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简称 刑法
提请审议机关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
公布日期 1979年7月6日
施行日期 1980年1月1日
最新修正 2017年11月4日(第35次修正)
法律类别 基本法律
立法历程
  •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将《刑法(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经委员长会议审议,送交相关专门委员会讨论。
  • 经专门委员会讨论,同意提请常委会会议审议,由全国人大法案委员会就法案修改情况向常委会会议汇报。
  • 全国人大常委会经数次审议达成一致,决定送交全国人大会议审议。经审议,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于1979年7月1日表决通过该法案。
  •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叶剑英于1979年7月6日签署第5号《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令》,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自1980年1月1日起施行。
修正案
列表
  • 1997年3月14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修订,纳入附件或废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军人违反职责罪暂行条例》等23部单行刑法。
  • 1998年12月29 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通过的《关于惩治骗购外汇、逃汇和非法买卖外汇犯罪的决定》。
  • 1999年12月25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
  • 2001年8月31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二)》。
  • 2001年12月29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三)》。
  • 2002年12月28 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四)》。
  • 2005年2月28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五)》。
  • 2006年6月29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六)》。
  • 2009年2月28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
  • 2009年8月27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的《关于修改部分法律的决定》。
  • 2011年2月25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
  • 2015年8月29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
  • 2017年11月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1]
收录于维基文库的法律原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现状:施行中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一般指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所适用的犯罪刑事责任的法律体系。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基本法律。在刑法基础上,还有其他单行法、附属法,一般用于重申、扩张解释刑法内容,不规定新的罪名及犯罪后果。

目的[编辑]

現行版本總則第二條等款明確刑法目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任務,是用刑罰同一切反革命和其他刑事犯罪行為作鬥爭,以保衛無產階級專政制度,保護社會主義的全民所有的財產和勞動群眾集體所有的財產,保護公民私人所有的合法財產,保護公民的人身權利、民主權利和其他權利,維護社會秩序、生產秩序、工作秩序、教學科研秩序和人民群眾生活秩序,保障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順利進行。[2]

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犯罪的,除法律有特別規定的以外,都適用本法。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船舶或者飛機內犯罪的,也適用本法。

机能[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成文条款,因在普遍意义上具有束缚国家机关打击犯罪的作用,所以具有保护机能和保障机能两个机能。刑法利用其保护机能来保护公民并惩罚犯罪人,利用保障机能保护犯罪人的人权。刑法通过罪刑法定原则、罪行相适应原则及平等原则来体现其机能。

罪刑法定原则规定法律条款无明文规定的,不得认定为犯罪或实施处罚。这一原则的基本精神为限制国家的刑罚权。

制定背景[编辑]

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政权曾先后制定一系列刑事法规,如1934年中央苏区颁布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1939年陕甘宁边区颁布的《抗战时期惩治汉奸条例(草案)》、1942年晋察冀边区颁布的《破坏坚壁财物惩治办法》、1943年晋冀鲁豫边区颁布《妨害婚姻治罪暂行条例》、1947年东北行政委员会颁布的《东北解放区惩治贪污暂行条例》等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先后制定了若干单行刑事法规,如1950年《关于严禁鸦片烟毒的通令》、《禁止珍贵文物图书出口暂行办法》,195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止国家货币出入国境办法》、《妨害国家货币治罪暂行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保守国家机密暂行条例》,195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贪污条例》、《管制反革命分子暂行办法》等等。这些单行刑事法规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起草奠定了基础。

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法制委员会开始《刑法》的起草工作。到1954年9月,已起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大纲草案》(共157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指导原则草案(初稿)》(共76条)。1954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起草工作正式开始,到1957年6月28日已起草22稿。此后,由于“左”倾思想、法律虚无主义抬头,刑事立法工作陷入停顿。直到1962年毛泽东七千人大会上批评法律虚无主义后,同年5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律室在此前22稿的基础上继续起草,到1963年10月9日已写出33稿。但後來受到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文化大革命的影響,起草工作停止。[3]

