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七宗罪 (電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七宗罪
Seven
Seven (movie) poster.jpg
影院版海报
基本资料
导演大卫·芬奇
监制Arnold Kopelson
Phyllis Carlyle
编剧安德魯·凱文·沃克
主演布拉德·皮特
摩根·弗里曼
格温妮丝·帕特罗
凱文·斯貝西
罗纳德·李·艾尔米
配乐霍华德·肖
摄影Darius Khondji
剪辑Richard Francis-Bruce
片长127分钟
产地 美國
语言英语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1995年9月22日
发行商新線影業
预算3,000万美元
票房$327,311,859
各地片名
中国大陆七宗罪
香港七宗罪
臺灣火線追緝令

七宗罪》(英語:Seven)是大卫·芬奇在1995年拍攝的一部新黑色[1]心理犯罪驚悚電影,由安德鲁·凯文·沃克编剧,曾获得奥斯卡英国电影学院奖提名。故事講述一位即将退休的警探和他的接仼者,一起调查由宗教仪式「七大罪」布局之連環謀殺案。在调查过程中,他们试图在凶手谋杀他的七名受害者前缉拿他归案。影片中的两位警探分别由布拉德·皮特摩根·弗里曼饰演。北美票房1亿美元,全球累计3.27亿美元,为95年票房第七高之作品。

角色介紹[编辑]

米爾斯是一位從外地轉調而來的警官,對於他所看到的社會亂象,心中仍然保留一絲的正義感,希望能盡一己之力,改善人們的罪惡以及黑暗。但他衝動火爆、按耐不住性子的急躁個性卻是他的致命傷。
任職三十餘年,擁有豐富辦案經驗,對於人性的罪惡,他卻深感無力。執法多年,他深知此地人們冷漠疏離,犯罪事件層出不窮,甚至日趨惡化,他只等著退休到來那天,盡快離開這個罪惡都市。
米爾斯的妻子。跟米爾斯在高中時期即相戀、交往,隨著米爾斯調職到此,對於新生活從一開始的期待轉變為失望沮喪,更甚至因為懷孕而害怕將來小孩子會受到環境影響,最後因為兇手忌妒夫妻倆幸福的生活而慘遭兇手杀害。
連續殺人命案的兇手。對於社會人性的醜陋不滿,以天主教教義中的「七大罪」為宗旨,進行一連串的殺人事件。不过在英语中John Doe一般是专门用来指代无名氏(尤其是男性或性别不明的无名氏,如确定为女性则一般称为Jane Doe),所以推測這個名字只是化名。

劇情[编辑]

在這個被遺棄的肮脏城市中,孕育著貧困和冷漠。警探威廉·沙摩塞已經在這個地方工作了32年,再過一個星期他便退休。這個時候,從大城市調來一個積極進取、没有經驗的新搭檔大衛·米爾斯。兩人要搭檔辦案但又合不來。米爾斯的性格沖動、年輕氣盛,與沙摩塞的作風嚴謹、辦事老成形成鮮明對比。

暴食(Gluttony)[编辑]

首宗案件發生在一個蟑螂孳生的肮脏公寓內,一名極度肥胖的男子僵死在那里,他的脸深埋在他面前装满意大利麵的碗中,沙摩塞深知他們正追捕一個連環殺手。

沙摩塞在當與米爾斯向警隊隊長報告案情時告訴自己的想法,認為一切才是剛剛開始,隊長則不以為然,認為只是一宗普通的謀殺案,此時沙摩塞已經有想調查其他案件的打算,但沙摩塞也建議隊長不要把這個案件交給米爾斯,因為他認為米爾斯並未準備好開始去調查兇殺案件。米爾斯聽到後對沙摩塞這樣質疑自己的能力感到非常不滿,兩人差點開始吵架,最後隊長決定讓米爾斯調查其他案件,沙摩塞繼續調查這個案件。

貪婪(Greed)[编辑]

