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河 (德克薩斯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一河
Trinity River, Dallas, Texas.jpg
1901年至1907年印製的明信片,描繪了位於德克薩斯州達拉斯縣的三一河
Trinity Watershed.png
三一河及其相關流域的地圖
國家美國
州份德克薩斯州
流域
源頭 
 - 位置德克薩斯州北部,鄰近紅河
 - 坐標32°47′54″N 96°53′52″W / 32.79833°N 96.89778°W / 32.79833; -96.89778 (三一河(河源))[1]
河口 
 - 位置
德克薩斯州錢伯斯縣三一灣英语Trinity Bay (Texas)
 - 坐標
29°44′35″N 94°42′12″W / 29.74306°N 94.70333°W / 29.74306; -94.70333 (三一河(河口))
 - 海拔
0英尺(0米)
面積17,970平方英里(46,540平方公里)[2]
本貌
長度506英里(815公里)[3]
流量
  • 平均速率:
    6,368立方英尺每秒(180.3立方米每秒)[4]

美國德克薩斯州三一河(英語:Trinity River)是一條長約506英里(815公里)的河流。河流發源自德克薩斯州的北部,其流域完全位於州內,面積為17,970平方英里(46,540平方公里)。

命名[编辑]

1687年,法國探險家勒內-羅貝爾·卡弗利耶·德·拉薩勒在穿越德克薩斯州時發現了這條河流,並將其命名為「獨木舟河」(法語:Riviere des canoës[5]。1690年,西班牙探險家阿隆索·德·利昂英语Alonso de León在搜索位於拉瓦卡灣的法國哨站時發現了這條河流,並以神學術語「三位一體」(西班牙語:Trinidad)將其命名為「三一河」(西班牙語:La Santísima Trinidad[5][6]。1691年,另一位西班牙探險家多明哥·泰蘭·德·洛斯·里奧斯英语Domingo Terán de los Ríos亦為這條河流命名[5][6]。但由於「三一河」這個名稱更為常用,因此當其他西班牙探險家到達三一河河谷時,當地的原住民則告訴他們這條河名為「三一河」,而後來的探險家亦一致使用這個名字[5][6]

流向[编辑]

三一河有四條分汊,分別是西邊支流、克利爾支流、榆木支流及東邊支流[7][8]。西邊支流源於阿徹縣,河水先往東南方流經布里奇波特湖英语Lake Bridgeport (Texas)鷹山湖英语Eagle Mountain Lake,及後往東方流經沃斯湖英语Lake Worth (Texas)沃斯堡[9]。克利爾支流源於韋瑟福德的北部,河水會先往東南方流經韋瑟福德湖(Lake Weatherford)和本布魯克湖英语Benbrook Lake,及後往東北方流經沃思堡,並在沃思堡市中心附近與西邊支流匯合[10]。榆木支流從蓋恩斯維爾附近往南流,流經雷·羅伯茨湖英语Lake Ray Roberts登頓市以東,及後流入路易斯維爾湖英语Lewisville Lake[8]。西邊支流及榆木支流在流經達拉斯時合流,從而形成三一河[7][8]。而東邊支流則源於麥金尼附近,河水先後流經拉馮湖英语Lavon Lake雷·哈伯德湖英语Lake Ray Hubbard,並最終在達拉斯的東南方與三一河匯合[7][8]。與數條分汊匯合後的三一河會往南流,先後流經里奇蘭溪野生動物管理區(Richland Creek Wildlife Management Area)[11]、大湖底野生動物管理區(Big Lake Bottom Wildlife Management Area)[12]三一縣附近,並流入位於山姆·休斯敦國家森林東北面的利文斯頓湖英语Lake Livingston[8][10]。離開利文斯頓湖,三一河會繼續往南流,最終在錢伯斯縣流入位於加爾維斯頓灣英语Galveston Bay北部的三一灣英语Trinity Bay (Texas)[8][10]

公共工程[编辑]

