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四高中教育改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Hkedu.png

本條目為香港教育系列之一
學前教育
小學教育
小學派位
自行分配學位   統一派位
中學教育
升中派位
自行分配學位   統一派位
中一學科測驗
授課語文
英文中學   中文中學
三三四學制
文憑試  改革
校本評核
專上教育
專上學位資訊
經評審專上課程資料網
專上學位申請
大學聯合招生辦法
非大學聯合招生辦法
專上課程電子預先報名平台
配對補助金計劃
指定專業/界別課程資助計劃
優質教育新資源
優質教育基金
教育局
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
香港考試及評核局
學生資助處
教育統籌委員會
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
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
自資專上教育委員會
自資高等教育聯盟
香港直資學校議會
香港補助學校議會
香港津貼中學議會
英基學校協會
基本能力評估
全港性系統評估
教師語文能力評核
教育史
小學會考
中學入學試
學能測驗
三二二三學制
會考    高考
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
教育制度改革
香港學生連續自殺事件
香港小學列表
香港中學列表
香港國際學校列表
香港已結束學校列表
賽馬會手語雙語共融教育計劃
手語輔助教學計劃

其他香港系列

文化 - 經濟
地理 - 歷史 - 政治
香港主題首頁

三三四高中教育改革,簡稱高中三改四三改四,是香港的教育界於2009年9月開始實施的新高中課程。改革的重點是推行三三四學制,即:將過去源於英國三二二三學制的三年初中、兩年高中、兩年預科及三年大學本科課程,改變為美國加拿大臺灣中國大陸等地所採用的三年初中、三年高中及四年大學本科課程。另外,因應課程結構的轉變,教育局亦推出各個新的科目,並聲稱此舉可以給予學生能夠報讀更多實用的課程,以及能更專注於學習及生活,而非對考試技巧的操練

背景[编辑]

英屬香港時期,港英政府並無積極對香港教育進行干涉,容許教育政策自由放任,政府並沒有要求所有學校跟隨英國的教育制度,因此當時基本只有英文學校跟隨英國學制的「八班制」。至於中文中學(「中中」),則多跟隨中國大陸的六年制中學課程(初中三年、高中三年),以便學生到該處升學,直至1929年,港府頒布《中小學中文課程標準》,才因該指引的規定而全數採行「六.三.三」制(六年小學、三年初中、三年高中)。至於大學方面,香港大學跟隨英國三年學制,而香港中文大學則提供四年制本科課程。

1978年,港府發表《高中及專上教育發展白皮書》,建議正式將四年制全面改為二二一制(首二年為預科,第三及第四年修畢可獲高級文憑,第五年修畢可獲榮譽文憑),若院校接受建議,將獲得政府經濟援助並可向政府註冊為專上學院。當時除樹仁學院(今香港樹仁大學)拒絕政府建議外,其他專上學院皆接受建議。

1988年6月16日,教育統籌委員會發表《第三號報告書》,建議學士學位課程劃一為三年,預科改為兩年,跟隨英國教育制度。這決定引來全港師生強烈不滿,中大學生有示威活動、樹仁學院學生更以絕食抗議。

舊課程的問題[编辑]

香港預科課程普遍被認為較其他地區深,並與大學本科第一年課程重疊。在1980年代,不少香港學校採用的預科教科書甚至不是得到當時教育署確認的英國預科教科書,而是大學一年級的教科書。這種做法,一方面使預科學生更早熟習大學課程的學習方式,二來使學生對所讀的課程更瞭解,以避免學生為應付考試而要強記課程內容。這種「跳級」的學習方式為不少希望推行教育改革的人所詬病,但對於香港當時大專學額普遍不足的情況下,這種方式卻成為一種有效的篩選方式,從應考者中挑選高材生。

新課程的轉變[编辑]

經過一連串準備,教育統籌局於2004年發表諮詢文件,建議推行「三三四」學制(三年初中、三年高中、四年大學)。新課程剔除部份出現重疊和過時的科目,而中國語文[1]、英國語文、數學科以及通識教育科則成為必修科目。

為配合未來對通識教育科教師的需求,政府已為有關教師提供在職培訓。2012年,香港高級程度會考香港中學會考將會被香港中學文憑所取代,成為唯一專為中學畢業生而設的公開考試,而過去作為八間資助院校[2] 統一收生程序的大學聯合招生辦法(JUPAS),除涉及中學會考成績的拔尖計劃部分外,則予以保留並繼續使用。

政府亦已經決定在2009年新學年起推行「三三四」學制,並已於該年如期順利推行。

科目一覽[编辑]

核心必修科目[编辑]

中國語文英國語文數學通識教育

選修科目[编辑]

