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節與盂蘭盆節 (華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街頭化寶祭孤魂野鬼是華人中元節與盂蘭盆節習俗之一

華人地區中元節與盂蘭盆節定於農曆七月十五日(有些地方,尤以華南,是七月十四日,相傳是宋代末年蒙古人入侵某地,居民為逃難而提早一天過節),中元節是道教名稱,盂蘭盆節(簡稱盂蘭節)則是佛教稱為,民間俗稱鬼節七月半。不少地區都有相關的節日活動[1]。相傳那一天地獄大門打開,陰間鬼魂會放禁出來。有子孫、後人祭祀的鬼魂回家去接受香火供養;無主孤魂就到處遊蕩,徘徊於任何人跡可至的地方找東西吃。所以人們紛紛在七月,舉行設食祭祀、誦經作法等「普渡」、「施孤」佈施活動,以普遍超度孤魂野鬼,防止它們為禍人間,又或祈求鬼魂幫助去除疫病和保佑家宅平安。因此某些地區在這一天會有普渡的習俗,稱為「中元普渡」,後來更發展為盛大的祭典,稱為「盂蘭盛會」、「盂蘭勝會」 。

中元普渡不僅是民間的活動,政府也會藉此機會禱祝社會安和樂利。明太祖朱元璋建立明朝後,规定清明、中元和十月朔祭厉[2]。現時在臺灣2009年臺北市政府亦舉行中元普渡,還請來臺灣省城隍廟臺北府城隍廟大稻埕霞海城隍廟,及松山霞海城隍廟等「臺北四大城隍廟」的城隍尊神主鎮於臺北市市民廣場,為國家、社會與八八水災的災民們祈福,供品全部捐贈基督教聖道兒童之家等慈善團體。[3]

佛教典故[编辑]

北京广化寺的盂蘭盆節法會

依照佛家的說法,陰曆七月十五日這天,佛教徒舉行「盂蘭盆法會」供奉佛祖僧人,濟度六道苦难眾生,以及报谢父母长养慈爱之恩[4]

釋迦牟尼佛有一重要弟子名喚目犍连(簡稱目連),修持甚深,以神通著稱,相傳目連的母親做了很多壞事,死後變成了餓鬼,目連以神通看到後,十分傷心,就運用法力將飯菜拿給母親食用,可是飯一到母親口邊就化為焰灰,目连大声向釋迦牟尼佛哭救[5]。佛陀告訴他,必須集合眾僧的力量,於每年七月中以百味五果,置於盆中,供養十方僧人,以此般功德,其母方能濟度[6]。目連依佛意行事,其母終得解脫[7]

這種儀式最早從南北朝時代目連救母作功德法會中開始流行,据《佛祖统纪》记载,梁武帝即开始设坛举行盂兰盆法会[8][9]。自此往后,历代帝王人民多遵佛制,兴盂兰盆会,以报答父母祖先恩德[10]

道教說法[编辑]

道教全年的盛會分三次(合稱為「三元」),認為「三元」就是天官大帝地官大帝水官大帝三官大帝」的別稱,正月十五、七月十五以及十月十五三官大帝的誕辰。

  • 正月十五日稱為「上元」——天官生日,主要是舉行賜福的儀式。
  • 七月十五日稱為「中元」——地官生日,用以赦免亡魂的罪。(中元法事是為亡魂赦罪,但是絕對不能完全解除罪孽,只是減輕了一些,希望他們早日安息。)
  • 十月十五日稱為「下元」——水官生日,是為有過失的人解除厄運。

相傳七月地獄大門開放一個月,所有的無主孤魂全從陰間出來,到陽間接受人民的供養,因此各地方都紛紛在這一個月舉行「普度」佈施的祭祀儀式。

從前,各地輪流進行普度,把七月的每一天安排得滿滿的,據說引起孤魂野鬼的酗酒、毆鬥事件;後來有些地方普渡便統一在中元正日七月十五舉行。而香港閩南台灣潮汕則依然保持在七月的每一日皆有人舉行祭典。目前在台灣的中元節,機關行號多在中元七月十五日祭祀,而一般住家則多在接近七月十五日的週末假日舉辦。