第二宗案件發生在律師事務所內,一名富有的辯護律師被殺害。地板上則有用血迹寫成的Greed(貪婪)一詞,至此警方開始達成這是一起連環殺人案的共識。米爾斯在兇案現場發現律師的太太的近照被人用血在相片的兩個眼睛上畫了兩個圓圈,因為擔心律師的太太會成為兇手的下一個目標,決定安排律師的太太暫時居住在一棟有警方保護的房子,直到破案。

與此同時,隊長來到辦公室找沙摩塞,為他之前不以為然的態度表示抱歉,認為沙摩塞最有能力去調查這一起連環殺人案,隊長離開辦公室前受驗屍官委託給沙摩塞一個小瓶,是驗屍官在那名極度肥胖的男子的胃裏找到疑似塑料的東西。

沙摩塞通過綫索回到第一宗案件的案發現場,並在冰箱後的墙壁上發現了用油脂寫下的Gluttony(暴食)一字。還發現了寫有「長路漫漫而艱苦,出獄後即見光明」的字條。回到警察局向隊長和米爾斯報告了他的發現。沙摩塞知道自己即將退休,他便向隊長說明自己不想接手這起連環殺人案。米爾斯向隊長提議自己可以接手。沙摩塞連夜到了圖書館尋找有關七宗罪的相關書籍,把相關的頁面影印,給米爾斯一些調查的方向。

大衛的妻子翠茜知道丈夫與沙摩塞之前有爭吵而特意打電話邀請沙摩塞到他們的家中共進晚餐,晚飯過後兩位男主角便開始討論關於被殺的律師的案件,米爾斯告訴了他在兇案現場的發現後,兩位男主角便連夜到律師的太太居住的地方,經過律師的太太協助調查後發現室內一幅畫顛倒了,沙摩塞和米爾斯趕到律師事務所,兩人檢查顛倒的畫沒有可疑後,沙摩塞在畫背後的牆壁,發現藏有指紋,後來經過指紋組的同事使用特殊技術後發現原來指紋拼出了「救我〔HELP ME〕」字樣,更發現指紋並非來自被殺的律師。

怠惰(Sloth)[编辑]

警方通過電腦系統从指紋查出一個患有嚴重精神病且犯案纍纍的嫌疑人,之前被殺的律師曾經在法庭上成功為其辯護。隊長率領飛虎隊趕往其所租住的公寓準備拘捕那位嫌疑人,破門入去後卻在其床上發現一個被綑綁且已經腐化的人,床頭上方的墙壁上用糞便寫有Sloth(懒惰)一詞。米爾斯在床尾發現了一疊照片,這些照片都是在記錄受害者從正常變腐化的過程,最新的照片是在三日前拍攝的,而第一張照片是在一年前拍攝的。米爾斯還發現了頭髮、糞便、尿液和指甲樣本。正當在搜集線索的時候,大家意外地發現原來這個人還没有死,沙摩塞立即呼叫救護車。但這個人被送到醫院後已經無力回天,經過醫生的解釋,這個人已經被綁在床上整整一年,而且這一年期間没有吃過任何食物,咬斷了舌頭,血液中發現多種的抗生素等藥物,因此肯定是完全用抗生素等藥物來維持其生命。

經歷這三宗謀殺案後,翠茜突然打電話,表示想約沙摩塞見面。沙摩塞與翠茜見面後得知原來翠茜已經懷孕,但工作與生活環境都不如意的她不知應否告訴大衛。沙摩塞便透露他多年前對環境失去信心無法養育孩子而強迫女友墮胎,最後與女友分手,令沙摩塞後悔至今。沙摩塞建議翠茜如果決定墮胎,就不要讓大衛知道她懷孕了。

沙摩塞跟米爾斯透過了不合法的管道向沙摩塞的一位在聯邦調查局工作的朋友收買到圖書館關於七宗罪書籍的借閱紀錄,過濾出一個叫約翰·杜的嫌疑人。當他們到達約翰·杜的寓所門外時,突然遭受不知名人士的槍擊。追逐中,犯人本已壓制並用槍口對准了大衛,但最後卻選擇手下留情逃走。

