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文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丁文江
Ding Wenjiang.jpg
中国地质学家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1887年4月13日
 大清江蘇省泰興縣
逝世1936年1月5日(1936歲-01-05)(48歲)
 中華民國湖南省長沙市
籍贯江蘇省泰興縣
政党無黨籍
配偶史久元

丁文江(1887年3月20日-1936年1月5日),字在君江苏泰兴黃橋鎮人,中华民国地质学家、社会活动家,曾任私立南开大学校董会董事。

生平[编辑]

丁家是當地鄉绅,祖父沒有功名。一直到15歲,丁都還受著傳統教育。1901年,龍研仙到泰興做知縣在本地招考,他看中了丁文江決定送他出洋留學。1902年秋,留学日本,期間他積極參與政治活動,為刊物撰文。1904年2月,日俄戰爭爆發,他受到吳稚暉的來信,講到在蘇格蘭念書環境好,不受政治事務打擾,費用又便宜,所以他和李祖鴻莊文亞決定轉赴英国,研究动物学和地质学。暮春,他們三人搭乘一艘德國輪船前往歐洲,途經檳榔嶼時還曾拜訪客居於此的康有為。到了愛丁堡,他們的資費已經花光,見到吳稚暉後,吳和經濟狀況最差莊文亞到格拉斯哥半工半讀。他們在船上遇到了一位在中國行醫的傳教士,他建議丁和李到他的家鄉司堡爾丁唸中學。1906年,他進入了劍橋大學,1907年春於1911年春轉入格拉斯哥大学。1911年,獲得動物學和地質學雙學位。5月,返國從印度支那下船轉乘火車到雲南、貴州,進行考察。8月,返回江蘇老家,參加滿清政府學部遊學畢業生考試,獲得「格致科進士」名銜。同時在上海南洋公学任教。[1]

1912年冬,南京政府決定在工商部矿政司下設地质科。次年2月,赴北京任農商部地質科科長,這時中國並無礦業人才,北大地質系應考人數也很少,幾近廢系。地質科中只有丁文江和章鴻釗兩人受過專門的學術訓練,他們延攬在北京外國專家到地質科工作。這年礦政司開辦地質研究所,丁文江、章鴻釗和北大地質系的索爾格承擔了大部分的教學。12月,赴山西、云南等地进行地质矿藏调查。1914年,翁文灝接替索爾格任教。1917年,蔡元培接任北大,恢復地質系,地質科也更名為“地質調查所”。1919年2月,些梁啟超去歐洲考察。五四運動時他也不可避免地參與了進去,結識了陶孟和胡適梁啟超等人。1920年,他和蔡元培聘請李四光和葛利普萊到北大任教。1921年,辭去地質調查所的工作由翁文灝接任,他前往熱河擔任北票煤矿公司总经理,同鄉劉厚生為董事。他一直負擔著家庭經濟的重擔,而且科學工作的阻撓不斷,這都影響了他的轉向,雖然他離開了學界,但仍保持著很大的影響力。1922年,參與发起中国地质学会,任副会长;主编《中国古生物志》和政治評論刊物《努力》。1923年发表《玄学与科学》论文,与张君劢开展了科学与玄学的論戰[2]

1925年秋,丁辭去了經理的職務,投奔孫傳芳幕下。1926年5月5日,出任淞沪商埠督办公署总办,经过谈判,于8月1日代表江苏省政府与外国驻上海领团签订《收回上海会审公廨暂行章程》。丁文江出任總辦是他政治活動的重新開始,也是對五卅慘案的回應。但是這個選擇,也引發不少爭議。當時還在歐洲求學的傅斯年曾經因此向友人疾呼:「丁文江該殺!」。10月,孫傳芳的部下浙江省長夏超譁變,丁文江也參與了平叛。12月31日,他辭掉上海的職務,在北京隱退,後因張作霖的敵視搬到大連居住。次年,搬回北京,3月,前往廣西考察。12月,重返地質調查所。1929年到1930年夏,他到西南考察。

1931年秋,任國立北京大學地質學系教授。這年日本侵佔東北,受政治局勢驅使,1932年,為《獨立評論》撰文。同年任私立南开大学校董会董事。1933年与翁文灏曾世英合编《中华民国新地图》以及《中国分省新图》。6月,離開上海前往華盛頓參會,後到歐洲訪問,9月到蘇聯旅行。1934年6月應蔡元培之請,出任中央研究院總幹事。1936年,他在湖南勘探煤矿。時值冬季,但是煤礦坑內濕熱,丁文江堅持親自下坑探查,出坑時全身衣服濕透,到旅館時把門窗緊閉,使用壁爐。第二天他沒有起床,才發現是煤气(一氧化碳)中毒,緊急叫醫生急救,施以心肺復甦術。本來昏迷的情形有好轉,甚至一度在他堅持下,下床行走。不料後來卻因為心肺復甦術時壓斷肋骨,導致發炎,突然病情直轉而下,病逝。摯友傅斯年聞訊第一個從北京趕去看護。1月5日在长沙湘雅医院逝世。按其遗嘱,葬于岳麓山

督理湖北軍務兼省長陳宴請英國退還庚款委員團攝影莊士敦胡適齊燮元、威靈頓、陳嘉謨、安德森夫人、蘇希爾葛福王景春丁文江勞之常劉晉王世堉洪鍾美夏昌熾沈子良陳介王毅靈曾務初王光

著作[编辑]

丁著《动物学教科书》,所遗地质考察材料,编成《丁文江先生地质调查报告》,于1947年出版。

丁著《梁任公年谱长编》为研究梁启超之重要参考书。

丁文江还是中国第一个系统研究彝文的人。胡適曾著有《丁文江的傳記》一書,胡適說他是“一個歐化最深的中國人,一個科學化最深的中國人”(胡適:《丁文江這個人》)。

評論[编辑]

林毓生認為他並未看懂康德理念論論述的精華部分[3]

家庭[编辑]

參考文献[编辑]

  1. ^ Charlotte Furth. Ting Wen-chiang.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70-07-09. ISBN 9780674892705. 
  2. ^ 夏绿蒂·弗思; 丁子霖. 丁文江.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1987. ISBN 9787535700780. 
  3. ^ 林毓生,熱烈與冷靜,上海文藝出版社,1998年6月,第174至175頁

延伸阅读[编辑]

中文[编辑]

外文[编辑]

  • China Before China: Johan Gunnar Andersson, Ding Wenjiang and the discovery of China's prehistory , Magnus Fiskesjö and Chen Xingcan , Bilingual ed. English/Chinese. 159 pages. Stockholm: Museum of Far Eastern Antiquities (Ostasiatiska Museet), 2004; ISBN 91-970616-3-8 hardback.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