根據政策,每學生可選擇兩至三個選修科,可純文、純理或文理兼備,惟這視乎學生所屬學校的課程安排,自修生除外。
文學科目
中國文學英語文學
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
中國歷史歷史地理經濟、旅遊與款待、倫理與宗教
科學教育
物理化學生物、綜合科學
科技教育
「企業、會計與財務概論」(BAFS)、設計與應用科技(DAT)、健康管理與社會關懷、資訊及通訊科技、科技與生活
體藝教育
音樂視覺藝術體育
科目延伸部分
數學M1/M2

成續對照[编辑]

學界擔心新課程由於未必與海外中學畢業證書接軌,而國際間現時尚未有一個普遍通行的預科文憑標準,使將來學生離港升學時可能會有認受性的問題。不過,教統局(現為教育局)指課程將會與現時的GCE AS-Level及未來的GCE A-Level等同。而香港考試及評核局正和不同的海外大學商討認可香港中學文憑考試為入學資格。

UCAS分數對照制度[3]

除數學科外,23個甲類新高中科目的UCAS對照分數如下:

等級
對照分數
備註
5**
145
略高於英國普通教育文憑高級程度考試的A*級
5*
130
介乎英國普通教育文憑高級程度考試的A與A*級
5
120
與英國普通教育文憑高級程度考試的A級相若
4
80
與英國普通教育文憑高級程度考試的C級相若
3
40
與英國普通教育文憑高級程度考試的E級相若

數學科的UCAS對照分數︰

等級
必修部分對照分數
延伸部分對照分數
5**
65
80
5*
60
70
5
45
60
4
35
50
3
25
40

備註︰

  • 如考生於必修部分及延伸部分均取得5**級,便可獲145分(65+80分),略高於英國普通教育文憑高級程度考試的A*級
  • 如考生於必修部分取得5*級,而延伸部分取得第5級,便可獲120分即(60+60分),與英國普通教育文憑高級程度考試的A級相若

香港考試及評核局亦在完成首屆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後,選出約400名在英國語文科取得第2至5**級的學校考生參與研究,邀請他們在暑假期間參加國際英語水平測試 (IELTS),以了解文憑試英國語文科考生的水平[4]。經過分析,文憑試英國語文科與 IELTS 的對應分數如下︰

文憑試英國語文科等級
對應 IELTS 整體分數
英語運用的程度
5**
7.51 – 7.77
良好水平 (Good User)
5*
7.16 – 7.32
良好水平 (Good User)
5
6.81 – 6.99
合格水平 (Competent User)
4
6.31 – 6.51
合格水平 (Competent User)
3
5.48 – 5.68
基礎水平 (Modest User)
2
4.79 – 5.07
基礎/有限水平 (Modest/ Limited User)

爭議[编辑]

校本評核[编辑]

校本評核被質疑不公平,貧富差距會導致家境富裕之學生,「可以多去幾次博物館、參加多幾次語文活動」,所獲分數可能高於家境貧窮者[5]

中文科[编辑]

課程剔除範文

中文科從以往以範文為課程主導到剔除,引起教育界人士猛烈抨擊,有學者指出學生要學好中文,背誦優美範文必不可少。考試取消範文,即使教師講授文章,學生以「不考不讀」心態應付,不會深入研讀。[6][7] 另外,取消範文與社會輿論上對背誦古文的習慣有關。有教育界人士指出舊制會考之所以為人咎病,在於學生所背誦的是標準答案,而非文學經典。如一刀切禁止學生背誦,將影響學生的理解能力,以及其高階思維發展。[8] 而言,經過新學制中期檢討,教育局於2015年六月公布有關中文科課程及評估的建議,課程由2015年中四開始,引入12篇指定文言經典學習材料。教育局的指引列明,12篇文言文屬於必修的部分之內,作為學生學習的切入點。這12篇指定文言經典學習篇章將於2018年起在文憑試中開始考核,佔卷一的30%,即是佔全科總分的7%。 指引更列明這些文章適合背誦,「教師應鼓勵學生反復吟詠,背誦其中的精華片段」,認為學生能「積累的佳句名篇會潛移默化,逐漸形成自己的思想和語言風格」。

聆聽能力考核

考評局曾與學校商討是否從五卷取消其中一分卷(由五卷變四卷),最後考評局決定由2016年文憑試開始取消試卷五,保留試卷三,試卷三增加考核綜合能力元素。

通識科[编辑]

違背培養學生批判思維的原則

通識教育的概念最早來自希臘博雅教育,主張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维。有教育工作者認為,科目鼓勵學生自己思考和發表意見,故此不應該用課本、框架,更不能用分數限制學生的空間。「通識教育不能用課本教,更不可以打分,充其量只能用合格或不合格來評分。這是鼓勵學生發表意見的科目,怎能給意見評分?若立場與老師南轅北轍,少給幾分也是人之常情吧?即使多個老師共同評分也未必能讓學生信服,不如取消評分,讓學生放鬆腦袋,暢所欲言。」

