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都东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东京奠都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MeijiJoukyou.jpg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東京奠都
假名 とうきょうてんと
平文式罗马字 Tōkyō Tento

迁都东京日語東京遷都),或也有說法認為應稱作奠都東京,是1869年(明治2年)日本天皇和维新政府从京都移驻江户,并把江户改称为东京,使之成为日本新首都的重大历史事件。

迁都东京的缘由[编辑]

背景[编辑]

明治维新初期的京都经过大政奉还王政复古重新成为日本的政治中心,为了体现新的政治气息京都新政府内部开始有要求迁都的呼声。当时江户局势尚未完全稳定,主要把大坂作为迁都的对象。

大久保利通的迁都大坂方案[编辑]

鸟羽伏见之战后的明治元年(庆应4年)1月17日(1868年2月10日),参与大久保利通向总裁有栖川宮炽仁亲王提议让天皇参拜石清水八幡宮后行幸大坂,如果可能的话在大坂常驻。这样可以一扫朝廷的旧习,推动外交,海军,陆军的发展。同年1月23日,在太政官会议上进一步提出浪华迁都(迁都大坂)的建议书。由于遭到保守派公卿的猛烈反对,1月26日建议书被否决。随后大久保通过副总裁岩仓具视提出能让保守派也接受的大坂行幸议案,1月29日得到通过。

大坂行幸和江户开城[编辑]

大坂行幸的决定发表之后,还是受到反对迁都的公家和京都市民的怀疑。因此原本打算陪同天皇行幸的太政官为打消众人顾虑而取消行程。明治元年3月21日(1868年4月13日),天皇由副总裁三条实美率领1,655名随从陪同从京都出发。3月23日到达大坂本愿寺津村別院行驻。天皇在天保山参观了军舰,在大坂逗留40多天后于4月8日回到京都。

和此时没有危机的浪华(大坂)相比,已经是世界大都市的江户正面临分崩离析的危机,前岛密向大久保递交了「江户迁都论」。同年4月11日,江户不流血开城,维新派的目光从大坂转移到江户。

江户变成东京[编辑]

大木和江藤的東西两都案[编辑]

明治元年(1868年)闰4月1日军务官判事大木乔任和东征大总督府监军江藤新平岩仓具视提出「東西两都」的建议书。建议书阐述让数千年从未接触王化思想东日本地区人民直接受到天皇统治的重要性,并且提出建设从江户和京都之间的铁路,这个意见和大久保的大坂行幸相同没有提到迁都,比较容易得到保守派的认可。

江户设置天皇皇宫的构想早在江户时代后期佐藤信渊就在文政6年(1823年)所著『混同秘策』中被提到,据说大久保利通也是因此受到启发[1][2]

德川家移封和东京诞生[编辑]

明治元年(1868年)5月24日,德川幕府被移封駿府(靜岡)70万石。大木和江藤的东西两都议案也得到认可,维新政府6月19日派参与木户孝允和大木前往江户考察建都事宜。2人在有栖川宮炽仁亲王,三条实美,大久保利通,江藤新平的支持下同年7月7日返回京都并作出江户建都可行的报告。在此基础上7月17日,天皇发布江户改称为东京诏书。诏书中天皇把东西日本人民当作一家臣民,江户作为东日本第一大都市,天皇将在此管理天下,因此把江户改称为东京。考虑到保守派和京都市民的反弹,诏书没有明确使用迁都和定东京为日本首都的字眼[3],这样在东西两都的方针下东京诞生了。

东幸和万机亲裁的宣言[编辑]

明治元年(1868年)8月27日,天皇举行即位典礼,同年9月20日在岩仓具视,议定中山忠能,外国官知事伊达宗城等人陪同下离开京都前往东京行幸(东幸)。担负警卫的是长州藩土佐藩备前藩大洲藩的藩兵3,300人。10月13日到达江户,即日江户改称为东京城。10月17日天皇发布皇国一体,东西平等,天皇亲政的诏书御东幸万机御亲裁ノ诏书[4]。东京市民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

东西两京并立[编辑]

早期还幸慎重论[编辑]

东幸之后必须还幸,三条实美不赞成立刻还幸京都,他认为德川幕府统治江户300余年,到东京之后马上返回京都必然失去东京的人心,从日本发展的长远来看抓住江户是非常重要的。[5]

结果采纳三条的意见推迟还幸,直到明治元年(1868年)12月8日先帝(孝明天皇)三周年忌辰祭和立后典礼的时候才还幸京都。同年12月22日到达京都。同时为了缓解东京市民的不安宣布不久会马上行幸东京,并且宣布在旧本丸遗址上建造新皇宫。

再幸东京[编辑]

明治2年(1869年)1月25日岩仓具视向天皇进言,很多政府和民间人士都认为要迁都,特别京都和大坂的民心也有所动摇,但是为了对关东诸国实行有效统治再次东幸十分重要。虽然政府内部很多人提倡迁都,若没有天皇的决断光凭借臣下努力还是无法信服众人的。[6]

3月7日明治天皇再幸东京。3月28日到达东京。这次太政官也一同来到东京,京都則設置留守官以安撫不滿的京都居民。同年10月24日皇后也移跸东京。此后天皇就以东京为中心开展政治活动。

