奇支持我們的工作。但是少奇聽了彙報後,不說東北爭論的是與非,只說『要注意團結,不要落井下石。過去滿洲黨和朝解黨就是因為不團結,結果被敵人搞垮了。』趙德尊回來傳達少奇的談話後,我們很不理解:明明是糾正錯誤,怎麼說是『落井下石』、『不團結』?因此認為少奇對彭真等人的錯誤有些袒護,不支持我們的工作。從此對少奇產生了隔閡,但這只是工作上的問題。」[10]
  2. ^ 張明遠的回憶錄《我的回憶》中寫到:彭德懷對東北在戰爭期間的後勤工作非常滿意(他對中央軍委總後勤部和中央財經委員會的工作頗為不滿),他不止一次在志願軍幹部中和會議上說過,志願軍勝利,主要是得到高崗和東北的大力支持,說若要論軍功,「百分之六十至百分之七十應歸功於後勤。」 彭總還說後勤工作主要靠兩個麻子(指高崗和洪學智)!
  3. ^ 此五人被指為高崗的「五虎上將」。

參考文獻[編輯]

  1. ^ 高崗傳,第14頁
  2. ^ 高崗傳,第20頁
  3. ^ 高崗傳,第63頁
  4. ^ 高崗傳,第82頁
  5. ^ 高崗傳,第91頁
  6. ^ 高崗傳,第160頁
  7. ^ 高崗傳,第191頁
  8. ^ Maurice Meisner, Mao's China: A Histor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New York, 1977), p. 131.
  9. ^ 程子華. 《程子華回憶錄》. 解放軍出版社. 1987: 294. 
  10. ^ 轉引自高崗傳第178頁
  11. ^ 潘琪譯. 高崗:在毛澤東和斯大林之間(知情者說). 2003 [2013-11-16]. 
  12. ^ 高崗傳,第222-223頁。
  13. ^ 姬文波. 彭德懷為何在志願軍會議上數次公開感謝高崗和東北?. 鳳凰網. 2014-09-10 (中文(簡體)‎). 
  14. ^ Spence, Jonathan D. The Search for Modern China. WW Norton & Company publishing.1991.ISBN 0-393-30780-8
  15. ^ 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上卷),第88頁
  16. ^ Frederick C. Teiwes, 'Extract from Mao and his Lieutenants', in G. Benton (eds), Mao Zedong and the Chinese Revolution (Volume II) (New York, 2008), p. 93-94.
  17. ^ Frederick C. Teiwes, Politics At Mao's Court: Gao Gang and Party Factionalism in the Early 1950s (New York, 1990), p. 37.
  18. ^ 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上卷),第89頁
  19. ^ 第二次全國組織工作會議(1953年9月16日-10月27日).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4-11-29] (中文(簡體)‎). 
  20. ^ 高崗傳,第311頁
  21.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陳雲年譜(中卷)》.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 2000: 192. ISBN 9787507307870. 
  22. ^ 高崗傳,第333頁
  23. ^ Barnouin, Barbara and Yu Changgen. Zhou Enlai: A Political Life. Hong Kong: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06. ISBN 962-996-280-2. Retrieved on March 12, 2011. p.166
  24. ^ Barnouin, Barbara and Yu Changgen. Zhou Enlai: A Political Life. Hong Kong: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06. ISBN 962-996-280-2. Retrieved on March 12, 2011. p.167
  25. ^ 高崗傳,第389頁。
  26. ^ 高崗傳,第362頁
  27. ^ 27.0 27.1 高岗的是非功过解读 一生五项功绩十大罪行. 環球時報. [2012-01-19] (簡體中文). 
  28. ^ 高崗饒漱石事件始末馬畏安,當代中國出版社,新浪讀書

書籍

  • 戴茂林、趙曉光. 《高崗傳》. 陝西人民出版社. 2011. ISBN 9787224096347. 
  • [美]麥克法誇爾、[美]費正清編;謝亮生、楊品泉、黃沫、張書生、馬曉光等譯. 《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上卷):革命的中國的興起 1949-1965年 》. 北京: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2006. ISBN 9787500407522.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