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东欧剧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东欧剧变
其他名稱 苏东剧变
參與者 东欧集团国家的公民
地點 东欧中欧国家
日期 1989年3月9日-1992年4月27日

东欧剧变(亦称苏东剧变东欧革命蘇東波西方社会称之为1989年系列革命)指在1990年前后东欧中欧共產主義統治国家,发生民眾推翻共产党一党制统治的急剧政治变化。六四天安門事件发生后,剧变开始。最先在波兰出现,后来扩展到东德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前华沙条约组织国家,最後以蘇共亡黨、苏联解体告终,一般被认为标志着冷战的结束。除了羅馬尼亞是流血事件外,其他國家的事件都是用自由选举,由共產黨和平地移交政權结束的,而所有東歐國家中,阿爾巴尼亞是最後一個共产党结束执政的國家。

背景[编辑]

冷戰時歐洲格局圖

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結束後,雅爾塔體系開始形成。1949年,美國主導的北約成立,大力扶植反蘇政權(暫不论是民主独裁體系)。另一方面,蘇聯则加強其對東歐各國實行軍事佔領,推行共產主義並扶植親蘇的共產黨政權。1955年,華沙公約組織成立,除了南斯拉夫外,所有東歐國家均加入,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在東歐正式結成軍事同盟。美蘇兩國之間的政治集團於歐洲展開全面對峙,历史进入「冷战时期」。

冷戰后期,东欧各国在各方面的矛盾日益突出。在内因上:在经济方面,东欧袭用苏联高度集中的经济体制,片面发展重工业,人民生活水準仍然很低;在政治方面,东欧各国的执政党和政府因为缺乏监督和选举,贪污腐败、践踏法律人权的行为层出不穷。在外因上:苏联在戈尔巴乔夫上台后推行的建设「民主社会主义」纲领推动了东欧各党的改组,同时戈尔巴乔夫采取「辛納屈主義」减少了对东欧国家的控制。可以说,东欧剧变是东欧各国在冷战期间长期积累各种矛盾的总爆发,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國家在这些地區推行和平演变政策并協助其民主化。

社会主义国家中的问题[编辑]

以下两张照片是当时东欧国家的场景
因产品短缺造成商店门前大排长龙

社会主义国家媒體僅為执政黨的宣傳工具,完全被政府用以控制資訊流通和人民思想[1],各種資訊的傳播遭到當局嚴厲地控制,因為知識的流通可能導致高壓政權的黨國體制瓦解。[1]

儘管共產黨當局的強勢管制,西方國家的媒體傳播工具還是靠著各種管道與媒介進入東歐的鐵幕中,而共產主義制度下的反對者常藉由地下秘密出版的文宣來表達自己的意見。[2]

经济方面,东欧袭用苏联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片面发展重工业,人民生活水準仍然很低,日用品等产品严重短缺,在商店门前排队购物是很常见的场景。

自然環境的嚴重破壞是社會主義國家非常普遍和嚴重的問題,而空氣污染地下水污染、性能極差的托拉邦小車車諾比事件已变成代表社会主义的标志。

经过[编辑]

蘇聯瓦解前,東欧共有八個社會主義国家

這些國家在1940年代中后期都曾遭蘇聯強勢鎮壓反對勢力,且都在八十年代時陷入严重的经济困难,政治局势发生了激烈的动荡,共产党或工人党领导人被迫放弃社会主义的道路,把建立“民主社会主义”作为其奋斗目标,放鬆了对社会实施的高压統治,实行政治多元化,減弱了对反对派的打压,反对势力大增,通过大选建立新政权。在德國柏林圍牆倒下後,東西德經歷45年的分裂後重新統一。位於巴爾幹半島南斯拉夫亦一分為五,包括斯洛文尼亞克羅地亞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馬其頓南联盟(2003年改称塞尔维亚和黑山,2006年解体,2008年科索沃单方面宣布从塞尔维亚独立,未被国际社会普遍承认,实为一分为七),而捷克斯洛伐克則於1993年分裂解体為捷克斯洛伐克,最後社會主義陣營的“老大哥”蘇聯亦於1991年12月25日解體,十五個獨立的主權國家成立,部分加入獨聯體

