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共產主義的標誌:鎚子與鐮刀

共产主义英语communism拉丁语communismus)是一种共享經濟結合集體主義的政治思想,主張消滅私有產權,並建立一個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生产资料共有制(進行集體生產),而且主张一种沒有階級制度、没有國家政府的社会[1][2]。在此一體系下,土地和資本財產為人民共同所有。[3]其主张劳动的差别并不会导致占有和消费的任何不平等,并反对任何特权。[4]科學共產主義馬克思主义以及其各流派)的理論中,它在发展上分两个阶段,初级阶段是社会主义,高级阶段是共产主义。通常所说的共产主义,指共产主义的高级阶段。按照马克思主义理论(歷史唯物主義),资本主义必将为共產主义所取代,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社会发展的历史规律,因隨著工業革命後各種機械自動化生產所帶來的高生產力,長期而言經濟生產所需的人力將愈來愈少,在私有財產制度下絕大多數人口將會失業,因此社會若想繼續和平發展就必須進入共產主義,將愈來愈少的工作量分配給各工作人口,除了為興趣而自願長期工作的人之外,基本上多數人可減少許多工作時間就維持日常生活。共产主义思想在实行上,需要人人有高度发达的集体主义精神,而这就要求社会生产力达到充分的发展和极度的发达。

定义[编辑]

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活动范围,而是都可以在任何范畴发展,社会调节着整个生产,因为而使我有可能随自己的兴趣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这样就不会使我老是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5][6]

——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

由此可见,理论上马克思主义的目标实现是完全的个人自由的社会,由於某一些人既無法接受集体生产的组织和纪律,也不願意服从政府的强制权力。於是,他的目标是每个人都能“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这是一种較现实的追求,其他的论述均围绕这个目标而展开。他的前提条件是“物质极大丰富”,之后他发现了商业资本对劳动者的剥削和社会制度对个人行动限制。他认为必须摧毁它们,而只有最后这条可以跟行动关联,这也是共产主义革命政党唯一感兴趣的一条。

根据恩格斯的《共产主义原理》关于共产主义的解释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条件的学说」。因此,共产主义的主体是无产阶级。在《共產黨宣言》的第二章無產者與共產黨人中,有提及過共產黨人的目標就是「消滅私有制」以達成共產化,並使社會均富,並避免一切對人民利益相左的事務,總而言之,共產主義就是主張透過消滅私有產權達成解放全人類的一種思想。

渊源[编辑]

早期共產主義[编辑]

早期的共产主义包括原始共產主義和空想共产主义。根据马克思理论,人類的原始社會也是共產主義社會。因為原始社會中,財產是共有的,每一人都為一個平等的貢獻者,為共同利益工作,並分享所有東西。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继承人类学家摩尔根的发现,系统地论述了人类历史早期的情况、私有制的起源和原始共产主义的消亡。

事实上,在十九世紀前,歐洲已經開始有構建平等社會的思想的萌生。也有不少描述理想社會的文學作品(太陽城柏拉圖的《理想國》、托馬斯·莫爾的《烏托邦》等)。但由於這段時期的共產主義思想比較純粹是對理想國度的追求而缺乏充分的科學性、且缺乏唯物主義元素,因此亦被稱為空想社會主義[7](或稱烏托邦主義)。与空想社會主義相对的则是科學共產主義,后者发生在近代。基督教亦是共产主义思想的源头之一。

早期基督教(未被古罗马的君士坦丁大帝定为合法的基督教)被认为是一个进行共产主义运动的组织。 “2:44 信的人都在一处、凡物公用.” “4:32 那许多信的人、都是一心一意的、没有一人说、他的东西有一样是自己的、都是大家公用。” “4:34 因为人人将田产房屋都卖掉了,把所卖的价银拿来,放在使徒脚前: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使徒行传》)。

哈耶克的老师,自由主义学者米瑟斯:“从过去千百年来不断更新力量的基督教千禧年说,只需再迈出一步,便有了哲学千禧年说,即18世纪对基督教的理想主义解释;然后经由圣西门,黑格尔和魏特林,便有了马克思和列宁。”[8]

"他们(早期基督徒)采用了下列方式来实现私有制和共产主义的集合,即让每一小我都保存自己的财产,特别是保存自己在生产原料方面的财产,而仅仅要求在享用与使用方面--特别是在对生活原料的享用与使用方面--实行共产主义。""任何一个基督徒都可以使用自己的兄弟们的财富;拥有财产的基督徒不得拒绝自己的贫苦兄弟提出的利用和使用这些财产的要求。""全部的原始基督教整体都有一个合伙特征,那就是竭力取消家庭生活。因此,在这些整体中有一条规定,即每天合伙用餐。"[9]

