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藩之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三藩之亂
WuSangui.jpg
吴三桂(中心)
日期: 1673年-1681年
地点: 中國南部
結果: 清朝獲勝
參戰方
大清帝國 大周

東寧國[1]
三藩

指揮官和领导者
康熙帝
安親王岳樂
趙良棟
蔡毓榮
大周皇帝吳三桂
平南王尚之信
靖南王耿精忠
東寧延平王鄭經
兵力
不明 70,000(吳三桂起兵時,其他不明)
伤亡与损失
不明 不明

三藩之乱清朝康熙年间平西、靖南、平南三藩王,藉口清政府的「撤藩」之議而發動的反清戰爭。

三藩[编辑]

清朝初年,由於順治多爾袞滿洲统治力量,尚不足以直接控制南方各省,因此「以漢制漢」,將漢人降將有功者分封管理一些南方省份:

上述三方势力合称三藩三藩在所鎮守的省份權力甚大,遠超過當地地方官員,並擁有直屬軍隊、可調整稅賦等。

撤藩缘由[编辑]

清初三藩勢力幾及全國之半,形同割據[2]吴三桂节制云、贵两省督抚,得順治允,可自授除文武官员,戰馬優先挑選,号为“西选”,“西选之官遍天下”“天下财赋,半耗于三藩。”[3]。平西藩一年消耗军饷数百万两,财政收支中央授權調配,仍佔清朝年賦稅支出三分之一[4]。有垄断盐井、铜矿之利,所铸之钱时称“西钱”。平西藩經清廷授意,有通使达赖喇嘛之責,保互市茶、马之業,“广征关市、榷税、盐井、金矿、铜山之利,厚自封殖”[5]。部下将士多李自成张献忠餘部,勇健善鬥,“日练兵马,利器械”[6]。其餘两藩也享特許,得以在地方專權,耿精忠“以稅斂暴於閩”,縱容部下“苛派伕役,勒索銀米”,妄稱“火耳者,耿也。天下有故,據八閩以圖進取,可以得志”。尚可喜,縱容屬下經營鹽商,“每歲所獲銀兩不下數百萬”,將兵權轉交其子尚之信,罔利恣行,官民怨恨。清初財賦可謂半耗費於三藩。康熙帝親政後,知前代藩鎮之得失,曾說:“朕聽政以來,以三藩及河務、漕運為三大事,夙夜廑念,曾書而懸之宮中柱上。”[7]

过程[编辑]

康熙六年(1667年),吳三桂以目疾請解除總管雲貴行省事務,康熙帝批准,責令雲貴兩省督撫管理。

康熙十二年(1673年)三月,平南王尚可喜疏請歸老遼東,由其子尚之信繼續鎮守廣東,清廷以尚之信跋扈難制,令尚之信撤藩。吳三桂和耿精忠於是年七月先後疏請撤兵,以試探朝廷動靜,這時朝中對於三藩的處置分成兩派,索額圖圖海等以為三藩不可動,戶部尚書米思翰兵部尚書明珠則贊成撤藩。康熙帝说:“三桂等蓄谋久,不早除之,将养痈成患。今日撤亦反,不撤亦反,不若先发。”[8]康熙遂下令三藩俱撤還山海關外。

吴三桂率先举兵反叛,以反清复明为号召,自称“总统天下水陆大元帅、兴明讨虏大将军”,分兵攻陷湖南四川耿精忠(耿继茂之子)、平南王尚可喜之子尚之信先后响应于福建广东广西孫延齡陕西王輔臣亦反,台灣奉明朔的延平郡王鄭經也率大軍十五萬登陸福建;吳三桂急派其得力大將左都督王屏藩出兵漢中前往支援;郑蛟麟與王辅臣部在陕西平阳关围歼清將莫洛所率十万余人,莫洛陣亡。清廷的西線戰場形勢趨於嚴峻。康熙帝只得集中主力南征吴三桂,同时停撤平南、靖南二藩。

