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古汉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中古漢語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古汉语
Lanting rubbing1.jpg
母语国家和地区中国
年代魏晋南北朝隋朝唐朝宋朝(公元3-13世紀)
語系
早期形式
上古汉语
  • 中古汉语
文字汉字
語言代碼
ISO 639-3ltc
语言学家列表ltc
Glottologmidd1344
本条目包含国际音标符号。部分操作系统浏览器需要特殊字母与符号支持才能正確显示,否则可能显示为乱码、问号、空格等其它符号。

中古汉语使用於魏晋南北朝隋朝唐朝时期,继承自上古汉语,后来发展为近代汉语。現代語言學家根據當時的文獻資料重建出其特徵。

对于中古汉语和近代汉语(有材料稱爲近古汉语)的分界,有很多不同的意见,大多集中在时期的归属上。

资料[编辑]

对中古汉语音韵的构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少数几类资料的详细记录。最重要的资料毫无疑问是《切韵》(601)及其修订本。《切韵》常常和《韵镜》、《七音略》、《切韵指掌图》、《四声等子》等宋朝韵图的解释同用。这些材料可以与现代汉语方言互相印证,借到其他语言(特别是日语朝鲜语越南语)中的汉语词汇读法、外国地名的中文译名、表音文字材料(如婆罗米文藏文和回鹘文)转写的汉语名词,以及中古时期中文韵文的押韵、声调格式都能为我们所用。[1]:24–41

韵书[编辑]

two pages of a Chinese dictionary, comprising the end of the index and the start of the entries
广韵》第一个韵目“東”

南北朝时期的学者们就已经十分关注经典文献的音韵了。 不同学派编篡了不同的韵书以规范读音、规范押韵体例。[2]:379切韵》(601)试图囊括6本更早韵书的对立,即“从分不从合”,这使得《切韵》实际反映的语音在年代上要早上许多。 《切韵》在唐朝成为科举考试中用韵的标准,在接下来几个世纪中经历数次扩充与改编。[1]:25

《切韵》是被保存下来的最早的韵书,也是研究早期中古汉语(EMC,來自英語Early Middle Chinese的縮寫)的最主要材料。在高本汉20世纪早期对中古汉语的开创性研究时,《切韵》仍只有残卷为人所知,学者们仍依赖于宋朝大幅增编的《广韵》(1008)。后来在敦煌藏经洞等处发现了《切韵》重要部分的残卷,1947年于故宫发现了王仁昫于706年所著《刊谬补缺切韵》是《切韵》现存的影响最大的增订本。[1]:24–25

《切韵》共有193个韵目。[3]:136一个韵目可以包含多个韵母,它们只在介音上有差别,因在韵图中分别列在三等和四等,也被称作重纽[1]:27[3]:78, 142–143

韵图[编辑]

table of 23 columns and 16 rows, with Chinese characters in some cells
韵镜》第一表,涵盖《广韵》“東”“董”“送”“屋”四个韵目

韵镜》(约1150)是现存最早的韵图,它对《切韵》中的语音系统进行了细致得多的分析。不过《韵镜》已是《切韵》后好几个世纪的产物,《韵镜》的作者们已经发现了《切韵》的早期中古汉语和他们自己的晚期中古汉语的显著不同,不过仍尝试通过对反切的分析尽可能还原《切韵》的音韵系统。他们的分析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晚期中古汉语的影响,其中反映出唐宋汉语的几个重要转变。[1]:29–30

《韵镜》共有43张表,每张都涵盖一部分《切韵》韵目,内部还有分类:[1]:31–32

  • 16摄的“内转”和“外转”。其具体含义仍有争议,可以确定的是它很可能指主元音的高度,“外转”是开元音(如/ɑ//a,æ/),“内转”则是中元音闭元音
  • 开合口表示是否发生唇化。“合口”要么有圆唇元音(如/u/)要么有圆唇介音。

每个表都有23行,每行对应1个声母。不过《韵镜》实际上区分36个声母,他们将存在互补关系的硬颚音、卷舌音和齿音放在一起。[4]:43

每个声母还能接着分类为:[1]:30–31

每个表都分16列,依声调分为4大列,其中入声被视作/m//n//ŋ/的变体。 声调大列下又分4小列,如此分列的意义长期以来一直有争议。 这几列一般依次称为一等、二等、三等、四等,一般认为是声母或介音的颚化卷舌化,也伴随相似主元音的音值差异(如/ɑ//a//ɛ/)。[1]:31–32 其他学者认为它们不是语音上能区分的类别,而是为了兼顾《切韵》和排版所做的调整。[5]:15, 32–34

如果存在的话,表中每个方框都包含对应于《切韵》小韵的字。这样,每个小韵都能被放在上述的类中。[1]:28

现代方言和域外方音[编辑]

