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中古時代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九世纪描述的查理大帝教宗哲拉修一世教宗额我略一世在一起。
中世紀末期的艾福特為一堡壘城市
中世纪的城堡

欧洲历史上,一般来说,「中世纪」指公元5世纪到15世纪,自西罗马帝国的崩溃到文艺复兴运动大航海时代之间的时期。按照西方传统,欧洲历史可以分为“古典時代”、“中世纪”和“近现代”三个阶段。而中世纪历史自身也可分为後期三段。

人口减少、城市衰落、外敌入侵、大众迁移的进程,自古代晚期就开始了,并在中世纪前期得以继续。日耳曼的蛮族们入侵,并在曾是西罗马帝国的领土上建立了各个民族的国家。在7世纪,曾是东罗马帝国领地的北非中东被伊斯兰化的阿拉伯帝国所占领。尽管此时在社会与政治结构上有着显著的变化,但中世纪与古代时期的分别尚未完全形成。广阔的拜占庭帝国此时依然存活,并且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1070年,拜占庭帝国的查士丁尼法典在北意大利被重新发现,并且后来在西方广受赞誉。西方的诸多王国还依然保留着罗马时代的习俗。同时,人们广泛建立修道院,意在使欧洲基督教化。在卡洛林王朝统治下的法兰克王国控制了西欧的大部分地区,然而到了8世纪末9世纪初,在内忧和外患(维京人马扎尔人撒拉森人入侵)的压力下,卡洛林帝国还是崩溃了。

到了中世纪中期,亦即公元1000年以后,由农业科技的改进带来的繁荣贸易,以及中世纪温暖时期到来所造成的增产,使得当时的欧洲人口大量增长。由农民向贵族支付地租和承担劳役的生产组织——庄园,成了中世纪中期主要的社会组织结构。1095年开始的十字军东征,旨在从穆斯林手中夺取中东的控制权。国王逐渐成为中央集权民族国家的领袖,这一方面减少了无序带来的犯罪和暴力行为,但另一方面又使得离建造一个统一基督教世界的理想原来越远。经院哲学此时在思想界占有重要地位。托马斯·阿奎纳的神学理论、乔托·迪·邦多纳的绘画、但丁杰弗里·乔叟的诗歌、马可波罗的游记和哥特式教堂都是这一时期各自领域的杰出作品。

后期的中世纪饱受饥荒、瘟疫和战争的威胁,因此此时欧洲的人口开始减少。在1347和1350年间爆发的黑死病夺取了三分之一欧洲人的生命。宗教上的争论和对立也对应着国家间的冲突以及农民的反抗。这一时期文化和科技的发展使得欧洲的社会转型,也预示着欧洲近代史的开端。

詞源與分期[编辑]

“中世纪”一词是从15世纪后期的人文主义者开始使用的,最早使用的是歐洲考古學家弗拉维奥·比翁多[1] 。在最经久的分析欧洲历史的方案之中,中世纪是欧洲三个主要历史时期—古典时代(classical civilisation)或古代(Antiquity);中世纪;以及近代—之一[2]

中世纪的学者和作家大多按照圣奥古斯丁的观点,认为人类是处于历史的第六个阶段也是最后一个阶段[3],即《圣经·启示录》裡预言的“末日[3]。公元1330年左右,人文主义者及诗人彼得拉克将之前的基督教时代称为“古代”"antiqua" (或"ancient"),将他所处的时代称为“新时代”"nova" (或 "new")[4]李奧納度·布倫尼是第一位在他的《佛罗伦萨人史》(History of the Florentine People (1442))中使用三重分期法区分历史时期的历史学学者。[5]布吕尼和之后的历史学学者对于意大利在彼得拉克时期是否复兴有争议,并因此在彼得拉克划分的两个时期之后增加了第三个时期。因此从逻辑上来讲,一个“中世纪”已经形成。1469年,“中世纪”(media tempestas 或"middle season")在拉丁语中首次出现。[6] 在早期的用法中,中世纪这个词拥有包括最早记录于1604年的medium aevum 或"middle age"[7],和最早记录于1625年的media saecula或"middle ages"[8] 等多个变体。另一个术语"medieval"(偶尔被称为 "mediaeval"[9] )[10] 则来源于medium aevum。[9] 在德国历史学家克里斯托弗·塞拉利尤斯(1638–1707)将历史分为古代(Ancient),中世纪(Medieval),近代(Modern)三部分后,三重分期法成为标准[8]