中世纪天主教会曾企图建立“公社”来避免战争。16世纪,英国政治家、天主教圣徒托马斯·摩尔写有《乌托邦》一书,描述了一个没有私有财产的理想国度。英国内战时期,耕地人(Diggers)成立了一些共产主义农业公社。对私有财产的批评,持续到了18世纪启蒙时期,例如让-雅克·卢梭,他作为一个加尔文份子,深受天主教教会詹森教派(Jansenism)运动之影响。法国大革命时期罗伯斯庇尔的恐怖统治,也受到了共产主义者的称许。18世纪震教徒实验了一种称之为宗教共产主义的共产主义公社。

27屆共產大會

“1525年3月德国的再洗礼派受到残酷的迫害。这些再洗礼派教徒在威斯特伐里亚,尼德兰和东佛里斯兰东躲西藏,寻找支持者。在这些地方,他们的人数越来越多,不久他们就在东佛里斯兰,荷兰和上艾瑟尔发动了多次骚乱,满载着分裂派教徒的船抵达阿姆斯特丹。在各个大城市,资产者拿起了武器对付这些信神的社会主义者。”[10]

1534年2月9日,新教再洗礼派于德国的明斯特地区发动起义,占领市议会,23日选出再洗礼派市长,成立新的市政机构。明斯特城市议会颁布普遍再洗礼令,将富人驱逐出城,加强城市防卫,并按财产公有的理想变革所有制,严格禁止高利贷和投机活动,登记生活资料,没收所有金银以应公共需要。莱顿继马笃斯任领导人后,任命12位长老组成政府,颁布律法,并于1534年秋成为公社的国王,集思想、政治、军事领导于一身。起义者于1534年5月打退明斯特主教雇佣军的第一次进攻之后,坚持防御战达16个月之久。后由于援军不至,城内粮绝,丧失战斗力。1535年6月24日城市被攻陷,莱顿期其他领导人于1536年1月26日被处死。第二国际代表人物考茨基感叹明斯特公社“在共产主义青春光芒四射的时刻壮烈牺牲。”[11]

“恩格斯也在“新时代”杂志中,做了一篇“原始基督教史论”的论文,指出这种相同的性质,这篇文章是在恩格斯死前不久写作的,它指出恩格斯在当时对于这个题目 之注意是怎样深刻,又指出他怎样自然地写作一篇与“法兰西阶级斗争’序言”相平行的文字。这一篇文章说道:“原始基督教历史表现了好些与近代劳动者运动之 可惊的一致性。基督教像近代劳动者之运动一样,原始是一种被压迫者的运动;它最初的表现是一种奴隶和自由人的宗教,贫穷者的宗教,被放逐者的宗教,服属于 罗马和为罗马所分散的民族的宗教。基督教和社会主义两者,都宣传横暴和不幸的拯救;基督教把这种拯救付之于死后的天堂之一种将来的生活;而社会主义则以为 由于社会之变形便可以在这个世界得获这种解脱了。两者都被人捉获及困迫,他们的信徒都是违法的,都被镇压于特别规律之下,在一方面,像是一种全人类的仇 敌,而在他方面,又是国家,宗教,家庭,和社会秩序的仇敌。但虽然有一切之困迫,两者的进步,都是不能抵抗的,而且在好些情境之中,由于这些困迫,反得获 胜利的支持。基督教从其发迹时起,过了三个世纪,便为罗马帝国认为国教,而社会主义,则只过了六十牟,却已经征服了一个地方,证明它的胜利是绝对可靠 的。”大体说来,这种平行的比较是真确的,自然其中也应有几点修正;基督教决不能称为一种奴隶的宗教;它对于奴隶,是没有作出什么来。在另一方 面,为基督教所公布的对不幸者的解放,最初,是很为物质的,其实现是在于地上,而不在于天堂。这一种情形更增加近代劳动者运动之类似性。”[12]

“如果说安东·门格尔教授先生在其所著《十足劳动收入权》一书中表示惊异:为什么在罗马皇帝时代土地占有大集中的情况下,在几乎纯粹由奴隶构成的当时的工人阶级受着无限痛苦的情况下,“社会主义并没有随着西罗马帝国的灭亡而出现”,那是他恰恰没有注意到:这个“社会主义”在当时可能的程度上,确实是存在过的,甚至还取得了统治地位——那就是基督教。只是这种基督教——由于历史的先决条件,也不可能是别个样子,只能希望在彼岸世界,在天国,在死后的永生中,在即将来临的“千年王国”中实现社会改造,而不是在现世里。[13]

