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彈一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两弹一星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解放軍第一顆自由落体核彈A2923
東風二型飛彈

两弹一星是对核弹导弹人造卫星的简称。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後最初几十年科技实力发展的标志性事件,两弹一星也时常被用来泛指中国近代在科技及军事等领域独立自主、团结协作、创业发展的成果。两弹一星年代中国在导弹、人造卫星及遥感与制控等方面的成就,也为以后中国航天的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基础。[1][2]

内涵[编辑]

关于两弹一星的内涵,存在以下几种不同的解释:

事实上,两弹一星最初指的是原子弹、导弹和人造卫星[3];后来随着氢弹、中子弹等的相继诞生,前一“弹”逐渐演变为核武器的合称即核弹[4][5]

背景[编辑]

1956年在周恩来陈毅李富春聂荣臻的主持下,制订了《1956至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纲要》。

毛泽东则在1958年先后表示「我们也要搞人造卫星!」、「搞一点原子弹、氢弹、洲际导弹,我看有十年功夫是完全可能的。」 即便当时中国开发上述技术的环境还十分落后和艰苦,但不少科学家从此开始投入这些开发计划。 [來源請求] 1962年11月17日,中共中央正式组建了以周恩来为主任的专门委员会(后称中央专门委员会,即中央专委),成为中共中央领导国防尖端事业的最高决策机构。[6][7]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67年6月17日第六次核試驗中引爆了自行研發的類似泰勒-烏拉姆設計方案的多級熱核炸彈,與第一次引爆裂變彈相距僅32個月,是從裂變到聚變核彈發展最快的國家。引爆的核彈當量331萬噸。有一些中文資料中的片言隻語顯示,中國當時採用了同泰勒-烏拉姆設計方案略有區別的于敏設計方案(设计全重为一吨左右,爆炸当量百万吨以上)[8][9][10],這個方案的要點在於使用X射線透鏡而非X射線反射鏡來實現從初級到次級的能量傳送,即「球柱球結構」。

江泽民在表彰“两弹一星”科技专家大会上的讲话提到:一九六四年十月十六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一九六六年十月二十七日,中国第一颗装有核弹头的地地导弹飞行爆炸成功;一九六七年六月十七日,中国第一颗氢弹空爆试验成功;一九七零年四月二十四日,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成功。[11][12]

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编辑]

为了替未来的科教兴国政策铺路,确定未来政策主轴,1999年新中國成立50周年时,由中共中央、国务院及中央军委制作了两弹一星功勋奖章,授予或追授给于敏王大珩王希季朱光亚孙家栋任新民吴自良陈芳允陈能宽杨嘉墀周光召钱学森屠守锷黄纬禄程开甲彭桓武王淦昌邓稼先赵九章姚桐斌钱骥钱三强郭永怀等23位为研制“两弹一星”作出突出贡献的科技专家。上述获奖的23位中国科学家均被称为两弹一星元勋

奖章直径80毫米,为99.9%黃金所製,重约515克。奖章主体图案以五星、长城、橄榄枝和光芒组成,突出了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最高奖的特征。

两弹一星精神[编辑]

两弹一星精神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诸多「精神」及政治语汇中的一个,象征了在欠缺良好环境下,从事科学技术开发研究的精神,也是科教兴国政策的开端。对于中国而言,两弹一星是在非常艰苦、没有外援的环境下所开发出来的成果。而「两弹一星精神」象征了中华民族自立更生、在社会主义之下集中力量从事科学开发研究,并创造「科技奇迹」的态度与过程,组合的元素则为「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与「科学精神」,并可以衍生至「科技创新」、「知识经济」等领域。

两弹一星精神,当成政治语汇可以用在科技发展、高等教育、人才培育等领域上,例如:「用两弹一星精神创建一流大学」等。2011年共產黨慶籌拍了《五星紅旗迎風飄揚》連續劇,講述两弹一星精神的研發故事。

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之一、中国科学院前院长周光召在回顾两弹一星成就时认为,当时全社会尊重科学、尊重知识和尊重人才、相对宽松民主的研究氛围,科研工作者们报效国家、按照科学规律办事的强大凝聚力和团队精神,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及其战略部署等,都是两弹一星成功发展的关键因素。[13]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