祭典[编辑]

中元節與盂蘭盆節起初因佛教盂蘭盆會布施饿鬼为始,因宋朝三教合流,与道教中元节的祭祀亡者灵魂、儒家祭祀祖先及祭厲等活动结合,构成中国乃至漢字文化圈的一系列祭祀活动[11]

到了宋朝的时候,由于三教合流的日趋明显。民間流傳以正月十五日為上元,七月十五日為中元,十月十五日為下元,並將佛教的盂蘭盆會與道教「中元地官節」相結合,而流行道士誦經普度眾鬼,期使獲得三官中的地官赦罪,獲得解脫[12]。因此民間習俗的中元普渡著重在祭祀孤魂野鬼,與中國傳統對祖先鬼魂崇拜又融和在一起,變成「祭鬼」,亦即為了亡者的鬼魂可得救度,改以盆施餓鬼[11]但与道教和儒家的祭祀习惯不同,盂蘭盆法會以素食施食供养[13]

大士爺[编辑]

香港廣府族群盂蘭勝會中的大士王

一般在祭拜亡靈之前,會先祭拜一位名為面燃大士監齋羽林普渡真君的神祇,信徒多尊稱其為「大士爺」、「大士王」或「普渡公」。相傳舊曆七月,所有在陽世的亡靈,都歸「大士爺」管理。

關於「大士爺」,佛教說法有數個:一是祂是觀音大士化身,故稱「大士爺」。二是祂原為諸鬼的首領,因受觀音大士教化而皈依門下,從此被稱作「大士爺」,成為護持中元普渡事項的神明。三是「面燃大士」亦作為地藏菩薩護法神[14]

道教的說法則是太乙救苦天尊化身「面燃鬼王」,為陰間諸鬼之統帥,也負責中元節監督亡魂受領陽間香火事宜。另,靈寶派等一些派別不是請「面燃鬼王」監齋,而是有「何將軍」、「喬將軍」兩神分任此職。如林靈真所撰《靈寶領教濟度金書》寫為「北魁玄範府神虎何、喬二大聖」。

華人社會則多採佛教說法,各類法會多以佛教形式塑造大士爺神像:「頂生二角、青面獠牙,高大威武,頭上還有一尊觀世音菩薩佛像[15],象徵其代表慈悲的觀音大士。有些慎重的信徒,在中元節時會以紙紮出大士爺塑像,也有些用牌位、畫像、木石雕像祭祀,並將大士爺神位或神像放置供桌之前,以求祭祀順利,待到七月一過,一般會火化大士爺像、位,送其登天。在南洋華僑風俗,中元普渡時,會懸掛寫著「南無渡幽拔苦無量壽佛」或「南無分衣施食阿彌陀佛」之類字樣的幢幡於大士爺神像之側,甚至是神像手上;如書「渡幽拔苦」之類字句是希望佛祖引領亡靈往生佛國,若寫「分衣施食」等等詞彙,則指祈請阿彌陀佛助大士爺,平均分配紙錢、衣物、食品予眾家亡魂。


民間儀式[编辑]

2007丁亥年基隆雞籠中元祭的主普壇

在诸多华人社会如中國大陆香港澳門臺灣新加坡马来西亚槟城等,中元是相當重要的民俗節日,不少人會在舊曆的七月初一到七月卅日之間,擇日以牲禮燒酒糕點糖果水果等,甚至全閩南語俗稱神豬)、全等祭品舉辦祭祀活動,以慰在人世間遊玩的眾家好兄弟閩南語幽靈的敬稱),並祈求自己全年的平安順利。

現時民間的「中元普渡」習俗是三教合流的結果,民間把道教中元祭祀和佛教目連救母的傳說習合,把施餓鬼與祭奠亡魂相混,形成一種民間習俗。每年到了農曆七月中,人們都會宰雞殺鴨,焚,拜祭由地府出來的餓鬼,人們相信這樣可以化解其怨氣,不致於為禍人間。