厄内斯特·勒南说过:“如果你想要知道最早的基督教会是什么样子,那就请你看看‘国际工人协会’的一个地方支部。”在他说这句话之前很久,法国的革命共产主义者,还有特别是魏特林及其追随者早就提到原始基督教了考茨基和恩格斯的两大段文字共同指向二个值得注意的要点:一是早期基督教是进行共运的组织,二是近代共运(1830年以后)是早期基督教的复活。 与马克思同时代的另一位德国共产主义者魏特林(1808——1871):“基督教要求财富共有共享,一句话,要求社会的全体成员共享自由,同甘共苦;不可忘记,凡是不愿意财富共有共享的人,就是基督教的敌人,所有善良的基督教徒必须联合起来反对他们。我们不可忘记,这些反对真正的基督教的人将千方百计给我们设置重重障碍,我们必须一一克服。” [14]

近代共產主義的發展和實踐[编辑]

現代共產主義運動起源於十九世紀西歐的工人運動,以德國籍猶太裔學者卡爾·馬克思的理論為基礎,以各國共產黨或類似名稱的共產主義政黨為組織基礎,成為社會經濟發展滯後國家內部貧窮階層以暴力反抗不合理政治秩序的社會運動的主流,深刻地影響了人類社會在20世紀的內部衝突、動蕩以及大範圍的社會秩序重建。

巴黎公社[编辑]

巴黎公社被認為是最早的共產主義運動,它代表着集权统治突然丧失的真空状态。拿破仑的最终获胜,使得罗伯斯庇尔的追随者清晰的认识到,政治必须和军事结合才能实现!當左翼代表上帝宣布再次审判世界的时候,二十世纪整个前五六十年,也就成左翼運動崛起光輝起始里程碑。但有人認為它是無政府主義,也有人認為它是社會主義的早期實驗。馬克思認為它是對他的共產主義理論的一個有力證明,但马克思没有就共产主义和预言中的社会主义给出实际的解决方案!而俄羅斯無政府主義之父巴枯寧則主张是無政府主義,因為它既沒有依賴於一個先鋒隊,也沒有掌控國家或者企圖建立一個新的革命政府。

十月革命[编辑]

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為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宁主義。

——毛澤東论人民民主专政

1917年11月7日(俄儒略历10月25日),十月革命爆发,由列宁托洛茨基领导下的布尔什维克领导的武装起义,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無產階級政權──苏维埃政权和由马克思主义政党领导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革命推翻了俄罗斯克伦斯基领导的俄国临时政府,引起了西方社會極度的恐慌,並支持俄國的反革命勢力,以阻止共產主義革命的擴張,之後由布爾什維克領導的紅軍戰勝了反革命勢力的白軍及來自各個資本主義國的侵略軍。1922年12月30日,由布爾什維克所控制的俄羅斯與烏克蘭白俄羅斯南高加索聯邦共同組成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簡稱蘇聯)成立。這次的革命被認為是共產主義的一次重大勝利,是二十世紀共產主義運動的序幕,觸發了此後各國社會主義運動在全球範圍的擴張,許多殖民地或半殖民地的解放運動也因此得到了更多支持。也造成了共產主義國家和西方資本主義國家長達大半個世紀的對立。

各国的共产主义革命与建设[编辑]

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因各个国家的具体国情不同而形式多样,个别对生产关系及上层建筑进行改革的国家被过“左”思想或国家视为“修正主义”。在部分国家,一些共产主义政党仍然采用议会制方式获取政权并进行一定程度的共产主义改革。以下是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及其建设与改革:

多數共產主義國家都是一黨專政的國家,因為多黨制表现了自由資本主義的競爭思維,而一党专政则打上了苏联式计划经济的烙印,影响了后来众多共产党国家。

苏联[编辑]

列宁主义[编辑]

列宁主义是列宁提出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共产主义者一般将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主义并称为马克思列宁主义,被广泛认为是马克思主义的继承和发展。

列宁认为并非只有发达资本主义社会才能实现共产主义,其他社会形态也可能实现共产主义。他提出了社会主义这一夹在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之间的社会形态,并认为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早期阶段。列宁主义是布朗基主义的继承和发展。布朗基是十九世纪法国秘密社团领导人,第一国际内的暴力革命派,巴黎公社的军事领袖。布朗基主义的要义是坚信:不管生产力的发展处于什么水平,只凭革命暴力就可以创造出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新世界。20世纪初发展的列宁主义,主张通过暴力革命的手段,武装夺取政权。

