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计划生育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华人民共和国计划生育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50年代。1970年代计划生育全面推行,1979年后实施了严厉的一胎政策。

1950年代至1960年代:提倡节育[编辑]

1950年4月和1953年1月,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卫生部和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先后下发《机关部队妇女干部打胎限制办法》和《限制节育及人工流产暂行办法》([53]卫妇字第15号),对节育和人工流产做出限制。

1953年8月,邓小平指示卫生部改正限制节育的政策。1954年7月和11月,卫生部下发《避孕及人工流产暂行办法》和《关于改进避孕及人工流产问题的通报》([54]卫药字第579号),提出“避孕节育一律不加限制,但亦不公开宣传”。1954年12月27日,刘少奇召集国务院多个单位的负责人举行了节制生育问题的座谈,指出“党是赞成节育的”[1]。1955年2月,卫生部党组向中共中央提交了关于节制生育问题的报告,提出“节育应该一律不加限制,并应适当地加以提倡,给予指导。人工流产或绝育应加以限制。溺婴则应禁止。”3月,中共中央在对该报告的批示中说:“我们党是赞成适当地节制生育的”[2]。1956年3月,卫生部下发《关于人工流产及绝育手术的通知》,将人工流产及绝育手术的限制条件放宽为至少有四个孩子。[3]1956年9月,周恩来在《关于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二个五年计划的建议的报告》中提出“适当地提倡节制生育”[4]

1956年10月,毛泽东在会见南斯拉夫妇女代表团时指出“夫妇之间应该订出一个家庭计划,规定一辈子生多少孩子”[5]。1957年2月27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第11次(扩大)会议上说“要提倡节育,少生一点就好了。要有计划地生产。……这个政府可能要设一个部门,设一个计划生育部好不好?或者设一个委员会吧,节育委员会,作为政府的机关。”[6]1958年1月,毛泽东再次表示“我是赞成节育的,并且赞成有计划地生育的”,但同时认为“人多是好事,实际人口七亿五到八亿时再控制……人民有文化了,就会控制了”[7]

三年困难时期结束以后,1962年12月2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认真提倡计划生育的指示》,提出“在城市和人口稠密的农村提倡节制生育,适当控制人口自然增长率,使生育问题由毫无计划的状态逐步走向有计划的状态,这是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中既定的政策。”[8]此后,卫生部妇幼卫生司设立了计划生育处。1963年2月,周恩来强调人口多“应该肯定是好事,但长处中也有麻烦;要节制生育,一对夫妇生两个就够了”。1963年10月,卫生部下发《关于修改人工流产及男女结扎手术条件规定的通知》,取消人工流产和绝育手术的限制条件。1964年1月,国务院设立计划生育委员会,1968年11月撤销,计划生育工作仍由卫生部承担。

1970年代:晚、稀、少(最多两个)[编辑]

1971年7月,国务院转发卫生部等《关于做好计划生育工作的报告》。1972年,卫生部提出“晚、稀、少”人口政策的设想。1973年7月,国务院设立计划生育领导小组,华国锋任组长,12月第一次全国计划生育工作汇报会确定了“晚、稀、少”方针,提倡晚婚(农村女23周岁,男25周岁,城市更高)、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间隔四年左右,计划生育工作全面推行。计划生育常常采取强制结扎强制堕胎甚至杀婴等手段[9]

1977年8月12-18日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到本世纪末,必须力争把我国的人口控制在十二亿以内。”1978年2月26日,中共中央主席、国务院总理、中央军委主席华国锋第五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计划生育很重要。有计划地控制人口增长,有利于国民经济的有计划发展……必须继续认真抓好,争取在三年内把我国人口自然增长率降到百分之一以下。”3月5日新宪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国家提倡和推行计划生育”。1978年6月,国务院新的计划生育领导小组(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陈慕华任组长)召开第一次会议。9月完成的会议报告中规定“晚婚年龄,农村提倡女23周岁,男25周岁,城市略高于农村。提倡一对夫妇生育子女数最好一个最多两个,生育间隔三年以上。”10月,中共中央发出批转该会议报告的通知。[10][11]

