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刘亚楼
中国人民解放军首任空军司令员
1949年10月 - 1965年5月
原名 刘振东
外文名 俄文:萨沙
別名 王松
性別
出生 1910年4月8日(1910-04-08)[1]
 大清帝國福建武平
逝世 1965年5月7日(55歲)
国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语言 汉语
政党  中国共产党
军衔 空军上将
配偶

员凌漪(第一任妻:1938-1941)
苏丽娃(第二任妻:1941-1943)

翟云英(第三任妻:1947-1965)
亲属

子:刘煜南、刘煜滨、刘煜奋

女:刘煜鸿、刘煜珍
学历
勋章奖章
军衔记录

刘亚楼(1910年4月8日-1965年5月7日),原名刘振东福建武平人。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空军上将军衔。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1926年底中学毕业后在家乡当小学教员,接触中国共产党并于1929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改名为刘亚楼。

1929年12月进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随营学校学习,1930年在红军内任基层连队指挥员,参加历次红军反围剿作战,曾率部参加攻克吉安的战役,后因战功逐渐升至红一军团二师政委,与时任红二师师长的名将陈光搭档。

1934年参加长征,和陈光一起指挥红二师作为先遣队强渡乌江,为红军大部队渡江打开通道;后又指挥部队攻占遵义娄山关。在大渡河畔,派遣红二师下属红四团,攻占泸定桥。1935年改任红一师师长。到达陕北后,回红二师任师长,并参加直罗镇战役,后参加红军东征

1936年进入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学习,同年从第一期毕业,留校任训练部部长,后升任抗大教育长

在苏联[编辑]

1939年被派遣至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化名王松,并取俄文名萨沙。1941年9月,纳粹德国莫斯科进军,林彪率刘亚楼、卢冬生杨至成李天佑钟赤兵等在苏学习人员坐火车经外蒙古回国,10月到达外蒙古库伦,由于中蒙边界道路受到破坏,受阻于库伦一个月。由于林彪是以一一五师师长赴苏联治病的身份公开出境的,可以坐飞机通过公开渠道回国,其余在苏联学习军事的人员则属于非法入境,无法乘飞机回国,只好滞留外蒙古。期间,刘亚楼和卢冬生俄语较好,进入驻蒙苏军担任参谋,此后留在苏联红军,被授予苏联红军少校军衔。1942年,刘亚楼作为参谋参加了斯大林格勒战役,因表现出色,苏联一度邀请其加入苏联国籍留在苏联,遭到刘亚楼拒绝。

斯大林格勒战役结束后,1943年,刘亚楼和卢冬生苏联远东军区伯力,至步兵88旅工作。步兵88旅即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因遭日军打击损失惨重而进入苏联。

进军东北[编辑]

1945年8月,苏联红军对日宣战,刘亚楼随苏联红军进军东北,担任参谋。在作战中,一次苏联空军与地面部队的协同中出现问题,导致苏军地面部队遭到苏联空军轰炸,事故原因是一条命令没有得到有效传达,该命令曾通过刘亚楼传达,刘亚楼一度被判死刑,后调查得以幸免[2]

1946年,身着苏军少校军服的刘亚楼和罗荣桓在大连。

日本战败后,刘亚楼留在苏联红军驻华部队,负责苏联红军八路军的联络[3]

东北民主联军成立后,林彪罗荣桓出面举荐,由中共中央向苏联要回刘亚楼,任参谋长,代号103,与林彪罗荣桓一起成为东北中国共产党武装力量的指挥核心,在战争中,三人以“林罗刘”之称号合署一切文件,指挥占领了整个东北,并入参加平津战役。1949年3月28日,刘亚楼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十四兵团司令员,准备南下作战。

组建空军[编辑]

刘亚楼在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多在军服外穿一件皮衣。

1949年10月25日,突然接到命令组建空军,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首任司令员。参与组织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入朝参战。

在组建空军过程中,刘亚楼提出“从空战中锻炼、在战斗中成长[4] 的指导方针,认为不经历作战是无法成为强大的空军的,新成立的解放军空军虽然没有经验,但也要勇于去与世界第一的空军主动作战,方可得到锻炼。这一方针使得中国空军朝鲜战场上锻炼出了一大批优秀的王牌飞行员,包括日后成为空军司令员的王海

1955年被授予空军上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1957年跟随中国军事代表团赴苏联参加十月革命四十周年纪念活动。1959年起任国防部副部长兼国防部第五研究院院长、国防科委副主任。

1965年病重,赴上海住院治病,5月7日在上海病逝,享年55岁。

遗言事件[编辑]

文化大革命爆发前,罗瑞卿受到批判,叶群指出罗瑞卿曾通过刘亚楼传达四条意见,内容为林彪身体不好,不用多请示林彪意见,有事情请示罗瑞卿即可。此内容意在指出罗瑞卿在夺林彪的权。

接替空军司令员的吴法宪也在1965年12月给林彪写了一封证明信,信中说刘亚楼在去世前曾叮嘱吴法宪“不要上罗瑞卿的当”,“不知居心何在”,指出罗瑞卿在搞阴谋。因刘亚楼去世,死无对证,罗瑞卿受到批判。

1957年,叶剑英、刘亚楼在苏联。

文化大革命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为此事证明,刘亚楼死前并无所谓遗言。[5]

家庭[编辑]

早年在家中有一童养媳,刘亚楼参加红军后童养媳改嫁。

抗大期间,与女学生员凌漪结婚,并生有长子刘煜南。

刘亚楼在苏联期间,员凌漪听信传言,误以为刘亚楼在战争中身亡,遂改嫁。刘亚楼则与中共早期领导人苏兆征之女苏丽娃结婚,后因故离婚

1946年经介绍,刘亚楼结识中苏混血小学女教员翟云英,1947年结为夫妻,生有女儿煜鸿、煜珍,儿子煜滨、煜奋。[6]

轶事[编辑]

刘亚楼曾经晕飞机,被指定负责组建空军,一度曾有过担心,后担任空军司令员后克服晕机问题。有戏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海军司令员晕船(指萧劲光晕船),空军司令员晕飞机。

1946年在东北,林彪与刘亚楼同追孙维世,二人争风吃醋险些动武。最后由于孙维世被李立三用美国飞机送到延安,此事不了了之。

江腾蛟为讨好好色的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多次为他拉皮条。出自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参考资料[编辑]

军职
前任:
首任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员
1949年10月 - 1965年5月
繼任:
吴法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