中世纪最常见的出发点在476年[11] ,这种断代方法被布吕尼首次使用。[5][A]欧洲作为一个整体,并没有一个公认的结束日期,但1500年通常被认为是中世纪的最后一年[13] 。根据时代背景,1492年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的首次美洲航行,1453年土耳其人征服君士坦丁堡,或1517年的宗教改革都被用过[14]。英国历史学家大多使用1485年的博斯沃斯平原之战来标识时代的终结[15]。而西班牙的史学家经常使用的日期包括斐迪南二世的去世日期1516年,卡斯蒂尔的伊莎贝拉一世的去世日期1504年,以及征服格拉纳达的1492年[16]。来自罗曼语国家的历史学者倾向于将中世纪分为两部分:早期的“盛期”(High)和后期的“衰落(Low)时期”[2]。英语国家的历史学者遵循其德国同事,一般将中世纪分为早期"Early",盛期"High"和晚期"Late"三部分。

在19世纪,整个中世纪经常被称作“黑暗时代”(Dark Ages)[17][B]。19世紀初,浪漫主义运动转变了这种对“黑暗的时期”负面一边倒的趋势。它给出了一幅祥和的图画:社会和环境的和谐,扎根于大自然的生活;同时也回应启蒙运动中的理性主义以理性完全超越感性的作法,以及由正在兴起的工业革命所带来的环境破坏与污染。浪漫主义者对待“黑暗时期”的观点,仍可以在今天的一些庆祝那个时期文化活动与节日中,通过所展示出来的风俗与发生的历史事件中看到。

浪漫主义运动後的19世纪下半葉,考古学取得很大的进展,许多不为以前的学者所知的历史文献与文物被挖掘和整理出来。而1939年发现的公元625年左右的萨顿骺宝窟,及著名中世紀研究学者查爾斯·霍默·哈斯金斯英语Charles Homer Haskins的研究,使得“黑暗时期”看上去不再是合适的词。20世紀中葉以後,在英语国家中的专业学者文献裡,“黑暗时期”这个词渐渐地消失。

查理哈斯金写道:“历史的连续性排除了中世纪与文艺复兴这两个紧接着的历史时期之间有巨大差别的可能性,现代研究表明,中世纪不是曾经被认为的那么黑暗,也不是那么停滞;文艺复兴不是那么亮丽,也不是那么突然。意大利文艺复兴之前,有一个类似的运动,即便它不是那么众所周知。”

所以,原来的“中世纪黑暗时期”现被改为专指公元410年(或455年)到公元754年(或800年)这段欧洲历史。

后罗马帝国[编辑]

罗马帝国晚期的雕像四帝像英语Portrait of the Four Tetrarchs, 现存于 威尼斯[18]

公元2世纪,罗马帝国到达了领土扩张的极限,而之后的两个世纪则见证了罗马对于其领土控制力的衰落[19] 。包括通货膨胀在内的经济问题,来自边界的外部压力制造的三世纪危机与皇权的快速轮换同时进行[20]。军费在与3世纪中期崛起的波斯萨珊王朝的战争而不断增长。[21] 军队规模扩充了一倍,而罗马军团被骑兵和小规模单位取代[22]。 财政税收需求在不断增长,但元老院和地主阶级的人数却减少了,而在这些人之中,愿意保持其本地行政机构的人逐渐减少[21]。中央行政机构需要更多官员处理军队的需求,这使公民抱怨,在罗马帝国,税务官的数量竟多于纳税人[22]

286年,皇帝戴克里先 (统治时期284–305年)将帝国分为东部和西部两部分;帝国并没有被居民和统治者分裂,且任何一国的法律和行政声明在另一国依旧有效。[23][C] 在一段时间的内战之后,君士坦丁大帝(在位时间306-337年)于330年重建了拜占庭作为东罗马帝国的首都,并将其重新命名为君士坦丁堡[24] 戴克里先的改革加强了政府的官僚机构,他改革了税收,巩固了军队,这为帝国赢得了时间,但却没有解决帝国亟待解决的问题:过度征税,出生率降低和边境压力等等。[25] 4世纪中期,皇帝之间的内战变得普遍,戍边的士兵被转移,侵略者被允许侵占帝国的土地。[26] 伴随着贫富差距的增大和小城镇活力的下降,罗马帝国在4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以一种不同于传统的新形式稳固下来。[27] 另一个变化是帝国的基督教化,也就是帝国对基督教的皈依,它是从2世纪到5世纪渐进式的变化。[28][29]

