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瑞克-吕讷堡选侯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不伦瑞克-吕讷堡选侯国
汉诺威选侯国
Kurfürstentum Braunschweig-Lüneburg
Kurfürstentum Hannover
神圣罗马帝国 邦国 (1692–1714)
与 大不列颠王国 联合统治 (1714–1800)
与 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 联合统治 (1801–1807)

1692-1807
國旗 國徽
不伦瑞克-吕讷堡位置图
不伦瑞克-吕讷堡(汉诺威)选侯国。(1789年)
首都 汉诺威
常用語言 西低地德语
政体 公国
选帝侯
- 1692–1698 Ernest Augustus
- 1698–1727 乔治一世
- 1727–1760 乔治二世
- 1760–1806 乔治三世
歷史
 - 升级为选侯国 1692
 - 继承自吕讷堡公国和萨克森-劳恩堡 1705
 - 选侯地位被正式承认 1708
 - 与大不列颠王国联合统治 1714
 - 兼并不莱梅-瓦尔登 1715
 - 并入威斯特法伦王国 1807
 - 作为汉诺威王国重新建立 1814

不伦瑞克-吕讷堡选侯国 (德語:Kurfürstentum Braunschweig-Lüneburg),或称汉诺威选侯国(德语:Kurfürstentum Hannover 或 Kurhannover),建立于1692年,是神圣罗马帝国内第9个选侯国。其选侯地位于1708年被正式承认。

'

该公国被韦尔夫家族下的一个分支—汉诺威王朝所统治。除了汉诺威家族,韦尔夫家族下的其他分支也曾统治过不伦瑞克-吕讷堡公国的其他领土。到1705年后,这些领土上只剩下两个独立的公国。 其中一个是不伦瑞克-沃尔芬比特尔公国,作为独立的 不伦瑞克公国 存在 (头衔确立于1815年),国祚持续到1918年。 而另一个公国,即继承自卡伦贝格公国的不伦瑞克-吕讷堡选侯国。

1714年,随着选侯乔治一世登上了大不列颠王国的王位,不伦瑞克-吕讷堡选侯国与大不列颠王国组成了君主联合统治。 结果是,大不列颠王国被迫一次又一次不情愿地参与进德国内部的事物。[1] 但是,在选侯国内部,它仍然是一个由独立的政府与机构单独统治其领土的国家。 1807年,不伦瑞克-吕讷堡选侯国被并入拿破仑控制的威斯特法伦王国。1814年,该地重新建立起汉诺威王国。与英国皇室的联合统治则一直持续到1837年才结束。

正式的名称和其他版本[编辑]

作为参与大同盟战争的奖赏,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一世于1692年将不伦瑞克-吕讷堡公国卡伦贝格支系的公爵恩斯特·奥古斯都提升为选帝侯。由于帝国内部对新设选帝侯的抗议,直到1708年其选帝侯的地位才由帝国议会。通俗地,该选侯国以卡伦贝格公国的首都汉诺威作为国名,称汉诺威选侯国;不过其正式使用的名称则是不伦瑞克-吕讷堡选侯国

地理[编辑]

不伦瑞克-吕讷堡选侯国于的地图。包括了汉诺威选侯国(蓝色)和不伦瑞克-沃尔芬比特尔公国(绿色):同时还包括选帝侯格尔奥格·路易于1720年取得了萨克斯-劳恩堡和不莱梅-瓦尔登,他的继任者乔治二世于1731年取得了Land Hadeln(在地图上的易北河河口末端),和乔治三世于1803年取得的的奥斯纳布鲁克大主教领。

选侯国的领土包括大部分现今位于德国北部的下萨克森联邦州。 除了原来卡伦贝格公国的土地,选侯国的领土还包括以前的 哥廷根公国 和 格鲁本哈根公国 的土地,以及从前属于Hoya伯爵领的土地。

1705年,选帝侯格尔奥格·路易继承了吕讷堡公国与萨克森-劳恩堡公国,这是继承自他的叔叔不伦瑞克-吕讷堡的格尔奥格·威廉的。 1715年,他又从丹麦国王弗雷德里克四世手里购买了不莱梅-瓦尔登公国 (通过1719年大北方战争后签订的斯德哥尔摩条约),由此他昔日的内陆选侯国得以扩展到北海


历史[编辑]

与大不列颠的联合[编辑]

民船旗 1727-1801

在1714, 格奥尔格·路易成为大不列颠王国的国王,称乔治一世,使得选侯国和大不列颠王国被置于一个共主邦联中。 与此同时,选帝侯本身的领土也扩张了,因为选侯国于1719年依据法理购买了原属于瑞典的不莱梅公国和瓦尔登公国。

乔治一世死于1727年,他的儿子乔治二世继承了选帝侯与大不列颠王国。1728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六世正式承认乔治二世的选帝侯地位(即承认了他对土地的所有权以换取效忠),同时乔治二世恢复了对萨克森-劳恩堡的主权,这是由汉诺威选侯国于1689年从法理上继承自吕讷堡公国的。[需要解释]

汉诺威于1731年还取得了前萨克森-劳恩堡的飞地Hadeln,并将其并入不来梅-瓦尔登公国。 直到1733年了乔治二世才得到了皇帝查理六世的对这个公国所有权的承认。 在这两次效忠中乔治二世都发誓说他会尊重两公国不同领域等级现有的特权和宪法,从而保证有着400年历史的阶级参政传统。

