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外国制裁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外国制裁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外国制裁法.pdf
简称反外国制裁法
法案起草机关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法制工作委員會
提请审议机关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1]
公布日期2021年6月10日
施行日期2021年6月10日
法律效力位阶普通法律
立法历程
  • 列入人大常委会立法工作计划:2021年4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
  • 一审:2021年4月26日-29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
  • 二审:2021年6月7日-1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
  • 人大常委会通过:2021年6月10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
  • 国家主席公布:第九十号《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2021年6月1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公布)
现状:施行中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外国制裁法》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为应对外国制裁但相关法律手段不足而制定的法律。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于2021年6月7日下午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听取关于该法律草案的报告[2];并于6月10日表決通过[3][4]

制定背景[编辑]

自2018年中美贸易战新疆人权问题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香港国安法实施以来[5],中国就受欧美国家经济及行政制裁,同时中國也會透過外交公告及行政手段制裁美國和西方國家[6],在西方國家,運用制裁手段來互相攻击已久,亦有制定相关法律。但中國過去因為较少运用制裁手段,因此未制定专门法律。《反外国制裁法》出台之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在2021年1月9日公布了《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7][8]。有欧美律师指出,商务部据此部门规章施加的罚款只能在几千美元以内。[7][註 1]2021年3月2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宣布,为回应欧盟以新疆问题对中国内地官员、组织的制裁,对欧盟的10名人员和4个组织进行制裁,禁止有关人员入境中国内地、香港、澳门,限制相关人员、机构同中国内地和港澳的往来。[9][7]制裁公布后,有欧美律师提出质疑,认为外交部没有权限施加这一制裁,认为正在制定的《反外国制裁法》是為了對已宣布的政策提供法律授权。[7]為使其反制行為法制化並取得法律正當性,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批准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报告》在“今后一年的主要任务”一節中明确提出「要加快推进涉外围绕反制裁、反干涉、反制长臂管辖等,充实应对挑战、防范风险的法律『工具箱』」,將明確化對於制裁的規範與指引,補全法律完整度。[2][10][11][12]

反制措施[编辑]

《反外国制裁法》的適用情況是“外国国家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以各种借口或者依据其本国法律对我国进行遏制、打压,对我国公民、组织采取歧视性限制措施,干涉我国内政的,我国有权采取相应反制措施”,而制裁措施有三類:

  • 不予签发签证、不准入境、注销签证或者驱逐出境。
  • 查封、扣押、冻结在中国境内的动产、不动产和其他各类财产。
  • 禁止或者限制中国境内的组织、个人与其进行有关交易、合作等活动。

此外,还有“其他必要措施”[13]

施行情况[编辑]

执行制裁[编辑]

2021年7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首次依照《反外國制裁法》制裁前美國商務部部長威爾伯·羅斯、美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USCC)主席卡罗琳·巴塞洛缪、“国会—行政部门中国委员会”(CECC)前办公室主任乔纳森·斯迪沃斯、“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金度允、“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在港授权代表亚当·金、“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及“香港民主委员会”等7个美方人員與實體,以回應美國對華制裁。白宮發言人珍·莎琪回應,美國不會因此畏懼,美方將繼續致力實施所有有關制裁措施[14][15]

2021年12月21日,中方决定依据《反外国制裁法》对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马恩扎、副主席特克尔、委员巴尔加娃、委员卡尔实施相应反制。反制措施包括禁止上述人员入境中国,包括内地和香港、澳门,冻结其在华财产,禁止中国公民和机构同其交易[16]

港澳[编辑]