450年的欧洲政体边界近似地图

在376年,逃脱匈人东哥特人从皇帝瓦伦斯(统治时间364-378年)那里得到了位于巴尔干半岛的罗马行省色雷斯的定居权。移民并不顺利,当罗马官员错误处理了情况时,东哥特人开始了突袭和掠夺。[D] 瓦伦斯试图平定混乱,但他在378年8月9日在与东哥特人作战的阿德里安堡战役中阵亡。[31] 除了这些北方部落联盟的威胁,帝国内部的分歧,尤其是基督教内的分歧,引起了问题。[32] 在400年,西哥特人入侵了西罗马帝国,虽然暂时被逐出了意大利,但在410年,西哥特人洗劫了罗马城。[33] 在406年阿兰人,汪达尔人和苏维汇人进入了高卢;在之后三年,他们蔓延到了高卢各地,并且在409年跨越了比利牛斯山,进入了当今的西班牙[34]欧洲民族大迁徙(Migration Period)开始了,各种各样的民族—起初主要是日耳曼人—横跨全欧洲。法兰克人,阿勒曼尼人和勃艮第人进入了高卢北部,同时,盎格鲁人,撒克逊人,朱特人在不列颠岛定居。[35] 在征服阿非利加行省之后,汪达尔人越过了直布罗陀海峡。[36]大约在430年,匈人开始入侵帝国;匈人的国王阿提拉(统治时间434-453年)在442年及447年领导入侵巴尔干半岛,在451年入侵了高卢,452年入侵了意大利。阿提拉死于453年,匈人的威胁不复存在,阿提拉领导的匈人联盟也随之瓦解。[37] 由这些部落领导的入侵完全改变了西罗马帝国曾经的政治和人口性质。[35]

在5世纪的尽头,帝国的西部被分割为更小的政治单元,而这些政治单元由在5世纪初入侵帝国的部落统治。[38] 476年,西罗马帝国最后一位皇帝罗慕路斯·奥古斯都被罢黜,在传统意义上,这一年标志着西罗马帝国的终结。[12][E]493年,东哥特人征服意大利半岛 。[39] 在帝国的西部灭亡之后,拜占庭帝国成为东罗马帝国的新称谓,而它几乎没有能力控制帝国西部丢失的领土。拜占庭的皇帝保留了西部领土的宣称,但没有一个西部王国的国王敢将自己居于皇帝之位,而拜占庭对帝国西部领土的控制亦不持久。查士丁尼收复了意大利半岛地中海边缘,但这只是个唯一而短暂的例外。[40]

中世纪前期[编辑]

新社会[编辑]

西欧的政治构造因罗马帝国的解体而改变。虽然人口的流动经常被描述为“侵略”,但这种流动不仅是军事扩张,也是整个民族向帝国的迁移。西罗马帝国的精英拒绝支持军队或者缴税来允许军队镇压移民,这使得此种流动得到发展。[41] 五世纪的皇帝经常被一定程度上或全无罗马帝国背景的军事强人控制,例如斯提里科(死于408),埃提乌斯(d.454),阿斯帕尔英语Aspar(d. 471), 李希梅尔(d. 472), 和贡多巴德英语Gundobad(d. 516)。当西罗马帝国的世系断绝时,拥有同样背景的诸王国将之取代。国王与罗马精英的联姻变得普遍[42],而这导致罗马文化,包括比罗马元老院更常见的给予男性部落自由民更多政治话语权的议会,与入侵部落的习俗结合。[43] 罗马人遗留的人工制品与入侵者的人工制品变得相似,部落的物品同样模仿罗马形制。[44] 新近建立的王国大部分学术和书写文化都承袭罗马的智识传统。[45] 一个重要的区别是,新政权的税收收益在逐渐流失。许多新政权不再用税收维持军队,而是用土地或租金代替。这意味着收取大量税收的需求减少了,而税收系统也因之腐朽。[46] 王国内外的战争是常态。奴隶制因供应不足而衰退,社会变得乡村化。[47][F]

东哥特人领袖狄奥多里克大帝硬币, 米兰铸造, 约公元491-501年。

在5到8世纪间,新近的居民及个人填补了罗马中央集权政府的政治空白[45]。在5世纪晚期,狄奥多里克领导的东哥特人在意大利定居,他建立了意大利人与东哥特人的合作,并至少持续到他统治的最后一年[49]。匈人在436年摧毁了勃艮第人的王国,但勃艮第人在约440年建立了新王国。5世纪晚期至6世纪初期,勃艮第王国在今日内瓦里昂之间建立政权[50]。在北方高卢,法兰克人布立吞人建立了较小的政权。法兰克王国集中在高卢东北部,它的第一位国王是希尔德里克一世[51]

在希尔德里克之子克洛维墨洛温王朝建立者)治下,法兰克王国扩张并改造为基督教国家。与不列颠尼亚当地居民—今大不列颠—有关的布立吞人,在今天的布列塔尼定居。[52][G] 利比里亚的西哥特人建立了其它的君主国,苏维汇人在伊比利亚的西北部,汪达尔人则在非洲北部。[50] 在6世纪,伦巴第人在北意大利定居,将东哥特王国替代为一个定期选举国王统治的数个公国。在6世纪晚期,这种制度被永久君主制取代。[53]

尽管有些地区涌入的人口大于其他地区,但入侵给欧洲带来了新的民族。以高卢为例,入侵者在东北的定居要广于西南。斯拉夫人定居在欧洲中部和东部及巴尔干半岛。人群的定居伴随着语言的变化。西罗马帝国的拉丁语被建立在拉丁语基础上但又不同于拉丁语的罗曼语族诸语系代替。从拉丁语到罗曼语族诸语言的改变历时数个世纪。希腊语成为拜占庭帝国的语言,但是斯拉夫人的迁徙将斯拉夫语引入东罗马帝国。[54]