韵书和韵图无法表示这些声韵类的实际发音。现代汉语方言中的不同读法可以权当参考,不过也有部分方言分化自晚期中古汉语自然共通语,不能用于构拟早期中古汉语的音值。 早期中古汉语时期,大量汉语词汇被系统性地借到越南语、朝鲜语和日语中(总称为汉字词),不过也有大量音韵信息在此过程中丢失了。[1]:34–37

现代汉语方言 汉越词 汉字语
(韩语耶鲁罗马拼音)
汉语 (日语)[6]:336 中古汉语[a]
北京话 苏州话 广州话 梅县话 吴音 汉音
1 iɤʔ7 jat1 yit5 [jɪt̚˨] nhất il ichi itsu ʔjit
2 èr ɲi6 ji6 ngi4 [ŋʲiː˥˧] nhị i ni ji nyijH
3 sān 1 saam1 sam1 [sɑm˦] tam sam san sam
4 5 sei3 si4 [siː˥˧] tứ sa shi sijH
5 ŋ6 ng5 ng3 [ŋˌ˧˩] ngũ o go nguX
6 liù loʔ8 luk6 liuk5 [ljʌk̚˨] lục yuk roku riku ljuwk
7 tsʰiɤʔ7 cat1 cit5 [t͡sʰɪt̚˨] thất chil shichi shitsu tshit
8 poʔ7 baat3 bat5 [pæt̚˨] bát phal hachi hatsu pɛt
9 jiǔ tɕiøy3 gau2 giu3 [kjuː˧˩] cửu kwu ku kyū kjuwX
10 shí zɤʔ8 sap6 sip6 [sɪp̚˥] thập sip jū < jiɸu dzyip

转写证据[编辑]

尽管用汉字音译外语时会受到外语本身的限制,它仍是了解中古汉语音值的重要手段,因为译方的语言,特别是梵语犍陀罗语的细节已经被了解得十分透彻了。[3]:147 例如,鼻音声母/m n ŋ/在初唐对应梵语鼻音,但中晚唐则对应梵语不送气浊音/b d ɡ/,说明它们在西北方言中变为前鼻化塞音[ᵐb] [ⁿd] [ᵑɡ][7]:300[3]:163

語音[编辑]

很多现代汉语的特点在中古汉语中就已经奠定了,例如一字一音、没有上古汉语中可能存在的辅音丛、有辨义作用的声调音節結構等等。一个字的字音,也就是一個音節,可以分析成声母、韵母和声调。声母是开头辅音,韵母必须包含一个韵腹(主元音),韵腹前面也可以有一个韵头(又稱介音),韵腹后面可以有一个韵尾(元音或辅音)。

声母[编辑]

相传唐末沙门守温创制三十字母[b],来代表中古汉语後期的声母,后来衍生为三十六字母

晚清陈澧写了《切韵考》,介绍分析《切韵》的体系的一种新方法。当时《刊谬补缺切韵》尚未见世,因此他研究的其实是《广韵》。他运用系联法来分析反切上字,发现三十六字母与《广韵》声母系统的差异,如正齿音“照、穿、床、审”在《广韵》中各分为两类。

结合系联法和梵汉对音、方言材料,就可以拟测《切韵》时代声母的发音。

中古早期漢語(切韻音)聲母
表中字母爲潘悟雲擬音的國際音標
全清 次清 全濁 次濁 全清 全濁
脣音 p b m
舌音 t d n
ʈ ʈʰ ɖ ɳ
l
齒音 ts tsʰ dz s z
tʂʰ ʂ 俟(禪) ʐ
tɕʰ ȵ ɕ ʑ
牙音 k g ŋ
喉音 ʔ ɦ j h ɦ

这个声母系统的突出特点是存在浊的塞音和塞擦音,和其余两套(送气和不送气)清的塞音或塞擦音构成了三组对立的格局。(如幫p、滂、並b)其次是只有双唇音pb,没有唇齿擦音f。有些学者[谁?]认为知徹澄娘可以并入端透定泥可以并入。对于俟母一些学者[谁?]认为其在洛阳方言中存在,而在其他方言中不存在。

《切韵》音系到韵图音系间的变化有:

