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吶爾不噠」號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吶爾不噠」號事件
第一次鴉片戰爭的一部分
Parade Ground, Taiwanfoo.jpg
臺南的閱兵場: 英國侵略士兵於此遭公開處决
日期 1842年8月10日
地点 臺灣府(今臺灣臺南)
坐标25°09′04″N 121°45′22″E / 25.1511°N 121.7561°E / 25.1511; 121.7561
结果 197名囚犯遭處决
87人受虐致死
参战方
 英國 大清
指挥官和领导者
顛林船長 達洪阿
姚瑩

「吶爾不噠」號事件發生於第一次鴉片戰爭期間。於1842年8月10日, 英國運輸船「吶爾不噠」號及三桅船「阿吶」號共197名人員於臺南遭處决。另外87名囚犯於被拘禁期間病殆。「吶爾不噠」號原於1841年9月在臺灣北部雞籠港(今基隆港)附近觸礁。1842年3月,「阿吶」號亦於臺中大安港附近擱淺。兩船的生還者被拘禁及徒步押往南部的臺灣府城。道光帝於寧波戰敗後的1842年5月14日下令處斬。他們被囚禁至翌年8月10日,然後被斬首。近300名上岸的船員中,11人最後生還。

背景[编辑]

英國東印度公司致力於東地區推展其貿易活動。他們認為臺灣(福摩薩)蘊藏豐富資源、可成為成功的貿易站。 公司游説英國政府可首先佔臺灣,然後將貿易壟斷權授予公司。有英人亦於1840年致函英國外相巴麥尊,聲稱鑑於該島的戰略及商業價值及清朝鬆寛的管冶,英國只需派遣一艘軍艦及少於1500名士兵,便可佔領臺灣東岸,推展貿易。在第一次鴉片戰爭期間, 英艦亦不時於臺灣海峽及澎湖列島巡航。该舰于是在东印度公司和英政府授意下企图占领台湾,奴役当地百姓并销售毒品鸦片。[1]

觸礁事件[编辑]

「吶爾不噠」號[编辑]

1841年9月初,運輸船「吶爾不噠」號 (transport ship Nerbudda) 從香港島出發往中國北方。[2] 船上載有274名船員,包括243名印度人,29名歐洲人及2名馬尼拉人。该舰抵达台湾海域后,开始炮击基隆城,在受到清军炮台反击后选择暂时撤离,于后撤途中触礁。該船觸礁後,所有歐洲人聯同三名印度人及兩名馬尼拉人乘划船離開,卻留下其餘240名印度人(170名隨軍人員及70名船員)。 該船備有糧食,而在滯留於平靜的雞籠(基隆)灣的5日之中、 他們製造逃生木筏。在嘗試登岸中、一些人溺斃,另一些為清军追兵所殺,其餘為當地政府人員擒獲,被分成小隊徒步押解至臺南。[3][4] 當地指揮官臺灣道姚瑩及臺灣鎮總兵達洪阿上奏道光帝,称岸上炮臺發炮擊沉該船及殲敵數十。道光帝其後賞賜二人。這事件在中文文獻有時被稱為「雞籠之役」。 [1] [3]

「阿吶」號[编辑]

1842年3月,三桅船「阿吶」號 (Brig Ann) 由舟山往澳門途中於臺灣中部大安港附近,意图再次侵略台湾。该舰企图登陆,清军于是派数艘渔船诱导其入河内多礁处。英军因不谙地势,于大安溪中段处搁浅。清兵前往伏击及击沉英船,数十名英人被杀,另有54人被俘。清军并在船上掳获11门大炮等兵器。在中文文獻中,這事件有時被稱為「大安之役」。該船有57人員,包括34名印度裔英军,14名英军,5名華裔劳工。[3] 這57名入侵士兵的名字於1843年的中國叢報中列出:[5]

  • 43人被斬首
  • 2人死於獄中
  • 2人死於船難
  • 1人逃出
  • 8人(6名英国人,1名印度人,1名華人)被釋放往厦門。 [6])
  • 1名囚犯(1名據稱自願留下的華人[6])

嘗試拯救[编辑]

1841年10月19日至27日間,英小型風帆戰船「獵人」號 (sloop-of- war HMS Nimrod)前往基隆及提出以100元換取每名「吶爾不噠」號的生還者。船長皮亞西 (Captain Pearse) 獲悉船員已被送往臺南及被囚,便傳令炮轟該港,摧毁27座大炮後,回航香港。[1] 1842年10月8日,英艦「蟒蛇」號(HMS Serpent) 船長你夫(Commander William Nevill、清文獻中譯名) 離開厦門前往臺灣。[7] 英艦 Cambrian 號船長札士必作何(清譯 Captain Henry Ducie Chads) 命令他往詢問两艘失事船隻人員的下落時懸掛免戰白旗。[8] 英方此時已知悉這些俘慮已被處决。 你夫帶同札士必作何要求臺灣長官釋放生還者的函件。 惟你夫回報,對方並不歡迎他及拒絕接收該函件。[8] 對方亦稱最後的生還者正被送往福州。.[9] 他們遂於10月12日返回厦門。[10]