米爾斯怒氣沖沖地回到約翰·杜的寓所,想要開始入屋調查。沙摩塞卻阻止了米爾斯,提醒米爾斯他們沒有理由和搜查令可以入屋調查,而且他們是透過不合法的管道才找到約翰·杜的寓所,因此也不可以提到他們是透過聯邦調查局的幫忙才追蹤到這裏。此外,沙摩塞也提醒米爾斯如果貿然入屋調查,是可以令疑犯無罪釋放的。米爾斯被說服,不過因為他衝動的性格而突然一腳踢破了約翰·杜的寓所大門,沙摩塞對米爾斯這樣的行為感到非常生氣。後來米爾斯靈機一動,用錢收買了與約翰·杜居住在同一層的住戶,那個住戶受米爾斯指示,向趕來的警察說自從這數宗謀殺案發生後,她觀察到約翰·杜經常離開自己的寓所,於是便通知了沙摩塞。有了這個理由,終於都可以入屋調查了。回到約翰·杜的寓所,沙摩塞他們發現了不少筆記,當中有大量的作案手法、構上的描寫及大量受害人或疑似目標人物的照片,由此斷定這個約翰·杜就是這一系列連環殺人案的真兇,在過程中,約翰·杜還打電話回自己的公寓,對沙摩塞和米爾斯兩人的“效率”表示“佩服”,並且說之後會加快自己的步伐且稍微調整犯案方向。

淫慾(Lust)[编辑]

沙摩塞他們未能及時阻止第四宗謀殺案,約翰·杜在一間娛樂場所的房間內用槍指嚇一名男人,令他穿上一條特製的,胯下處為尖利金属刀刃的性虐道具褲,再強迫其與一名妓女发生性關係並直接導致那名妓女死亡。房間的門口被約翰·杜用刀刻了淫慾(Lust)。

傲慢(Pride)[编辑]

一位年輕女模特兒在其住所內被害,其脸部被强酸毁容,鼻子被割掉,並且一隻手上用强力胶水粘有一瓶安眠藥,另一手則拿着電話。大家推斷這是凶手設計的場景,其意為:你可以打電話求生,但容貌已毁。而这样一個(为自己的容貌而)“驕傲”的女人是宁可死去,也不願意這樣活在世上的。

沙摩塞決定破案后才退休,但他與米爾斯都對案件的前景不抱希望,就在這時,約翰·杜意外地自己搭出租車到警局自首。隊長後來通過調查發現原來因為他把自己的手指表皮割去,所以在之前的案發現場中都沒有留下任何指紋。同時約翰·杜被化驗出自己的手指表皮割去的血跡、第五宗謀殺案的那位年輕女模特兒的血跡,而且身上沾有另一位不名身份人士的血迹。約翰·杜通過律師提出一項要求及條件:如果警方想要找到另外兩個被害人的屍體,負責此案的米爾斯和沙摩塞兩位警探必須與他一起去一個地方,否則約翰·杜將會以精神障礙為由辯護,不需承擔法律責任。沙摩塞雖然擔心,但顧及好勝的米爾斯,兩人最後還是答應了約翰·杜的條件。

嫉妒(Envy)與 憤怒(Wrath)[编辑]

約翰·杜指引沙摩塞和米爾斯兩人前往市郊一個荒蕪的沙漠地區,上空有警方的直升機监视。當約翰·杜帶領兩人前往埋屍的地點時,突然遠處出現了一輛正在高速行駛的貨車,米爾斯看守約翰·杜,沙摩塞獨自上前用警車截停貨車,並舉著手槍命令司機下車,司機聽從命令舉起雙手下車,並表示有客戶支付了高額運費,指定他在此時將包裹準時送到此地,收件人是大衛·米爾斯。沙摩塞叫司機慢慢地從貨車的車尾箱拿出包裹放在地上後便例行對司機進行搜身,確認了司機的身份後便叫司機離開。