天皇皇后移驻东京之后公卿,诸藩主,京都的政府官员和市民纷纷要求取消行幸,政府为了安抚民心发布了安民告示。甚至提出迁都名古屋的折衷方案。

政府机能转移[编辑]

京都保留京都御所。到明治4年(1871年)为止刑部省大藏省兵部省在京都的留守机关完全关闭。明治3年5月留守官从京都府迁往宫中,同年12月和京都宫内省合并,明治4年(1871年)8月23日废止。行政机能完全转移到东京。

京都还幸的延期[编辑]

明治3年(1870年)3月14日,以东北地区尚未平定和农业欠收减少开支为理由推迟京都还幸。明治4年(1871年)3月发表在东京举行大尝祭的决定,同年11月17日在东京首次举行大尝祭[7]

从此京都只是日本名义上的首都,江户变成东京再次成为政治中心。

迁都之后的大事表[编辑]

  • 1872年6月(明治5年5月) - 天皇回到京都的时候使用行幸而不是还幸。
  • 1873年(明治6年)5月 - 东京皇宫着火。天皇暂时搬到赤坂离宮居住。
  • 1877年(明治10年)2月 - 天皇指示保留京都的皇居(京都御所),维持原样。
  • 1888年(明治21年) - 明治宮殿日语明治宮殿完成,為東京皇宮的正宫。
  • 1889年(明治22年) - 日本的皇室典范规定天皇即位典礼和大尝祭(即位后首次新年庆典)必须在京都举行。
  • 1891年(明治24年) - 京都御所改称为京都皇宮。
  • 1909年(明治42年) - 登极令(昭和22年废除)规定大尝祭的斋田,京都以东以南为悠纪,以西以北为主基。
  • 1915年(大正4年) - 大正天皇即位典礼和大尝祭在京都举行。
  • 1928年(昭和3年) - 昭和天皇即位典礼和大尝祭在京都举行。
  • 1947年(昭和22年) - 皇室典范规定天皇即位典礼在京都举行,对大尝祭的场所不再作规定。
  • 1948年(昭和23年) - 东京的皇宫废除宫城的名称,代之以皇居。京都皇宫称为京都御所。
  • 1990年(平成2年) - 今上天皇明仁的即位典礼和大尝祭在东京举行[8],為天皇即位大典首次在東京舉行。

定都和迁都[编辑]

日本历史将此事件称为「東京奠都」(把東京定為日本首都)而不是「東京遷都」(把日本首都移遷到東京)。围绕定都还是迁都日本知识界以及关东关西一直大有争论。关西认为天皇移驻东京只不过是为了施政的方便,京都还是名义上的首都,东京只是行政首都。关东则认为天皇和政府机关都在东京,东京是理所当然的首都。也许是刻意回避这个问题,事实上无论是日本宪法还是地方法律都没有关于日本首都的具体描述,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讲东京地区使用首都和首都圈的称谓,京都地区使用京畿和近畿地区的称谓都没有法律依据。从外国人的角度来看因为东京是日本行政机关所在地,理所当然是日本首都。

注释[编辑]

  1. ^ 明治21年,织田完之『混同秘策』寅宾居士(織田完之)序
  2. ^ 大正6年,东京市史稿 第4册 第4篇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11-23.
  3. ^ 『东京百年史』第2巻,维新政府延期了明治3年的京都还幸,此后天皇去京都不用还幸而是使用行幸,东京的皇居失火后重建时称新宮殿为皇宫。事实上都等于承认东京是日本首都。
  4. ^ 御东幸万机御亲裁ノ诏书(法令全书,明治元年第852。)
  5. ^ 宮内省编『三条实美公年谱』
  6. ^ 多田好问编『岩仓公实记』
  7. ^ 大尝祭是天皇每年举行庆祝丰收的典礼,特指即位后第一次大尝祭
  8. ^ 大尝祭的斋田以新潟县长野县静冈县为界,东面(包括三县)为悠紀,西面为主基(镰田纯一『平成大礼要话』)。

相关文献[编辑]

  • 冈部精一『东京奠都的真相』仁友社,1917年。
  • 喜田贞吉「帝都」『喜田贞吉著作集5 都城的研究』,平凡社,1979年。
  • 京都市编『京都的历史』第七巻、京都市史编纂所,1979年。
  • 佐佐木克『江户变为东京的那些日子 明治二年的东京迁都』讲谈社,2001年。
  • 东京大学史料编纂所编『复古记』全15册,东京大学出版会,1974-1975年。
  • 东京都编『都史纪要1 江户到东京的展開 东京奠都的经济史意义』东京都,1953年。
  • 东京百年史编集委员会编『东京百年史』第二卷,东京都,1979年。
  • 藤野敦『东京都的诞生』吉川弘文馆,2002年。
  • 文部省维新史料编纂会编『概观维新史』维新史料编纂事务局,1940年。
  • 文部省维新史料编纂会編『维新史』第五巻,维新史料编纂事务局,1941年。
  • 若一光司『大阪差点成为首都的那些日子 围绕迁都的明治维新史』三五馆,1996年。

相关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