波蘭人民共和國[编辑]

波蘭是第一个发生改革的国家,1980年11月,以瓦文萨为首的团结工会成立,这是东欧国家第一个独立的工会。1981年底至1983年7月,全国实行战时状态,取缔团结工会。1988年5月再度爆发大规模工潮,1989年2月,波兰统一工人党和团结工会举行圆桌会议,达成了团结工会合法化、改行总统制和议会民主等重要协议。

1989年6月4日举行大选,改選议会的部分议席,团结工会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别获得改選的35%和99%的席位,選舉首位非共產黨總理。12月29日,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改国名为波兰共和国,并更改国徽。1990年1月,波兰统一工人党第十一次代表大会宣告该党停止活动,該党后來演变為今天的民主左翼联盟。同年的總統選舉,華里沙成為首位民選總統。

匈牙利人民共和國[编辑]

1989年匈牙利政治局面發生劇烈變化,極不穩定,就在當年的2月,匈牙利社會主義工人黨公開講:放棄執政位置,開始多党政治。接著,黨內矛盾開始逐步進入公開化,導致黨的最終徹底分裂。

1989年10月6日,匈牙利社會主义工人党在提前召開的第十四次(非常)代表大會上,決定將社會主义工人党易名匈牙利社会党,並且把黨的意識形態轉變為“民主社會主義”的社會體制意向。

1989年10月23日國會通過的憲法修正案中,把“匈牙利人民共和國”易名“匈牙利共和國”,決定取消為集体國家元首的共和國主席團,開始總統制;确立多党制和議會民主的法治國家;取消馬列主義意識形態的政黨在國家機構中領導作用的原規定。

捷克斯洛伐克社會主義共和國[编辑]

1989年,捷克斯洛伐克社會主義共和國发生举世瞩目的天鹅绒革命。超过九成的捷克斯洛伐克民众在全民公决中要求开放言论自由,组党结社自由,释放政治犯等要求。在捷克斯洛伐克民众的强大压力下,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被迫答应举行选举。选举的结果是,由社会不同人士组成的公民论坛大获全胜,刚刚出狱才42天的瓦茨拉夫·哈维尔当选为捷克斯洛伐克新总统。而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遭受惨败,无力继续操纵军队警察和其它国家机构,被迫交出政权,在选举半年后停止一切活动,宣布解散。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的地方组织在此之前已组成斯洛伐克民主左翼党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

羅馬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编辑]

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革命中街上的民众们,挥舞着挖了洞的罗马尼亚国旗

1989年12月,羅馬尼亞发生革命,獨裁統治多年的齐奥塞斯库總統倒台,並被處決。

保加利亞人民共和國[编辑]

1980年代後期在蘇聯開始的新思維也給保加利亞帶來了影響。保加利亞共產黨日夫科夫都逐漸無法抵抗要求改革的呼聲。1989年11月,在索菲亞發生了關於環境問題的示威,示威后進一步擴大至要求全面政治改革。保加利亞共產黨一些人也認識到改革的必要性,對此反應迅速。1989年11月10日,日夫科夫被迫辭職。1990年2月,共產黨自行宣布放棄一黨专政體制,黨名也改為保加利亞社會黨。同年6月,保加利亞舉行了1931年以來首次自由選舉,保加利亞成為多黨制國家。同年11月,国名改為保加利亞共和國

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编辑]

1989年11月4日的东柏林
推倒柏林墙

1989年民主德國(东德)政局嚴重變化。自當年5月開始,利用匈牙利開放奧匈邊境之機,民主德國大批公民移至聯邦德國(西德)。10月份,多城市爆發了規模不一的游行,要求放寬出國旅行和新聞自由的限制。

