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化 (修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轉化,屬修辭的一種,主要是將抽象或無生命的事物以具體事例代替。描述一件事物時,轉變它原來的性質,化成另一種與本質截然不同的事物。 轉化可以將物擬人、將人擬物,或以此物擬彼物以及化抽象為具體──此一類別又稱通感移觉。 通感也可以被看作是一种隐喻。指利用心理感受间的交叉联系使文学形象具有更为强烈、鲜明的的情感色彩或情绪感染力的一种修辞方法。其所利用的感官联系,是一种可以被大多数人理解的高级感知能力。作为一种审美创造活动的手段,通感被广泛应用于各种艺术作品当中。

分類[编辑]

轉化是廣義的比擬,以下又可細分為數項:

擬人化[编辑]

將無生命的物品賦予具體的行為,是為擬人[1]。把自然界的萬物當成人一樣,將它們人格化,使它們似乎是有了生命似的,可以有情感、能思考、能行動、會說話,這就是「擬人法」。使用「擬人法」不只讓萬物變得像人類一般,主要藉由這種修辭法讓文章變得更有趣味,同時讓人覺得更有親切感。 一般來說這種修辭法比較適合運用在記敘文、抒情文以及童詩或是寓言方式的文章,但比較不適合用在論說文等需要議論、說明的文章中。

擬物化[编辑]

將有生命的人物轉變為虛構的狀態,或是將此物擬彼物,稱為擬物。

  • 以物擬物:把一種事物想成是另一種事物,尋找兩種事物中的共通性,使兩者結合,並產生奇異又生動的聯想。
  • 以人擬物:將人的外表模樣、神態等,藉著其他事物的比擬使其更有趣味。

形象化(通感)[编辑]

把「抽象」的事物當成「具體」的事物描寫。

  • 以物擬物
  • 以人擬人

例句[编辑]

  • 人性化:
    • 山巒靜靜的睡了。(楊喚《夏夜》)
    • 粉紅的海棠,含著幸福的微笑。(謝冰瑩《愛晚亭》)
    • 暮靄已經籠罩大地的時候,等著鴨寶寶的歸來。(鍾梅音《鄉居情趣》)
    • 雨好寂寞,這個世界好寂寞。(桑品載《寂寞雨》)
    • 石碑立在山坡上,無限哀愁地凝視著的行人。(蔣夢麟《西潮》)
    • 春,踏著芭蕾舞女的碎步,潛入了我的曬堂。(胡品清《最後一曲圓舞》)
    • 羊隊和牛群告別了田野回家了。(楊喚《夏夜》)
    • 太陽展開他的雙懷,散發他的熱情。(佚名《佚作》)
    • 收音機經過我那一撫摸,也載歌載舞了起來。(佚名《佚作》)
  • 物性化:
    • 不知道有誰在撕毀著我的翅膀,使我不能飛揚。(楊喚《詩簡集》)
    • 把忍耐種在心田,其根雖苦,其果卻甜。(善鎮《忍耐》)
    • 心靈的雨季再也不會來。(旻黎《感情的花朵》)
    • 他的記憶之門,終於開了一條縫,有光亮照進去了。(《斷夢》)
    • 把你的影子加點鹽,醃起來,風乾;老的時候,下酒。﹝夏宇〈甜蜜的復仇〉﹞
  • 形象化:
    • 我沒有夸父的荒誕,但晚景的溫存卻被我這樣偷嘗了不少。(徐志摩《我所知道的康橋》)
    • 我老覺得我們的小屋快要炸了,快要被澎湃的愛情和友誼撐破了。(張曉風《地毯的那一端》)
    • 你的嘆息,應該被快樂絞殺,而對著明天歌唱。(楊喚《短章》)
    • 我睡著,鎖滿心的渴望於我的體內。(方思《春醒》)
    • 那沉鬱,似風,默默地死亡。(翱翱《第三季,那沉鬱,似風,默默地死亡》)
    • 那就摺一張闊些的荷葉,包一片月光回去,回去夾在唐詩裏,扁扁地,像壓過的相思(余光中《滿月下》)
    • 他們總是披了一身淡淡的夜色便開始工作。(張騰蛟《那默默的一群》)

参考链接[编辑]

  1. ^ 藝術與建築索引典—擬人法 於2011 年3 月21 日查閱

内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