托洛茨基主义[编辑]

托洛斯基主義是托洛斯基提出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托洛斯基自視為布爾什維克列寧主義者、正統馬克思主義的擁護者,主張建立先鋒隊政黨。托的政治信條與史達林主義毛澤東主義有很大的不同,認為有必要在世界範圍內進行永久革命。托洛斯基主義因為對國際主義等原則的堅持而被認為是馬克思主義中的左翼。全世界有數目眾多的團體仍將自己描述為托洛斯基主義者,並自視為堅持了托派的傳統(儘管他們對托派有著許多不同的解釋)。

斯大林主义[编辑]

斯大林主义是指控制苏联和受苏联影响的共产主义国家,在约瑟夫·斯大林统治下及其之后的共产主义理论。事实上,斯大林自己并不承认自己创立了與马克思列宁主义并列的理論分支,一直以来斯大林都认为自己是列宁的学生,有些时候政治历史学者会用复合名词“马克思列宁斯大林主义”或「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教导」来表明它的历史继承性。但是很多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者们认为斯大林主义扭曲了共产主义;特别是反斯大林的托洛茨基主义者们认为斯大林主义是冒用了马克思主义作为借口的一个反革命政策。

欧洲[编辑]

诞生于欧洲其它地方的共产主义流派有卢森堡主义左翼共产主义议会共产主义铁托主义霍查主义欧洲共产主义等。

中国[编辑]

中国的共产主义革命和建设由中国共产党领导。与传统上重视工人阶级马克思主义以及列宁主义相比,其领导人毛泽东的理论更重视发动农民,比如农村包围城市、进行人民战争和自力更生。在共产党的带领下,中国的国家面貌发生巨大改变。毛泽东在20世纪50后期、60年代急于求成,发动了大跃进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等等多次运动。此后,邓小平对毛泽东的一些政策及思想进行了修正,由此逐渐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拉丁美洲[编辑]

拉丁美洲(主要是古巴)则产生了格瓦拉主义卡斯特罗主义

其它[编辑]

此外还有一些非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流派,包括基督教共产主义无政府共产主义等。

現存共產主義國家[编辑]

現存共产主义國家

當前由共產主義政黨執政的國家包括中国越南、朝鲜、老挝古巴。由於現存的共產主義國家發展仍然是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其並非真正意義上的共產主義,他們大都還存在著階級、政黨、警察和軍隊,以保證生產資料的生產、使用、收益和處分。但是在實踐中,有的國家實行了市場經濟體制,其社會允許甚至鼓励私有制经济的存在和發展,一般西方國家認為其本質接近資本主義的經濟體制,如中国、越南、老挝;而有的國家依然保持着较單一的計劃經濟體制,如古巴。

对现存社会主义社会的批评[编辑]

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1941年6月在乌克兰利沃夫屠杀的受害者

对现存社会主义社会的批评主要涉及以下几方面:

扭曲或缺乏相应的价格信号[15][16]、缓慢或停滞的技术进步[17]、降低积极性[18][19][20]、降低经济繁荣度[21][22]、可行性[15][16][17]及其社会和政治影响[23][24][25][26][27][28]

这些批评还扩展到了由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即“共产党国家”)所施行的政策。一些学者尤其关注这些施行“共产主义”的国家的人权记录,其引发的赤贫、饥荒、清洗、战争所带来的死亡远远超过其推翻的帝国、资本主义等政权。从近些年的的世界人权报告来看,确实印证了有些共产主义国家的人权问题较资本主义国家严重,一党专政导致的权力膨胀、以及得不到权力集团以外的限制和监督,导致人民部分或完全丧失例如选举权、被选举权、迁徙自由、言论自由和发表个人诉求的权利。[29][30][31]

参考文献[编辑]

