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七十二候為中國最早結合天文、氣象、物候知識指導農事活動之曆法。以五日為候,三候為氣,六氣為時,四時為歲,一歲二十四節氣共七十二候。七十二候起源於黃河流域,呂不韋載於《呂氏春秋》,完整記載見於西元前2世紀《逸周書·時訓解》。

七十二候一覽[编辑]

吳澄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從太初曆,行夏之時,以建寅為正月。

臘月

小寒:初候,雁北鄉;一歲之氣,雁凡四候。如十二月雁北鄉者,乃大雁,雁之父母也。正月候雁北者,乃小雁,雁之子也。蓋先行者其大,隨後者其小也。此說出晉干寶,宋人述之以為的論。二候,鵲始巢;鵲知氣至,故為來歲之巢。三候,雉雊;雊,句姤二音,雉鳴也。雉火畜,感於陽而後有聲。

大寒:初候,雞乳;雞,水畜也,得陽氣而卵育,故云乳。二候,征鳥厲疾;征鳥,鷹隼之屬,殺氣盛極,故猛厲迅疾而善於擊也。三候,水澤腹堅。陽氣未達,東風未至,故水澤正結而堅。

正月

立春:初候,東風解凍;陽和至而堅凝散也。二候,蟄蟲始振;振,動也。三候,魚陟負冰。 陟,言積,升也,高也。陽氣已動,魚漸上游而近於冰也。

雨水:初候,獺祭魚。此時魚肥而出,故獺而先祭而後食。二候,候雁北;自南而北也。三候,草木萌動。是為可耕之候。

二月

驚蟄:初候,桃始華;陽和發生,自此漸盛。二候,倉庚鳴;黃鸝也。三候,鷹化為鳩。鷹,鷙鳥也。此時鷹化為鳩,至秋則鳩復化為鷹。

春分:初候,玄鳥至;燕來也。二候,雷乃發聲。雷者陽之聲,陽在陰內不得出,故奮激而為雷。三候,始電。電者陽之光,陽氣微則光不見,陽盛欲達而抑於陰。其光乃發,故云始電。

三月

清明:初候,桐始華。二候,田鼠化為鴽,牡丹華;鴑音如,鵪鶉屬,鼠陰類。陽氣盛則鼠化為鴽,陰氣盛則鴽復化為鼠。三候,虹始見。虹,音洪,陰陽交會之氣,純陰純陽則無,若雲薄漏日,日穿雨影,則虹見。

穀雨:初候,萍始生。二候,鳴鳩拂其羽,飛而兩翼相排,農急時也。 三候,戴勝降於桑,織網之鳥,一名戴鵀,陣於桑以示蠶婦也,故曰女功興而戴鵀鳴。

四月

立夏:初候,螻蟈鳴;螻蛄也,諸言蚓者非。二候,蚯蚓出;蚯蚓陰物,感陽氣而出。三候,王瓜生;王瓜色赤,陽之盛也。

小滿:初候,苦菜秀;火炎上而味苦,故苦菜秀。二候,靡草死;葶藶之屬。三候,麥秋至。秋者,百穀成熟之期。此時麥熟,故曰麥秋。

五月

芒種:初候,螳螂生;俗名刀螂,說文名拒斧。二候,鵑始鳴;鵑,屠畜切,伯勞也。三候,反舌無聲。百舌,鳥也。

夏至:初候,鹿角解;陽獸也,得陰氣而解。二候,蜩始鳴,蜩,音蜩,蟬也。三候,半夏生。藥名也,陽極陰生。

六月

小暑:初候,溫風至。二候,蟋蜂居壁;亦名促織,此時羽翼未成,故居壁。三候,鷹始摯。摯,言至,鷹感陰氣,乃生殺心,學習擊搏之事。

大暑:初候,腐草為螢;離明之極,故幽類化為明類。二候,土潤溽暑;溽,音辱,濕也。三候,大雨行時。

七月

立秋:初候,涼風至。二候,白露降。三候,寒蟬鳴。蟬小而青赤色者。

處暑:初候,鷹乃祭鳥;鷹,殺鳥。不敢先嘗,示報本也。二候,天地始肅;清肅也,寨也。三候,禾乃登。稷為五穀之長,首熟此時。

八月

白露:初候,鴻雁來;自北而南也。 一曰:大曰鴻,小曰雁。二候,玄鳥歸;燕去也。三候,群鳥養羞。羞,糧食也。養羞以備冬月。

秋分:初候,雷始收聲;雷於二月陽中發生,八月陰中收聲。 二候,蟄蟲坯戶;坯,昔培。坯戶,培益其穴中之戶竅而將蟄也。 三候,水始涸。國語曰:辰角見而雨畢,天根見而水涸,雨畢而除道,水涸而成梁。辰角者,角宿也。天根者,氐房之間也。見者,旦見於東方也。辰角見九月本,天根見九月末,本末相去二十一餘。