位於沃思堡市中心、鄰近西七街的三一河。

在1890年代,一群商人為了促進三一河的河道交通,因而組建了三一河航行公司(Trinity River Navigation Company)[13]。這間公司後來建造了一艘挖泥船來進行疏浚工程,並成功使河流通航[14]。達拉斯市政府其後說服國會,促使聯邦政府調查三一河並找出哪裡可以興建閘壩,以提升河流的通航能力[14]。1909年,美國陸軍工兵部隊在達拉斯市13英里(21公里)外的麥科馬斯崖(McCommas Bluff)附近建造了第1座閘壩[13][15]。最初聯邦政府的計劃是從達拉斯至三一灣興建37座閘壩,而國會亦每年撥款予這個項目,但最終因美國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而停止[15][16]。1921年,這個航行項目因成本太高而被放棄[17]。最終,聯邦政府在三一河所興建的只有1號、2號、4號、6號、7號、20號及25號閘壩[15][16]

1998年,時任達拉斯市市長的羅恩·柯克英语Ron Kirk提出了一項旨在修整流經達拉斯的河流的計劃——「三一河計劃英语Trinity River Project[18]。選民們其後投票通過了一項債券計劃,以資助河流清理、公園設施的建設、野生動植物棲息地、防洪堤等防洪設備以及相關的道路建設[19]。2004年,三一信託基金會成立,以提高公眾意識及獲得私人資金來支持三一河計劃,包括瑪格麗特·亨特·希爾大橋英语Margaret Hunt Hill Bridge瑪格麗特·麥克德莫特大橋英语Margaret McDermott Bridge羅恩·柯克大橋英语Ronald Kirk Bridge及其他設施[20]

洪水及防洪措施[编辑]

三一河在1844年、1866年、1871年及1890年都曾經發生過洪災,但唯獨在1908年春季發生的洪災推動了政府對三一河的治理[21]。1908年5月下旬,德克薩斯州廣泛地區受大雨影響,而阿比林市更在5月22日至23日這24小時內錄得6.78英寸(172毫米)的降雨量[22]。其後洪災發生,淹沒了三一河流域及努埃塞斯河流域[22]。而在達拉斯市,三一河的水位上升至52.6英尺(16.0米)並估計約2英里(3.2公里)寬[22]。這次洪災導致5人死亡,超過4,000名居民無家可歸,財產損失估計為250萬美元[14][21]。而達拉斯市的大部份基礎設施亦因這次洪災而受損,包括供水廠和供電廠被淹沒,橋樑及鐵路設施遭到損壞,所有的電話和電報服務中斷[14][21]。此外,成千上萬的牲畜被洪水淹死,有部份的牲畜更被洪水沖至樹頂,而隨著洪水的消退,屍體腐爛的惡臭更籠罩著整個城市[21][23]

發生於1908年7月8日的三一河洪災。
2015年6月,位於達拉斯市的三一河出現洪災,洪水一度淹至防洪堤。

1908年的這次洪災促使達拉斯商會在翌年邀請了城市規劃師喬治·凱斯勒英语George Kessler來達拉斯市並提出解決方案[24]。當凱斯勒到達達拉斯市時,發現街道、鐵軌及倉庫的位置亂七八糟,而街區亦不連貫,明顯沒有經過精心的城市規劃[21]。於是,凱斯勒草擬了一份能解決達拉斯市許多問題的計劃,包括三一河洪水、危險的平交道口、狹窄而彎曲的市中心街道以及中央林蔭大道的建設等[24]。但後來因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這份被稱為「凱斯勒計劃」(Kessler Plan)的方案從未實施,而1930年代達拉斯市才建立了符合凱斯勒設想的三一河堤防系統[21]

「達拉斯泄洪水道項目」(Dallas Floodway System)是一項由達拉斯市與美國陸軍工兵部隊聯合參與的項目[25]。這個聯邦項目為達拉斯市提供全面的洪水風險管理,以支持實現區域環境、娛樂、交通和經濟發展的方式[25]。泄洪水道由37公里的土堤、抽水站,重力水閘及沿三一河修建的壓力暴雨下水道組成[26]。1950年代,美國陸軍工兵部隊加強和改進了這個項目內的堤防和內部排水系統,以減少發生洪災的風險[25][26][27]。2009年,美國陸軍工兵部隊對項目進行定期檢查,並將三一河的堤防評為「不可接受」,指其無法承受每百年一次的洪水[14][26]。而在2014年時,美國陸軍工兵部隊再次進行定期檢查,並將三一河的堤防評為「符合最低要求」[27]

參考資料[编辑]

