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u.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Taty)
前往: 導覽搜尋
t.A.T.u.
Тату
Gaudi arena.jpg
組合
國籍  俄羅斯
出道地點  俄羅斯
代表作品
活躍年代 2001~2011
網站 官方網站
已離開成員
Julia Volkova
Lena Katina
電影

t.A.T.u.(俄文:Тату,英文:t.A.T.u.),2001年出道的俄羅斯雙人女生音樂組合,從出道開始就因為女同性戀情侶組合傳聞、只穿內衣褲演出等震驚公眾的爭議形象而鬧得沸沸揚揚,她們的性傾向一直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直到2003年12月,她們才向俄羅斯媒體承認其實她們從來不是女同性戀情侶也不是同性戀取向,這只是製作人兼經理伊萬-沙普華洛夫(俄文:Иван Шаповалов)策劃的市場包裝戰略。她們長期離經叛道打破忌諱的離奇風格震驚公眾而名聲昭著,而她們新潮獨特的音樂形式卻經常被公眾所忽略。2011年,此組合宣佈解散。

起源[編輯]

t.A.T.u.這個名稱最初的概念來源於前俄羅斯兒童心理學家和市場策劃家,現唱片製作人伊萬-沙普華洛夫。

尤莉亞和列娜在組團之前就已經互相認識;兩個人都曾在非常流行的俄羅斯兒童合唱團Neposedi (Непоседы)演唱,尤莉亞因為「不檢點行為」而被合唱團開除封殺(尤莉亞曾經向公眾暗示說被開除是因為她騷擾了合唱團其他女生,不久又說是因為抽煙,酗酒和說髒話的原因;另一方面,合唱團否認了開除這個說法,而說明她只是因為到了一定的年齡而從合唱團「畢業」的緣故)。不久後,尤莉亞離開了Neposedi兒童合唱團,列娜緊隨其後。

伊萬·沙普華洛夫最初選定列娜為了1999年南斯拉夫戰爭而製作一首歌。不久,他又決定組成一個雙人組合,從而加上了尤莉亞入團。當時兩個人都是14歲。伊萬宣稱t.A.T.u.這個形象的創意是他自己的;伊蓮娜·奇貝爾(Elena Kiper),伊萬的舊情人和早期t.A.T.u.經理人,宣稱這個創意是她發明的。伊蓮娜宣稱當她在牙醫診所睡著的時候,做了一個她去親吻另一個女人的夢,而當她醒來的時候,只記得「Я сошла с ума(意思:我失去理智了)」,最後發展成t.A.T.u.第一張單曲的歌名。伊蓮娜還宣稱這個組和形象的主意來源於1998年盧卡斯·穆迪森導演的瑞典電影《同窗的愛》(Fucking Åmål)。 伊萬和伊蓮娜最後因為版權問題翻臉分手。

最開始t.A.T.u.的名稱寫法是ТАТУ(英文音譯:Tatu)。當她們在俄國和國際上流行開來時,發現已經有一個澳大利亞女生樂團名字叫做Tatu,於是他們在國際上聲明組合名稱的拼法為t.A.T.u.。偶爾情況下組合名稱還是被寫作拉丁字母表的Taty 或英文 Tatu。最初的名稱來源於「ta」和「tu」的合併詞,ta是俄語陰性的三單主格,tu為俄語陰性三單受格;tatu可以被認為是這個女生對那個女生「幹了什麼」或是這個女生「幹了」那個女生

早期形象和成名[編輯]

t.A.T.u.曾以自以為是的舉動和對傳媒無禮的態度聞名。「人們要不是很愛我們,就非常地憎恨我們,但沒有人會忽略我們」列娜說。他們很多的MV都曾被禁止。例如,"Простые движения(意為"簡單動作" )中提出了多種我們生活中常用的動作:飲水,閱讀(以上兩樣是列娜在MV 中做的動作)和手淫(這是尤莉亞在MV 中做的動作)。

t.A.T.u. 第一隻俄語單曲"Я сошла с ума(意思:我失去理智了)" 的MV曾被俄羅斯MTVBBC等電視台拒絕播放,後期此歌成為大熱後,該MV才獲俄羅斯MTV播放。(此歌即"All The Things She Said(意思:她說的每一句)"的原裝版本)。該MV中,尤莉亞和列娜穿著高中學校的校服(類似天主教學校的誘人格仔裙),在棚欄後面痛苦地放聲大叫。他們乞討父母親的原諒、拍打棚欄和激吻。棚欄的另一邊是一群較年長的人和一群與他們年紀相約的學生,人群以鄙視的目光盯著他們。在MV的最後,列娜和尤莉亞手拉手轉身離開。最後的一個影頭展示了反對他們的人群才是被群在棚欄後面的人,意指他們封閉了自己的思想。