10月18日,东德最高领导人昂納克宣布辭職。11月9日,柏林圍牆倒塌

11月28日,西德總理科爾提出關於兩德實現統一的十點計劃。12月,德國統一社會黨改名為民主社會主義黨,後演变為今日的左翼党

1990年2月13至14日,东德總理莫德羅首次訪問西德。3月18日,东德人民議會舉行首次自由選舉,東德基督教民主聯盟的德梅齊埃任總理,兩德統一的步伐急劇加快。

5月18日,兩德在波恩簽署“關於建立貨幣、經濟和社會聯盟的國家條約”。8月31日,雙方又在柏林簽署兩德統一條约。

9月24日,东德國家人民軍退出華沙條約以及相關若干組織。10月3日东德加入西德。民主德國的憲法、人民議院、政府自動取消,前14專區為了適應西德建制改為5州,一併進聯邦德國,分裂40多年的兩德至此统一。

阿爾巴尼亞社會主義人民共和國[编辑]

1991年,阿爾巴尼亞也宣布开始实行多党制,国家走上政治多元化和议会民主的道路,放弃「社会主义专政」,军队、公安、司法、外交等重要部门实行非政治化和非党化。同年发生三次阿公民大规模出逃到意大利希腊等国的事件,总人数达15万,占全国人口的5%。3月31日举行首次多党选举,产生了第一个多党议会,更改国名為阿尔巴尼亚共和國。原執政黨也由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改名為阿尔巴尼亚社會黨

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编辑]

塞爾維亞人抗議者在前往斯洛文尼亞時被克羅地亞阻止一事,使得1990年的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會議上出現了政治危機。塞尔维亚共产主义者联盟總書記、後來的塞爾維亞總統米洛舍維奇支配下的塞爾維亞強烈主張塞爾維亞人在聯盟的特權,在共產主義者联盟的會議上要求實施黨員一人一票的制度[3]

由於塞爾維亞人在人數上佔據優勢,實施一人一票制度將對塞爾維亞非常有利,並使塞爾維亞支配南斯拉夫。斯洛文尼亞和克羅地亞反對這一方案,塞爾維亞和黑山的代表對斯洛文尼亞施壓,威脅將對所有斯洛文尼亞提出的改革案投反対票,試圖使其贊成新的投票方式。斯洛文尼亞和克羅地亞的代表們拒絕了要求,宣佈退出共產主義者联盟。在此之後,共產主義者联盟崩潰,南斯拉夫所有的構成國都實施了多黨制[3]

1990年之後,南斯拉夫的各加盟共和國都舉行了基於多黨制民主選舉,共產黨未能在選舉中取勝,失去了執政地位。在幾乎所有的共和國,代表民族主義勢力的執政黨都取而代之掌握了政權。各加盟共和國的共產黨後來也改組為社會黨或社會民主黨。

1991年年初,和克寧危機進展的同時,波黑、克羅地亞、馬其頓、斯洛文尼亞都通過選舉選出了傾向獨立的共和國政府。斯洛文尼亞根據公民投票的結果,要求獨立[3]。1991年5月,在克羅地亞實施了決定是否獨立的公民投票。大多數克羅地亞人支持從南斯拉夫獨立,而居住在克羅地亞的塞爾維亞人抵制投票[3]。斯洛文尼亞和克羅地亞兩國都在1991年6月25日宣佈獨立。其後南斯拉夫發生多次獨立戰爭,包括克羅地亞戰爭波黑战争科索沃戰爭。戰爭進行逾十年才結束。

从东方到西方[编辑]

