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边界谈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中俄边界谈判史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俄边界谈判史是指從1689年的《中俄尼布楚條約》到2004年的《中俄邊界東段補充協定》三百多年间,中国和俄罗斯邊界爭議談判的历史[1]

大清帝国[编辑]

鸦片战争前[编辑]

1734年中国北部边界在尼布楚(位于俄方边界内)附近。

尼布楚條約,俄方称《涅尔琴斯克条约》(俄语:Нерчинский договор),是清朝俄國签订的第一份边界條約,于1689年9月7日(康熙二十八年七月二十四日)订立,也是中国首次与西方国家签订的具有现代国际法水准的正式条约。簽訂此條約的結果使得大清與俄羅斯分據了廣大土地,並終結了沙皇帝國的東擴。《尼布楚條約》也是中國第一次與歐洲國家按照國際法原則談判達成的條約,也是最早明確使用“中國”一詞來指代大清的國際法文件。

谈判代表:

布連斯奇界約是1727年9月1日俄方代表萨瓦与中方代表博尔济金策棱(成吉思汗二十世孙)在波尔河边签署的边界条约。布连斯奇条约基本上是中俄两国在平等状态下签订的。恰克图界约清朝俄国于1727年11月2日(清雍正五年)订立的条约。该条约重申了《布连斯奇界约》,划分了两国在今蒙古国地区北部边界,规定了两国的通商关系。通过该条约俄国获得了原未完全控制的色楞格河下游地区。

鸦片战争后[编辑]

璦琿條約是由俄罗斯帝国清朝黑龍江將軍奕山於1858年5月28日(咸丰八年四月十六日,当时俄国使用的儒略历1858年5月16日)璦琿(今黑龙江黑河市簽定的條約,该条约令中国完全失去了对黑龙江以北约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乌苏里江以东40万平方公里土地中俄共管,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次放棄领土所有權最多的条约。此条约当时未经清政府批准,后来在《中俄北京条约》确认。条约原存於中華民國外交部,現典藏於台灣臺北外雙溪國立故宮博物院

北京条约第二次鸦片战争後,清政府與俄國於1860年11月14日簽訂條約。在英法聯軍之役快將完結時,俄國聲稱自己之前對英國、法國調停戰爭有功,逼清政府簽署這條約。當時咸豐皇帝出走熱河,負責一切善後工作的奕訢求和心切,就簽署了中俄北京條約。條約承认了1858年的《瑷珲条约》的有效性,并将原先规定为中俄“共管”的烏蘇里江以東至海之地(包括库页岛以及不凍港海参崴在内)约40万平方公里歸俄國所屬,从此中国失去了东北地区对日本海的出海口,並開放張家口庫倫喀什噶爾為商埠。兩項條約劃定了現代中國和俄羅斯的东部疆界。另外,条约中为中俄西段边界走向作出了原则规定,成为后来的《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的分界基础。

清政府放弃的外西北领土

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亦稱《塔城议定书》是1864年俄羅斯帝國强迫清政府签订不平等条约。沙俄据此割占中国西北部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和斋桑淖尔(今斋桑泊)南北44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條約簽署後,除了中國和外蒙古的邊界外,現代中國北部邊疆已經大致成形。

1871年(同治十年)沙俄趁浩罕領導阿古柏在天山南路宣布東突厥独立之际,出兵新疆伊犁地區;清政府多次交涉无果;1877年清政府平定新疆;次年派崇厚赴俄谈判收回伊犁问题。1879年10月2日崇厚在沙俄胁迫下签定了《里瓦几亚条约》;按约中国仅收回伊犁河上游谷地,划失伊犁西部、南部和南、北疆边境土地甚多,此外还偿付兵费五百万卢布,朝野纷纷反对,清廷未许。1880年改派曾纪泽赴俄修订条约;次年2月24日签定了《中俄改订条约》,即《伊犁条约》,因於俄國國都聖彼得堡簽訂又稱《聖彼得堡條約》。根據條約,沙俄歸還伊犁,但仍割去了伊犁霍尔果斯河以西地区,中國賠償俄國兵費九百萬盧布(折合白銀五百餘萬兩);中國收回了伊犁九城及特克斯等地。

满洲里界约》又称《齐齐哈尔协议书》,是清朝黑龙江巡抚周树模俄罗斯帝国代表菩提罗夫于1911年(宣统三年)12月20日在黑龙江齐齐哈尔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也是清朝官员与外国签订的最后一个有损领土主权的边界条约。当时由于清朝在辛亥革命的冲击下已即将灭亡,故条约未经两国政府的正式批准。《满洲里界约》重新划定了国界,使中国丧失了1400多平方公里的领土。后来苏联于1929年控制该地区的阿巴该图洲渚,直至2005年中俄边界才完全解决该问题。

中华民国[编辑]

北洋政府[编辑]

1912年11月18日蒙古国外务部致法国、英国、德国、美国、比利时、日本、丹麦、荷兰、奥匈帝國各国外交部宣告独立的照会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后,11月3日俄国前任驻华公使廓索维茨与哲布尊丹巴政府在库伦签订《俄蒙协约》及《俄蒙协约专条》。随后,外蒙古王公与博克多格根宣布独立建国,激起中华民国政府的反对。1913年9月18日中华民国外交部长孙宝琦同俄国驻华公使库朋斯齐达成《中俄声明文件》,其内容对华更为不利,中国对蒙权力由主权沦为宗主权。1913年11月5日,袁世凯政府为换取沙俄的援助和承认,屈从沙俄的胁迫,与之签订了中俄蒙协约。沙俄表面上承认外蒙古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但北洋政府承认了沙俄同外蒙签订的《俄蒙协约》的内容和外蒙古的“自治”,并不得在外蒙古设治、驻军、移民等,实际承认沙俄对外蒙古的控制权。

