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不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七不讲中國共產黨提出的“七个不要讲”内容的简称,首先由中國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新浪微博上提及,随后得到其他学者教授的证实[1]。该指示沒有書面寫出,是由相关領導在開會時口述通知,可能会得到長期執行,便請大家互相遵守以免麻煩[2]。儘管真實性還不得而知,但“七不讲”随后馬上在新浪微博遭官方屏蔽[2]

背景[编辑]

2013年5月13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非公开发表的《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并下发到县团级供相关干部学习。通报提到“要切实加强对当前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把加强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做到有载体、有活动,形成学习制度”,要求相关官员同“危险的”西方价值观作斗争。文件中称,要“确保新闻媒体的领导权,始终掌握在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党中央保持一致的人手中”。

涉及该通报的互联网内容都被删除或封禁[3][4]。而最先揭露“七不讲”的张雪忠曾在2012年9月因发表对香港国民教育的看法,遭华东政法大学取消其对本科生的授课资格。他还曾致信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要求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等课程从大学公共课中去除[5]

内容[编辑]

  1. 普世价值不要讲
  2. 新闻自由不要讲
  3. 公民社会不要讲
  4. 公民权利不要讲
  5. 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
  6. 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
  7. 司法独立不要讲[6]

后续[编辑]

张雪忠新浪微博发表“七不讲”后其账号后遭到删除[5]。“七不讲”也成了新浪微博的搜索敏感詞[7]

2015年4月17日,专栏作家高瑜被认为因涉及泄露“七不讲”的文件而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8]

各方反应[编辑]

  • 曾任中共前任总书记赵紫阳政治秘书的鲍彤表示不能确定“七不讲”内容是否属实,如果是真的,现任总书记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将一夜回到“辛亥革命”之前的“皇帝梦”。若不是事实,《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应宣布这是谣言,若不进行辟谣,又在高校当中流传,这就说明主旋律混乱。[1]
  • 历史学者章立凡称中共当局喜欢将口号“数字化”,如“四项基本原则”、“五不搞”、 “三个自信”等。这些口号也体现出中国共产党一成不变的执政思维,这种僵化的统治必将引发自下而上的社会变革。章立凡认为在互联网时代,因为人们的思想没那么容易被钳制,“七不讲”不会给执政者带来期盼的效力。[1]他表示「七不講」其實是「兩個凡是」的發展,當局推出七個不能觸及的禁區,實際上反而是在提醒大家,這是中國現今體制上的七個關鍵弊端。「兩個凡是」即為「凡是毛澤東說的都是對的,凡是毛澤東的指示必須堅決執行」。報道說,2013年是毛澤東冥誕120年,中國當局近來多次收緊言論被指與此有關。[2]
  • 民主党人士查建国称“七不讲”的内容非常荒谬可笑,若此事属实,必将遭高校知识分子群起反抗,他说“我怀疑这种消息的真实性,因为七不讲的内容太惊人、太可笑了,而且不可能执行。若是真的,必会遭到抵制,遭到大规模的反对,这是一个很大的倒退。”[9]
  • 北京学者莫之许说:“以前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他们的教学方针就是这样子,因为没有明文规定,有些老师讲这些东西不太会受到惩罚。但现在这样规定的话,若有教师讲这些东西的话就会被处罚、不让上课等等。”[9]
  •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认为中共当局“一切工作的出发点都是为了维稳”,估计是由于现在社会形势非常严峻,中国百姓不满的声音非常大,所以向大学传达称“7个不要讲”精神,“可是这样也就等于走进了死胡同”。[10]他表示也許是中共感到社會危機愈來愈嚴重,所以要從意識形態方面維穩,「但我認為這樣只會陷入更大的危機」。[2]
  • 法律學者徐昕引述網民的評論:「民主是一種很複雜的東西,複雜到這是中國人唯一沒能山寨成功的東西。」[2]
  • 中国知名地产商任志强听闻后砲轟:“要把权力关进笼子,就不能没有新闻自由”。[10]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