1980年代:一胎化[编辑]

根据当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王震1980年2月18日给胡绩伟的一封信中说:“陈云同志早几年就非常严肃地、科学地把人口增长问题提高到国民经济计划的出发点地位,他说用两年时间大宣传一对夫妇在规定生育年限中只生一个孩子。”1979年1月,召开全国计划生育办公室主任会议,陈慕华提出“鼓励生一胎”,要求在全国性计划生育法律未颁布的情况下,各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先行制订地方的计划生育试行条例。几乎同一时期,邓小平提出“应该立法,限制人口增长”。5月份,邓小平听取习仲勋汇报时插话说“力争人口降到千分之五,用行政的、经济的办法都可以,只要能降下来,就是最大胜利”。 1979年6月1日,陈云又在一次谈话时说,要“制定法令,明确规定只准生一个”“先念同志对我说,实行‘最好一个,最多两个’。我说再强硬些,明确规定‘只准一个’。准备人家骂断子绝孙。不这样,将来不得了。”6月18日,华国锋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提出“要订出切实可行的办法,奖励只生一个孩子的夫妇,……今年我们要力争使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降到10‰左右,今后要继续努力使它逐年下降,1985年要降到5‰左右。”6月27日,陈慕华中央党校讲课时说:“我们认为,到一九八五年,把人口自然增长率控制在千分之五左右,完全可能做到。主要的办法是要求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减少以消灭多胎现象,降低多胎率。”1980年9月,《中共中央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12]发表,指出“国务院已经向全国人民发出号召,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提出“到三十年以后……就可以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截至1980年上半年,除新疆、内蒙古外,所有省、市、区都出台了计划生育暂行规定(新疆、内蒙古分别于1981和1982年出台规定),对违规生育者给予经济和行政的严厉处罚。1979年下半年起,多地又按照一胎化的要求修改计划生育规定。除部分少数民族外,一胎化在全国城乡全面实行,仅云南、青海、宁夏、新疆农村可生育两孩(云南、青海限困难户)。[11]

1981年9月10日,党中央副主席赵紫阳在中央书记处122次会议上提出了放宽农村计划生育政策的两个方案,一是提倡一胎,允许两胎;二是只有一个女孩的夫妇可以再生一胎(一孩半)。国家计生委党组选择了第二方案,但反对把政策写明[11]。1982年2月9日中央发布的11号文件《关于进一步做好计划生育工作的指示》把政策表述成“农村普遍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某些群众确有困难要求生二胎的,经过审批可以有计划地安排。”[13]一孩半政策没有推行。1982年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的《全国计划生育工作会议纪要》列举了农村双独两孩等几种可以生育二胎的情况[14]。此后,多地农村实行了双独两孩政策。

1982年9月,中共十二大报告确定“实行计划生育,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15]1982年12月通过的宪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国家推行计划生育”,第四十九条规定“夫妻双方有实行计划生育的义务”。

1982年5月,钱信忠接替陈慕华担任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他提出“一胎上环,二胎绝育”,仅1983年一年就实施上环1776万例,女性结扎1640万人,男性结扎426万人,人工流产1437万例。[16]1983年12月钱信忠被免职。

1984年4月5日,《中央会议决定事项通知》中说:“我们关于计划生育的实质,就是要逐步做到,除城市、城市郊区外,在大部分农村地区,要逐步做到允许第一胎生女孩的再生第二胎。这一点,只在实际工作中掌握,不公开宣传,并要有一个缓和渐变的过程。”同月,中央7号文件批转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修改后的《关于计划生育工作情况的汇报》,汇报指出“1982年规定了农村有十种情况可以生二胎,据测算,根据这一规定生二胎的只占一孩夫妇数的5%以下。我们考虑再增加几项,把二胎照顾面扩大到10%左右。”[17]此后,除河南、湖北、甘肃、内蒙古外,各地陆续实施双独两孩政策。