九月

寒露:初候,鴻雁來賓。賓,客也。先至者為主,後至者為賓,蓋將盡之謂。二候,雀入大水為蛤;飛者化潛,陽變陰也。三候,菊有黃花。諸花皆不言,而此獨言之,以其華於陰而獨盛於秋也。

霜降:初候,豺乃祭獸;孟秋鷹祭鳥,飛者形小而殺氣方萌,季秋豺祭獸,走者形大而殺氣乃盛也。二候,草木黃落;陽氣去也。三候,蟄蟲咸俯。俯,蟄伏也。

十月

立冬:初候,水始凍。二候,地始凍。三候,雉入大水為蜃。蜃,蚌屬。

小雪:初候,虹藏不見,季春陽勝陰,故虹見;孟冬陰勝陽,故藏而不見。二候,天氣上升,地氣下降。三候,閉塞而成冬。陽氣下藏地中,陰氣閉固而成冬。

冬月

大雪:初候,鶡鴠不鳴。鶡鴠,音曷旦,夜鳴求旦之鳥,亦名寒號蟲,乃陰類而求陽者,茲得一陽之生,故不鳴矣。二候,虎始交;虎本陰類。感一陽而交也。三候,荔挺出。荔,一名馬藺,葉似蒲而小,根可為刷。

冬至:初候,蚯蚓結;陽氣未動,屈首下向,陽氣已動,回首上向,故屈曲而結。二候,麇角解;陰獸也。得陽氣而解。三候,水泉動,天一之陽生也。

七十二候歌[编辑]

立春正月春氣動,東風能解凝寒凍; 土底蟄蟲始振搖,魚陟負冰相戲泳;[1]

半月交得雨水後,獺祭魚時隨應候; 候雁時催歸北鄉,那堪草木萌芽透。

驚蟄二月節氣浮,桃始開花放樹頭; 鶬鷓鳴動無休歇,崔得胡鷹化作鳩;

春色平分纔一半,向時玄鳥重相見; 雷乃發聲天際頭,閃閃雲開始見電。

芳菲三月報清明,梧桐枝上始含英; 田鼠化鴽人不覺,虹橋始見雨初晴;

三月中時交穀雨,萍始生遍閒洲渚; 鳴鳩自拂其羽毛,戴勝降於桑樹隅。

立夏四月始相爭,知他螻蟈為誰鳴; 無端坵蚓縱橫出,有意王瓜取次生;

小滿瞬時更疊至,閒尋苦菜爭榮處; 靡草千村死欲枯,微看初暄麥秋至;

芒種一番新換豆,不謂螳螂生如許; 鵙者鳴時聲不休,反舌無聲沒半語。

夏至纔交陰始生,鹿乃解角養新茸; 陰陰蜩始鳴長日,細細田間半夏生;

小暑乍來渾未覺,溫風時至褰簾幙; 蟋蟀纔居屋璧諸,天崖又見鷹始摯。

大暑雖炎猶自好,且看腐草為螢秒; 勻勻土潤散溽蒸,大雨時行蘇枯槁。

大火西流又立秋,涼風至透內房幽; 一庭白露微微降,幾個寒蟬鳴樹頭;

一瞬中間處暑至,鷹乃祭鳥誰教汝; 天地屬金始肅清,禾乃登堂收幾許;

無可奈何白露秋,大鴻小雁來南洲; 舊石玄鳥都歸去,教令諸禽各養羞。

自入秋分八月中,雷始收聲斂震宮; 蟄蟲壞戶先為御,水始涸兮勢向東;

寒露人言晚節佳,鴻雁來賓時不差; 雀入大水化為蛤,爭看籬菊有黃花;

休言霜降非天意,豺乃祭獸班時意; 草木皆黃落葉天,蟄蟲咸俯迎寒氣;

誰看書來立冬信,水始成冰寒日進; 地始凍兮折裂開,雉入大水潛為蜃;

逡巡小雪年華暮,虹藏不見知何處; 天升地降兩不交,閉寒成冬如禁錮;

紛飛大雪轉淒迷,鶡旦不鳴馬肯啼; 虎始交後風生壑,荔挺出時霜滿溪。

短日漸長冬至矣,蚯蚓結泉更不起; 漸漸林間麋角解,水泉搖動溫井底;

去歲小寒今歲又,雁聲北鄉春去舊; 鵲尋枝上始為巢,雉入寒煙時一雊。

一年時盡大寒來,雞始乳兮如乳孩; 征鳥當權飛厲疾,澤腹彌堅凍不開;

五朝一候如麟次,一歲從頭七十二; 達人觀此發天機,多少乾坤無限事。

参考文献[编辑]

  1. ^ 龔廷賢『萬病回春』十二月七十二候歌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