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期法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佛教三期法运,又名佛法三时梵語tri-kāla標準藏語dus gsum;义爲“三-时期”),指的是佛陀预言他的教法将渐次呈现出三个时期,由盛转衰,直至消亡。分为正法、像法、末法三个时期,故称“三时”、“三期”;因是对佛法运势的判断,故称“法运”。

概論[编辑]

三期法运论认为,佛法分為正法、像法、末法三個時期,此後便是法滅盡時。如來滅度後,教法住世,依教法修行,即能證果,稱為正法;雖有教法及修行者,多不能證果,稱為像法;教法垂世,人雖秉教,多不修行及無證果,稱為末法。據記載,末法時代佛之正法衰頹,僧風濁亂。直至法将灭时,僧人袈裟自然变白,法仪尽失,魔、鬼横行,阻挠佛法,人们恶斗爲常,不知修善,人寿短促。[1][2]

佛教中對佛教三个时期的界定並非絕對,有多種說法。《阿含經》部分有正法、像法之稱[3],但部分經典沒有末法之稱[4]。而正法時期、像法時期的時長也不盡一致,有正法500年、像法1000年[5],或正法、像法各500年,或各1000年[6],南傳佛教的律藏中說正法本有1000年,受阿難的請求,佛陀准許女人出家,使得正法縮減到500年,此後便是像法[7]。大乘佛教一般说法爲:正法500年,像法1000年,末法10000年。

参考资料[编辑]

  1. ^ 增支部》5集155經:「諸比丘!此等五法,能住妙法而不令忘失隱沒。何等為五?諸比丘!世間有比丘眾,通利於契經、應頌、記說、諷頌、無問自說、如是說、本生、未曾有法、智解〔等〕。諸比丘!此能住妙法而不令忘失隱沒之第一法。復次,諸比丘!有比丘眾,如聽聞,如通達,廣為他人說法。諸比丘!此能住妙法而不令忘失隱沒之第二法。復次,諸比丘!有比丘眾,如聽聞,如通達,廣令他人說法。諸比丘!此能住妙法而不令忘失隱沒之第三法。 復次,諸比丘!有比丘眾,如聽聞,如通達,廣為他人複誦其法。諸比丘!此能住妙法而不令忘失隱沒之第四法。復次,諸比丘!有比丘眾,如聽聞,如通達,以心隨尋、隨伺,以意隨觀其法。諸比丘!此能住妙法而不令忘失隱沒之第五法。諸比丘!此等五法,能住妙法而不令忘失隱沒。」
    善見律毘婆沙》:「令正法久住者,正法有三種。何謂為三?一者、學正法久住,二者、信受正法久住,三者、得道正法久住。問曰:何謂學正法久住?答曰:學三藏,一切久住。佛所說,是名正法。於三藏中,十二頭陀、十四威儀、八十二大威儀戒、禪定三昧,是名信受正法久住。四沙門道果及涅槃者,是名得道正法久住。如來結戒故,令比丘隨順;若隨順者,具足而得聖利,是故學為初正法久住。」
    大毗婆沙論》:「有二種正法:一、世俗正法;二、勝義正法。世俗正法,謂名、句、文身,即素怛纜、毘奈耶、阿毘達磨;勝義正法,謂聖道,即無漏根、力、覺支、道支。行法者亦有二種:一、持教法:二、持證法。持教法者,謂讀誦、解說素怛纜等;持證法者,謂能修證無漏聖道。若持教者相續不滅,能令世俗正法久住。若持證者相續不滅,能令勝義正法久住,彼若滅時,正法則滅。故契經說「我之正法不依牆壁柱等而住,但依行法有情相續而住」
    阿毘達磨俱舍論》:「頌曰:『佛正法有二,謂教證為體,有持說行者,此便住世間』。論曰:「世尊正法體有二種,一教二證。教謂契經調伏對法,證謂三乘菩提分法。有能受持及正說者,佛正教法便住世間。有能依教正修行者,佛正證法便住世間。故隨三人住世時量,應知正法住爾所時。聖教總言唯住千載,有釋證法唯住千年,教法住時復過於此。」
    大乘法苑義林章》:「佛滅度後法有三時,謂正.像.末。具教.行.證三,名為正法;但有教行,名為像法;有教無餘名為末法。此教行二有漏攝者及葉文字皆住持法寶,無漏三法真法寶故,示道.命道二沙門中,異生具戒.具見等類。正.像.末法能住持者,是住持僧。」