如欲改善與西方世界的政治及經濟關係,要面對最大的障礙仍然為東歐的鐵幕,只要蘇聯軍隊會從中干涉的陰影還存在,便很難從西方吸引經濟支持和資助國家重建。戈巴契夫力求東歐各國模仿他的改革開放。当匈牙利波兰的改革派在自由化的激励之下变得更活躍,但其它东欧集团的国家仍然公开对改革表示疑虑而规避,过去经验已表示虽然苏联的改革是可受到控制的,但东欧国家内部求变的压力可能會劇烈到让改革失控。这些政权从产生到生存都完全依赖于苏联的军力和援助以支撐,而產生類似苏联的集权统治。部分东欧的共產黨統治者們認定戈巴契夫的改革將不長命,例如东德埃里希·昂纳克保加利亚托多爾·日夫科夫捷克斯洛伐克古斯塔夫·胡薩克顽固地忽略了要求变革的呼声。前东德政治局的一位成员宣称道:「你的邻居换新墙纸,并不意味着你也要换。」。[4]

影響[编辑]

也门统一[编辑]

统一前的北也门(左上方)、南也门(右上方)以及统一后的也门共和国(下方)

80年代末,由于苏联南也门撤军以及东欧共产政权的相继垮台,實行多年社会主义的南也门迫于经济形势和外交孤立局面,最终寻求和親美的北也门统一。90年4月南北也门元首在阿拉伯也门的塔兹签署《统一协定(草案)》。1990年5月22日也門共和國宣告成立[5],由北也門總統薩利赫擔任總統。

苏联入侵阿富汗[编辑]

1979年阿富汗战争原称“阿富汗战争”,是指1979年12月末,苏联入侵阿富汗导致的长达10年的战争。这次入侵被认为是苏联对外政策的重大失败。

1973年阿富汗共和国成立后,苏联即支持激进的政党如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加紧使阿富汗在经济上依赖苏联,反对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密切关系的巴基斯坦。历届阿富汗政府虽然都曾试图改革,但均由此而告吹。1978年,人民民主党激进分子推翻阿富汗政府,暗杀了第一任领导人,组织新政府,并由党总书记努尔·穆罕默德·塔拉基出任国家元首(革命委员会主席),但在1979年9月又被其副手部长会议主席哈菲佐拉·阿明所取代。同年12月27日,苏联人支持的另一名左翼分子巴布拉克·卡尔迈勒在政变中上台。当卡尔迈勒推行俄国化的企图遭到武装反对时,他要求并接受苏联援助,对反对派进行镇压,导致阿富汗战争的爆发。

1990年蒙古民主革命[编辑]

1990年1月12日发生在蒙古人民共和国首都乌兰巴托的一起政治事件。这起事件最终使得蒙古修订宪法,实行政治民主化。[6]

对国际共运的影响[编辑]

法、意、西等国的共产党自苏东剧变至今,党员人数逐步减少,在议会选举中的选票不断下降,党报发行量也大幅下降。[7]不少原共产党支持者轉而支持社會民主黨

冷戰的結束[编辑]

1989年12月3日,美蘇兩國領袖在馬爾他的高峰會上宣佈結束冷戰。1990年7月,西德總理赫尔穆特·科尔說服戈巴契夫不反對德國在北約組織下實現統一,以作為德國持續經濟援助蘇聯的回報,清除了兩德統一的最後障礙。

1991年7月1日,華沙條約組織在布拉格的會議中宣佈正式解散。在同月的高峰會上,戈巴契夫與美國總統老布什建立美蘇戰略夥伴關係,使冷戰走向終結。布什總統稱在波斯灣戰爭中,實現美蘇合作,從而在處理雙方及世界問題上打好基礎。

蘇聯的解體[编辑]

1991年8月19日,苏共中的保守派发动了一场不成功的政变,软禁了当时正在黑海畔渡假的苏共中央总书记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试图收回下放给加盟共和国的权力,同时终止不成功的经济改革。但是在人民、军队和大多数苏共党员的联合反对下,政变仅仅维持3天便宣告失败。虽然戈巴契夫在政变结束后恢复了职务,但联盟中央已经无法控制在平息政变的过程中大大加强的加盟共和国的分离势力。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下令宣布苏共为非法组织,并限制其在俄罗斯境内的活动。1991年12月25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并“建议”苏共中央委员会自行解散,让下属各党组织自寻出路。很多共和国的共产党或自行解散,或更改党名为“人民党”,“社会民主党”等,这就标志着立国六十九年的苏联解体

