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和大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和大神是指栖身在中国广东省深圳市龙华区景乐新村海新信人力资源市场附近的一群打工者[1],“三和”一词源自该区域最大的人力资源公司名称。他们居无定所,以日结薪资[註 1]的临时工为生,号称“做一天可以玩三天”。这些打工者有的甚至没有身份证[註 2],身负债务[註 3],与家人鲜有来往[2]。失去身份证无法购票,甚至无法离开三和地区。三和大神的定义同时有精神方面的因素,往往有着过一天算一天的豁达精神,不畏死,不惧穷、苦、脏。

由于三和人才市场治安混乱[3],2017年8月,三和人才市场被警方整治[4][5][6]

术语[编辑]

  • “海信大酒店”:指的是“三和大神”的活动中心“海新信人力资源市场”,由于“海新信”太拗口被大神们称作“海信”。因晚上很多大神露宿在“海信”门口而被戏称为“海信大酒店”。
  • 挂逼:是指遇到了特别困难的情况,比如身无分文,有时也指身亡。[7]但大多时候指的是基本上身无分文又无事可做的状态。“挂逼”时所能买到的最廉价的商品则被称为“挂逼X”,如人民币五元一碗的“挂逼面”(清汤面),五角一支的“挂逼烟”(“红双喜”牌),两元两升的“挂逼水”(也叫“大水”,一般为“清蓝”牌),十五元一晚的“挂逼床位”等。
  • 团饭:在网上向他人乞讨以求吃一顿饭。
  • 大水:一种便宜且容量大的瓶装水,最便宜的為清藍牌大水,兩公升一大瓶約2元人民幣。
  • 稳住:指进入正规工厂打长工。
  • 修车:指嫖娼。
  • 三两瓶:指聚会喝酒。

产生原因[编辑]

  1. 无学历:由于没有高等教育的学历,或者虽然上了大学,但是学了土木、冶金、材料、采矿、数学等专业,无法从事较为体面、轻松的工作,如工程师、会计师等。很多大神甚至没有高中学历,因此也无法就职于待遇较好的大厂,也即无法就职为长期、正式工。
  2. 无技术:由于没有技术,也无法从事技工类工种,如焊接工。
  3. 无资本:由于毫无投资资本,也就无法开店经营,如经营早餐店等。
  4. 无法承受恶劣的工作环境:与第一代农民工不同,大神们由于各种原因,无法承受长期、恶劣的工作环境。例:一天工作11个小时,一周工作7天,从事电子产品组装工作等。
  5. 不幸:由于各种偶然或者不偶然的因素,失去了进一步向上的可能性,从而辗转流落到三和。例:由于打工而延误了入学,被取消大学学籍,不得不辗转流落到三和。

媒体报道[编辑]

关于三和这一群体的早期报道,不晚于由触乐在2017年5月3日发布的《在三和玩游戏的人们》[8]。这篇文章引起了广泛传播,媒体进行转载[9][10],并引起讨论。稍迟,作者发布了采访手记[11],补充了一些删减内容,以及自己对采访和人群的看法。

触乐的报道本体关注在人群与游戏的关系,报道的传播引起了其他媒体对这一特殊群体的生活状态的关注,纷纷派出记者,一时间涌现了诸多后续采访与报道,如网易看客栏目《 卖掉身份证后,我成为了三和大神》[12]

NHK拍摄了纪录片《三和人才市场:中国日结1500日元的年轻人们》,于2018年5月6日公开[13],使得这一群体进一步让公众熟知[14]

中国国内其他与此相似的地点[编辑]

  • 广州东区人力资源市场
  • 郑州二马路劳务市场
  • 成都锦江区人力资源市场
  • 北京马驹桥人力资源市场
  • 南京殷巷人力资源市场
  • 南京安德门旧民工就业市场(已关闭但仍有零工聚集)
  • 义乌香山路旧人力资源市场(已关闭但仍有零工聚集)

注释[编辑]

  1. ^ 日结指当日完成工作后当日结算工资。
  2. ^ 有的是被偷有的则是被自己以100-200元的价格卖掉。
  3. ^ 通常是由于赌博或者网贷。

参考文献[编辑]

  1. ^ 围观“三和大神”不该止于猎奇. 中国经济网. 2018年08月21日 [2018年9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10月14日) (中文(中国大陆)‎). 
  2. ^ 传说中的深圳“三和大神” 日薪百元 工作一天玩三天. 新京报. 2018-08-20 [2018-9-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14) (中文(中国大陆)‎). 
  3. ^ 深圳重拳治理“三和大神” 有人身上携带20张身份证. 网易新闻. 2017-08-28 [2018-9-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18) (中文(中国大陆)‎). 
  4. ^ 深圳三和劳务市场被整治,警方刑拘多人. 澎拜新闻. 2017-09-1 [2018-9-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3) (中文(中国大陆)‎). 
  5. ^ 招工诈骗、黑网吧……深圳不要这样的“三和”. 深圳新闻网. 2017-08-28 [2018-9-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8) (中文(中国大陆)‎). 
  6. ^ “城中村整治最严模式”已半年,深圳再无三和“大神”?. 上观新闻. 2017-10-31 [2018-9-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18) (中文(中国大陆)‎). 
  7. ^ 深圳“三和”纪事. 网易新闻. 2017-08-30 [2018-9-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16) (中文(中国大陆)‎). 
  8. ^ 杨中依. 在三和玩游戏的人们. 触乐. 2017-05-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0) (中文(简体)‎). 
  9. ^ 在深圳三和玩游戏的人们:不需要身份证的十万人生. 观察者网. 2017-05-03 (中文(简体)‎). 
  10. ^ 在三和玩游戏的人们:这里是天堂,这里是地狱. 新浪. 2017-05-05. 
  11. ^ 杨中依. 触乐夜话:三和作者手记. 触乐.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0) (中文(简体)‎). 
  12. ^ 胡令丰 (编). 看客:我恨三和,但终究还是离不开它. 网易看客. 
  13. ^ Sanwa jinzai ichiba Chugoku nikkyu 1500-en no wakamono-tachi (2018). IMDB. [2020-10-10] (英语). 
  14. ^ 解构《三和人才市场》. 钱江晚报. 2018-07-13 [2018-9-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29) (中文(中国大陆)‎). 

外部链接[编辑]

文章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