沙摩塞用隨身攜帶的小刀打開包裹,裡面的東西頓時令沙摩塞震驚不已,隨即沙摩塞明白了約翰·杜的意圖,於是馬上向大衛奔去,一邊告知直升機上的人“局勢已經被約翰·杜控制”,一邊高呼着要求大衛扔下手中的槍。

這時,約翰·杜開始向大衛自述,他在當天早上大衛離家後到訪他家,見到大衛美麗的妻子翠茜,強姦未遂便殺了她,並砍下了她的頭。這時沙摩塞終於趕到,約翰·杜說看來是他自己犯了嫉妒(envy)的罪,“很抱歉”令大衛失去了妻子和孩子。沙摩塞便在情急之下給了約翰·杜一巴掌想阻止他說下去,但約翰·杜看到大衛既悲傷又錯愕的表情,明白原來大衛還不知道翠茜已經懷孕,於是繼續出言讥讽,激怒大衛。儘管沙摩塞在一旁勸說,如果大衛失去冷靜動用私刑杀死約翰·杜,那麼約翰·杜的目的就達到了,約翰·杜就是要大衛動怒,犯下七罪中的最後一項“憤怒 (Wrath)”殺了他。大衛經過一番苦苦掙扎,最終向著約翰·杜的頭扣下了扳機。

大衛最後被警方帶走,沙摩塞請求隊長如果大衛需要什麼的話,盡力滿足他的要求。隊長問沙摩塞以後打算去哪裏,他只答了「我不會走遠」。

沙摩塞接著引用了歐內斯特·米勒·海明威戰地鐘聲》的語句:「世界是一個美好的地方,且值得為其奮鬥。」並且說自己只同意後半句。

制作花絮[编辑]

編劇安德魯·凱文·沃克(Andrew Kevin Walker)的創作意念來自於他在紐約市時為準備成為一個編劇時的體驗。他討厭在紐約的日子,但如果沒有這段日子,就沒有七宗罪這個劇本。[2]寫劇本時,他想像威廉·赫特(William Hurt)為沙摩塞。至於沙摩塞的命名則取自他喜愛的作者威廉·萨默塞特·毛姆(W. Somerset Maugham)。

前期制作時,艾爾·帕西諾原被安排演出沙摩塞一角,可是艾爾·帕西諾卻選擇演出《檔案風暴》(City Hall)。瑞米·柴契克一度有機會執導此作品。自制作《異形3》所遇到的挫折,大衛·芬奇一年半來沒有讀劇本。他後來同意執導是因為被劇本吸引,這是一部要串連起來的作品,傳達了殘酷人性、心理殘暴的信息,也包括很多耐人尋味的東西。

芬奇把此作塑造成此種類型影片的先河,類似威廉·弗萊德金(William Friedkin)自《大法師》後的片種。攝影師也因此在鏡頭工序上作了簡單的調整,芬奇也容許編劇沃克在現場作劇本修改。

此作中,擁擠嘈雜的城市街道,永無止境的驟雨經常充斥於整部電影中。這有助於導演無論在風格方面抑或視覺方面上,都能表達出充滿暴力、污染、骯髒,甚至沮喪的城市。導演還指示美術指導仿造一個鬱悶的世界,把居民怪異的一面映射出來,從人物道德的淪落,至各項事情都要顯得不尋常。

電影的暗黑觀調是由於在底片上進行一種化學處理——省略漂白(Bleach Bypass),底片上的鹵化銀因此沒有被沖去,這樣能加深幽暗或陰沉的影像,從而改善整體色調。

荣誉[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Se7en (1995). [2020-08-09] (英语). 
  2. '^ Montesano, Anthony. Sevens Deadly Sins. Cinefantastique. February 1996: 48 (英语). 

參見[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