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中文延伸套件計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Linux中文延伸套件計畫Chinese GNU/Linux Extensions簡稱CLE)是為Linux 中文化的一個社群計劃。早期CLE是 些建構在Red Hat Linux上的中文相關程式RPM收集,對官方程式進行補足。隨後目標轉變成為建立國際化(i18n)和本地化(l10n)的基礎架構來處理中文問題。隨著各方開發者的加入,成果也移植到各大Linux發行版本

概念[编辑]

所謂的中文化操作環境,根據CLE開發者的看法,至少應包括

  • 中文的訊息
  • 中文的顯示
  • 中文的輸入
  • 中文的列印
  • 中文的處理

欲達到這些目的,有許多種做法。CLE採用的,是如今最通行,一種被稱為I18N/L10N的手法。也就是將程式語言相關的部份獨立出來。將語文環境有相關的資料,放在「區域環境資料庫」。在設計程式時不考慮對特定語文的支援細節,而是在執行時期才依使用者所選擇的區域環境(locale)聯繫到不同的資料庫,提供該語文的支援,如此方法稱之為國際化。而在此架構下加入中文區域化的支援,稱為中文的本地化

發展史[编辑]

草創時期[编辑]

CLE計劃的發起人是鄭原忠,代號小虫。當時還在軍中服役,原本僅是針對個人維護的方便,對相關中文軟體進行修補,打包成RPM檔以被不時之需。因Linux逐漸受到重視,中文化的需求也日漸重要。小虫為了將他的工作成果分享出來,以電子郵件與陳永昇(cdchen)討論後,決定將所有RPM檔打包成可安裝光碟,置於網路上供人自由下載使用。1998年6月20日發表CLE v0.3,以GNU GPL授權,為CLE公開的第一版。推出後立刻廣獲好評,不斷收到各方測試回報與改善建議。隨後密集推出v0.4、v0.5版,大多是小虫一個人包辦。

1998年10月25日推出的v0.6是邁向社群計劃的一大步。除了軟體功能的提升外,更重要的是各路好手加入開發,包括黃志偉李柏鋒胡崇偉[1]。此外,官方網站、通信論壇FTP站等各項服務也陸續上線,CLE計劃逐漸成形。兩個禮拜後,v0.6p1釋出,加入了更多的修正。此時的中文化架構,主要還是以CXWin為主,搭配xa+cv處理中文輸入的功能。

1999年1月18日推出v0.7版,首次嘗試讓使用者可以選擇不具CXWin修補的X Window系統,使用純I18N/L10N的中文環境。兩個月後再推出v0.7p1,更新GNOMEKDE等套件,提供使用者更穩定的操作環境[2]

台大時期[编辑]

1999年6月推出的v0.8版是一個新里程碑。搭配了Red Hat 6.0新版的GNU C函式庫對多位元組字集的支援,CLE有了嶄新的中文化架構,去除CXWin的牽絆,可同時支援繁體Big5)與簡體GB2312)中文。新的xa+cv在X的顯示對位問題有了重大改良,在輸入上也有重大改善。導入謝東翰開發支援XIMXcin 2.5,雖然還沒做為預設中文輸入法,但搭配GTK+程式使用已經沒問題了。整體而言,中文化程式跟整個系統搭配的更好,不再有隔閡[3]。在百資科技的協助下,小虫出版了「Official CLE 0.8 ─中文Linux延伸套件使用指南」。

此時小虫從軍中退伍,返回母校台大化學所擔任研究助理,連同就讀台大電機所的CLE另一位主要開發成員兼CLDP計劃主持人黃志偉,與就讀台大物理所Xcin領導者謝東翰,形成台大Linux鐵三角。他們說服台大計算機中心支持CLE相關計劃,提供設備與頻寬。使得他們在無後顧之憂的情況下,全力完成Linux中文化的基礎工作[4][5]

此時的CLE也開始進入穩定的開發時期,新版釋出速度明顯變慢。四個月後方推出CLE v0.8p1,中文化的架構不變,但加入更多的套件更新。簡體中文的支援也更完整[6]。同時使用新一代中文架構的CLE v0.9測試版也密集開發中。

文鼎字型[编辑]

當時Linux的中文化還有一個大難題,就是還沒有自由免費的中文字型可使用。小虫連同幾位CLE的主要成員黃志偉、謝東翰和胡崇偉等,積極奔走遊說華康文鼎等字型公司。終於獲得文鼎科技的善意回應,釋出四套以Arphic Public License授權的TrueType字型,供社群自由的使用。

翔威事件[编辑]

1999年9月,發生翔威事件。起因於翔威國際公司推出商業的中文Linux發行版,其中部分採用CLE的中文化成果。按照GNU GPL的授權條款,翔威雖將其原始碼公開。但其中獨缺翔威自行翻譯的KDE中文訊息檔。小虫以CLE計劃主持人的身份公開於網路論壇抨擊翔威做法不當。翔威工程師起先辯稱是一時失誤,後又改稱只提供原始碼給購買翔威產品的用戶。