祭祖與超度法事[编辑]

民間信仰相信,祖先也會在此時返家探望子孫,故需祭祖,但祭祀活動一般在舊曆七月底之前進行,並不局限於特定的一天。某些地區通過一定儀式,夜晚接祖先靈魂回家,每日晨、午、昏,供三次茶飯,直到七月卅日送回為止。送回時,燒紙錢衣物,稱燒「包衣」,或佛門道教超度法事。在江西湖南的一些地區,中元節是比清明節重陽節更重要的祭祖日。


注釋[编辑]

[帮助]
  1. ^ 東京夢華錄》卷八,「中元節」條:“先數日,市井賣冥器靴鞋、幞頭帽子、金犀假帶、五彩衣服。以紙糊架子盤遊出賣。”
  2. ^ 《大明會典》卷九十四·群祀四·有司祀典下:「祭厲 凡各府州縣、每歲春清明日、秋七月十五日、冬十月一日、祭無祀鬼神。」
  3. ^ 中央社,2009/09/13
  4. ^ 西晋竺法护译,《佛说盂兰盆经》:“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5. ^ 西晋竺法护译,《佛说盂兰盆经》:“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大目犍连始得六通,欲度父母,报乳哺之恩。即以道眼观视世间,见其亡母生饿鬼中,不见饮食,皮骨连立。目连悲哀,即以钵盛饭,往饷其母,母得钵饭,即以左手障钵,右手搏食,食未入口,化成火炭,遂不得食。目连大叫,悲号涕泣,驰还白佛,具陈如此。”
  6. ^ 西晋竺法护译,《佛说盂兰盆经》:“佛告目连:‘十方众生,七月十五日,僧自恣时,当为七世父母及现在父母厄难中者,具饭、百味五果、汲灌盆器、香油锭烛、床敷卧具、尽世甘美以著盆中,供养十方大德众僧。当此之日,一切圣众,或在山间禅定、或得四道果、或在树下经行、或六通自在教化声闻缘觉、或十地菩萨大人,权现比丘,在大众中,皆同一心,受钵和罗饭,具清净戒,圣众之道,其德汪洋。其有供养此等自恣僧者,现世父母、六亲眷属,得出三涂之苦应时解脱,衣食自然;若父母现在者,福乐百年;若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华光。’”
  7. ^ 西晋竺法护译,《佛说盂兰盆经》:“时目连母即于是日,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8. ^ 《佛祖统纪》卷三十七载:“大同四年,帝幸同泰寺设盂兰盆斋。”
  9. ^ 《释氏六帖》:“梁武帝每逢七月十五日,即以盆施诸寺”。
  10. ^ 法苑珠林》:“国家大寺,如长安西明寺、慈恩寺等,每年送盆献供种种杂物及举盆音乐人等,并有送盆官人,来者不一;而信众献盆供者亦多。”
  11. ^ 11.0 11.1 盂蘭盆法會
  12. ^ 盂蘭盆法會
  13. ^ 慶祝盂蘭盆法會
  14. ^ 《地藏靈感記》記載,福建省泉州府安溪縣永安里謝氏,夜夢其祖先泣訴,「家有鬼,不能進。」於是謝氏率其一家,虔誠誦念地藏菩薩名號經典,焚香叩請地藏菩薩。夜中,夢見「面燃大士」前來說法,曰此鬼為前世冤親,誦念佛號可迴向之,即可化解。其家主夢中語大士曰:「我乃祈請地藏菩薩,尊神乃觀音大士化身,何幸駕臨?」大士笑曰:「諸佛同體,何起分別。地藏即不可擁護乎?」
  15. ^ [1]

參看[编辑]

參考書目[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研究書目[编辑]

  • Stephen F. Teiser(太史文)著,侯東旭譯:《幽靈的節日——中國中世紀的信仰與生活》(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9)。

外部參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