  1. ^ Morris, William. News from nowhere. [2008年一月]. 
  2. ^ Colton, Timothy J. Communism. Encarta. 2007. 
  3. ^ 藝術與建築索引典—共產主義於2011年3月28日查閱
  4.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637~638页:“共产主义的最重要的不同于一切反动的社会主义的原则之一就是下面这个以研究人的本性为基础的实际信念,即人们的头脑和智力的差别,根本不应引起胃和肉体需要的差别;由此可见,‘按能力计报酬’这个以我们目前的制度为基础的不正确的原理应当——因为这个原理是仅就狭义的消费而言——变为‘按需分配’这样一个原理,换句话说:活动上,劳动上的差别不会引起在占有和消费方面的任何不平等,任何特权。”
  5. ^ 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 13. 2005 (中文). 
  6. ^ 马克思; 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论人性,人道主义和异化. 人民出版社. 1984: 204 (中文). 
  7. ^ 《馬克思主義、毛澤東主義與烏托邦主義》莫里斯·迈斯纳ISBN 7-300-06245-8
  8. ^ 米瑟斯. 《社会主义——经济与社会学的分析》·第十七章社会主义的千禧年说.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中文). 
  9. ^ 考茨基. 《近代社会主义的先驱》. 商务印书馆 (中文). 
  10. ^ 卡尔。马克思. 《历史学笔记第三册·明斯特主教管区的骚乱》. 商务印书馆 (中文). 
  11. ^ 考茨基. 《近代社会主义的先驱》·第五章塔博尔派. 商务印书馆 (中文). 
  12. ^ 考茨基. 《基督教之基础·第六章基督教与社会主义》. 商务印书馆 (中文). 
  13. ^ 恩格斯. 《论原始基督教的历史》. 商务印书馆 (中文). 
  14. ^ 《一个贫苦罪人的福音》·第九章基督教的一般道德. 商务印书馆 (中文). 
  15. ^ 15.0 15.1 Von Mises, Ludwig. Economic calculation in the Socialist Commonwealth (PDF). Ludwig von Mises Institute. 1990 [2008-09-08]. 
  16. ^ 16.0 16.1 F. A. Hayek, (1935), "The Nature and History of the Problem" and "The Present State of the Debate," om in F. A. Hayek, ed. Collectivist Economic Planning, pp. 1–40, 201–43.
  17. ^ 17.0 17.1 Milton Friedman. We have Socialism Q.E.D., Op-Ed in New York Times December 31, 1989 On Milton Friedman, MGR & Annaism Archived 29 July 2011 at WebCite
  18. ^ Zoltan J. Acs & Bernard Young. Small and Medium-Sized Enterprises in the Global Economy.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page 47, 1999.
  19. ^ Mill, John Stuart. The Principles of Political Economy, Book IV, Chapter 7.
  20. ^ John Kenneth Galbraith, The Good Society: The Humane Agenda, (Boston, MA: Houghton Mifflin Co., 1996), 59–60."
  21. ^ Hans-Hermann Hoppe. A Theory of Socialism and Capitalism http://www.mises.org/etexts/Soc&Cap.pdf[失效連結].
  22. ^ Ludwig von Mises, Socialism: An Economic and Sociological Analysis, Indianapolis, IN: Liberty Fund, Inc.. 1981, trans. J. Kahane, IV.30.21
  23. ^ F.A. Hayek. The Intellectuals and Socialism. (1949).
  24. ^ Alan O. Ebenstein. Friedrich Hayek: A Biography. (2003).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ISBN 978-0-226-18150-9 p.137
  25. ^ Friedrich Hayek. The Road to Serfdom.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44. ISBN 978-0-226-32061-8. 
  26. ^ Bellamy, Richard.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Twentieth-Century Political Thought.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60. ISBN 978-0-521-56354-3. 
  27. ^ Self, Peter. Socialism. A Companion to Contemporary Political Philosophy, editors Goodin, Robert E. and Pettit, Philip. Blackwell Publishing, 1995, p.339 "Extreme equality overlooks the diversity of individual talents, tastes and needs, and save in a utopian society of unselfish individuals would entail strong coercion; but even short of this goal, there is the problem of giving reasonable recognition to different individual needs, tastes (for work or leisure) and talents. It is true therefore that beyond some point the pursuit of equality runs into controversial or contradictory criteria of need or merit."
  28. ^ Socialism Archived 29 July 2011 at WebCite
  29. ^ Rosefielde, Steven. Red Holocaust. Routledge. 2009. ISBN 978-0-415-77757-5. 
  30. ^ Daniel Jonah Goldhagen. Worse Than War: Genocide, Eliminationism, and the Ongoing Assault on Humanity. PublicAffairs, 2009. ISBN 978-1-58648-769-0 p. 54: "...in the past century communist regimes, led and inspired by the Soviet Union and China, have killed more people than any other regime type."
  31. ^ Benjamin A. Valentino. Final Solutions: Mass Killing and Genocide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004. p.73 ISBN 978-0-8014-3965-0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

Wiktionary-logo-zh.png
维基词典上的词义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