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源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七源州唐代嶺南道邕州都督府所置的一個蠻州,在今越南谅山省长定县七溪,是唐代招撫當地土著所設置的州縣,一般由其頭人任州官[1]。宋代仍屬邕州[2]

鬱水自七源州流出入邕州宣化縣[3]

職官[编辑]

  • 王杰:洪武二十八年歲貢,授戸部江西清吏司主事,改禮部精膳清吏司主事,降除交趾諒山府七源州同知,卒于官[4]
  • 李廉明:洪武二十六年癸酉科舉人,任交趾七源州州判[5]

北七源州[6][7][编辑]

唐、宋在今越南諒山省西北七溪有個七源州,北宋後期在今凌雲縣又有七源州,北七源州當為南七源州的居民遷居而定名。

註釋[编辑]

  1. ^ 椳州(縣八:正平縣富平縣龍源縣思恩縣饒勉縣武招縣都象縣歌良縣。)、歸順州(本歸淳州,元和初更名)、思剛州侯州歸誠州倫州石西州思恩州思同州思明州(縣一:顯川縣)、萬形州萬承州上思州談州思琅州波州員州功饒州萬德州左州思誠州𩹄州歸樂州青州得州、七源州、右隸邕州都督府」,《新唐書》卷四十三下 志第三十三下/地理七下/羈縻州/嶺南道/諸蠻/邕州都督府
  2. ^ 邕州,下,都督府,永寧郡,建武軍節度。開寶五年,廢朗寧縣封陵縣思龍縣三縣。大觀元年,升為望郡。紹興三年,置司市馬于橫山砦,以本路經略、安撫總州事,同提點買馬,專任武臣;隆興後文武通差。寶祐元年,兼邕州宜州欽州融州鎮撫使。元豐戶五千二百八十八。貢銀。縣二:宣化縣,下。景祐二年,廢如和縣入焉。武緣縣。下。景祐二年,廢樂昌縣入焉。砦一:太平。舊領永平、太平、古萬、橫山四砦,《元豐九域志》止存太平一砦。金場一:鎮乃。熙寧六年置。羈縻州四十四,縣五,洞十一。忠州凍州江州萬丞州思陵州左州思誠州譚州渡州龍州、七源州、思明州西平州上思州祿州石西州思浪州思同州安平州員州廣源州勤州南源州西農州萬崖州覆利州溫弄州武黎縣羅陽縣陀陵縣永康縣,武盈洞、古甑洞、憑祥洞、鐏峒、卓峒、龍英洞、龍聳洞、徊洞、武德洞、古佛洞、八𨈚洞:並屬左江道思恩州鶼州思城州勘州歸樂州武峩州倫州萬德州蕃州昆明州婪鳳州侯唐州歸恩州田州功饒州歸城州武籠州龍川縣:並屬右江道。初,安平州波州皇祐元年改。元祐三年,又改懷化洞為懷化州。』。《宋史》卷九十 志第四十三/地理六/廣南路/西路/邕州
  3. ^ 邕州朗寧郡,下都督府。本南晉州,武德四年以隋鬱林郡之宣化置,貞觀八年更名。土貢:金、銀。有金坑。戶二千八百九十三,口七千三百二。縣七。有經略軍。宣化縣,中下。武德五年析置武緣、晉興、朗寧、橫山縣四縣。乾元後省橫山。鬱水自蠻境七源州流出,州民常苦之,景雲中,司馬呂仁引渠分流以殺水勢,自是無沒溺之害,民乃夾水而居。武緣縣,中下。西有都稜鎮。晉興縣,中下。朗寧縣,中下。思籠縣,中下。乾元後開山洞置。如和縣,中下。本隸欽州,武德五年析南賓縣安京縣置,景龍二年來屬。封陵縣。中下。乾元後開山洞置。」。《新唐書》卷四十三上 志第三十三上/地理七上/嶺南道/嶺南採訪使/邕州朗寧郡
  4. ^ [永樂]《樂清縣誌》
  5. ^ [清抄清道光元年本]《義寧縣志》,謝澐修,朱象珽纂
  6. ^ 『尋又奏:「寬樂州安沙州譜州四州、七源等州納土,計二萬人,一十六州、三十三縣、五十餘峒,幅員萬里。」。蔡京帥百官表賀,進莊兼黔南路經略安撫使、知靖州。』《宋史》卷三百四十八 列傳第一百七/張莊
  7. ^ 『唐、宋在今越南諒山省西北七溪有個七源州,北宋後期在今凌雲縣又有個七源州,北七源州當為南七源州的居民遷居而定名。七源州設置於唐代,隸邕州都督府,五代、宋均沿此不變,《新唐書》卷43下/羈縻州、《宋會要輯稿》冊198/蕃夷/5之27、《太平寰宇記》卷166、《元豐九域志》卷10、《續資治通鑑長編》卷260等均有記載。至明宣德九年(1434年),「七源州土官阮公庭」率家屬及部下「避難來歸,願於廣西龍州太平府上下凍州居住」。可大觀二年(1108年)九月一日蔡京在其奏言裡卻說「寬樂州安砂州譜州四州、七源州」等州縣納土歸明。四州,即泗城州。這七源州與泗城州連在一起,顯然不是隸於邕州左江道的七源州。南宋淳熙(1174—1189)初年先後官於廣西的周去非和吳儆,在其所撰的《嶺外代答》和《邕州化外諸國土俗記》里都有南宋時邕州橫山寨經自杞到大理國的路線圖。如:「中國通道南蠻,必由邕州橫山寨。自橫山一程至古天縣,一程至歸樂州,一程至唐興州,一程至往殿州,一程至七源州,一程至泗城州。」。這就是說,七源州在往殿州和泗城州之間。往殿州治今百色市西北汪甸,泗城州在今樂業縣,則七源州當在今凌雲縣境。元至明洪武七年(1374年),七源州一直是來安路來安府的治所所在地。宋朝既已有個七源州,為什麼北宋後期在今凌雲縣又有一個七源州,形成一南一北兩個七源州呢?很顯然,這是居民移動的結果。這種情況,在中國歷史上並不少見。最顯著的是東晉南北朝時期江南眾多的僑郡。居民在移動遷徙到達新地定居以後,常以其原居地之名命新居地之稱,一示來源,二示不忘本。從現有的材料推斷,北七源州一名的緣起蓋在於南七源州岑慶賓率其族人的內遷。南七源州的居民不止岑氏一族,岑氏族人走了,七源州仍舊存在,而岑慶賓率岑氏族人北遷定居新址,又以舊居地名命新居地,於是在北宋後期出現了一南一北兩個七源州。由於「北」七源州的岑氏族人由「南」七源州而來,所以南、北七源州的人相互間世代往來不絕。直至清乾隆年間(1736—1795)仍是如此。比如,「泗城莫氏」是遷居於凌雲縣的安南「莫登庸後裔」;乾隆八年(1743年)十月,「安南奸匪梁敬洪」、「伊姐夫」,凌雲人「岑際康,冒姓莫姓」居住在安南等,便是如此。』。中共百色市委宣傳部廣西歷史學會編,《歷史的啟示:右江流域民族歷史文化與經濟開發研討會暨廣西歷史學會第十次會員代表大會論文集》,廣西人民出版社,2005年08月第1版,第16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