拜占庭的存续[编辑]

查士丁尼与群臣像[55]

当西罗马帝国见证诸王国的形成时,东罗马帝国却完好无损,并经历了一场持续至7世纪早期的经济复苏。帝国东部遭受的侵略更少,而侵略大多发生在巴尔干地区。在5世纪的大部分时间,罗马与其宿敌萨珊帝国保持和平。东罗马帝国的特点是政权与教会更接近,教务在东方的政治事务中发挥了西欧没有的作用。包括编纂罗马法等法律方面的发展的首次尝试是查士丁尼法典(the Theodosian Code),它在438年完成。[56] 在皇帝查士丁尼(统治时间527–565)治下,民法大全(Corpus Juris Civilis)得以编纂。[57] 查士丁尼监督了君士坦丁堡的圣索菲亚大教堂(the Hagia Sophia)的建设,命令贝利撒留(Belisarius)(d. 565)从汪达尔人和东哥特人手中夺回了北非和意大利[58][59] 。意大利的征服并不完善,542年爆发的查士丁尼大瘟疫迫使查士丁尼在其余下的统治时期将战略将征服趋向防守[58]

当皇帝去世时,拜占庭人已经控制了大部分的意大利,北非以及西班牙南部的一个小立足点。史学家认为查士丁尼的再征服超出了限度,使之被穆斯林征服埋下祸患,而亟待查士丁尼诸继任者解决的问题:帝国经济本质上的平民性质,使扩军变得艰难。[60]

在东罗马帝国,巴尔干奴隶的缓慢渗透给查士丁尼的诸位继承者留下了进一步的难题。问题逐渐开始,但到了540年左右,斯拉夫部族已经占据了色雷斯伊利里库姆英语Illyricum (Roman province),并于551年在亚德里亚堡附近击败了一支帝国军队。在560年左右,阿瓦尔人(Avars)从他们多瑙河北岸的基地扩张;在6世纪晚期,阿瓦尔人成为中欧的主导势力之一,并像常例一般有能力迫使拜占庭帝国向其纳贡。阿瓦尔人将他们的强劲势力保留到796年。[61]

由于皇帝莫里斯(统治时间582–602)介入了波斯的继承权纠纷,因此带来了另一个需要面对的附加问题。这带来了一段和平时期,但在莫里斯被推翻后,在希拉克略统治时期,波斯人入侵,并在希拉克略成功反击之前,占据了帝国包括埃及,叙利亚和小亚细亚在内的诸多领土。在628年,帝国得到了和平条约,并收复了所有曾经失去的领土。[62]

西方社会[编辑]

在欧洲西部,一些罗马上层家族开始更频繁地参与宗教事务,而其他家族在这个过程中消亡。价值观从属于拉丁古典学(Latin scholarship),教育几近消失,而当读写能力变得重要时,它更多的是一种实用技能,而不是精英地位的象征。在4世纪,哲罗姆(Jerome)(d.420,死于420年,下同)梦见上帝指责他在西塞罗著作上花的时间多于在《圣经》上花的时间。在6世纪,都爾的額我略(Gregory of Tours)(d. 594)做过一个与之相近的梦,但谴责他是因为他学习速记法(shorthand)[63] 。在六世纪晚期,教会宗教教育最重要的形式由书变化为音乐和艺术。[64] 大部分学术工作趋向于模仿古典学术,但还是创作了一些现已遗失的原创作品。圣希多尼乌斯·阿波黎纳里斯(d. 489),卡西奥多罗斯(d. c. 585)和波爱修斯(d. c. 525)是这一时期的代表。[65]

当贵族文化关注大厅中的盛宴而非文学工作时,变化在平信徒中出现。精英阶层的服饰大量装饰着珠宝和黄金。国王和贵族资助构成军队骨干的战士随从[H]。精英阶层之间的家庭关系至关重要,忠诚,勇气和荣誉的美德也是如此。此种家庭关系的泛滥导致贵族团体间的长期争斗,与图尔的格里高利相关的在墨洛温高卢(Merovingian Gaul)的事件就是例子。绝大部分争斗似乎用赔偿金英语Weregild的方式迅速结束[68]。在墨洛温高卢,女性主要作为男性的妻子和母亲进入贵族团体,母亲统治者的统治在墨洛温高卢格外突出。在盎格鲁-撒克逊社会,缺乏幼年统治者意味着女性及王后母亲作用更小,但这却被女隐修院院长人数的增加弥补。只是在意大利,女性被认为经常处于男性亲属的保护和控制下。[69]