1988年3月31日,赵紫阳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第18次会议,讨论并通过了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计划生育工作汇报提纲》,再次提出“独女户”间隔几年之后可以生育第二胎的一孩半政策。1989年12月,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在《关于计划生育工作中几个重大问题的请示》中说:“在照顾独女户生二胎的问题上,多年来一直存在着不同看法。……我们认为,现行计划生育政策是党中央决定的,不能认为这是赵紫阳同志个人的决策……”此后,截至1991年,全国除西藏自治区之外的3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都制定了计划生育条例,其中多数省份对满足一定条件的农户实行了一孩半政策。

1990年代至2000年代:一票否决制和极低生育率[编辑]

1991年,江泽民在讲话中指出要在全国实行人口与计划生育目标管理责任制。随后,中共中央、国务院5月12日做出《关于加强计划生育工作、严格控制人口增长的决定》(中发[1991]9号),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务必把计划生育工作摆到与经济建设同等重要的位置上来……党政第一把手必须亲自抓,并且要负总责。”[18]此后,各地推行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

随着计划生育工作加强,中国大陆的总和生育率快速下降。1990年代初,总和生育率下降到世代更替水平以下。1995年人口抽查显示,总和生育率为1.46。2000年人口普查显示,总和生育率仅为1.22,处于世界最低水平。

尽管生育率极低,计划生育工作并没有放松。2000年3月1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做出《关于加强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稳定低生育水平的决定》(中发[2000]8号)。决定认为,“未来十几年,我国人口数量还将持续增长,预计年均净增1000万人以上”;“未来几十年,在实现稳定低生育水平的前提下”,人口峰值“接近16亿”。[19]2001年12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2002年9月1日起施行。2002年8月2日,国务院公布《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2002年9月1日起施行。办法规定以当地人均收入为计征的参考基本标准,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确定征收数额。200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做出《关于全面加强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统筹解决人口问题的决定》(中发[2006]22号),要求“千方百计稳定低生育水平”[20]。这一阶段计划生育政策仅有微调,如2002年至2003年湖北、甘肃、内蒙古实行双独两孩,部分省份放宽或取消生育间隔。

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中国大陆的总和生育率仅为1.18,仍然处于世界最低水平。2000至2010年间人口年均净增长740万人,远远低于中央2000年《决定》的估计。

2010年代至今[编辑]

2011年11月,河南省调整生育政策,规定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经批准可以生育两个子女。至此,中国大陆31省份均已放开“双独两孩”(双独家庭生两个孩子)的政策[21]

2013年11月,中央决定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单独两孩),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22]。2014年,各地陆续实施单独两孩政策,但当年申请数仅106.9万,大大低于官方预期。

2015年10月,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决议,全面实行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23]

领导人观点[编辑]

毛泽东[编辑]

“我看人类对自己最不会管理,对于工厂的生产,生产布匹,生产桌椅板凳,生产钢铁,他都有计划,对于生产人类自己就是没有计划,就是无政府主义。人类要控制自己,做到有计划地增长,有时候使他能够增加一点,有时候停顿一下。提议设一个委员会,节育委员会”(1957年2月27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会议上的讲话)

“计划生育,也来个十年计划。少数民族地区不要去推广,人少的地方也不要去推广。就是在人口多的地方,也要进行试点,逐步推广,逐步达到普遍计划生育。将来要做到完全有计划的生育。”(1957年10月9日,毛泽东在中共扩大的八届三中全会的讲话)

大躍進開始時的1958年4月15日,毛澤東在《介紹一個合作社》一文中提出“人多力量大”的著名觀點,指出:「除了黨的領導之外,六億人口是一個決定的因素。人多議論多,熱氣高,幹勁大。」[24][25]

陈云[编辑]

根据当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王震1980年2月18日给胡绩伟的一封信中说:“陈云同志早几年就非常严肃地、科学地把人口增长问题提高到国民经济计划的出发点地位,他说用两年时间大宣传一对夫妇在规定生育年限中只生一个孩子。” 1979 年6月1日,陈云又在一次谈话时说,要“制定法令,明确规定只准生一个”“先念同志对我说,实行‘最好一个,最多两个’。我说再强硬些,明确规定‘只准一个’。准备人家骂断子绝孙。不这样,将来不得了。”

