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原
Zhongyuan map.png
國家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主要城市 西安市
洛陽市
鄭州市
開封市
人口
 • 都會區 ~24,170,000

中原是一个地域概念,是指以中国河南省为核心延及黄河中下游的广大地区[1],这一地区是華夏文明的发源地,被漢族视为天下中心。在中國古代的地緣思想中,起源於中原的華夏文明是世界的中心,而華夏之外的民族被稱為「化外之民」或者「蠻夷」(史稱「四夷」,即東夷南蠻西戎北狄[2]古人常将“中国”、“中土”、“中州”用作中原的同义语。[3]

一般认为,古代中原係華夏族部落集中分布的區域,中心是古豫州。中原地域随着华夏民族的大融合,以及中原文明的扩展而有所蔓延。文化比较先进的华夏族自视文明,自称「中国」,以别于四夷。一些时期尚属夷蛮狄的周边地区,随着中原文化的传播,成康之治的分封,也纳入中原文化区

含义[编辑]

中原一词从现存文献最早可见于《诗经》,如《小雅·南有嘉鱼之什·吉日》:“瞻彼中原,其祁孔有”;《小雅·节南山之什·小宛》:“中原有菽,庶民采之”; 西汉司马相如 《喻巴蜀檄》:“肝脑涂中原,膏液润野草”。但这些中原并非完全是地域概念,而是“平原、原野”的意思。

现代一般使用中原地区称谓,常指“黄河中下游地区”,以河南省为主体,包括陕西省东部、河北省南部、山西省南部、山東省西部、江蘇省西北部、安徽省北部。

范围演变[编辑]

四夷表示圖

在中华文明肇始时期,因“天下之中”和“河洛”的地域称呼专指洛阳一带,这里因三代奠基,河洛文化的繁盛而成为中原地区的心脏地带。先秦时期已有雒邑(今洛阳)为天下中心的说法。随着华夏族向周围迁移,其活动范围扩大,春秋战国时期,中原的概念延伸至华夏各诸侯国,与秦、吴等边远地区相对应。秦代开始,中原一词的含义进一步拓展,可以指黄河中下游一带大片地区,包括今河南陕西关中一带、山西河北南部、山东西部、江苏西北部、安徽北部。《宋史·李纲传》:“自古中兴之主,起于西北则足以据中原而有东南”之“中原”即指黄河中下游流域。偶尔也指黄河流域诸葛亮《出师表》:“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之“中原”即指黄河流域。

地理[编辑]

中原地域辽阔,北西南三面有太行伏牛熊耳、外方、桐柏大别诸山环抱;中部和东部沃野千里,是一望无际的黄淮平原。被誉为中华民族摇篮的黄河自西向东,穿境而过。淮河水系海河水系的主流以及长江水系的支流丹江也流经中原。中原自古为咽喉要地,被视为“中国之处而天下之枢”。

中原地区广袤的平原是古代黄河河水冲积的泥沙堆积而成。这里冬季虽受蒙古高压的影响,常刮西北季风,天气干燥少雨。但到夏季又受太平洋高气压影响,从太平洋刮来的东南季风,带来了温热湿润的空气,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赤道西北风逐渐南移形成的不良影响。

文化意义[编辑]

文化意义上的中原,表示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中華文化的象徵,是正统中华文化的代名词。作爲中華文明的發祥地,中原是漢民族的文化象徵源頭。

歷史上,從文化意義的角度,東晉衣冠南渡,京師自洛陽遷都金陵因而南北朝時被視為文化中心的江南被稱爲“文化中原”。这与华夏民族起源中原有关,古代华夏族通过与周边民族融合形成中国主体民族汉族。事实上,由秦朝北宋定都中原的各个民族政权(即中原王朝),除蒙古族元朝滿族清朝外,其他民族均完全同化於汉民族之中。

明朝正式定都于北京後,以北京周邊作為核心,中國歷史重心移至華北地區

文獻記載的「中原」例子[编辑]

陳亮:「荊、襄之地...可以爭衡於中國(中原)矣。」[4]
西晉時,江南童謠曰:「局縮肉,數橫目,中國(中原)當敗吳當復。」[5]
黃池之會,「吳彊,陵中國(中原)」[6]
越王無彊「北伐齊,西伐楚,與中國(中原諸國)爭彊」[7]
范睢說:「今夫韓、魏,中國(中原)之處而天下之樞也。」[8]
黃歇說:「王破楚於以肥韓、魏於中國(中原)而勁齊,韓、魏之強足以校於秦矣。」[9]

参看[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辞海》释“中原”:古称河南及其附近之地为中原,至东晋南宋亦有统指黄河下游为中原者。
  2. ^ 张新斌. 中原文化与商都文化初论. 《黄河科技大学学报》. 2007年, (04期). ISSN 1008-5424. 
  3. ^ 李民. 《中原文化与民族复兴》.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10: 第7頁. ISBN 9787215072756. 
  4. ^ 《宋史》卷四百三十六《陳亮傳》:「 荊、襄之地,在春秋時,楚用以虎視齊、晉,而齊、晉不能屈也。及戰國之際,獨能與秦爭帝。其後三百餘年,而光武起於南陽,同時共事,往往多南陽故人。又二百餘年,遂為三國交據之地,諸葛亮由此起輔先主,荊楚之士從之如雲,而漢氏賴以復存於蜀;周瑜、魯肅、呂蒙、陸遜、陸抗、鄧艾、羊祜皆以其地顯名。又百餘年,而晉氏南渡,荊、雍常雄於東南,而東南往往倚以為彊,梁竟以此代齊。及其氣發泄無餘,而隋、唐以來遂為偏方下州。五代之際,高氏獨常臣事諸國。本朝二百年之間,降為荒落之邦,北連許、汝,民居稀少,土產卑薄,人才之能通姓名於上國者,如晨星之相望;况至于建炎、紹興之際,羣盜出沒於其間,而被禍尤極,以迄于今,雖南北分畫交據,往往又置於不足用,民食無所從出,而兵不可由此而進。議者或以為憂,而不知其勢之足用也。其地雖要為偏方,然未有偏方之氣五六百年而不發泄者,况其東通吳會,西連巴蜀,南極湖湘,北控關洛,左右伸縮,皆足以為進取之機。今誠能開墾其地,洗濯其人,以發泄其氣而用之,使足以接關洛之氣,則可以爭衡於中國矣,是亦形勢消長之常數也。」
  5. ^ 《晉書.卷二十八.志第十八.五行中.詩妖》武帝太康三年平吳後,江南童謠曰:「局縮肉,數橫目,中國當敗吳當復。」
  6. ^ 《秦本紀》悼公九年,晉定公與吳王夫差盟,爭長於黃池,卒先吳。吳彊,陵中國。
  7. ^ 《越王句踐世家》王無彊時,越興師北伐齊,西伐楚,與中國爭彊。
  8. ^ 《范睢蔡澤列傳》范睢因進曰:「...今夫韓、魏,中國之處而天下之樞也,王其欲霸,必親中國以為天下樞,以威楚、趙。楚彊則附趙,趙彊則附楚,楚、趙皆附,齊必懼矣。齊懼,必卑辭重幣以事秦。齊附而韓、魏因可虜也。」
  9. ^ 《戰國策.秦策四.頃襄王二十年》:「...王破楚於以肥韓、魏於中國而勁齊,韓、魏之強足以校於秦矣。齊南以泗為境,東負海,北倚河,而無後患,天下之國,莫強於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