    吉藏《法華玄論》:「問:經何故云正法千年住世,復何故千年外別有佛法? 答:此不相違。所以然者,佛法有二種:一正得二正教。正得者,得道人也。正教者,佛正法教也。言千年佛法滅者,此就正得為言耳。千年內,有得道人多。千年外,得道人少。故名佛法滅也。正教法者乃至萬年住世也」
    《相應部義註》:「有兩種相似正法:相似證悟正法和相似教理正法。其中,光明、智、喜……等十種觀智產生的隨煩惱,名為相似的證悟正法。沒收錄進第三次結集界論、ārammaṇa-kathā、asubha-kathā、ñāṇavatthu-kathā、vijjākaraṇḍaka這五論事以外的秘密律(guḷha-vinaya)、秘密維山答拉(guḷha-vessantara)、秘密大藥(guḷha-mahosadha)、容色藏(vaṇṇa-piṭaka)、指鬘藏(aṅgulimāla-piṭaka)、護國吼(raṭṭhapāla-gajjita)、阿臘瓦格吼(āḷavaka-gajjita)、方廣藏(vedalla-piṭaka)等非佛語,名為相似的教理正法。……最初覺悟的比丘們能得達無礙解(paṭisambhidā)。其時過後不能再得達無礙解,則是六通。自從六通不能得達後能得三明。這個時期過後不能得達三明,則只能得達漏盡。那也不能後則是不來果,那也不能後則是一來果,那也不能後則是入流果。過了[那]時後連入流果也不能得。但直到那時他們修觀只能染著這些隨煩惱而住於精進,才稱為證悟正法的隱沒。……但直到連適合於完成入流果的修行也不能,只能住立於戒清淨,這才稱為修行正法的隱沒。……只要三藏佛語存在,就不能說教法隱沒。……兩本pātimokkha還存在,教法還不算隱沒。直到兩本pātimokkha隱沒,那時教理正法才隱沒。在它隱沒時,教法才稱為隱沒。教理隱沒故修行隱沒,修行隱沒故證悟隱沒。什麼原因呢?此教理是修行的基礎,修行是證悟的[基礎]。如是,修行只以教理為標準。……教理充滿時,持教理的人就能完成修行,完成修行者就能完成證悟。如是顯示猶如新月般的教理等增長時,我們的教法也就增長。」
  2. ^ 法滅盡經》“佛告阿难。吾涅槃后法欲灭时。五逆浊世魔道兴盛。魔作沙门坏乱吾道。著俗衣裳乐好袈裟五色之服。饮酒啖肉杀生贪味。无有慈心更相憎嫉。……求作沙門不修戒律。月半月盡雖名誦戒。厭倦懈怠不欲聽聞。抄略前後不肯盡說。經不誦習。設有讀者不識字句。為強言是”
    《阿難七夢經》:「佛告阿難。汝於夢者。皆為當來五濁惡世。不損汝也。何為憂色。第一夢陂池火炎滔天者。當來比丘。善心轉少。惡逆熾盛。共相殺害。不可稱計。第二夢者日月沒星宿亦沒。佛泥洹後。一切聲聞。隨佛泥洹不在世。眾生眼滅。第三夢出家比丘。轉在於不淨坑塹之中。在家白衣。登頭出者。當來比丘懷毒嫉妬。至相殺害。道士斬頭。白衣視之。諫訶不從。死入地獄。白衣精進。死生天上。第四夢者。群猪來觝揬栴檀林怪之者。當來白衣。來入塔寺。誹謗眾僧。求其長短。破塔害僧。第五夢者。頭戴須彌山。不以為重者。佛泥洹後。阿難當為千阿羅漢。出經之師。一句不忘。受悟亦多。不以為重。第六夢者。大象棄小象。將來邪見熾盛。壞我佛法。有德之人。皆隱不現。第七夢師子死者。佛泥洹後。一千四百七十歲。我諸弟子修德之心。一切惡魔不得嬈亂。七毫者七百歲後事」