主要原因[编辑]

歷史原因[编辑]

東歐各國共產黨執政後,都照搬蘇聯模式,並在很大程度上受制於蘇聯,蘇聯強使東歐國家在內外政策上同它保持一致。東歐各國實際上沒有取得獨立自主的權利。歷史上蘇聯與波蘭,羅馬尼亞等國家有民族積怨,如卡廷事件等。導致蘇聯與東歐國家的民族關係長期緊張。

宗教原因[编辑]

東歐部分國家的天主教勢力的具有長期歷史影響和深厚的群眾基礎,而東歐國家的僵化的宗教政策激化了社會矛盾。

內部原因[编辑]

在經濟上,大多數國家發展緩慢,改革成效不大,同西歐國家的差距越拉越大。經濟困難導致經濟危機,誘發政治危機和民族矛盾。

在政治上,由於嚴重破壞了民主和法制,東歐各國的黨和政府脫離了群眾。黨在幾十年的社會主義建設中,歷經波折,幾乎沒有安寧過。黨的自身建設出現根本性的失誤。東歐各黨,隊伍龐大,在全人口中比例很高,一般都達到10%,有些甚至為20%,黨員人數增加,素質必然下降。因為執政黨,入黨是作官的資本,許多不夠條件的人紛紛進入黨內。黨員人數增加以後,黨員的政治教育也放鬆了,甚至取消了。黨員被混同於一般的老百姓,有許多黨員入黨以後甚至不如老百姓,黨的形像被嚴重破壞了。與此同時,黨的領導人的選擇也降低了標準,素質大大下降。從蘇東變化的情況可以看出,它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黨的領導人主動放棄共產黨的領導,而主張實行多黨制。

另外,黨的干部,特別是領導幹部搞特殊化、享受特權,不斷腐化的現象十分嚴重,破壞了黨的自身建設,如原民德黨最高領導人昂納克,連同他們的妻子、兒子、女兒都是黨的高級幹部,一人當道,雞犬升天。匈牙利的卡達爾雖然自己清廉,但周圍的人都搞特權,腐化現象嚴重,從未得到過糾正。除此之外,這幾個國家高級領導層中,家長作風,專制主義十分嚴重。民德的物價問題早已暴露出來,上下一致要求改革,但昂納克只說了一句“物價問題不能動”,一切再好的設想和建議都沒有用。結果,釀成了大禍。波蘭許多老黨員評價他們歷屆領導人是“有不同的優點”,但“有共同的缺點”,都是“集中有餘,民主不足”。羅馬尼亞更為嚴重,齊奧塞斯庫任人唯親,自己是黨的總書記,夫人是政治局常委,二把手,子女親友把持了重要部門,夫妻政治,家天下。他搞一言堂,獨裁專斷,一意孤行。

89年12月22日,齊召開黨政軍領導人會議,決意鎮壓群眾,因國防部長拒絕執行命令而被槍決,結果參謀長和一批軍官轉而反齊,把他槍斃了。徹底反了。黨員、黨幹部素質下降,是引起不滿導致劇變的重要原因。

蘇聯因素[编辑]

戈爾巴喬夫的改革給東歐國家“鬆綁”,他的建設“人道的、民主的社會主義”綱領和對外政策的“新思維”,導致各國黨內部思想混亂,推動了東歐各黨的改組、分裂和蛻變。戈爾巴喬夫的思想,以及蘇共關於多黨制的主張,與東歐各國黨主張是一致的。意識形態和政治實踐上的一致性,使蘇共對東歐劇變採取了支持的態度​​。我們知道,東歐是蘇聯紅軍解放​​的,斯大林說是蘇聯紅軍的鐵犁,犁了東歐的反動政權,在這個基礎上,東歐大多數黨的領袖是坐著蘇聯的坦克回國執政的。