邓小平[编辑]

“要使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至少有两个重要特点是必须看到的:一个是底子薄……第二条是人口多,耕地少。现在全国人口有九亿多,其中百分之八十是农民。人多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在生产还不够发展的条件下,吃饭、教育和就业就都成为严重的问题。我们要大力加强计划生育工作,但是即使若干年后人口不再增加,人口多的问题在一段时间内也仍然存在。耕地少,人口多特别是农民多,这种情况不是很容易改变的。这就成为中国现代化建设必须考虑的特点。”(1980年3月30日,邓小平在中共理论务虚会的讲话)

“中国对人口的增长实行严格控制,是从我们的切身利益出发的。这是中国的重大战略决策。国外的人希望中国不实行计划生育,这是想让中国永远处于贫困状况。”(1986年4月23日,邓小平在会见日本前首相福田赳夫的讲话)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 (编). 提倡节育. 刘少奇选集·下卷.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85年12月 [2014-01-30]. ISBN 9787010039619. 
  2. ^ 中共中央对卫生部党组关于节制生育问题的报告的批示. [2014-01-30]. 
  3. ^ 小濱正子:〈計劃生育的開端——1950-1960年代的上海〉。
  4. ^ 周恩来. 关于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二个五年计划的建议的报告. 1956-09-16 [2014-12-14]. 
  5. ^ 毛泽东文集 7. 人民出版社. 1999: 152. 
  6. ^ 逄先知; 金冲及. 毛泽东传.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3: 625. 3月1日,毛泽东又说“人类要自己控制自己,……实现有计划的生育。这一条马寅(初)老讲得很好,我跟他是同志。”
  7. ^ 毛泽东与马寅初的人口观. 2013-03-02 [2014-12-14]. 
  8. ^ 中共中央、国务院. 关于认真提倡计划生育的指示. 新华网. 1962-12-28 [2014-08-08]. 
  9. ^ 孙立哲. 走上行医不归路. 财新网. 2014-09-08 [2015-02-06]. 
  10. ^ 中央批转《关于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的报告》的通知(中发[1978]69号). 1978年10月26日 [2014-08-16]. 
  11. ^ 11.0 11.1 11.2 梁中堂. 艰难的历程:从“一胎化”到“女儿户”. 开放时代. 2014, (3). 
  12. ^ 中共中央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 新华网
  13. ^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计划生育工作的指示(中发[1982]11号). 1982-02-09 [2014-08-08].  参数|title=值左起第28位存在delete character (帮助)
  14. ^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全国计划生育工作会议纪要》(中办发[1982]37号). 1982-10-20 [2014-08-16].  参数|title=值左起第35位存在delete character (帮助)
  15. ^ 胡耀邦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1982-09-01 [2014-08-16]. 
  16. ^ 《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2013卷,表8-8-1。
  17. ^ 中共中央批转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党组《关于计划生育工作情况的汇报》(中发[1984]7号). 1984-04-13 [2014-08-11].  参数|title=值左起第36位存在delete character (帮助)
  18. ^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计划生育工作严格控制人口增长的决定. 1991-05-12 [2014-08-08]. 
  19. ^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稳定低生育水平的决定. 2000-03-02 [2014-08-08]. 
  20. ^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统筹解决人口问题的决定. 2007-01-22 [2014-08-08]. 
  21. ^ 河南放宽计划生育政策 双独家庭可以生二胎 人民网 2011-11-25
  22. ^ 中国放开“单独二胎” 人民网 2013-11-15
  23. ^ 授权发布: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公报 新华网 2015-10-29
  24. ^ 毛澤東. 介紹一個合作社. 人民網. 1958-04-15. 我國在工農業生產方面趕上資本主義大國,可能不需要從前所想的那樣長的時間了。除了黨的領導之外,六億人口是一個決定的因素.人多議論多,熱氣高,幹勁大。 
  25. ^ 穆光宗. 毛泽东强烈反对计划生育:有人就能造出“人间奇迹”(4).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