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中文羅馬拼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華民國的中文羅馬拼音系統為國際上較流通的漢語拼音(2009年-)。在2009年以前,政府曾採用國語羅馬字(1928年-1985年)、國語注音符號第二式(國音二式,1986年-2002年)、通用拼音(2002年-2008年),與上述幾個官方系統並行的,是大體上已使用數十年的威妥瑪拼音(韋式拼音)。

目前教育部規範地名、街道名、人名均以漢語拼音翻譯,僅各縣市以國際慣用為由保留威妥瑪拼音、淡水及鹿港則依國際通用、約定俗成方式譯寫。由於政府曾通行通用拼音,因此在部分地方、人名中仍可見通用拼音。

中文羅馬拼音一直有許多非純正學術上的爭論,也從未能回應在台外籍人士的需求,亦無法與台灣民眾建立連結,取而代之的是政治因素的影響。也因此,台灣的現代國字羅馬拼音一直處在不合理的矛盾狀態下,造成許多外國觀光客、外籍居民和當地台灣人溝通上的困難。

教育[编辑]

在台灣,所有等級的學校都沒有常態的中文羅馬拼音教學。結果導致多數台灣人不知道如何為他們的姓名或住址拼注羅馬拼音。教師們只以注音符號(「ㄅㄆㄇㄈ」)來標注與指導國語字的發音。

一直以來,關於教育學齡較小的兒童拼寫羅馬拼音的議題(如中國大陸的學生學習漢語拼音),都只是零散地被討論。和其餘所有有關羅馬拼音的方案一樣,這是一項極具爭議性的議題。2000年代前期,因為一場採用何種拼音形式的爭執(通用拼音或漢語拼音),一項拼音的計畫被延期了。這項改革非常地複雜,它需要龐大的努力來編寫新的指導教材,並且重新訓練教師。

在台灣,閩南語客家語原住民語言的教科書,除了增埔符號後的注音符號外,現在亦編入羅馬拼音(像是經修改過後的白話字)。然而,因為台灣有相當數目的學童無法順利讀出拉丁字母,所以只標注羅馬拼音而沒有注音符號的教科書,在小學階段非常罕見。

由國家出版且面向海外台灣學童的教科書中,通常以完全雙語的方式寫成,但在文章主體的部份只標注了注音符號,另附有注音符號與其它各種羅馬拼音的對照表。而用於高階學生(像是青少年與成人)的教科書,則罕為生字詞標注注音符號。通常在註腳部份,除了有注音外,還有羅馬拼音的解釋。

目標族群為外國學生(多為成人學習者和工作者)的片語書以及生字書,通常只附有漢語拼音作為正體中文字的發音指導,就像多數在北美洲出版的中文教材一樣。

地名[编辑]

中華民國政府曾於2002年採用通用拼音(2000版)為中文譯音標準、於2003年頒布地名譯寫原則,強制變更宜蘭縣、嘉義縣市及全國各鄉鎮市區級地名音譯寫法,並且全國性更新國道、省道、縣道、鐵路等交通運輸指標,但因為此原則只是「行政指導」位階,不能禁止地方政府自行決定其它方案。台北市在1998年採用通用拼音(初版)更新路牌,2000年以國際接軌為由,採用了漢語拼音,並替換了其不符合漢語拼音規則的路牌,但保留舊版通用拼音「音節開頭字母大寫」的用法(通用拼音現已刪除此用法)。2008年9月16日,行政院通過教育部提案,2009年1月1日起在譯音上從通用拼音全面改採漢語拼音[1][2]。目前國民黨執政縣市均已陸續改採漢語拼音更新路牌,然路牌標示方式未一致,例臺北市路牌依然保持音節開頭字母大寫之標示方式。台鐵、國道、省道分別於2009年12月、2011年6月、2011年12月完成地名拼音更新作業,採用漢語拼音。而高雄市在內的民進黨執政縣市,則繼續採用通用拼音。

台灣高鐵在2007年正式營運時,依當時政府規定,採用通用拼音,至2012年3月,也改採漢語拼音,更新公司英文網頁內容及板橋站的站名標示。

在台灣,因為人力訓練的不足,羅馬拼音的錯誤成為非常頻繁發生的現象,且缺少了政治意願的參與來履行修改。常見的許多錯誤,起源於台灣獨有的台灣國語腔調:像是將「ㄤ(-ang)」與「ㄢ(-an)」混用。舉例來說,在標示及名牌中,「ㄍㄨㄢ(關guan)」與「ㄍㄨㄤ(光guang)」時常相互受到混淆。簡單的排印錯誤(像是把e寫成t)也是無所不在。臺北市的路牌捷運標示正確性相對高,然公車站牌常可看到上述之的錯誤,甚至有中英文地名完全錯置亦未被施工及驗收人員察覺之情況發生。而高雄市方面,為迎接2009年世界運動會的到來,曾進行路標錯誤檢舉活動[3],故錯誤標示也已大幅減少。多數錯誤發生在偏遠且缺乏資源的地區,因其外國觀光客的數量較少,修改羅馬拼音標示並非排為首位的計劃[4]

