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五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清朝时期北京西北的皇家园林建筑群

三山五园是指北京西北部的皇家园林群的统称。这些园林兴建于康熙时期,兴盛于乾隆时期,大多在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被焚毁。

名称争论[编辑]

有关三山五园的具体所指,目前比较通行的说法是,三山是指香山玉泉山万寿山。三座山上分别建有静宜园静明园清漪园(后为颐和园),此外还有附近的畅春园圆明园,统称五园(参见《中国古代建筑史》清代卷》)。

第二种说法认为,五园的范围不包括静宜园、静明园、清漪园,而是另指圆明园、长春园、绮春园(三者合称圆明园)和畅春园、西花园(两者合称畅春园)这五座园林,因此“三山五园”实际上包括八座园林。

第三种说法则将畅春园排除在外,认为圆明三园及圆明园附属的另外两座园林——春和苑(又名春熙院,乾隆后期至嘉庆朝陆续拆分为淑春园(漱春园)、鸣鹤园、朗润园、镜春园,在今北京大学校园内)和熙春园(咸丰朝拆分为熙春园和近春园,在今清华大学校园内)才是“五园”,这种说法的理由是五园及三山都是供皇帝游幸的,而畅春园为皇太后居住的园林,不应包括在内。

历史[编辑]

万寿山颐和园

北京西北郊区泉水丰富,风景秀丽,早在金朝便已在西山地区建立了名为“八大水院”的八处离宫。时在此营建了多处带有园林的寺庙和私家园林,最著名的是外戚李伟的清华园(清代改建为畅春园,与现存的清华园同名异地)和米万钟的勺园(熙春園,後賜與大學士和珅改築淑春園,在今北京大学校园内)。但明朝时期由于西北存在蒙古边患,没有在北京西郊修建皇家园林。

清朝入关后,由于满族游猎文化影响,其皇帝不喜久居宫城,多在宫外寻找风景优美之处居住。顺治帝常居于南苑皇城的西苑。康熙帝即位初期,于康熙十九年(1680年)将玉泉山南麓改为行宫,命名为“澄心园”,并在香山寺旁建行宫。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在清华园废址上修建了畅春园,成为北京西郊第一处常年居住的离宫。在畅春园周围为各皇子和宠臣的赐园,著名的有圆明园、自得园、水村园等。

雍正三年(1725年),雍正帝将圆明园升为离宫,开始大规模扩建,将其面积由300扩大至约3000亩,并命名了“圆明园二十八景”。

乾隆帝即位后,开始了大规模的园林兴建。他首先在乾隆二年(1737年)将圆明园二十八景扩建为四十景,随后在乾隆十年(1745年)在其东边修建长春园。同年在香山修建静宜园,建成二十八景。1749年(乾隆十四年),为向其母祝寿,在瓮山(改名万寿山)兴建清漪园,至1764年建成。同一时期对太后居住的畅春园进行大修,在其西部增建西花园,为皇子读书居住之所。1750年(乾隆十五年)扩建玉泉山静明园(1692年由澄心园改名),将玉泉山全部圈占,并修建了静明园十六景,1759年建成。1760年,长春园北部西洋楼景区竣工。1769年,将圆明园东南若干皇子和公主赐园收回,并为绮春园。至此“三山五园”工程基本全部完成。

在全盛时期,自海淀镇至香山,分布着静宜园、静明园、清漪园、圆明园、长春园、绮春园、畅春园、西花园、熙春园、镜春园、淑春园、鸣鹤园、朗润园、弘雅园、澄怀园、自得园、含芳园、墨尔根园、诚亲王园、康亲王园、寿恩公主园、礼王园、泉宗庙花园、圣化寺花园等90多处皇家离宫御苑与赐园,园林连绵二十余里,蔚为壮观。

嘉庆朝以后,清朝国力逐渐衰落,无力增建新的园林。道光帝甚至令撤除三山各宫殿的家具陈设,实际上相当于将其废弃,放任不顾。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英国军队将西郊各园林悉数焚毁。同治年间曾计划重建圆明园,为此拆除了周围附属园林中幸存建筑的木料,但因财力窘迫而被迫搁置。1884年集中力量重修清漪园(前山部分),改名为颐和园。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后,虽然未对颐和园加以破坏,但移走了园中大量文物陈设,圆明园内的残存建筑和树木也被北京百姓哄抢殆尽。

清朝灭亡后,颐和园被列为皇室财产,对公众开放。1924年后由北平市政府接管,改为公园,但不少院落被改为私宅。香山静宜园遗址在清末被皇室赐给教育家英敛之熊希龄等人,用于开办学校,民国时期香山多处地方被北洋政府官员圈占,兴建别墅。玉泉山的情况与之类似。

圆明园遗址中残存的石雕、栏杆、太湖石、围墙、砖瓦被移走兴建花园、坟墓(张作霖谭延闿等人墓地均使用了圆明园石料),部分华表、石狮、假山湖石被移置于燕京大学清华大学正阳门新华门中山公园等处。畅春园残留遗迹也被搬运一空。圆明园周围各附属园林及亲王赐园,大多转卖给燕京大学清华大学,以及民国显贵富商,部分园林保存至今。

现状[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