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河之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三河之战
日期: 1858年11月4日-1858年11月15日
地点: 中國安徽庐州三河鎮
結果: 湘軍慘敗,提督李續賓自裁,清帝國安徽江西戰情全面吃緊。
領土變更: 太平天國安慶脫困,天京糧荒抒解,李秀成陳玉成都封王。
參戰方
Flag of the Qing dynasty (1889-1912).svg 清朝 太平天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Flag of the Qing dynasty (1889-1912).svg

湘軍提督李續賓

總兵曾國華

忠王李秀成

英王陳玉成

張樂行

兵力
6,000(援軍綠營15,000未至) 100,000
伤亡与损失
6,000人全军覆没 2,000人陣亡或受傷

三河之战太平天国晚期著名战役之一,太平軍與湘軍在安徽三河鎮(今屬肥西縣)激戰。此役湘軍戰敗,名將李續賓陣亡。

三河:戰略據點[编辑]

三河鎮距廬州不足百里,位於廬江肥西舒城三縣交界,有杭埠河中河豐樂河流貫,水陸要沖,故名三河;東接無為巢縣,西接舒城,南通廬江,“為水陸衝途,實扼廬州總要”[1],自古為軍事必爭之地。

戰鬥始末[编辑]

咸丰八年(1858年8月)陈玉成等人在安徽机阳镇(机阳县)集会,决定攻破江北大营,保护天京(今南京)粮道。9月陈率军进攻浦口,败清军德兴阿部,遂占浦口、扬州湘军曾国藩乘太平军东下,派李续宾率精兵六千援庐州(今合肥),连陷太湖潜山桐城舒城,并进攻庐州三河镇(今肥西县三河镇),“深入四、五百里,寇城壘望風潰破。”[2],九月廿八日李部湘軍逼近三河。太平軍三河守將吳定規一日五文向陳玉成告急。

陳玉成在浦口大捷后迅速率兵近三萬回救,並奏准天王約李秀成同來,李秀成與庐州(今合肥市)守将吳如孝捻軍張樂行亦領兵前來助戰,陳玉成经巢县、庐江,繞過了金牛鎮(三河镇西南15公里)、白石山(三河镇东南12.5公里),至清军背后,十月初陳玉成部亦抵三河。李續賓發現被陳玉成反包圍,湘軍“合計兵勇,一分于九江、湖口、彭澤、再分于蘄州、黃州、又分于桐城、舒城,所帶不過五千人”[3],“力戰太苦,後路太單,壯士受傷太多”[4],急從九江、桐城調兵增援。李续宾部将劝其退兵桐城,待援军到达后再攻三河,李續賓不聽[5]

十月初九日(1858年11月14日),湘军逼近金牛镇,李續賓部將趙國棟主張五更開戰,但李續賓見陳玉成兵強馬壯,決定黎明開仗。十月初十日(1858年11月15日)黎明,李续宾部由金国琛毛有铭等人率领,分左中右三路偷袭金牛镇,在樊家渡、上家祠堂打败陈玉成军,忽大霧迷漫,咫尺莫辨,鼓角相聞,敵我難分,李續賓軍衝過金牛鎮,這時陳玉成部迅速擊潰左路湘軍,李秀成率军赶到,及时投入战斗,将其围困在烟墩岗一带,斩杀湘军副将刘神山、参将彭友胜、游击胡廷槐邹玉堂杜廷光。三河守將吳定規率軍從城中出擊,把李續賓內外圍定,逐一攻破李续宾的七座营垒。李續賓连续冲击数十次,斩杀两千多名太平军,均为太平军所阻,只得撤回。

綠營官兵一萬五千人並未依約援助李、曾[6],“飛檄召趙克彰以六營赴援,克彰不進”[7]胡林翼“急走書官文”[8],力促速赴援三河,但官文始終未發一兵一卒。血戰一晝夜,陈玉成大破湘军,激戰至深夜三更,李续宾於戰地枯樹自缢而死(一說投水),所部湘军副將曾國華以下六千餘人於三河郊外烟筒岗全部覆没,曾国藩的弟弟曾国华以及知府何忠骏、知州王揆一杨德訚,道员孙守信丁锐义等人皆同时殉难。消息傳來,曾國藩提筆寫了“自三河敗後,元氣大傷,全軍皆寒,不可復戰”。胡林翼極度恐慌,舊病復發吐血不止,他哀叹道:“三河败溃之后,元气尽伤,湘军四年的精锐,覆于一旦,而且敢战之才,明达足智之士,亦凋丧殆尽。”

陳玉成乘勝佔領舒城桐城湘軍大將都兴阿棄圍安慶敗逃,退至宿松、太湖。太平軍扭轉了皖南被動的局面[9]。次年1859年陳、李封贈為「英王」、「忠王」。

注釋[编辑]

  1. ^ 《胡林翼集》卷一,第527頁
  2. ^ 王闿運:《湘軍志》,第37頁
  3. ^ 《胡林翼集》卷一,第527頁
  4. ^ 《胡林翼集》卷二,第193頁
  5. ^ 《湘軍人物年譜》卷一:“公曰:‘賊能戰,我亦能戰。退,必為所躡’。”
  6. ^ 《出自敵對營壘的太平天國史料》,湖北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388頁
  7. ^ 《湘軍人物年譜》第一冊,第182頁
  8. ^ 《湘軍人物年譜》第一冊,第182頁
  9. ^ 酈純指出:“三河之勝,殲滅敵軍主力,逼其退守鄂東,制止其長驅直入之勢,扭轉了自‘內訌’及石達開出走以來的艱危局勢。”(酈純:《太平天國軍事史概述》第一冊,第80頁)

參考[编辑]

  • 《藤縣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