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千人大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七千人大會是1962年1月11日到2月7日,在時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同意下中共中央北京召開的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參加會議的有中央和中央各部門、各中央局、各省、市、地、縣的主要負責人,以及一些重要廠礦和部隊的負責幹部,共有七千餘人,因此這次大會又稱“七千人大会”。七千人大會後中國的大饥荒問題有所緩和。

背景[编辑]

1958年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的失败,中國经济遭受空前的浩劫,饥荒蔓延全国,造成了中共执政以来的最大危机。1962年初召开的七千人大会,可說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重要会议。由於遍地餓莩,毛澤東的威信大為降低,各地領導與中央離心離德,毛澤東召開七千人大会的目的原本是要求反对“分散主义”,加强集中统一,以順利推动粮食徵購。

第一階段[编辑]

1962年初召开的七千人大会,对大跃进以来经验進行“初步总结”[1]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主持了這次會議,當時北京過完元旦不久,仍是天寒地凍,出席会议的有中央、中央局、省、地、县(包括重要厂矿)五级领导干部,在天安門人民大會堂開會。由於人數眾多,楊尚昆將7118人出席人員按省劃分為35組,再按地區劃分為400多個小組,再由副手龔子榮指派35位專人,分別到各組去了解情況。並於當天晚上向楊尚昆和田家英進行匯報。大會正式召開前二天,也就是1月9日,由中共中央副主席兼國家主席劉少奇依照慣例先行召開小型工作會議審議書面報告。1月11日,在不舉行開幕典禮的情況下,劉少奇代表中央作了書面報告。報告對建國以來12年的工作,特別是大躍進以來的工作經驗和教訓進行了總結。自1月11日到24日,整整討論了14天,1月16日在毛澤東指示下又成立一個21人起草委員會,包括周恩來陳雲彭真李富春李先念薄一波陳伯達柯慶施宋任窮烏蘭夫陶鑄劉瀾濤李井泉王任重吳冷西田家英[2]“先談談主要矛盾是什麼,統一思想之後,再寫稿子”[3],一直到27日,才將反覆討論的報告做最後定稿,發刊全會。原定在刘少奇作完报告后宣布散會,預定1月30日或31日结束,31日晚代表即可回家过春節

然而早在1月13日毛澤東指示國家主席劉少奇除了書面報告外還要有口頭報告[4],接著又安排林彪緊接著劉少奇在1月29日作口頭講話。1月27日,劉少奇根據政治局常委討論過的提綱作口頭報告,並講了一番跟書面報告迥然不同的話,劉引用農民的話,說這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5],“三面紅旗,我們現在都不取消,都繼續保持……但是再經過五年、十年以後,我們再來總結經驗。”他反覆重申“不是路線錯誤,是執行總路線的具體政策、具體工作中犯了錯誤”的話,劉還說成績大還是錯誤大“兩者的關係,可能不是一個手指頭和九個手指頭的關係,而是三個手指頭和七個手指頭的關係,或者比例更加懸殊”。29日下午,许多代表反映,還有話要說。毛泽东政治局常委商量,决定延长会期。於是七千人大會進入第二階段。

第二階段[编辑]

第二階段從1月30日到2月7日,由於許多地方幹部不滿,毛澤東最後決定召開“出氣會”,大家留在北京過春節,並号召发扬民主,“白天出氣,晚上看戲,兩乾一稀,大家滿意。”[6]毛還說:“不負責任,怕負責任,不許人家講話,老虎屁股摸不得,凡是採取這種態度的人,十個就有十個要失敗。”在召開出氣會的同時,曾經穿插了幾次大會,中央政治局有幾位常委上台講話,但党内公认最懂经济的陈云并没有讲话。[7]毛说:“陈云不讲话,他意见不成熟。”接着又說:“谁都能讲话,就是彭德怀不能讲。”劉少奇的講話在與許多幹部激起強烈共鳴,小組人員爭先發言。楊尚昆後來回憶:“大家一致對少奇同志的報告滿意,特別滿意會議的開法。”[8]這時毛不得不將他的老搭檔林彪請出來。林彪在七千人大會上大聲地為三面紅旗辯護,直言现在的困难“恰恰是由于我們有許多事情沒有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去做而造成的,如果按毛主席的指示去做,如都聽毛主席的話,那麼困難會小的多,彎路會彎得小些。”[9]林彪身體向來不好,不耐繁劇,但當場足足講了二個小時之久,林彪講完話,毛鼓掌叫好,並要求劉少奇整理記錄下來。1月30日毛澤東接著林彪講話,在七千人大會發表即席演講。在3月20日,毛澤東還親自修改林彪發言修訂稿,前後看了三遍。[10]

會後[编辑]

七千人大會結束后不久,1962年2月21日至23日,中國國家主席劉少奇在北京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即所謂的西樓會議。2月23日刘少奇在西楼会议上批评七千人大会“对困难情况透底不够,有问题不愿揭,怕说漆黑一团!”[11]陈云同意这个判断,并列举了五个方面的困难和六个方面的应对措施。劉少奇還曾提到:历史上人相食,是要上书的,是要下“罪己诏”的。2月26日,國務院召開有各部委黨組成員參加的會議,陳雲在會議上報告《目前財政經濟情況和克服困難的若干辦法》,再度闡述西樓會議的內容。鄧力群回憶當時:“會議的氣氛超乎想象地熱烈。”