位于巴伐利亚的中世纪早期农庄复原图

乡民社会(Peasant society)较贵族而言记载更少。历史学家可用的绝大部分残存的信息来自考古学;少数详细的书面记载揭示了残存的9世纪之前乡民的生活。绝大部分关于下层阶级的记载出自法典或上层阶级的作者。[70] 欧洲西部土地的持有形式并不一致。一些地区的土地持有形式相当碎片化,但在其它地区,大片邻接的地块却是常态。这种变化使得乡民社会拥有各种各样的形式,其中一些被贵族地主控制,而另一些则拥有很大的自主权。[71] 土地定居同样形式众多。一些农民居住的居民点人数达700人之多。其他人住在仅有数个家庭的小群族中,还有一些人住在遍布郊野而孤立的农场里。上述形式中两种或更多形式的结合也存在。[72] 和后罗马时代不同的是,自由农民和贵族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因此,在给一位强大的领主军事服务几代人之后,一个自由农民家庭可能会成为贵族。[73]

罗马式的城市生活和文化在中世纪早期变化巨大。虽然意大利的城市依旧有人居住,但规模却急剧地收缩了。以罗马为例,罗马的人口在6世纪末期从数十万骤减至三万人。罗马式神庙英语Roman temple被改造成基督教堂,城墙被保留使用。[74] 在欧洲北部,城市规模同样在缩小,城市纪念碑和其他公共建筑被挪作建筑材料。新生王国的建立往往意味着被用作首都的城镇的成长。[75] 尽管犹太人已经移民罗马城市,但在帝国基督教化之后,犹太人依旧遭受长时间的迫害。他们被允许存在,但如果在帝国基督教化的影响下,他们时常被鼓励向新的地区迁徙。[76]

伊斯兰的崛起[编辑]

穆斯林的征服.
  先知穆罕默德时期的扩张, 622–632
  正统哈里发时期的扩张, 632–661
  倭马亚王朝时期的扩张, 661–750

从六世纪晚期到七世纪早期,西方帝国和伊朗的宗教信仰处在动荡不定的状况之中。犹太教是改宗的活跃宗教,且至少有一位阿拉伯政治领袖皈依该教。[I] 在与波斯的琐罗亚斯德教搜寻和争取改宗者的过程中,基督教传教活跃(在阿拉伯半岛尤甚)。这些现象导致了穆罕默德在其生年伊斯兰教的出现。[78] 穆罕默德死后,伊斯兰教军队征服了波斯和大半东罗马帝国,在634-635年开始征服叙利亚,640-641年到达埃及,637-642年征服波斯,在之后的七世纪征服北非,在711年征服伊比利亚半岛。[79] 在714年,伊斯兰教军队控制了大部分伊比利亚半岛,他们称之为安达卢斯。[80]

伊斯兰征服在八世纪中期达到顶峰。732年图尔战役穆斯林军队的溃败导致法兰克人再次征服了法兰西南部的土地。但欧洲伊斯兰教成长的终止主要是因为倭马亚王朝的覆灭以及阿拔斯王朝的兴起。阿拔斯王朝将其政治中心迁至巴格达,因此较中东而言更接近欧洲,但也失去了对部分穆斯林土地的控制。倭马亚的后代继承了伊比利亚半岛,阿格拉比王朝英语Aghlabids控制了北非,突伦王朝成为埃及的统治者。[81] 8世纪中叶,地中海周边出现了新的贸易方式:法兰克人和阿拉伯人之间的贸易取代了之前的罗马经济。法兰克人用木材,毛皮,剑和奴隶换取丝绸和其他纺织品,香料和出自阿拉伯人的贵金属。[82]

经济和贸易[编辑]

四,五世纪的迁徙和入侵打乱了地中海地区的贸易网络​​。非洲的商品停止进口到欧洲,这种现象始于内陆,到七世纪只在罗马或那不勒斯这几个城市发现了非洲的商品。到了七世纪末,在穆斯林征服的影响下,西欧地区再也没有发现非洲的产品。用本地产品进行长距离贸易是在中世纪初就遍及古老罗马土地的一种趋势。这种趋势特别体现在远离地中海的土地上,像高卢或英国北部。考古记录中出现的非本地商品通常是奢侈品。而在欧洲北部,不仅是当地的贸易网络​​,而且运送的货物也很简单,只有陶器和其他一些复杂的产品。在地中海周围,陶器仍然普遍存在,似乎已在中程的贸易网络上交易过,而不仅仅是在当地生产。[83]

诸多西欧日耳曼国家都有仿制已有的罗马和拜占庭式的铸币。金币铸造持续到七世纪末,之后被银币取代。基本的法兰克银币是迪纳厄斯法制迪纳尔英语French denier,而盎格鲁撒克逊版本的银币则叫做便士。从这些地区来看,第纳尔或者便士在8至11世纪遍及整个欧洲。铜币(copper)或青铜币(bronze coins)没有废弃,南欧以外的金币也是如此。没有铸造多个单位结算的银币。[85]

墨洛温王朝[编辑]

作为日耳曼人一支的法兰克人,在486年打败高卢军队,由克洛维建立起墨洛温王朝的统治。克洛维通过和罗马教廷的联合,占领了罗马帝国在高卢的全部领土。随着法兰克王国的不断扩张,到了6世纪中叶,征服了勃艮第、图林根巴伐利亚萨克逊的一些部落,成为当时西欧最强大的国家,并建立了封建采邑制

加洛林王朝[编辑]

843年加洛林王朝领土划分(凡尔登条约),855年,和870年(墨尔森条约).