此事引起台灣Linux社群譁然。大多數網友皆聲援CLE,指責翔威做法有失自由軟體的開放分享精神。然而也開始有人以陰謀論,質疑許多CLE開發者擔任網虎國際公司顧問,有藉社群名義打壓競爭對手之嫌。此論點也引起CLE開發成員強烈不滿,導致激烈的網路論戰

論戰持續數週,最終翔威國際迫於輿論壓力而讓步,同意釋出KDE的翻譯檔,事件才逐漸平息。但論戰雙方都已受到不小的傷害[7] 。受此事件的影響,小虫逐漸將個人重心放在學業,而淡出CLE計劃。主要的開發工作,便由黃志偉接手。

成熟時期[编辑]

2000年3月20日在黃志偉主導下,推出架構於Red Hat 6.1的CLE v0.9,首度以台灣原住民Yami(雅美族,今稱達悟族)為代號。不再使用任何外掛方式而能夠正確的顯示、輸入乃至處理中文,象徵著Linux中文化與國際化的腳步又邁進一大步。在國際化的架構下,能同時支援多語系。只要指定LANG變數,便可在各語言之間切換。以Xcin 2.5.2為預設中文輸入法,並以文鼎字型做為預設中文字體。包含高茂原開發的英漢/漢英字典pyDict。大部分的KDE/GNOME程式皆可正確顯示並輸入中文[8]

頂高時期[编辑]

2000年6月小虫結婚並赴美留學。黃志偉也自台大畢業,在葉平的引薦下進入剛成立的頂高國際公司,擔任研發協理,繼續CLE的開發工作。黃志偉網羅了另一位CLE活躍開發者張崇嚴,以及KDE中文化主要作者莊明哲,和*BSD社群好手羅謝家偉加入,還有高茂原、曾昭明jmce作者)等擔任顧問,組成堅強的研發團隊。

在頂高全力支持下,2000年10月30日推出CLE v0.9p1,代號仍為Yami。以Red Hat 6.2為基礎,中文列印的改良是這個版本最大的特色。包含文書處理軟體AbiWord中文版,與CJK for LATEXChiTeX,製作中文文件更加容易[9]。黃志偉並結合團隊成員撰寫了「Linux中文延伸套件使用指南for CLE v0.9p1」,由頂高國際出版。

然而頂高國際因資金未能到位,2001年2月發生財務危機,並停止對社群的贊助。CLE的團隊成員也陸續離開頂高。

泰雅現身[编辑]

儘管各自遭遇生活上的困境,CLE成員仍排除萬難,於2001年4月10日推出,以泰雅(Atayal)為代號的CLE v1.0版,象徵著國際化與中文化進入穩定成熟的時期。延續國際化的架構,以Red Hat 7.0為根基,搭配Glibc 2.2,對國際語文,特別是CJK(中日韓語)的支援更加完善。有完整的中文安裝介面,並導入大陸地區常用的Chinput做為簡體輸入法引擎。包含中文支援的KOffice辦公軟體,以及更多的中文程式與使用介面[10]

隨著黃志偉的淡出,CLE的開發也改由張崇嚴主導。2001年10月和11月分別推出代號為Gaga(泰雅語)的兩個CLE v1.1測試版。主要在提出更佳的中文列印解決方案。包含AbiWord、StarOffice、KOffice和HancomOffice等各套辦公軟體[11][12]。在2002年7月再推出miniCLE系列,提供以APT為基礎,類似Debian的基本可客製化系統[13]

功成身退[编辑]

2002年10月 因發生Red Hat Linux 8.0移除中華民國國旗事件,導致CLE團隊與Red Hat的決裂[14]。CLE自此也未再推出新版本。官方網站轉型為Linux相關新聞、論壇以及下載區,仍由張崇嚴繼續維護。

儘管如此,曾經做為華文世界裡最重要也最受歡迎的自由軟體社群計劃,CLE對Linux的中文化與國際化發展有著不可磨滅的貢獻。雖然一開始是以類似Linux發行套件的方式存在,但CLE的開發者並不打算讓它成為一個完全獨立的發行版本。相反的,CLE的開發者嘗試與各自由軟體的原始開發組織合作,希望將支援中文的國際化架構落實到原始碼當中。包括Linux kernel、Glibc、Qt、GTK+、KDE、GNOME、AbiWord等都曾加入CLE提交的修補。如此當新版的程式自開發者手中釋出後,便已有了中文支援的能力。CLE的開發者期望將來各家Linux發行版本都能夠有內建的中文支援,那也就是CLE功成身退的時候[15]。以目前的情況看來,CLE的終極目標,雖不中亦不遠矣!

其它移植[编辑]

由於CLE廣受歡迎,不少開發者將其移植到其它的Linux發行套件,例如:

書籍出版[编辑]

由CLE原開發者所著作的書籍有:

其它以CLE為主體,但非CLE開發者所撰寫的有:

參見[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由於CLE的官方網站發生多次硬碟損毀事件,許多文件,包含通信論壇等都已逸失。所幸在Wayback Machine仍能找到當年大部分的資料。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