文革結束後,在原有33稿的基础上,新起草的《刑法草案》根據新的情況和問題進行了較大修改,其中第4稿获得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则通过。經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委员会全体会议和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审议、修改後,提交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进行审议、修改和补充。1979年3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委员会形成第5稿。最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于1979年7月1日经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1979年7月6日公布,自1980年1月1日起施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部刑法典。[4][3]

自1980年刑法施行,至1997年刑法修订,立法机关共颁布23个单行刑法。这些单行刑法已被列入1997年修订后的刑法附则的附件一、附件二中,或予以废止,或废止其中的刑事法律部分:

此外,从1980年到1997年,行政法、经济法、民事法律当中有关刑事法律的条款共一百多条,法学界称为附属刑法。[5]

1997年3月14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1997年3月14日公布,自1997年10月1日起施行。[3]

此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又进行过多次修改:

自1997年刑法修订后,立法机关已颁布1个单行刑法,被列为刑法的修正案之一:

常用重要修正與釋義[编辑]

  • 刑法修正案(四)中339條3款改為以原料利用为名,进口不能用作原料的废物,依照第152条可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節輕微也處五年以下徒刑。
  • 刑法修正案(四)中第244條增加,雇用16歲以下童工從事體力、高空、井下等勞動,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節輕微也處三年以下徒刑。
  • 刑法修正案(四)中第399條改為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冤人入罪或開脫有罪者,依情節处五年以下到十年以上不等徒刑。[6]
  • 刑法修正案(九)中已經於刑法第37条后增加一条37-1,利用职业便利实施犯罪者,可以追加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或者假释之日起从事相关职业,期限为三年至五年。違反此從業條款的,可以再依第313条的规定定罪。[7]
  • 刑法修正案(九)中第53條改為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否則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执行财产都可執行。
  • 刑法修正案(九)中第120條相關恐怖組織條款,大幅加重,恐怖活动培训的资助者、培訓者、人員運輸者、聯絡介紹者、散播宣傳廣告者皆入刑,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情節重者五年以上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另以各式极端主义言論煽动干擾法律确立的婚姻、司法、教育、社会管理等制度理念实施,[7]處三年以下徒刑,情节严重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持有极端主义的图书、音频视频资料者依情節處罰金至最高3年徒刑範圍內處罰。
  • 刑法修正案(九)中汽車駕駛相關處罰加重,個人追逐竞驶、醉酒駕駛、旅客运输業者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超速載客皆入刑法,另运输危险化学品卻防護措施不當者也入刑,处拘役并处罚金。
  • 刑法修正案(九)中170條偽造貨幣罪改為部分情節嚴重者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包含集团的首要分子或偽鈔數額巨大者。
  • 刑法修正案(九)第392條行賄相關,其中第一款改為向国家工作人员介绍贿赂,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 刑法修正案(十)入刑在公共场合侮辱国歌的行为被写入刑法,情节严重可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
  •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8] 犯罪行為造成損失的受害者法規只判賠物質損失和誤工費,提起民事訴訟要求賠償「精神損失」的,法院一律不予受理。

目录[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分為2編(總則、分則)加附則:

刑法的应用[编辑]

由于刑法文本本身拥有的外延含义,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等司法机关会因个案而针对刑法出台司法解释等,用于在刑法文本内容范围内进行特殊说明,便于未来审判需要。然而,为确保立法权、司法权的互相独立,司法解释不被视为立法行为。

参考文献[编辑]

  1. ^ 刑法修正案表决通过,侮辱国歌最高可判3年. news.ifeng.com. [2017-11-04]. 
  2. ^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注释本. 2018 .法律出版社
  3. ^ 3.0 3.1 3.2 高铭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孕育诞生和发展完善》.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2年. 
  4. ^ 浅忆新中国刑法的制定与发展(法律体系史话3). 光明日报. 2011-03-07. 
  5. ^ 苏惠渔:[http://law.hust.edu.cn/Law2008/ShowArticle.asp?ArticleID=9585 中国刑法三十年亲历——从79年刑法、四人帮审判到97年刑法,华中大法律网,2011-06-03
  6.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四)
  7. ^ 7.0 7.1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
  8. ^ 法釋〔2012〕21號 s: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