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学党起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東學黨農民起義
Jeon Bong-jun.JPG
1894年12月被逮捕押送到汉城府的全琫准
日期: 1894年1月11日 - 1895年3月29日
地点: 朝鮮王國全羅道忠清道
結果: 日本(或政府軍)勝利
參戰方
朝鲜
 大清
東學黨  大日本帝国
指揮官和领导者
朝鮮高宗
李容泰朝鲜语이용태 (1854년)
洪啓薰朝鲜语홍계훈
李学承
具相祖
成夏泳
张容镇
李基东朝鲜语이기동 (1856년)
李圭泰
清朝 光緒帝
清朝 李鴻章
清朝 叶志超
清朝 衞汝貴
清朝 马玉昆
全琫準
崔時亨
孫秉熙
金開南朝鲜语김개남
孙华仲
李邦彦
崔景善
金德明
大日本帝国 明治天皇
大日本帝国 山縣有朋
大日本帝国 伊東祐亨
大日本帝国 乃木希典
兵力
3,000-50,000名朝鮮軍 15,000-300,000名南接叛軍

10,000-300,000 北接叛軍

500-3,000人
伤亡与损失
6,000人陣亡 數萬人陣亡 200人陣亡

东学党之亂朝鲜甲午农民战争朝鮮語:갑오 농민 전쟁甲午農民戰爭 Gabo Nongmin Jeonjaeng),韩国东学农民运动朝鮮語:동학 농민 운동東學農民運動 Donghak Nongmin Undong)或东学革命朝鮮語:동학 혁명東學革命 Donghak Hyeongmyeong),是19世纪下半叶在朝鲜发生的一次反对两班贵族和日本等外国势力的農民武装起义运动,是中日甲午战争的導火線。

19世纪下半叶新帝国主义盛行,西力东侵,朝鲜王朝统治不稳,叛乱迭起。[1][2]1860年左右,崔济愚创立了东学,原為一純粹宗教團體,且含有抵制基督教之民族意識[3],以对抗传入朝鲜的西方文化,并致力于帮助窮困农民争取权益,口号為「惩治贪官污吏」和「斥倭斥洋」。

光緒廿年(1894年)1月11日,全琫準率领农民军队在全罗道古阜郡举行起义,反抗当地郡守赵秉甲的压迫。3月13日,全罗义军被政府镇压。3月,朝鮮東學黨黨魁崔時亨,也於全羅道聚眾號召農民起義,發檄征討日寇、驅逐權奸。[4][5]朝鲜高宗恐慌,向北京告急。4月,直隸提督葉志超奉令率軍馳赴朝鮮,清軍登陸駐屯於牙山,並按《中日天津会议专条》之規定電告日本。東學黨亂兵聞清兵日軍已至,不戰而潰。[6]

甲午战争期间日军占领朝鲜。1894年10月12日,东学党再次起义,人数20万。[7]截至1895年3月29日,遭日军和朝鲜官军镇压。[8][9][10]

大院君企图利用东学党,扶持自己的孫子李埈镕(高宗的姪子)取代高宗,但没有成功。[11][12]大院君与日本人、亲日开化党矛盾渐深,他认定日本会输掉甲午战争,一面写信并派密使私通平壤清军,一面又派郑寅德、朴世纲、朴东镇、许烨等人煽动南方东学党,南北夹击日本人及亲日派。李埈镕参与并图谋借机篡位[13]。李埈镕还与美国顾问具礼(Clarence Ridgely Greathouse)、李仙得(Charles Le Gendre)等商议训练军队,又与亲清的英国总领事禧在明(Walter Caine Hillier)联络。但是清军战败退回中国,大院君和李埈镕派人连夜撕掉日本人在汉城张贴的捷报散布清军战胜;催促东学党起义[14]。大院君手下计划兵变,迫高宗退位为上王,废中殿、世子,迎李埈镕即位,尽戮开化党[15]