    《摩訶摩耶經》:「五百歲已寶天比丘,善說法要度二萬人,八部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正法於此便就滅盡。六百歲已,九十六種諸外道等,邪見競興破滅佛法。有一比丘名曰馬鳴,善說法要降伏一切諸外道輩。七百歲已。有一比丘名曰龍樹。善說法要滅邪見幢然正法炬。八百歲後。諸比丘等樂好衣服縱逸嬉戲。百千人中或有一兩得道果者。九百歲已。奴為比丘。婢為比丘尼。一千歲已。諸比丘等聞不淨觀阿那波那瞋恚不欲。無量比丘。若一若兩思惟正受。千一百歲已。諸比丘等。如世俗人嫁娶行媒。於大眾中毀謗毘尼。千二百歲已。是諸比丘及比丘尼。作非梵行。若有子息。男為比丘。女為比丘尼。千三百歲已。袈裟變白不受染色。千四百歲已。時諸四眾猶如獵師。好樂殺生賣三寶物。千五百歲。俱睒彌國有三藏比丘。善說法要徒眾五百。又一羅漢比丘。善持戒行徒眾五百。於十五日布薩之時。羅漢比丘。昇於高座說清淨法云。此所應作此不應作。彼三藏比丘弟子答羅漢言。汝今身口自不清淨。云何而反說是麁言。羅漢答言。我久清淨身口意業無諸過惡。三藏弟子聞此語已倍更恚忿。即於座上殺彼羅漢。時羅漢弟子而作是言。我師所說合於法理。云何汝等害我和上。即以利刀殺彼三藏。天龍八部莫不憂惱。惡魔波旬及外道眾踊躍歡喜。競破塔寺殺害比丘。一切經藏皆悉流移至鳩尸那竭國。阿耨達龍王悉持入海。於是佛法而滅盡也。」
    《雜阿含640經》:「爾時世尊復告東方天王:汝當於東方護持正法。次告南方、西方、北方天王:汝當於北方護持正法。過千歲後,我教法滅時,當有非法出於世間,十善悉壞,閻浮提中惡風暴起,水雨不時世多饑饉,雨則災雹江河消滅,華果不成人無光澤,蟲村鬼村悉皆磨滅,飲食失味珍寶沈沒,人民服食粗澀草木。……時,諸比丘大得供養。諸比丘輩食人信施,而不讀誦經書,不薩阇為人受經,戲論過日,眠臥終夜,貪著利養,好自嚴飾,身著妙服,離諸出要、寂靜、出家、三菩提樂,形類比丘離沙門功德,是法中之大賊,助作末世壞正法幢建惡魔幢,滅正法炬然煩惱火,壞正法鼓毀正法輪,消正法海壞正法山,破正法城拔正法樹,毀禪定智慧斷戒瓔珞,污染正道。……時,彼諸天、龍、神等皆生不歡喜心,不復當護諸比丘,而同聲唱言:『佛法卻後七日滅盡!』號啕悲泣,共相謂言:『至比丘說戒日,共相鬥諍,如來正法於中而滅。』如是諸天悲惱啼泣。……爾時,上座有弟子,名曰安伽陀,起不忍之心,極生忿恨,從座起,罵辱彼聖:『汝是下座比丘,愚痴無智,而毀辱我和上!』即持利刀,殺彼聖人。……爾時,阿羅漢弟子見彼弟子殺害其師,忿恨不忍,即殺三藏。爾時,諸天、世人悲哀啼泣:『嗚呼,苦哉,如來正法今便都盡!』尋即此大地六種震動,無量眾生號啕啼泣,極為愁惱:『嗚呼,今日正法不復現世!』作是語已,各各離散。……爾時,拘睒彌王聞諸比丘殺真人阿羅漢及三藏法師,心生悲惱,惋慨而坐。爾時,諸邪見輩諍競打破塔廟,及害比丘,從是佛法索然頓滅。爾時,世尊語釋提桓因,四大天王,諸天、世人:於我滅度之後,法盡之相,如上所說。是故汝等,今者不可不以勤力加於精進,護持正法,久令在世。」(本經為《阿育王傳》〈優波毱多因緣〉卷六、卷七之異譯本雜入,參見:印順. 雜阿含經論會編(上)之部類整編. 
    大毗婆沙論》:「如來正法云何滅耶?答:如來正法將欲滅時,此贍部洲當有三王出世,一王有法、二王無法。其有法者,生在東方,威德慈仁,伏五印度。其無法者,生在達絮、篾戾車中,性皆頑囂,憎賤佛法,相與合縱。從西侵食,漸入印度,轉至東方,志與佛法,為大衰損。……時東方王聞彼達絮、篾戾車王,侵食印度漸至東方,乃率兵士與之交戰。彼王軍眾即時退走,擒獲二王,皆斷其命。尋時遣使,遍諸方維,召命一切沙門釋子。……於是一切贍部洲中所有苾芻皆來集會,憍餉彌國。時王日日設五年會種種供養,然諸苾芻由多得利養故,及由多有先為活命而出家故,不能精勤讀誦經典,不樂獨處靜慮思惟,晝則群聚談說世事擾動喧雜,夜則疲怠耽著睡眠無所覺察,由此於佛所有教誡,皆悉慢緩而不遵行。是時贍部洲中唯有二行法者,一是阿羅漢名蘇剌多,一是三藏名室史迦,亦名般株,而為眾首,即於是日正法將滅。……作是語時,三藏弟子生大瞋恚即叱之言:是何苾芻,故於眾前,違反我師不受教誨,尋共害彼阿羅漢命,勝義正法從斯滅沒。時有敬重彼阿羅漢天龍藥叉,興大瞋忿殺彼三藏。有說,即彼阿羅漢弟子為報仇故害三藏命。有說,王聞彼阿羅漢無辜被殺,追戀懊惱而殺三藏。世俗正法從斯滅沒。爾時世間勝義世俗二種正法皆滅沒,已經七晝夜天地冥闇,而其世間猶故未知正法已滅。……過七日已,大地震動殞星雨火燒諸方維,空中天鼓發聲振吼甚可怖畏,天魔眷屬生大歡喜,於虛空中張大白蓋。空中復有大聲唱言:釋迦大仙所有正法從今永滅,更無能入正性離生,妙甘露門於斯永閉,大苦黑闇遍滿世間,更無救護將導之者。」