  1. ^ Geographic Names Information System (GNIS). Trinity River. 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 1979-11-30 [2020-08-02] (英语). 
  2. ^ Benke & Cushing 2005,第227頁.
  3. ^ Benke & Cushing 2005,第215頁.
  4. ^ 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 USGS 08057000 Trinity Rv at Dallas, TX. [2020-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3) (英语). 
  5. ^ 5.0 5.1 5.2 5.3 Trinity River Authority. Our History. [2020-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16) (英语). 
  6. ^ 6.0 6.1 6.2 Simek, Peter. Is It Time to Change the Name of the Trinity River Back to the Arkikosa River?. D Magazine. 2019-05-20 [2020-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5) (英语). 
  7. ^ 7.0 7.1 7.2 Texas Water Development Board. Trinity River Basin. [2020-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3) (英语). 
  8. ^ 8.0 8.1 8.2 8.3 8.4 8.5 Ulery, Randy L.; Van Metre, Peter C.; Crossfield, Allison S. TRINITY RIVER BASIN, TEXA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Water Resources Association. 1993, 29 (4): 685–711. 
  9. ^ West Fork of the Trinity River. Texas State Historical Association. [2020-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3) (英语). 
  10. ^ 10.0 10.1 10.2 Gard, Wayne. Trinity River. Texas State Historical Association. [2020-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3) (英语). 
  11. ^ Texas Parks and Wildlife Department. Richland Creek (WMA). [2020-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8) (英语). 
  12. ^ Texas Parks and Wildlife Department. Big Lake Bottom WMA. [2020-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9) (英语). 
  13. ^ 13.0 13.1 Barton, Julia. How Landlocked Dallas Once Tried to Become a Port City. Slate. 2014-09-25 [2020-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30) (英语). 
  14. ^ 14.0 14.1 14.2 14.3 14.4 Limón, Elvia. Why doesn’t Dallas use the Trinity River as a port? Curious Texas investigates. The Dallas Morning News. 2019-06-20 [2020-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4) (英语). 
  15. ^ 15.0 15.1 15.2 Mitchell, David. The Trinity River Project, 1852-1922. East Texas Historical Jouranl. 1990, 28 (2): 39–45 [2020-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9). 
  16. ^ 16.0 16.1 United States War Department 1919,第1136頁.
  17. ^ Gard, Wayne. Trinity River Navigation Projects. Texas State Historical Association. [2020-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9) (英语). 
  18. ^ Bartlett, Steve. Birth of the Trinity River Corrider Project. D Magazine. 2010 [2020-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4) (英语). 
  19. ^ Dille, Ian. If They Build It… Dallas' long and winding Trinity River Corridor Project. D Magazine. 2009-05-29 [2020-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1) (英语). 
  20. ^ Trinity Park Conservancy. About Us. [2020-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5) (英语). 
  21. ^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Simek, Peter. Taming the Trinity. D Magazine. 2017-03-11 [2020-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11) (英语). 
  22. ^ 22.0 22.1 22.2 Burnett 2008,第300頁.
  23. ^ Payne 1982,第119-155頁.
  24. ^ 24.0 24.1 Wilson, William H. Adapting to Growth: Dallas, Texas, and the Kessler Plan, 1908-1933. Arizona and the West. 1983, 25 (3): 245–260. 
  25. ^ 25.0 25.1 25.2 Trinity River Corridor. Dallas Floodway Project. [2020-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8) (英语). 
  26. ^ 26.0 26.1 26.2 Barth, Brad; Ringen, Stephen W.; Sallas, Jeffrey H. City of Dallas Floodway System (DFS) Case Study: 100-Year Levee Remediation. 2014 Biennial Rocky Mountain Geo-Conference. Lakewood, CO: 59–68. 2014-11-03. 
  27. ^ 27.0 27.1 U.S. Army Corps of Engineers. Dallas Floodway Project. [2020-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9) (英语). 

文獻引用[编辑]

  • Benke, Arthur C.; Cushing, Colbert E. Rivers of North America. Burlington, MA: Elsevier Academic Press. 2005. ISBN 978-0-12-088253-3 (英语). 
  • Burnett, Jonathan. Flash Floods in Texas. College Station, TX: Texas A&M University Press. 2008. ISBN 978-1-58544-590-5 (英语). 
  • Payne, Darwin. Dallas, an illustrated history. Woodland Hills, CA: Windsor Publications. 1982. ISBN 978-0-89781-034-0 (英语). 
  • United States War Department. War Department Annual Reports, 1919. Volume II: Report of the Chief of Engineers (Without Appendices). Washington, DC: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19 (英语).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