評價[编辑]

在中國官方出版的毛澤東傳記中,一致認為毛澤東在會中主動承擔大躍進中錯誤的責任,毛澤東在這一次大會上提倡民主集中制,並以三不主義(不抓辮子、不戴帽子、不打棍子)鼓勵與會代表講真話。但林彪有意在维护毛泽东,認為“三面红旗,是正确的。”換周恩來讲话時同樣指出:“不是三面红旗本身的问题。缺点和错误,恰恰是由于违反了总路线所确定的正确方针,违反了毛主席的许多宝贵的、合乎实际而又有远见的意见才发生的。”鄧小平同樣違心指出:“總的說來,毛主席歷次反映我們根本路線、政策的議論,是正確的,但我們有若干具體政策措施,與指導思想相違背。”[12]甚至,七千人大会发扬的党内民主并没有持续多久。1962年9月召开的八届十中全会,毛泽东重提阶级斗争,痛批“黑暗风”、“单干风”和“翻案风”。4年后,中国爆發文化大革命

七千人大會基本上仍肯定三面紅旗,劉少奇的報告對毛澤東仍是尊重的,但劉少奇的“口頭報告”使劉、毛之間產生了真正的分歧。一般認為大會期間黨主席毛澤東與國家主席劉少奇之間的矛盾衝突,已為1966年即將爆發的文化大革命埋下了伏筆。據聞江青在文革初期宣稱:“七千人大會憋了一口氣,直到文化大革命才出了這口氣。”顯示毛泽东對七千人大会的不满。[13]事實上,毛確實是不滿意的,1964年8月20日,毛泽东在北戴河同中共华北局第一书记李雪峰等人談話時提到:“七千人大会有纲,也有目,把一些缺点错误讲得严重了一些,以后在4、5月更讲得严重。”1967年2月3日,毛泽东同阿尔巴尼亚代表团团长巴卢库的谈话中就提到:“1962年1月,我们召开了七千人的县委书记以上干部大会,那个时候我讲了一篇话,我说,修正主义要推翻我们。”已隱約透露毛對劉少奇的不滿。

台灣中共史學家陳永發認為“張素華強調毛澤東對大饑饉感到‘內疚’,然而大會期間他的表現,卻只令人注意到他絕不直接和具體認錯。為了不在赫魯雪夫面前出醜認輸,也為了不讓城市斷糧鬧事,他寧可犧牲為革命出力最大的農民大眾,而七千人大會還只是幫助他擴大農村徵糧的工具而已。”[14]

注釋[编辑]

  1. ^ 《三中全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第140页
  2. ^ 據張素華表示,毛澤東、林彪跟朱德雖列在21人名單內, 但並未參加會議討論。另烏蘭夫代表李雪峰。
  3. ^ 楊尚昆,《楊尚昆日記》,下冊,頁113
  4. ^ 《刘少奇传》:“按照原定计划,报告由刘少奇同志在1月27日的大会上宣读。开会前一天,毛泽东提议:既然报告已经印发,在大会上就不必念了,请少奇同志根据报告精神在大会上讲一讲。第二天在大会开始前,刘少奇在会场休息室里把提纲送给毛泽东和其他中央常委传阅。经常委同意后,他在大会上作了长篇讲话,对报告作补充说明。”,中央文献出版社
  5. ^ 見《刘少奇选集》下卷,第421页。刘少奇提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问题至今没有见到正式文件,各方说法不一。還可參见廖心文著的《努力理解毛泽东的周恩来》一文。
  6. ^ 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記載“并没有人将矛头直接对着毛。大家主要集中攻击大跃进的政策。但谁都知道‘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这总路线是毛提出的口号。批评政策无异是批评毛。毛对发言简报大为不满。他有天跟我说:‘该改成“白天出气,晚上看戏,两乾一稀,完全放屁。”这就是他们所谓的马列主义。’”
  7. ^ 《陈云传》:“1962年七千人大会,毛主席要我讲话,我不讲话,主要是和稀泥这不是我陈云的性格,同时不能给毛主席难堪。”。
  8. ^ 楊尚昆,《楊尚昆日記》,下冊,頁117
  9.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建國以來重要文獻選編》(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7),冊15,頁102-112
  10. ^ 李德、舒雲,《林彪日記》,下冊,頁833、835
  11. ^ 《刘少奇年谱(1898-1969)》下卷,第549页
  12. ^ 吳冷西回憶,毛澤東事後對鄧小平表示:“你書記處寫了一個報告,甚麼都是執行我的指示,理解不深,執行不夠,執行也有偏頗,你們把我當成聖人,不是閒人已經不錯了,你們不批評我,我自己也要作自我批評。”(吳冷西:〈國民經濟調整的領導者〉,載中央文獻研究室第二編研部編:《話說劉少奇——知情者訪談錄》〔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0〕,頁317)
  13. ^ 江青在文革初期提到的“七千人大會憋了一口氣”,已經是中共黨史研究的老生常談,中共黨史專家林蕴晖在〈读《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一文中重申這個論調。但是1967年4月12日江青在军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及北京市革委会成立大会上的发言《为人民立新功》一文中找不到類似的說法。
  14. ^ 陳永發:〈毛澤東與七千人大會〉

深入阅读[编辑]

  • 《變局——中國七千人大會始末》,張素華,中國青年出版社。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