有教育工作者建議通識教育課程應該讓學生增廣見聞,才能做到獨立思考。「通識教育不可以紙上談兵,盡量讓他們親歷其境。例如談到環保議題時,要讓他們見一下受污染的地方,才能觸發他們思考問題所在或是如何解決,其他議題依然,有助豐富學生的人生經驗。」

評分機制

社會早前有討論,是否考慮通識科的評分是否需由現時7級評級(第1級至5**級),改為只分為「不及格」、「及格」、以至是「只修不考」,甚至再不列為必修科。 時任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指教育局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正在檢討已推行9年的新高中學制通識教育科,2019年初檢討通識科的專責小組將有初步意見,最快2019年中向公眾諮詢。

涉政治議題

通識科目標是為培育學生思考能力,但該科設計和傳統的學科有別;前者旨在讓學生貫通不同學科知識,將知識與事時及分析能力互相結合。這一科的課程要求教師客觀而全面地呈現議題持份者的各種意見。而在現實教學環境中,通識教師在教學時難以避免同時宣揚個人理念、價值觀,乃至政治立場,教師未必可以在泛政治化下的環境中持平教學,反而滲入強烈個人見解,不自覺地灌輸自身的政治理念與價值觀予學生。

數學科[编辑]

輕視高等數學

創新科技發展是現代社會趨勢,近年政府一方面推動社會注重科研,鼓勵STEM教育,但另一方面香港科技人才斷層,青黃不接,有違與現實社會之連繫。

有學者及科技界人士歸咎新學制側重語文和通識,忽視理科學習,數學科延伸部分更不計作完整一科,故提出要糾正陋弊,改革新學制,鼓勵學生修讀高階數學和理科。有校長認為高中數學科課程應該盡快改革,將M1/M2合併入數學科,再將之分為三個等級,讓選擇文科、社會科學科及工程科的學生按程度修讀。「在現行的課程框架下,這個改革方案不難做到,而最大目的是讓學生重視數學科,以此為選科核心,再細心思考自己的出路。」

港科院在2016年12月發表《科學、科技和數學教育與香港創新科技的發展》報告,批評香港高中學制輕視高等數學,造成STEM教育的斷層;報告提出,大學收生時大多不考慮數學科延伸部分,令高中學生缺乏修讀的誘因,加上課程困難、課時不足,造成少人修讀的情況。港科院院長徐立之公開批評數理人才不足會阻礙香港的創科發展,而目前香港的社會風氣的確面臨這種現象,優才生大都選擇醫學、法律方向發展,輕視數學知識與應用[9]

組合科[编辑]

新興科目「退修潮」

新高中學制標榜科目多元化,目的讓學生選擇不再局限於傳統的文理商科,但事實上,設計與應用科技、科技與生活、組合科學均現「退修潮」,學生紛紛轉而修讀獨立的物理、化學和生物科。組合科學科原意是配搭物理、化學及生物,讓學生同時涉獵兩個範疇的基礎知識,但實行上困難重重,師生均認為課程內容過多,不是『0.5+0.5=1』而是『0.5+0.5=1.4』;三科理科的科任老師須互相協調授課內容,惟課程緊逼,一個循環周只有兩至三堂組合科學課,令師生均感吃力。任教傳統理科的老師累積一定教學經驗,卻不願任教新興科目,坊間亦缺乏應試練習與額外教材。[10]

師生壓力和適應能力[编辑]

一試定生死,學生對公開試補習需求日增

隨著香港中學會考和香港高級程度會考被香港中學文憑所取締,讓學生原校升讀高中,同時也造成「一試定生死」的局面。新學制沒有減低學生補習意欲,相反,學生和家長因為新學制所帶來的恐懼與不安,對補習社仍舊趨之若騖。[11]其中,中文科補習之風最為嚴重,補習人數幾乎等於英文、數學和通識補習人數之總和,而近半考生成績不合大學最低入學要求,反映考試成績隨機,不能反映學生母語能力[12]

學生產生挫敗感

一些學生感覺不適合新學制或自覺不是讀書材料遂產生挫敗感;而家長期望過高,大學學額競爭激烈亦對學生造成過多壓力[13][14]

師資培訓,師生未適應新學制

由於學制和中學課程改革兩者同時出現,對教師或學生,在能力和適應問題上都出現重大困難。學制改革不單對教學文化和習慣造成很大的衝擊,甚至有教師因課程刪除要轉教其他科目,影響教學質素;而課程改革,包括通識科作為必修科及各科都要嘗試校本評核等,課程教學和評核更直接影響學生學習效果,例如校本評刻分數會受同校同學成績影響。