2021年6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條約法律司處長史曉斌、聯合國國際法委員會委員黃惠康中共中央党校下属《学习时报》撰文,认为《反外國制裁法》可以列入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附件三、从而在港澳适用,与香港国安法澳门维护国家安全法一道,健全特区国家安全法律体系。[17][18] 2021年7月27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召开委员长会议,决定于8月17日的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中提请审议关于向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附件三中增加全国性法律的决定。[19]有媒体引述消息称,相关法律涉及《反外國制裁法》。[18] 2021年8月8日,香港律政司司长鄭若驊发文认为订立《反外國制裁法》合法、合理和公平,并认为人大常委会在咨询基本法委员会特区政府后,做出将本法加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决定是自然且恰当的。[20][21]港区人大常委谭耀宗就认为相关立法工作最好由本地立法程序完成较为合适。[22]

2021年8月17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增加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附件三所列全国性法律的决定草案[23]。2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百次委员长会议未将两份决定草案交付当次常委会会议闭幕会(第三次全体会议)表决[24]

2021年8月20日,全国人大常委會決定暫緩表決把《反外國制裁法》納入港澳法律文件的議案,但會繼續對有關問題進行研究。[25][26]香港銀行公會主席施穎茵對暫緩表決《反外國制裁法》表示歡迎。[27]香港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認為暫緩表決《反外國制裁法》是一件好事,並指若美國人被中國制裁或不會息事寧人。[28]

2021年12月30日,中國依據反外国制裁法对等反制美國前商務部長羅斯、美國國會美中經濟暨安全檢討委員會主席卡罗琳·巴薩洛繆、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前辦公室主任乔纳森·斯迪沃斯、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金度允、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在港授權代表亞當·金。措施包括禁止他們入境中国大陆以及香港、澳門,凍结他們在華財產,禁止中國公民及機構與他們交易。之前中方針對美國其他涉港錯誤行徑作出的反制決定,包括制裁對象和措施依然有效。[29]

评价[编辑]

《反外國制裁法》法案表決通過後,對於受其他国家制裁的中國國內公司來說,該法提供了應對制裁的法律救濟途徑。此外中國市場廣阔且貿易夥伴眾多,對於外國企業來說若參與制裁,其导致的後果比過去嚴重得多,因此警告效果將會得到明顯加強[30]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外国制裁法》表示支持[31]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十三条:“国务院部门规章可以在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给予行政处罚的行为、种类和幅度的范围内作出具体规定。
    “尚未制定法律、行政法规的,国务院部门规章对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行为,可以设定警告、通报批评或者一定数额罚款的行政处罚。罚款的限额由国务院规定。”
    《国务院关于贯彻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通知》(国发〔1996〕13号)规定:“……国务院各部门制定的规章对非经营活动中的违法行为设定罚款不得超过1000元;对经营活动中的违法行为,有违法所得的,设定罚款不得超过违法所得的3倍,但是最高不得超过30000元,没有违法所得的,设定罚款不得超过10000元;超过上述限额的,应当报国务院批准。地方政府规章设定罚款的限额,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大常委会规定,可以不受上述规定的限制。”
    参见:国务院关于贯彻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通知 (PDF).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报. 1996, (12): 463 [2021-07-2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3-06-20). 

参考文献[编辑]