751年,宫相矮子丕平成为法兰克国王,建立了加洛林王朝。在查理大帝统治期间国力达到鼎盛,吞并了伦巴底王国,夺取西班牙边区,占领东巴伐利亚,征服阿瓦尔汗国,西欧的大部分土地都成为了法兰克王国的领土。查理大帝死后,法兰克王国因发生兄弟战争而分裂,在843年8月签订《凡尔登条约》把法蘭克王國分成中法蘭克王國西法蘭克王國東法蘭克王國三部。855年,控制中法蘭克王國的洛泰爾去世,他的三個子嗣,再次把中法蘭克王國分為三份,分別是北部的洛林普羅旺斯及南部的意大利,而他們亦各自管理自己的領地。可是,管理北部兩片領地的兒子相繼在863年及869年去世,這使得西法蘭克及東法蘭克的君主共同把中法蘭克王國瓜分。最後,西法蘭克及東法蘭克瓜分了洛林及普羅旺斯兩地,而意大利則繼續維持現狀。由於這條條約在今日荷蘭墨爾森Meerssen)簽署,因而得名。

英格兰[编辑]

日耳曼人的另外一支盎格鲁人萨克逊人朱特人在5世纪中叶进入不列颠群岛,在6世纪末,7世纪初,形成了7个王国,英国历史上称为七国时代。829年,威塞克斯王国吞并了其他6个王国,从此诞生了英格兰。1066年,法国诺曼底公爵威廉以亲属关系要求继承王位,遭到拒绝后,以武力夺取了英王之位,称为“征服者威廉”(即威廉一世,史称诺曼征服,建立了诺曼底王朝,但是这也造成了日后百年战争的根源。在亨利一世(1100年-1135年)统治时期,随着王权的加强,社会矛盾激化。1215年无地王约翰被迫签署《自由大宪章》。1264年的内战期间,亨利三世西蒙·德·孟福尔俘虏。1265年孟福尔召集国会,成为英国议会的开端。从1343年起,国会分成了由贵族组成的上院和代表骑士、市民的下院,确立了议会君主制

法兰西[编辑]

与此同时,西法兰克王国演变成了法兰西王国,并加强了王权,罗马教廷被迫迁往法国南部的阿维农,并自上而下召开三级会议(一级为高级教士,二级为贵族,三级为富裕的市民),也形成了议会君主制。

奥托王朝[编辑]

德国的前身东法兰克王国地方政权很强大。911年加洛林王朝结束后,国王由地方权贵选出,但更多是名誉,国王的权利和地方诸侯平等。这个特点被历史学家认为是其热衷于对外扩张的原因。951年,奥托一世率军占领了伦巴底地区,其后的奥托二世进军罗马

波兰王国[编辑]

波兰起源于平原上的西斯拉夫人部落。于公元六世纪出现封建制。至公元九世纪后半时期,波兰出现两个主要的公国,在小波兰维斯拉夫公国以及大波兰的波兰公国。波兰公国为日后波兰王国的核心组成部份。公元十世纪后半期,波兰公国统一波兰全境,成立波兰王国,首任国王为梅什科一世(约公元935-992)。

宗教[编辑]

罗马教皇控制宗教的方法——宗教裁判所

罗马教皇为了保持自己的独立地位,建立了教皇国,并且伪造了《君士坦丁赠礼》文件,声称当年君士坦丁大帝把罗马城,拉特兰宫等地交给了教皇[84]教会统治非常严厉,并且控制了西欧的文化教育。教士不能结婚,主张禁欲,要求人们将一切献给上帝,只有这样,死后才能升入天堂,另一方面圣职买卖现象又很严重。宣扬三位一体原罪说等经院哲学,严格控制科学思想的传播,并设立宗教裁判所惩罚异端,学校教育也都是为了服务于神学。在教皇格里高利一世(590年-604年)时期,古罗马图书馆也被付之一炬。[來源請求]

随着伊斯兰教的兴起,为了对抗伊斯兰教不断的武力扩张,并为光复聖地之一的耶路撒冷,天主教国家在教宗的呼吁下前后发起了八次十字军东征

文化[编辑]