在俄羅斯本土獲得空前成功以後,t.A.T.u. 在2002 年發行了首張英語大碟"200 km/h in the Wrong Lane(意思:在錯誤的車道上以時速每小時兩百公里飛車)。此碟為她們首張俄語大碟的英語版本。此英語專輯在世界各地總共賣了五百萬張。

為了成功地建立女同性戀形象,她們大多數的演出中都會與對方激吻。在美國電視節目中,她們親熱的鏡頭亦多次被剪去。

大部分早期的t.A.T.u.歌曲和MV都暗示二人為同性戀戀人。一些訪問中她們亦暗示二人的戀人關係,有時甚至為關於自己性生活的傅聞加以詳盡解譯。不過大多情況下,她們都會以"不如怕去愛別人"和"我們不喜歡標籤我們的關係"去避免正面回答此類型的問題。

在2003年,t.A.T.u.代表俄國參加歐洲歌唱大賽,賽前外界早已認定t.A.T.u.會是優勝隊伍。賽前尤莉亞因聲帶發炎而缺席排練,故此她們的演出在初期不太好,但後期則有所改善。 t.A.T.u. 宣稱若愛爾蘭的電話投票被計算在內的話,她們必會勝出該次比賽,而不是只獲第三名。後來她們又指「Eurovision 比賽是為新人而設的… 那時我們已出道,而且是我們的國家請我們,我們才會參加。」俄羅斯曾就賽果作出抗議,但也是於事無補。

啟示[編輯]

(註:英文原文刊於 http://elena.sergeyevna.katina.en.infoax.com/, 當於 2006/08/08 版。)

於2003年12月, "The Anatomy of t.A.T.u.",一部由紀錄片導演 Vitaly Mansky 拍的片子,在俄羅斯電視臺 STS 播映。在影片中,那兩個女孩子表明了她們並不是愛侶,以前也不是,而那女同性戀者的形像都是市場手法而已。 Katina 說她相信她在 t.A.T.u. 所作的都是很重的罪惡,她也因而為此要常常見神父。 Volkova 說在 t.A.T.u. 以前她從來對女性都沒有那種想法的,但在 t.A.T.u. 當中時她愛上了另一個女孩子,可是膚體接觸從沒有超越接吻以外。 Volkova 也說在同一年早些時候她也墮了一次胎,而一些報章也於2003年3月刊登了。她又說有一次她服了海洛英,為的是要和別人打賭她要「證明她的生命裡從不需要那些東西。」

於2003年12月12,一部基於 t.A.T.u. 的動畫電影宣佈開拍。這部電影名為 "t.A.T.u. Paragate",由 Norio KashimaSusume Kudoh 指導拍攝,而 Shinichiro Watanabe 拍開始的部份。電影是由 Ivan Shapovalov 創作,劇本也是他寫的。 而 iMovie 電影廠花五億日元(四千七百萬美元)攝制。這部長一百分鐘的電影本於2004年11月在日本、俄羅斯和歐洲發行,後來日子改為12月,但是這項工作最後因著某些事情而於發行期之前便取消了,其中她們雙人組合和 Shapovalov 的拆夥也是原因之一。

於2004年春 Katina 和 Volkova 當她們本要灌錄她們第二張專輯時離開了她們的經理人 Ivan Shapovalov, 因為她們認為這專輯的東西太差。她們本與 Universal Music Russia 有一份合約的, 但是她們的新的經理人 Boris Rensky(他以前本是 Shapovalov 的商業合伙人)與環球音樂商議了一份新的合約。新合約為作另外四張專輯,其中包括 Dangerous and Moving。

於2004年5月 Volkova 宣佈她懷孕了,有了她長期男朋友 Pavel (Pasha) Sidorov 骨肉。她於2004年9月23日生下她的第一個孩子, Viktoria。 Volkova 與 Sidorov 於2005年春分手了。 但 Volkova 沒有保持獨身很久,當她為 t.A.T.u. 灌錄新專輯時她便開始與一名俄羅斯高加索裔,住在洛杉磯,名叫 Tigran 的商人出入。