但是,大院君、李埈镕祖孙煽动东学党被亲日派李允用安駉寿等人发觉,他们派李秉辉打入在南方煽动东学党的大院君党羽中,搞到了郑寅德奉李埈镕之命交给东学党的密函。安駉寿在八月二十六日夜将密函交给日本公使馆,李允用、安駉寿打算处置相关人员。大院君闻讯后八月二十九日借口李允用对他行新式军礼不合体统将其罢黜,同日拜访日本公使馆,希望不要被阴谋诡计所蛊惑,同时请求日本推迟派兵镇压东学党,他也将任命李埈镕代替朴定阳为报聘大使访问日本加深大院君与日本亲密关系[16]李埈镕亦向日本人解释。[17]日本公使大鸟圭介指责大院君和李埈镕,迫使大院君撤销对李允用的处分,大鸟认为大院君祖孙已悔改,没有深究。李埈镕辞去报聘大使的职位,继续在国内策划篡位。

参见[编辑]

来源[编辑]

  1. ^ 이이화 2012, p. 21.
  2. ^ South Korea government 1976, pp. 128.
  3. ^ 이이화 2012, pp. 69–70.
  4. ^ Jeongeub Donghak Peasant Revolution>A Shortened Revolution History>The Misconduct of the Gobu Magistrate. [29 March 2013]. 
  5. ^ 유홍준 2011, p. 276.
  6. ^ McClain 2002, p. 297.
  7. ^ 이이화 2012, p. 87.
  8. ^ Naver 장흥 석대들 전적 : 지식백과. [January 17, 2013] (韩文). 
  9. ^ Yi Bangeon, Encyclopedia of Koreans. 1838 [January 17, 2013]. 
  10. ^ Naver 한국민족문화대백과>역사>근대사>전봉준공초. [July 5, 2013] (韩文). 
  11. ^ 郑乔《大韩季年史》上,第68页:时大院君阴召东学党数万,来曾京城,将谋不轨,而推戴其孙埈镕,事竟不成。
  12. ^ 《驻韩日本公使馆记录》卷8,第363页:李台(埈镕)素有大志,前年(1893年)东徒之聚报恩也,使朴东镇通其声气,而所聚者不过数万人,且手无寸权,竟无奈何矣。
  13. ^ 《驻韩日本公使馆记录》卷8,第359页。 《高宗实录》卷33,三十二年四月十九日
  14. ^ 杉村濬:《明治廿七八年在韩苦心录》,第128页
  15. ^ 《驻韩日本公使馆记录》卷8,第363—364页。“派统卫营、龙虎营、总御营、虎贲卫把守宫阙,乃挥大众而入,尊奉主上为上王,废中殿、世子,迎埈镕即宝位,尽戮开化党,方是自主之政。”“今日物望皆属于老大监,况又东学以上奉国太公之说倡起者也,若使挥动几十万众,卷土而来,真所谓人众胜天,日兵虽动,亦无奈何也”(“老大监”和“国太公”都指兴宣大院君)
  16. ^ 《日本外交文书》卷27,第1册,第671页。 杉村濬:《明治廿七八年在韩苦心录》,第72—73页。
  17. ^ 《日本外交文书》卷27,第1册,第672—674页。“近来闻得我国人有制造企图离间大院君一家与日本公使馆之种种谗言者,试举其二、三:第一,所谓余怀有欲夺王位之逆心;第二、所谓心向支那、谋对日本不利;第三,所谓勾通并煽动东学党;第四,所谓引入外人训练亲兵;第五,所谓勾结外国人等事。但此等皆为毫无根据之虚传,余甚感为难。”

参考资料[编辑]

  • 이이화. 동학농민운동(평등과 자주를 외친) [李离和. 东学农民运动:呼唤平等与自主]. Seoul: Safari. 2012: 327. ISBN 9788-9648-0765-1 (韩文). 
  • 유홍준. 산은 강을 넘지 못 하고 [俞弘濬. 高山越不过长河] 2. Changbi. 2011: 1–466. ISBN 9788-9364-7202-3 (韩文). 
  • South Korea government. Social Study Topographical Textbook. 1976: 1–128 (韩文). 
  • McClain, James L. Japan, a Modern History. New York: W.W. Norton & Company. 2002: 1–724. ISBN 9780-3930-41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