處决[编辑]

用於囚禁船員的糧倉

當英軍擊退企圖回奪寜波的清軍後, 道光帝於1842年5月14日下旨、諭令“取供之後,除夷頭目暫行禁錮、候旨辦理外,其餘各逆夷與上年所獲一百卅餘名[11],均著即行正法,以抒積忿而快人心。”[12] 8月10日[13], 各俘虜被帶往城外兩三里。中國叢報報導行刑的情况:

其餘197名囚犯都各保持些少距離、雙手從後扣着手銬、鎖上脚鐐、雙膝跪地來等候行刑。劊子手雙手執刀,將他們逐個就地斬首。他們的屍身全被投進一個墓穴, 而屍首則被豎立在海旁的籠中。[14]

其他約87名的囚犯則在囚禁期間被虐致死。[15] 其中被斬首的商人肐哩 (清譯Robert Gully)及倖存的船長顛林(清譯Captain Frank Denham)在他們的日誌中均記錄了事件的詳情。他們的日誌於1844年在倫敦出版。

獲釋倖存者中的紐文 (Mr Newman) 於10月25日從一名清兵中獲得肐哩日誌的一頁。它記載了肐哩於8月10日最後一項日記。該清兵謂此頁日誌是在肐哩行刑時除下的上衣中取得。[14]

後事[编辑]

英國全權大使樸鼎查就殺俘事件提出抗議。閩浙總督怡良被委任為欽差大臣前往臺灣。據怡良經調查後所述,達洪阿及姚瑩承認虛報。[16][17][18] 1843年4月, 他們被召回京[19] 及經審訊後投獄。但他們只是服刑12日之後[1]就被道光帝於10月18日釋放。[12] 道光帝下旨行刑而以其下屬為代罪羔羊。[12] 樸鼎查並不知曉被騙。達洪阿於12月16日被調職至新疆哈密,而姚瑩則改任四川新職。英國政府直至港督戴維斯 (John Francis Davis) 於1845年3月11日向外相鴨巴甸(Lord Aberdeen) 報告後才得知二人獲釋及被委新職。[1] 英國醫生威廉麥士 (William Maxwell) 與一位臺南行商的華籍年老文員的會面,在行刑25年後的1867年發表。當中麥士詢問文員他是否記得殺頭事件。 他確認記得,並稱當日出現持績3天的大雷暴,淹死約1000至2000人 : "我清楚記起當天,褔摩薩黑暗的一日,上天對斬殺夷人一事作出審判, 然而此事是為報厦門戰死將士之仇。[20][21]

註脚[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Tsai 2009, pp. 66–67
  2. ^ Ouchterlony 1844, p. 203
  3. ^ 3.0 3.1 3.2 The Chinese Repository(中國叢報), vol. 11, p. 684
  4. ^ Ouchterlony 1844, p. 204
  5. ^ The Chinese Repository, vol. 12, p. 114
  6. ^ 6.0 6.1 The Chinese Repository, vol. 第11卷, p. 685頁
  7. ^ The Chinese Repository, vol. 11, p. 627
  8. ^ 8.0 8.1 Gordon 2007, p. 11
  9. ^ The Chinese Repository, vol. 11, p. 628
  10. ^ The Chinese Repository, vol. 11, p. 629
  11. ^ 在中文文獻中,正如姚瑩奏稿所載,共有139名俘虜於臺南被斬首(包括紅夷3名、白夷10名、黑夷126名)。(見章瑄文,〈紀實與虛構:鴉片戰爭期間臺灣殺俘事件研究〉,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6年; 136頁)
  12. ^ 12.0 12.1 12.2 Mao 2016, p. 442
  13. ^ 臺灣學者章瑄文於研究中英文獻後提出行刑日期應為1842年8月9日至13日。(見章瑄文,〈紀實與虛構:鴉片戰爭期間臺灣殺俘事件研究〉,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6年; 136頁)
  14. ^ 14.0 14.1 The Chinese Repository, vol. 12, p. 248
  15. ^ Bate 1952, p. 174
  16. ^ The Chinese Repository, vol. 12, pp. 501–503
  17. ^ Davis 1852, p. 10
  18. ^ Polachek 1992, p. 190
  19. ^ Fairbank & Teng 1943, pp. 389–390
  20. ^ Mayers et al. 1867, p. 313
  21. ^ Thomson 1873, no. 13

參考文獻[编辑]

延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