於2005年6月3日 t.A.T.u. 在俄羅斯的 Muz-TV Awards(Muz-TV 獎)中演唱了一首全新歌曲, "Обезъянка-Ноль" (Obezyanka Nol'/Monkey Zero) 。 這是一首從 t.A.T.u. 的第二張俄文專輯, "Люди-Инвалиды" (Lyudi-Invalidi/Disabled People), 中的歌曲。

t.A.T.u. 的第二張英文專輯 "Dangerous and Moving" 於2005年10月11日在北美和於2005年10月10日在世界其他地方發行。

由 "Dangerous and Moving" 專輯裡的第一張細碟是 "All About Us", 是由 Billy Steinberg 和從澳洲 Brisbane 來的 The Veronicas(一對雙胞胎姐妹組合), Jess 和Lisa 所作。 Billy Steinberg 是一位成功背負了很多首於1980年代勁歌的人,包括 Madonna 的 "Like A Virgin" 和 Bangles 的 "Eternal Flame"。歌曲影視片段是由 Hollywood(可李活、好萊塢)導演 James Cox (Wonderland) 拍攝,可以在她們的英文官方網域看到。專輯中, Sting 特別在由 EurythmicsDave Stewart 作的 "Friend or Foe" 曲中演奏低音。

第二張細碟本來叫做 "Dangerous and Moving", 但是計劃有變。因而, "Friend or Foe" 成為 t.A.T.u. 的第二張細碟,而 "Dangerous and Moving" 便被移至原本為第三或甚至成為第四張細碟。音樂影視片段是由 James Cox 在 洛杉磯的 Beverly Hills(比華利山)攝製和在 Bronson Caves(Bronson 洞)拍攝。 Bronson 洞是拍原裝 Batman蝙蝠俠)系列片和 Yulia 演示她的琴技的同一地方。第三張細碟已由 Interscope 宣佈,為 "Gomenasai"。

2006年,t.A.T.u.推出精選專輯"The Best",細碟是"Loves me not"。

將來[編輯]

t.A.T.u. 第三張俄文專輯"Happy Smiles"在 2008 年發行,這張專輯主題跟 Happy Smiles 的字面意思完全相反,這個名字只不過是對 t.A.T.u. 粉絲們開的玩笑。第一張細碟為Beliy Plaschik,第二張細碟為Snegopady,第三張細碟為220

t.A.T.u. 第三張英文專輯"Waste Management"在 2009 年 12 月 15 日發行,除了 「Martian Eyes」這首歌,《Waste Management》中的所有歌曲將全部用英語重新錄製。第一張細碟為Snowfalls(Snegopady),第二張細碟為White Robe(Beliy Plaschik),第三張細碟為Sparks(220)。

引述[編輯]

(註:英文原文刊於 http://elena.sergeyevna.katina.en.infoax.com/, 當於 2006/08/08 版。)

「我想,作為父母的人都會明白到:我們管他的!」 - Lena Katina 在 t.A.T.u. 的幕後訪問, Yulia + Lena 是 t.A.T.u.

「我們不曾是女同性戀者,但是我們也從不是異性戀者。」 - Yulia Volkova, 2005年

「我就是雙性戀,我喜歡把東西改變改變!」 - Yulia Volkova, 於2005年在德國的訪問

「我們從來沒有說過我們是女同性戀者,但是每一個人都說我們是,而現在他們倒說我們說謊了。我們只是疼愛對方而已。」 - Lena Katina, 2005年

「在俄羅斯我們會照顧我們的老人家,而不會送他們去看 Eurovision(歐聯電視網),可是在德國似乎是這樣子。」 - Yulia Volkova 於2003年在歐聯電視網德國上場

「看上來在她的生命裡,已經被她磨掉的男人比我們的伏特卡酒酒瓶還多。我們可要一把把她從床上推下來。」 - Lena Katina 也於2003年在歐聯電視網德國上場

「我們沒有那麼說!那是閑語。去他媽的死人閑語!」 - Lena Katina 在 Frank Skinner 節目中當問到有關那「老人」的引述

「我們的連繫是很強而不破的。這名號 "Dangerous & Moving"(危險與前進)就好像因為有很多虛假的人,而且這對一般人來說 - 就像我和 Julia 吧 - 去說和對付他們是很危險的。可是 Julia 有著我而我也有著 Julia。 因著這樣,我們可以經得起任何事情。」 - Lena Katina 說關於 "Dangerous and Moving" 專輯。

「她有兩個母親的。」 - Lena Katina 說關於 Yulia Volkova 的女兒, Vika。 VIVA LIVE 2005

「你喜歡 Julia 的身體的一些什麼呢?」 - 訪問者問, 「一切。」 - Lena答, TVBSG, 墨西哥,2005年

唱片[編輯]

專輯[編輯]

單曲[編輯]

來源於專輯 200 по встречной:

來源於專輯 200km/h in the Wrong Lane:

來源於專輯 Remixes:

來源於專輯 Dangerous And Moving:

來源於專輯 Люди Инвалиды:

來源於專輯 The Best:

來源於專輯 Весёлые Улыбки:

來源於專輯 Waste Management: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