1919年7月25日,列寧領導下的蘇維埃政府發表「致中國國民及南北政府宣言」(又稱『蘇聯第一次對華宣言』)[2],廢除沙俄對中國的一切不平等條約。1920年9月27日蘇聯對北洋政府發表『第二次對華宣言』,除重申第一次宣言主要內容外,並建議中蘇兩國恢復外交關係[3]孫中山與蘇聯代表越飛於上海為進行聯俄容共政策進行協商後,所發表的孫文越飛宣言第二條,蘇聯代表越飛保證遵循「第二次蘇聯對華宣言」原則,拋棄沙俄時期對華條約與強索權利[4],而這令到中國對外東北的主權恢復了一絲的希望。但自斯大林1924年上臺後,蘇聯開始否認之前的宣言。

中華民國東三省自治省政府蘇維亞社會聯邦政府之協定,簡稱奉俄協定,訂立於1924年9月20日,是以奉系軍閥張作霖為首之東三省政府和蘇聯政府之間締結簽訂以中東鐵路有關之協定。協議重新確認蘇聯俄羅斯帝國時期持有中東鐵路權利之權益,和談判鐵路之管理營運。

国民政府[编辑]

1928年6月南京政府外交部长王正廷发动了一场以修订不平等条约为中心的“革命外交”,包括恢复关税自主权、取消治外法权、收回租界、收回租借地,以及收回铁路利权、内河航行权、沿海贸易权等。刚刚接手东北事务的军阀张学良积极响应,结果引发了中东路事件[5],导致苏联政府宣布与南京国民政府断交。1929年8月14日,苏联开始沿中东路一线向中国进攻,先后占领满洲里、扎兰诺尔、海拉尔同江,进逼齐齐哈尔哈尔滨,中国军队损失巨大。张学良不得不在1929年11月26日要求停战,并于同年12月20日在苏联哈巴罗夫斯克(伯力)签订了《中苏伯力会议议定书》,恢复了苏联在1929年7月10日以前在中东铁路的一切权益。该议定书的签订标志着中东路事件告一段落,但议定书本身从未能得到中国国民政府的正式承认。

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全稱《中華民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友好同盟條約》,是中华民国重庆国民政府代表王世杰蘇聯政府代表莫洛托夫在1945年8月14日(日本投降前夜)与苏联在莫斯科签订的条约。此條約最大要點是關於中国北方边界的问题,尤其是外蒙古的主權問題。包括:一、苏军三个月内从东北“撤完”;二、「鑑於外蒙古人民一再表示其獨立願望,中華民國政府同意,將在日本戰敗後舉行公民投票以確定外蒙的獨立」,没有时限。並同意「蘇聯出兵擊敗日本後,在蘇聯尊重東北的主權、領土完整及不干涉新疆的內部事務等條件下,允許將依公正之公民投票的結果決定是否承認蒙古人民共和國[6][7]。1945年10月20日,外蒙人民在被蘇聯操控的外蒙當局的監視和控制下舉行公民投票,結果顯示97%的公民贊成外蒙古獨立。1946年1月5日,中华民国正式承认外蒙古独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黑瞎子岛(抚远三角洲)归属示意图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苏两国之间实际存在条约线、苏图线和实际控制线三种分界线。苏图线是苏联方面根据其主张绘制成的大比例尺地图,许多地方在绘制时偏离到中方境内,形成领土争议。苏方的实际控制线部分同条约线和苏图线一致,有些地方越过条约线和苏图线,实际控制了中方的领土。而中方主张的实际控制线基本没有越过条约线,但在有些区域越过了苏图线[8]

中蘇國界東段協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蘇聯於1991年5月簽定的劃界條約。該條約最初由中國和蘇聯簽訂,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等國繼續依該條約與中國談判[9]。中国在东段划界中,要回了300多平方公里有争议的土地。1994年9月3日,中俄在莫斯科达成《关于中俄国界西段的协定》,同意以有关目前中俄边界的条约为基础,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中俄边界问题并明确和确定两国的边界线走向[10]。2004年10月1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期间,中华人民共和国俄罗斯联邦签署《中俄边界东段补充协定》,确定了关于两国以来长期争议的黑瞎子岛阿巴该图洲渚地区的归属问题,同时也标志着长达4300多公里的中俄边界线走向全部确定。

参见[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参考资料[编辑]

  1. ^ 費彥誠《中俄邊界談判史——從尼布楚條約到中俄國界東段補充協定》2007
  2. ^ 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对中国人民和中国南北政府的宣言.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5). 
  3. ^ 蘇聯對華宣言--中華百科全書.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4. ^ 孫越宣言--中華百科全書.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28). 
  5. ^ 《张学良口述历史》 作者: 张学良 口述 / 唐德刚 撰写 中国档案出版社 2007年7月版 ISBN 9787801668431
  6. ^ 蔣中正. 中國國民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開幕致詞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11-20.1952年10月13日
  7. ^ 秦孝儀主編:《先總統 蔣公思想言論總集》卷二十五,台北: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中央文物供應社,1983年
  8. ^ 何羽. 《中哈、中吉、中塔边界问题圆满解决的历史过程及其启示》. 福州市福建省中共党史学会: 《党史研究与教学》2012年第一期. 2012年.
  9. ^ 姜毅. 中俄邊界問題的由來及其解決的重大意義. 《歐洲研究》. 2006年, (第2期).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20). 
  10. ^ s: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西段的协定199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