吴三桂起兵之初,一路势如破竹,佔據云贵大部分地区,清军的主力幾乎被吴三桂军消灭。形势对吴三桂有利,劉玄初等力谏吴三桂挥军跨过长江。但是吴军主力一直停留在江南,“划江而守”,以致失去良機。

自康熙十五年(1676年)起,战场形势开始有利于清军,陝西王輔臣與清廷對峙三年之後,終於接受康熙的招撫,耿精忠势穷乞降,尚之信也继而降清。吴三桂占领湖南后,未趁王輔臣之響應,溯江北上,坐失战机,而清军则贯注全力,收复湖南大片土地。

康熙十七年(1678年),吴三桂在衡州(今湖南衡阳)称帝,国号“大周”,改元“昭武”,大封百官诸将。当年八月十七日秋,吴三桂病死,马宝等迎其孙吴世璠继承帝位,改元洪化,扶柩返回云南。清大將軍察尼趁吳軍军心不稳攻擊岳州(今湖南嶽陽),“岳州为湖南咽喉要地,必此地恢复,则长沙、荆州之兵始能前进”。

康熙十八年正月,清兵攻岳州,局势急转直下,連克常德、衡州等地。吴军退据武岗、辰龍關(湖南沅陵官庄镇境内)。三月间,勒尔锦部至辰龙关附近,但见群山林立,林深路险,[9]不敢进兵,“急行退还”,圣祖对勒尔锦给予严厉申斥。[10]。八月,岳乐、喇布等攻破武岗,十九年三月攻破辰龙关。大將軍安親王岳樂攻克湖南長沙,大將軍簡親王喇布收復衡州,傅宏烈等部收復桂林,陝甘清軍收復漢中重慶成都

康熙十九年(1680年)康親王傑書、將軍賴塔分由浙江、衢州討耿精忠,鄭恨耿未守約定,逕取漳州泉州二府,故納耿部下降將。耿精忠見大勢已去,遂降清。吳世璠退回昆明。至此等省被清军次第收复。尚之信亦被康熙賜死,年52歲。

康熙二十年(1681年),採用赵良栋昔日的建議,自湖南广西四川三路合击,进取云贵。雲貴總督蔡毓榮主攻,統合定遠平寇大將軍彰泰賴塔等從三路入雲南,佔五華山,圍昆明,至十月,城內糧食不繼,文武大臣紛紛投降。十月趙良棟指挥所部绿营兵率先攻破昆明,餘眾將從攻湧入,二十八日吴世璠绝望自杀,十月二十九日吳軍出城投降。[11]王屏藩陈君极自缢死。被俘的吴之茂韩晋卿张起龙等解送北京[12]至此历时八年,蔓延十省的三藩之乱才平定下来。

其他各方势力的态度及对东亚格局的影响[编辑]

在三藩之乱爆发的时候,清朝的陕西提督王辅臣也举兵响应,后来攻破兰州。1676年,王辅臣受到周培公的劝诱降清。

1675年,蒙古察哈尔部首领布尔尼得知华南发生反清叛乱之后,也与兄弟罗卜藏一同举兵反清,攻打盛京,试图营救被囚禁在盛京的父亲阿布奈。康熙帝派遣多罗信郡王鄂札前去征讨,将其击败,布尔尼在逃亡途中被科尔沁和硕额驸沙津杀死。其所属的察哈尔部被清朝改编为察哈尔八旗

由于儒家思想的华夷之辨,当时的朝鲜日本越南台湾东宁国不认可清朝的“中国”地位,认为满人是“蛮夷”,并以“小中华”自居。他们或多或少都对叛清的三藩给予支持。东宁国和越南的莫朝,更是直接支持三藩。

永历二十八年三月十六(1674年4月21日),东宁国君主郑经得知耿精忠反清起兵,率军渡海至思明州(今福建省廈門市)支援。但郑经与耿精忠发生矛盾而发生武装内讧,最终耿精忠起事失败。随后,清朝恢复了迁界令。东宁国的经济贸易受到沉重打击,并丧失了其在福建的全部领地。