大學生出現「退學潮」

2018年2月有媒體報道指自2012年推行新學制以來,大學每年有過千學生中途退學,比以往增加約一倍,其中2016-17年度退學人數更創新高,有超過1200名學生退學。當中轉校佔了三成,其次是被大學終止學業。亦有兩成是個人原因而退學。 有大學刊物引述學者訪問,指有部分學生不適應大學的學習要求,由於新學制下的高中課程內容較以往預科課程淺易,學生因而出現銜接大學課程的問題;因為學制改變或令高中學生未如以往預科學生般,能在預科階段體驗「大學課程」內容和學習模式;亦有高中學生缺乏時間考慮升學意識,生涯規劃不足或「選錯科」,獲取錄後才發現自己未能將握課程內容;亦有人指出數據反映出到現時新一代年輕人所追求與以往不同。 [15][16]

課程設計[编辑]

「四必修及三選修」設計脫離現實

由於教育局設計近高中科程時高估新高中學習時數,令大量科目課程出現教學時間資源不足問題,而且學生應付四個核心科目已疲於奔命,所以選讀三個選修科的學生比率拾級而下,而大學的收生要求都只是一或兩個選修科,這也間接減少學生選修三科的意慾。

選修課減少,學習不全面

由於選修三科者遞減,相比起會考和高考,新一代的知識面日趨狹窄,未能達到科目之間的相互配合,例如理科的基本組合「物理、化學、生物」選修人數不足;人文學科和社會科學的學科如「文學、中史、歷史、地理、經濟」亦因選修減少而未能做到跨科知識相關連,長遠影響社會專門人才培訓。

升學制度[编辑]

升學制度僵化

以往升讀大學必修科只有中、英兩科,但如今卻變成中、英、數再加上通識科,學生須兼顧指定學科的成績,香港社會視成績是成功的單一因素,即使專長體育、藝術、文學或科學,但其它成績不理想也無法進入大學,即使校長推薦計劃,運動員計劃,最終未能符合最低入學成績。

扼殺學生發展空間和可能

有教育工作者認為,香港現有的專上教育錄取制度過分被分數主導,並指出:「外國招生除了看SAT、ACT等能力考試外,學生還需要寫文章闡述自己繼續升學的原因,附上發表過的論文及師長推薦信等,讓學校能用充分時間全面認識和了解學生。這樣讓學校全面地認識一個學生,才判斷要不要錄取。」 目前香港採用大學聯合招生系統(JUPAS),按學生分數與所選的大學學科進行配對,但評論認為,目前機制流於表面,宜開放更多升學途徑選擇,不然最終只會造成三輸局面:學生沒得到可以持續進修的機會、大學難以吸納最優秀合適的學生、社會人才不能發揮所長。「試想像一個很有數學天分的學生,但他中文成績可能考不到第3級,在DSE和JUPAS的框架下,已經喪失進入大學的機會。」 [17]

參見[编辑]

參閱[编辑]

  1. ^ 並非以華語(廣東話普通話)為母語的學生、如少數族裔學生則例外
  2. ^ 也包括香港公開大學經聯招報讀的課程。
  3. ^ http://www.hkeaa.edu.hk/DocLibrary/MainNews/PR_20121218_chi.pdf
  4. ^ 香港中學文憑英國語文科與國際英語水平測試(IELTS)基準研究結果 http://www.hkeaa.edu.hk/DocLibrary/MainNews/press_20130430_chi.pdf
  5. ^ 譚彩鳳. 從香港教師的視角探究校本評核的實施問題──實踐與信念之分析 (PDF) (第五十五輯第一期). 教育研究集刊: 頁42. 2009年3月. 
  6. ^ 〈教界狂轟會令學生變空心老倌,會考大改革高中生免讀中文範文〉,《蘋果日報》,2005年5月10日。
  7. ^ 〈中不成英不就,教育改革失敗〉,《太陽報》,2010年5月11日。
  8. ^ 梁亦華(2014.1.25)︰範文非猛獸 背誦助學習,《香港經濟日報》,A19。
  9. ^ DSE數學M1M2報考人數跌 港大教授倡院校調整比重, 明報, 2018-01-08 
  10. ^ 組合科學修讀率 五年大減68%. 
  11. ^ 黃汶欣. 從補習天王到三三四新學制——探討教育產業化的轉型現象 (PDF). 
  12. ^ Cliff Yeung. DSE通識及中文評核荒誕 成績隨機化令大學資源嚴重錯配. 香港01. 2017-12-09. 
  13. ^ 學生自殺率居高不下 專家指成因非單為學業. 東網. 2018-09-10. 
  14. ^ 15至24歲全日制學生自殺個案5年升五成 學者:學校防自殺屏障能力漸失. 明報. 2018-09-10. 
  15. ^ 大學生中途退學比以往增約一倍. 有線新聞. 2018-02-17 [2018-02-17]. 
  16. ^ 大學生退學7年增86% 港大重災. 
  17. ^ 陳美齡:文憑試扼殺學生發展空間和可能.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