從2009年起,除縣市名稱使用以威妥瑪拼音為主之約定俗成拼法外,鄉鎮市區與道路皆改用漢語拼音,臺北縣於升格為直轄市時更名為新北市,一度將採用漢語拼音,然因強烈民意反對而改用意譯New Taipei,另內政部於2011年6月16日核定淡水鹿港依國際通用、約定俗成方式,分別譯寫為閩南語白話字的Tamsui及威妥瑪拼音的Lukang,恢復兩地在2003年地名譯寫原則頒布後,被強制變更之具有歷史意義的英譯名稱,成為唯二例外。

人名[编辑]

大多數的台灣民眾使用非正規的威妥瑪拼音來拼寫其姓名。這個簡化版的韋式拼音並不使用發音區別符號(聲調號、送氣音符號與母音變化),「ü」的音亦直接寫作「u」,例如 Hsü 直接寫作 Hsu。通常字與字間會用連字符號相接,例如 Lu Hsiu-lien(呂秀蓮),名第二字首大寫 Lu Hsiu-Lien 的用法亦很常見。姓名前後看個人使用習慣亦沒有一定,較多人使用姓後名前之形式,例如 Che-Hsuan Lin (林哲瑄)),然政治人物通常用姓前名後之形式。至於官方建議之比照中國大陸採用姓前名後且名相連形式,相對而言較少見到。

不少台灣人士的羅馬姓名(例如某些政治家)使用非正規或特殊的拼音系統來翻譯,亦或是交雜使用多種拼音系統。例如:「李登輝(Lee Teng-hui)」的姓氏Lee在多數主流的羅馬拼音系統中,皆拼作Li;「馬英九(Ma Ying-jeou)」的名字則屬威妥瑪拼音與國語羅馬字混用;最接近「陳水扁(Chen Shui-bian)」這個名字的拼音法係漢語拼音,但在漢語拼音中並不使用連字符號。

企業名稱[编辑]

公家與私人企業的英文名稱並沒有受到任何標準的限制,這個領域上的拼音差異更為廣大,也更不可預知。有些企業選擇「音譯」他們的名稱,有些則選擇了「意譯」。中華電信(Chunghwa Telecom)、中華商業銀行(The Chinese Bank)、中華航空(China Airlines)的中文名稱都是「中華」,譯名卻以不同辭彙出現。

只要最後的拼寫結果在發音和視覺上是舒服的,許多企業主就會採用一種特別的方法。華隆集團(The Hualon Group)和裕隆汽車(Yulon Motor)的拼音名字就選擇了易讀性,而捨棄了幾個字母(按照主流羅馬拼音系統,第二個音節本來應該是「long」或「lung」)。

在台許多企業集團的領導是閩南人,所以也不難找到使用羅馬拼音來翻譯閩南語的例子。就像新光集團的羅馬名稱「Shin Kong」係以閩南語發音拼寫而成,而非國語(普通話)。

如同街道路牌一樣,店家與商業產品標籤的羅馬拼音目前仍尚未系統化。

其它[编辑]

中華郵政目前依教育部「中文譯音使用原則」規定,提供地址的漢語拼音譯寫的官方協助。在2000年之前,地址通常以威妥瑪拼音郵政式拼音國音二式寫成。但通常,只要有正確的五碼郵遞區號,郵件工作者便能在不受拼音系統的干擾下遞送郵件。

臺灣多數的大學名稱使用威妥瑪拼音,例如:成功大學(Cheng Kung)、中興大學(Chung Hsing)、逢甲大學(Feng Chia)、輔仁大學(Fu Jen)、交通大學(Chiao Tung)、中正大學(Chung Cheng)、暨南國際大學(Chi Nan),而政治大學(Chengchi)的「治」在威妥瑪拼音應為chih,而非chi。少數幾個在中華民國政府遷臺前便已存在的大學則使用郵政式拼音,像是清華大學(Tsing Hua)、東吳大學(Soochow,蘇州)。有些大學的名稱使用地方方言,像是採用臺灣閩南語拼音的淡江大學(Tamkang)、粵語(廣州話)拼音的中山大學(Sun Yat-sen,孫逸仙)、德明財經科技大學(Takming)。

因國民中小學與高中隸屬地方政府的管轄範圍內,他們遵從各地縣市政府所選用的拼音方式,曾選擇通用拼音,現逐步換至漢語拼音。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网页[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