退据高平的越南莫朝势力在三藩之乱中公开支持吴三桂,其皇帝莫敬宇(莫元清)使用吴三桂的“昭武”年号,为吴三桂提供粮草支持。在三藩之乱被平定之后,郑主趁机攻灭莫朝。由于莫氏对吴三桂的支持,清朝也放弃了之前对莫朝的支持,莫氏至此丧失皇位。

朝鲜在清朝建立之初曾是明朝牵制清朝的重要盟友,在1636年丙子胡乱之后被迫向清朝臣服。但是朝鲜官员和士人都对清朝持敌对和蔑视态度,在国内呼清帝为“胡皇”,称清使为“虏使”。朝鲜孝宗在位期间,朝鲜便已经开始筹备出征清朝的计划。不过,由于财政困难等方面原因,其子显宗对此却不甚积极。三藩之乱爆发、以及蒙古察哈尔部反清之事被燕行使带回朝鲜之后,朝鲜的官员和儒生都非常激动,纷纷上书要求练兵屯粮,然后出征清朝。显宗对这些请求都置之不理,但对三藩之乱的进展十分关注。[13]

日本江户幕府长期支持东宁国的反清复明,以贸易方式向其提供大量武士刀等军需物品。东宁国曾多次要求日本出兵反清,但由于幕府长期执行锁国政策,因此拒绝了这个要求。然而,萨摩藩对三藩的反清活动却非常积极,为他们提供了军需物资。[14]

三藩之乱期间,由于福州被耿精忠占据,琉球不再向清朝朝贡。在萨摩藩的要求下,琉球向耿精忠提供军需物资硫磺。不过,由于东宁国海贼对中琉航线的长期骚扰,琉球与东宁国的关系恶劣,[14]再加上琉球人对萨摩的厌恶,以及东宁同萨摩关系极为密切,琉球显现出与其他汉字文化圈国家完全不同的态度,在三藩之乱中持观望态度。后来在得知三藩之乱失败之后,第一时间派遣使者出使清朝表示慰问。康熙帝大喜,此后清廷给予琉球贡使种种优惠待遇。[15]

而对于清朝来说,三藩之乱的平定,穩固了滿清政局,整个华南地区完全納入清廷的统治之下。以及往後三帝疆域的拓展,“康雍乾盛世”也由此开端。

注釋[编辑]

  1. ^ 清史稿》卷224鄭成功列傳:「錦與永華及洪旭引餘眾、載其孥盡入臺灣。改東都為東寧國,置天興、萬年二州,仍以永華綜國政。」
  2. ^ 顺治帝为了表示对他的信任,曾颁布谕旨:“凡该省文武官,贤否甄别举劾,民间利弊因革兴除,及兵马钱粮一切事务,俱暂着该藩总管,奏请施行。内外各该衙门不得掣肘。”(《清实录》,第3册。)
  3. ^ 魏源《圣武记》卷二
  4. ^ 《明季稗史汇编.四王合传》
  5. ^ 《清史列传.八十》
  6. ^ 魏源《圣武记》
  7. ^ 《清圣祖实录》卷一五四
  8. ^ 《清圣祖实录》,第42卷。
  9. ^ 辰龙关“乃通云贵的孔道”,此关一带,山势险峻,林木森密,同治十二年《沅陵县志》记载:“辰龙关县东百三十里,关外万峰插天,峭壁数里,谷经盘曲,仅容一骑……”
  10. ^ 《平定三逆方略》,卷44
  11. ^ 《清圣祖实录》,卷98
  12. ^ 《平定三逆方略》,卷50,6页。
  13. ^ 《朝鲜王朝实录》 顯宗 22卷, 15年(1674 甲寅 / 청 강희(康熙) 13年) 5月 16日(己卯)
  14. ^ 14.0 14.1 《漂流事件與清代中日關係》,67~69頁
  15. ^ 《中山世譜·卷八·尚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