長期以來,東歐各國黨看蘇聯的眼色行事,與蘇聯的關係如何,有時甚至成為他們能否繼續執政的決​​定性因素,斯大林時代和勃列日涅夫時代,蘇共對東歐嚴格控制,68年勃侵捷克;即使是赫魯曉夫也控制56年的波匈事件。這曾引起東歐各黨的強烈不滿。戈爾巴喬夫上台以後,蘇東關係開始鬆動,戈爾巴喬夫也多次對東歐的改革表示支持。當東歐一些黨提出實行多黨制主張以後,戈爾巴喬夫也表示贊同。蘇共的支持和讚同,使東歐各黨能放手大干,無顧忌。當蘇共自己也主張實行多黨制以後,東歐更是歡欣鼓舞,越走越遠,以至於連政權也丟掉了,有人說,這是歡樂的一跳跌進了深淵。所以,蘇共指導思想和對東歐國家的態度,是東歐迅速發生變化的重要原因。

西方因素[编辑]

西方國家以貸款、貿易、科技和意識形態滲透等各種手段誘壓東歐國家,促使它們向西方靠攏。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以美蘇為首的兩大軍事集團在歐洲嚴重對峙,雙方都擁有把對方摧毀幾次的核打擊力量。這種軍事對立的現實,使西方國家認識到這是一場誰也打不贏的戰爭。沒有勝利者。用軍事手段難以摧毀東歐政權和社會制度,在民主、自由、人權的旗號下,從政治、經濟、文化等各個領域對社會主義國家進行干涉。

進入80年代,東歐各國普通遇到了經濟上的困難,西方國家的經濟援助,給一點甜頭,逐步誘其上釣。 1983年10月瑞典把諾貝爾和平獎授予了瓦文薩。 1987年,美議會向團結工會每年提供津貼100萬美元。 1988年又提供500萬美元作為其活動經費,給團結工會會員發工資。

1989年,布什說要“以西方的援助來促進和獎賞共產黨國家的政治多元化和自由市場經濟的發展”。 “誰同我們站在一起,誰就會得到支持”。

89年7月11日至13日,布什訪問波、匈。布什說,為了加速波蘭走自由企業製度和民主社會進程,美國將援助波蘭10億美元。 8月下旬,當團結工會主要領導人之一的馬佐維耶茨基擔任波蘭總理以後,美國和西方國家又表示給予新的經濟援助。歐共體提供了8300萬英鎊的食品,英國提供了2500萬英鎊的現款,日本、加拿大。對其他東歐國家,如匈、羅、東德等,他們也程度不同地給予經濟上的援助,以便拉他們倒向西方一邊。

除經濟上援助以外,在政治、文化上也加緊干涉。政治經濟上的橋頭堡東歐是前沿陣地,是蘇聯與西歐抗衡重要的橋頭堡。丘吉爾當年稱巴爾幹半島是歐洲柔軟的下腹部,爭奪的重要地區之一。為遏制蘇聯,提供了立足之地。

經濟因素[编辑]

自1936年憲法以來,蘇聯開始建立了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蘇聯模式”,這種體制的弊端導致了蘇聯以及東歐國家經濟活力大大降低,行政管理體製過於僵化,赫魯曉夫、勃列日涅夫、戈爾巴喬夫的改革都未能突破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O'Neil 1997,第1页
  2. ^ The Legacy of Communism: Poisoned Minds and Souls. Elisabeth Tamedly Lench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ocial Economics. 1993
  3. ^ 3.0 3.1 3.2 3.3 久保慶一. 引き裂かれた国家―旧ユーゴ地域の民主化と民族問題. 日本、東京: 有信堂高文社. 2003年10月10日. ISBN 978-4842055510. 
  4. ^ Steele, Jonathan. Eternal Russia: Yeltsin, Gorbachev and the Mirage of Democracy. Boston: Faber, 1994.
  5. ^ 阿拉伯世界研究2010年7月,也门统一模式及其对中国的启示
  6. ^ 社会主义蒙古的转身
  7. ^ 21 世纪初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若干特点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