基督教文化占据了中世纪文化的主要地位。泥金装饰手抄本格里高利圣咏哥特式建筑是中世纪文化的代表。

中世纪历史上先后出现了卡洛林王朝卡洛林文艺复兴[85]神聖羅馬皇帝時的奥托文艺复兴英语Ottonian Renaissance

14、15世紀意大利产生了文艺复兴运动,并扩展到欧洲很多国家。这时涌现出了许多哲学家文学家艺术家科学家,像但丁薄伽丘列奥纳多·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马基雅维利莎士比亚塞万提斯哥白尼布鲁诺伽利略开普勒哈维弗兰西斯·培根等等。

经济[编辑]

12世纪波恩市的建设情景(现藏于波恩市立图书馆

中世纪时的经济主要是封建制的庄园式自然经济。出现了一批商业城市:巴黎里昂图尔奈马赛科隆特里尔斯特拉斯堡汉堡威尼斯热那亚等等,形成了一个以地中海为中心的贸易区。16世纪以后,兴起了工场手工業,最初是佛罗伦萨,随后是佛兰德,而圈地运动使英国迅速发展。这种经济模式加速了贸易,从而产生了地理大发现。工场手工业也使战争武器得到了不断革新,火炮和火绳枪逐渐代替了骑士的刀剑,也使旧式的城堡丧失了其防御能力。而工场手工业也催生了资本主义经济。到中世紀中後期,各種手工行業由個別經營,漸漸演變為成立公會,「專業」這個概念在這時期萌生。

注释[编辑]

  1. ^ 在476年,西罗马帝国最后的皇帝被迫在意大利退位。[12]
  2. ^ 1883年发表的一份考证把黑暗时代等同于中世纪,但从1904年威廉·佩顿·克尔英语William Paton Ker之后,“黑暗时代”一词一般仅限于表述中世纪时期早期。例如,1911年版的《大英百科全书》也如此定义黑暗时代一词。参见欧洲黑暗时代以寻找该条目更详尽的内容。
  3. ^ 该体制包括两位正帝和两位副帝,称为四帝共治制。[23]
  4. ^ 该地区的罗马军事指挥官似乎是拿走了本应给予哥特人的食品和其他补给品,并将之出售给哥特人。一位罗马军事指挥官企图带走哥特领导人作人质,却没有保护人质的安全,叛乱由此爆发。[30]
  5. ^ 时有引用的一个替代年份是480年,这一年是罗穆卢斯·奥古斯都的继承者尤利乌斯·奈波斯英语Julius Nepos去世的日期。尤利乌斯·奈波斯坚称他是西罗马帝国的皇帝,尽管他的领地在达尔马提亚。[12]
  6. ^ 英语词汇"slave"源于称呼斯拉夫人的拉丁语词汇slavicus[48]
  7. ^ “布列塔尼”一名取自“布立吞人居住的地方”之意。[52]
  8. ^ 这种随行人员被历史学家称为“战友团英语Comitatus (classical meaning)”,尽管它并不是一个现代才使用的术语。它适用于19世纪,2世纪的历史学家塔西佗用它来描述与领主或国王关系紧密的伙伴。[66]“战友团”包括理应完全献身于其领主的年轻人。若他们发誓效忠的领主去世,他们预期会战斗至死。[67]
  9. ^ 祖怒·华兹英语Dhu Nuwas, 今也门统治者,于525年改宗,之后他对基督教徒的迫害导致其帝国被埃塞俄比亚阿克苏姆人入侵并征服。.[77]

参考文献[编辑]