  1. ^ 反外国制裁法草案二次审议稿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2021-06-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0). 
  2. ^ 2.0 2.1 反外国制裁法草案二次审议稿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新华网. [2021-06-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7) –通过中国人大网. 
  3. ^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多项法案及两项决定. 央视网. 2021-06-10 [2021-06-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0). 
  4. ^ China's newly passed Anti-Foreign Sanctions Law to bring deterrent effect against Western hegemony. 環球時報英文版. [2021-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1). 
  5. ^ PRANSHU VERMA. 美國歐盟等因新疆問題制裁中國,中國反制.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21-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1) (中文(繁體)). 
  6. ^ China's legislature to examine anti-foreign sanction draft law. Reuters. 2021-06-07 [2021-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1). 
  7. ^ 7.0 7.1 7.2 7.3 中国通过《反外国制裁法》. 纽约时报. 2021-06-11 [2021-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6). 
  8. ^ 商务部令2021年第1号 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2021-01-09 [2021-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5). 
  9. ^ 外交部发言人宣布中方对欧盟有关机构和人员实施制裁.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21-03-22 [2021-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0). 
  10. ^ 张梦真. 中国《反外国制裁法》草案二审 中美或进入“法律战”. 联合早报. [2021-06-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8) (中文(新加坡)). 
  11. ^ Wong, Chun Han. China Passes Law to Counter Foreign Sanctions. Wall Street Journal. 2021-06-11 [2021-06-11]. ISSN 0099-966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1) (美国英语). 
  12. ^ China's anti-sanctions law ‘can target individuals, families, organisations’. 南華早報. 2021-06-10 [2021-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2) (英语). 
  13. ^ 乔艳红. 综述:充实法律工具箱中国出台反外国制裁法 突出“反制”并非关门拒客. 路透社. 2021-06-11 [2021-06-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1) (中文(简体)). 
  14. ^ 外交部发言人就中方决定对美有关人员和实体实施制裁答记者问.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21-07-23 [2022-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12) (中文(中国大陆)). 
  15. ^ 美副卿舍曼訪華前夕中方搞小動作 白宮回應美國不會畏懼堅持到底. 自由亞洲電台. 2021-07-24 [2021-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5) (中文(香港)). 
  16. ^ 美国因新疆问题宣布制裁4名中方官员 赵立坚:中方决定进行对等反制. 新华网. 2021-12-21 [2022-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12) (中文(中国大陆)). 
  17. ^ 史晓斌,黄惠康. 学习时报 - 精准反制外国非法制裁的法律利器. 学习时报. 2021-06-23 [2021-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6) (中文(中国大陆)). 
  18. ^ 18.0 18.1 陳嘉洛、鄭寶生. 人大常委下月商增基本法附件三全國性法律 消息:涉反外國制裁法. hk01. 2021-07-27 [2021-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8) (中文(香港)). 
  19. ^ 夏红真. 栗战书主持召开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十八次委员长会议 决定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8月17日至20日在京举行. 新华网. 2021-07-27 [2021-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8) (中文(中国大陆)). 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关于提请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增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三所列全国性法律的决定草案的议案、关于提请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增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三所列全国性法律的决定草案的议案 
  20. ^ 鄭若驊. 反外国制裁措施的法律基础. 2021-08-08 [2021-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08) (中文(香港)). 
  21. ^ 羅家晴. 反外國制裁法|鄭若驊:納入基本法最恰當 應問外國為何要制裁. HK01. 2021-08-08 [2021-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08) (中文(香港)). 
  22. ^ 高振東. 譚耀宗:本地立法較合適 外資毋須過慮 反外國制裁法納入基本法 譚耀宗:本地立法較合適 外資毋須過慮. HK01. 2021-08-08 [2021-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6) (中文(香港)). 
  23. ^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在京举行 审议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监察官法草案、 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草案等 栗战书主持. [2021-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0). 
  24. ^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第一百次委员长会议 决定将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等交付常委会会议表决 栗战书主持会议. [2021-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0). 
  25. ^ 北京暫緩表決港澳《反外國制裁法》,為何商界忌憚這部法律?. BBC News 中文. 2021-08-20 [2021-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2) (中文(繁體)). 
  26. ^ 担忧港版反制裁法引发外资逃亡,中国人大紧急叫停表决. 美国之音. [2021-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0) (中文). 
  27. ^ 人大暫不表決納入基本法 銀行公會:望今後進一步了解詳情. 香港經濟日報. 2021-08-20 [2021-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3). 
  28. ^ 任志剛指港落實反制裁法需審慎 稱若美國被制裁未必息事寧人. 商業電台. 2021-08-23 [2021-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3). 
  29. ^ 反制美方制裁5名中聯辦副主任 中方制裁羅斯等5人. 
  30. ^ 中國制定《反外國制裁法》 應對美國「工具箱」的四個看點. bbc中文網. [2021-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0) (中文(繁體)). 
  31. ^ 特首称支持设反外国制裁法 强调应对外国制裁义愤填胸. 香港電台. [2021-06-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8) (Chinese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