    瑜伽師地論》:「末法時生諸聲聞相,云何可知?謂諸聲聞於當來世法末時生,多分愛重利養恭敬,違背妙法,諸貪恚癡及不正法並皆增盛。……於佛世尊所說:甚深與空相應隨順緣性緣起緣生所有經典,並皆棄捨。於世聰慧所造諷誦,綺飾言辭絢藻文章,隨順世典,恭敬受持深生歡喜。於似正法非正法中妄生法想,於正法中起非法想。……法末時者,所謂大師般涅槃後聖教沒時,爾時如是聲聞弟子,身壞命終,多墮惡趣,生那落迦。若有成就與此相違不染污法,當知是名賢善時生聲聞,彼於如來初出世時,瘜肉未生時,大師現前時,或有一類般涅槃後,如是多分,身壞命終還得善趣,往生天上樂世界中。」
    法苑珠林》:「又大五濁經云:佛涅槃後當有五亂。一者當來比丘從白衣學法,世之一亂;二者白衣上坐比丘處下,世之二亂;三者比丘說法不行承受,白衣說法以為無上,世之三亂;四者魔家比丘自生現在,於世間以為真道諦,佛法正典自為不明,詐偽為信,世之四亂;五者當來比丘畜養妻子奴僕治生,但共諍訟不承佛教,世之五亂。」
    復注心義燈(Saratthadipani-tika):「此時期過後,是爭鬥時(Kali Yuga)國王的非法期,他們非法故,他們的大臣也都非法,然後國家人民[都行非法]。他們行非法故,天不適時下雨,從此莊稼不能豐收。因其欠收故,資具施主們不能供養比丘僧團資具,比丘們因資具貧乏而不能攝取弟子。此時過後教理消亡,不能憶持其義理,只能憶持聖典。此時過後,連整部聖典也不能憶持,最初從論藏消失,消失時從最後開始消失。首先是《大論》消失,然後消失的是《雙(論)》、《論事》、《人施設(論)》、《界論》、《分別(論)》、《法集(論)》。如此論藏消失後,經藏從最後開始消失。首先是《增支部》消失,其中首先是十一集……直到一集。如此《增支部》消失後,《相應部》從最後開始消失。首先是《大品》消失,然後是《六處品》、《蘊品》、《因緣品》、《有偈品》。如此《相應部》消失後,《中部》從最後開始消失。首先是《後五十》消失,然後是《中五十》、《根本五十》。如此《中部》消失後,《長部》從最後開始消失。首先是《Pāthika品》消失,然後是《大品》,然後是《戒蘊品》。如此《長部》消失即是《經藏》消失,只剩《律藏》和《本生》還憶持著。《律藏》是有慚恥者所持,欲求利得者則不關心經中所說而只憶持《本生》。此時過後,連《本生》也不能憶持,於是它們首先從《毘輸安呾囉本生》(須達拿太子)開始消失,然後逆序為《毘樓本生》《摩訶那羅陀本生》,最後是《無戲論本生》消失,只剩《律藏》還保留著。此時過後,它也從最後開始消失。首先是《附隨》消失,然後是《篇章》、《比丘尼分別》、《大分別》,漸次只剩《布薩篇》還保留著。這樣教理還不算消失,乃至人間還存在四句偈,教理都還沒消失。直到有信心、淨信的國王在象背上放了裝有一千金的鑲金邊的袋子說「知道佛陀所說的四句偈者可拿走這一千金」,並在城中鳴鼓巡行也無人拿走。「只巡行一次有人聽見,但有人沒聽見。」於是直到走第三次也無人拿走,王使臣只能把一千金錢袋送回王宮,這時才叫做教理隱沒。」
  3. ^ 如《雜阿含經·906經》
  4. ^ 如《中阿含經·瞿曇彌經》
  5. ^ 《大方等大集經·月藏分》:「今我涅槃後,正法五百年,……像法住於世,限滿一千年。」
  6. ^ 吉藏《法華玄論》說「正法千年,像法千年,末法萬年」。
  7. ^ 見《犍度·小品·比丘尼犍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