  1. ^ 杨豫. 西洋史學史. 台北: 知書房出版集團. 2000: p.117. ISBN 9570336536. 
  2. ^ 2.0 2.1 Power Central Middle Ages p. 304
  3. ^ 3.0 3.1 Mommsen "Petrarch's Conception of the 'Dark Ages'" Speculum pp. 236–237
  4. ^ Knox "History of the Idea of the Renaissance"
  5. ^ 5.0 5.1 Bruni History of the Florentine people p. xvii
  6. ^ Miglio "Curial Humanism" Interpretations of Renaissance Humanism p. 112
  7. ^ Albrow Global Age p. 205
  8. ^ 8.0 8.1 Murray "Should the Middle Ages Be Abolished?" Essays in Medieval Studies p. 4
  9. ^ 9.0 9.1 Flexner (ed.) Random House Dictionary p. 1194
  10. ^ "Mediaeval" Compact Edition of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11. ^ "Middle Ages" Dictionary.com
  12. ^ 12.0 12.1 12.2 Wickham Inheritance of Rome p. 86
  13. ^ See the titles of Watts Making of Polities Europe 1300–1500 or Epstein Economic History of Later Medieval Europe 1000–1500 or the end date used in Holmes (ed.) Oxford History of Medieval Europe
  14. ^ Davies Europe pp. 291–293
  15. ^ See the title of Saul Companion to Medieval England 1066–1485
  16. ^ Kamen Spain 1469–1714 p. 29
  17. ^ Mommsen "Petrarch's Conception of the 'Dark Ages'" Speculum p. 226
  18. ^ Tansey, et al. Gardner's Art Through the Ages p. 242
  19. ^ Cunliffe Europe Between the Oceans pp. 391–393
  20. ^ Collins Early Medieval Europe pp. 3–5
  21. ^ 21.0 21.1 Heather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p. 111
  22. ^ 22.0 22.1 Brown World of Late Antiquity pp. 24–25
  23. ^ 23.0 23.1 Collins Early Medieval Europe p. 9
  24. ^ Collins Early Medieval Europe p. 24
  25. ^ Cunliffe Europe Between the Oceans pp. 405–406
  26. ^ Collins Early Medieval Europe pp. 31–33
  27. ^ Brown World of Late Antiquity p. 34
  28. ^ Brown World of Late Antiquity pp. 65–68
  29. ^ Brown World of Late Antiquity pp. 82–94
  30. ^ Collins Early Medieval Europe p. 51
  31. ^ Bauer History of the Medieval World pp. 47–49
  32. ^ Bauer History of the Medieval World pp. 56–59
  33. ^ Bauer History of the Medieval World pp. 80–83
  34. ^ Collins Early Medieval Europe pp. 59–60
  35. ^ 35.0 35.1 Cunliffe Europe Between the Oceans p. 417
  36. ^ Collins Early Medieval Europe p. 80
  37. ^ Bauer History of the Medieval World pp. 117–118
  38. ^ Wickham Inheritance of Rome p. 79
  39. ^ Collins Early Medieval Europe pp. 107–109
  40. ^ Collins Early Medieval Europe pp. 116–134
  41. ^ Brown, World of Late Antiquity, pp. 122–124
  42. ^ Wickham, Inheritance of Rome, pp. 95–98
  43. ^ Wickham, Inheritance of Rome, pp. 100–101
  44. ^ Collins, Early Medieval Europe, p. 100
  45. ^ 45.0 45.1 Collins, Early Medieval Europe, pp. 96–97
  46. ^ Wickham, Inheritance of Rome, pp. 102–103
  47. ^ Backman, Worlds of Medieval Europe, pp. 86–91
  48. ^ Coredon Dictionary of Medieval Terms p. 261
  49. ^ James Europe's Barbarians pp. 82–88
  50. ^ 50.0 50.1 James Europe's Barbarians pp. 77–78
  51. ^ James Europe's Barbarians pp. 79–80
  52. ^ 52.0 52.1 James Europe's Barbarians pp. 78–81
  53. ^ Collins Early Medieval Europe pp. 196–208
  54. ^ Davies Europe pp. 235–238
  55. ^ Adams History of Western Art pp. 158–159
  56. ^ Wickham Inheritance of Rome pp. 81–83
  57. ^ Bauer History of the Medieval World pp. 200–202
  58. ^ 58.0 58.1 Bauer History of the Medieval World pp. 206–213
  59. ^ Collins Early Medieval Europe pp. 126, 130
  60. ^ Brown "Transformation of the Roman Mediterranean" Oxford Illustrated History of Medieval Europe pp. 8–9
  61. ^ James Europe's Barbarians pp. 95–99
  62. ^ Collins Early Medieval Europe pp. 140–143
  63. ^ Brown World of Late Antiquity pp. 174–175
  64. ^ Brown World of Late Antiquity p. 181
  65. ^ Brown "Transformation of the Roman Mediterranean" Oxford Illustrated History of Medieval Europe pp. 45–49
  66. ^ Coredon Dictionary of Medieval Terms p. 80
  67. ^ Geary Before France and Germany pp. 56–57
  68. ^ Wickham Inheritance of Rome pp. 189–193
  69. ^ Wickham Inheritance of Rome pp. 195–199
  70. ^ Wickham Inheritance of Rome p. 204
  71. ^ Wickham Inheritance of Rome pp. 205–210
  72. ^ Wickham Inheritance of Rome pp. 211–212
  73. ^ Wickham Inheritance of Rome p. 215
  74. ^ Brown "Transformation of the Roman Mediterranean" Oxford Illustrated History of Medieval Europe pp. 24–26
  75. ^ Gies and Gies Life in a Medieval City pp. 3–4
  76. ^ Loyn "Jews" Middle Ages p. 191
  77. ^ Collins Early Medieval Europe pp. 138–139
  78. ^ Collins Early Medieval Europe pp. 143–145
  79. ^ Collins Early Medieval Europe pp. 149–151
  80. ^ Reilly Medieval Spains pp. 52–53
  81. ^ Brown "Transformation of the Roman Mediterranean" Oxford Illustrated History of Medieval Europe p. 15
  82. ^ Cunliffe Europe Between the Oceans pp. 427–428
  83. ^ Wickham Inheritance of Rome pp. 218–219
  84. ^ Toulmin, Stephen; Goodfield, June. The Discovery of Time Phoenix.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2: 104–106. ISBN 0-226-80842-4. 
  85. ^ 查理大帝与“加洛林文艺复兴”. Paperease.com. [2014-04-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外部链接[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