在选侯国的首都汉诺威, 汉诺威选侯国枢密院 (即政府)引入了一个新的部门,以负责通过共主邦联统治之帝国政治体的事物。它被称为Department of Bremen-Verden, Hadeln, Lauenburg and Bentheim。尽管如此,选帝侯还是将他们的大部分时间花在英格兰。与选侯国的直接外交联络是通过坐落在伦敦圣詹姆斯宫的德意志事务处办公室来进行的。

七年战争[编辑]

在1754-1763年英法北美战争其间,英国人非常担心法国将会入侵汉诺威。 因此乔治二世与他的表弟,勃兰登堡-普鲁士腓特烈二世大帝组成了一个战时同盟。这使得英法在北美的冲突与普奥在西里西亚的第三次西里西亚战争合并成为七年战争

法国于1757年的夏天入侵汉诺威。法国人在中哈施滕贝克之战击败了乔治二世的儿子坎伯兰公爵威廉王子,并将他所带领的盎格鲁-汉诺威军队驱赶到不莱梅-瓦尔登。坎伯兰公爵于9月18日宣布投降,并签下了克洛斯特-采文协定。(详情参见哈施滕贝克之战 )

乔治二世拒绝承认这一协定。 第二年,在英国军队的支援下,来自勃兰登堡-普鲁士, 黑森-卡塞尔和不伦瑞克-沃尔芬比特尔公国的军队再次驱逐了法国占领军。

在余下的战争中汉诺威不再受到波及。 七年战争结束后,和平的状态一直维持到法国大革命战争的爆发才被打破。 在1793-1797年进行的第一次反法同盟之战中,大不列颠王国-汉诺威选侯国共主邦联的本土并没有受到战火波及,这是由于反法同盟与法兰西第一共和国的战斗主要发生在法国自身的领土上。 尽管如此,有16 000名汉诺威士兵在英国人的统帅下参与了在低地发生的战斗。 1795年神圣罗马帝国宣布在战争中保持中立,这其中也应该包括汉诺威选侯国;但是选侯国与法国和平谈判的努力在1799年宣告失败。

然而勃兰登堡-普鲁士于1795年与法国签下了巴塞尔和平条约。该条约规定勃兰登堡-普鲁士将确保所有领土在美茵河以北的神圣罗马帝国邦国的中立,包括英国皇室在欧洲大陆的领土的汉诺威,不来梅-瓦尔登,以及萨克森-劳恩堡。 为了条约的顺利实行,汉诺威也不得不提供军队以维持神圣罗马帝国境内的武装中立。

拿破仑时代[编辑]

汉诺威选帝侯[编辑]

选帝侯的地位在法律上是不可分割的:领土可以被加入选帝侯的领地,但是不能被分割,也不能被几个继承人同时划分–相比较选侯国成立前的做法,这减少了不伦瑞克-吕讷堡公国不同支系领有的独立公国数量。选帝侯地位的继承按照男性长子继承制。同时,由于违背了萨利克法,不伦瑞克-吕讷堡公国继承法的改变需要由帝国确认。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一世在1692年给予了这一确认。

公国于1692年升级为选侯国时扩张了其领土,包括已经于1665年继承的不伦瑞克-吕讷堡支系的卡伦贝格公国和格鲁布哈根公国。但在帝国议会确认通过其选帝侯地位之前,卡伦贝格支系的另一公国策勒公国已经于1705年被合并。 同时公国扩张的领土还包括了之前获得的Diepholz和Hoya伯爵领。[需要解释]

尽管神圣罗马帝国于1806灭亡,乔治三世的政府并没有解散。他继续被称为"不伦瑞克-吕讷堡大公,大财务官和神圣罗马帝国的选帝侯"直至1814年。

汉诺威选帝侯
肖像 姓名 统治时间 继承自 注释
King George I by Sir Godfrey Kneller, Bt (2).jpg 乔治一世

Georg Ludwig

1708-1727 恩斯特·奥古斯都的儿子 于1714年成为了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的国王。 在1719年取得了不来梅-瓦尔登。
George II of Great Britain - 1730-50.jpg 乔治二世

Georg II. August

1727-1760 乔治一世的儿子 于1731年取得了易北河畔的Land of Hadeln。
George III of the United Kingdom.jpg 乔治三世

Georg III. Wilhelm Friedrich*

1760-1806 乔治二世的孙子 于1801年成为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的国王(与爱尔兰的1800年联合法令)。 于1803年取得了奥斯纳布鲁克大主教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及法国大革命战争(1801-1813年),从1801年至1803年,他先后三次失而复得汉诺威领地上的法理权力。 尽管神圣罗马帝国已于1806年解散,乔治三世并没有承认这个事实,并保留着选帝侯的头衔直到1814年。1814年,乔治三世成为汉诺威王国的国王,这一由维也纳会议宣布的新头衔取代了之前的选帝侯头衔。

注释[编辑]

  1. ^ During the 18th. century, whenever war was declared between Great Britain and France, the French army invaded or threatened to invade Hanover, forcing Great Britain to intervene diplomatically and militarily to defend the Electorate.

参考文献[编辑]

Ford, Guy Stanton. Hanover and Prussia 1795–1803: a study in neutrality (1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