  • 硬颚咝音与卷舌咝音合流。[4]:53
  • 俟母/ʐ/与崇母/ɖʐ/合流。
  • 硬颚鼻音日母/ɲ/也变成卷舌音,但不与任何音合流,而是变成/r/
  • 云母/ɣ/的硬颚变体与以母/j/合流为喻母/j/[4]:55–56, 59
  • 轻唇音产生并与重唇音分离,特别是在元音为前且圆唇时容易发生轻唇化(如/j/+后元音,或前圆唇元音)。不过现代闽语保存了重唇音读法,现代客家话在部分常用词中仍然保留。[4]:46–48
  • 阻碍音产生气声吴语保留)。
晚期中古汉语声母[8]:10
塞音塞擦音 响音 擦音 近音
全清 次清 气声 全清 气声
唇塞音 p m
唇塞擦音 f f[c] ʋ[d]
舌冠音 t n
卷舌塞音 ʈ ʈʰ ʈɦ ɳ[e]
边音 l
齿咝音 ts tsʰ tsɦ s
卷舌咝音 ʈʂ 穿ʈʂʰ (ʈ)ʂɦ[f] ɻ[g] ʂ ʂɦ
软腭音 k ŋ
喉音 ʔ x j

清浊对立只保留在吴语老湘语中。闽语知组仍读作齿音,其他地方的方言基本都与照组合流。南方方言中它们还和精组合流。现代官话的颚音来自精组和见组的颚化变体,是相当晚近的变化,和早时的硬颚音无关。[4]:45–46, 49–55


韵母[编辑]

研究中古汉语韵母最基本的材料是《切韵》,其次是韵图,由于对《切韵》是否反映实际语音、是否反映一时一地的语音,韵图的等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主元音的差别、多大程度上反映了介音的差别等基本问题的理解存在分歧,学者对中古汉语的拟音不完全一致,有时在韵母的归类上也有细微差别。普遍认为韵图中的合口字存在类似u的介音。又由于《切韵》中三等字的反切上字自成一套,和其他等不同,因此普遍认为三等字有一个类似i的介音。有些学者(如高本汉、王力)认为四等字也有介音,有些学者(如潘悟云、郑张尚芳)认为二等字也有介音。

中古汉语的韵尾也没有上古汉语中可能存在的辅音丛和浊塞音,但仍然比现代普通话丰富,有-m、-n、-ng、-p、-t、-k、-i、-u等8个。其中-t在一些方言中是-r,而-k在一些方言中弱化为-ɣ。

过去认为中古汉语有10个以上的元音,现在的一些研究则认为中古汉语有6个或7个元音。分歧在于来自上古汉语相同韵部的不同等的元音是否相同。但即便认为这类元音不同的学者也承认,这类元音是非常接近的,并且常常在诗歌内通押。

以下以中古汉语6个元音的系统来说明问题:

  • 元音/a/出现在一等韵、二等韵、和三等韵当中。出现在一等韵时,/a/同一等重韵的元音/ə/(或写作/ɐ/)对立,出现在二等韵时同二等重韵的元音/e/对立,出现在三等韵时则等同于元音ə,与三等重韵的元音/e/对立。
  • 元音/o/主要出现在模韵、虞韵、冬韵、钟韵、以及江韵当中。江韵是唯一一个以/o/为主要元音的二等韵,其他二等韵都由主元音/a//e/构成一对二等重韵。虞韵时常被认为有一个非常接近/u//o/,因为虞韵在梵汉对音、日本、朝鲜、越南的汉字音裡经常念/u/而不是/o/
  • 元音/u/出现在流摄、东韵当中。
  • 元音/ə/,参见元音/a/。元音/ə/同元音/a/构成一对一等重韵,也同元音/e/构成一对三等重韵。例外的地方是鱼韵,此外由庄组三等真韵发展而来的二等臻韵的主要元音也是/ə/
  • 元音/ɨ/,用于之韵、殷韵及蒸韵。当这个音素不成音节的时候,表示重钮三等。
  • 元音/e/,出现在二等韵、三等韵和四等韵当中,这个一个有重纽的元音。参见元音/a/
  • 元音/i/,只出现在三等韵当中,有重纽。[來源請求]
各家中古汉语韵母拟音对照表
高本汉、蒲立本、白一平的拟音根据 Guillaume Jacques Introduction to Chinese Historical Phonology,李荣的拟音根据《切韵音系》,王力的拟音根据《汉语史稿》,竺家宁的拟音根据《声韵学》,周法高的拟音根据《论切韵音》。高、王、竺的拟音不区分重纽三四等,其余各家重纽三四等同一格中用斜杠分开。高、李原本使用类似国际音标的符号,今根据《切韵音系》和潘悟云《汉语中古音》的描述改写成对应的国际音标。
韻攝 韻目 高本漢 李榮 王力 蒲立本 白一平 潘悟雲 鄭張尚芳 竺家寧 周法高
果攝 歌一等開 ɑ ɑ ɑ a a ɑ ɑ ɑ ɑ
戈三等開 i̯ɑ ĭɑ ɨa ja ia ɨɑ
戈一等合 wa wa ʷɑ
戈三等合 i̯wɑ iuɑ ĭuɑ ua jwa ʷia ɨuɑ juɑ iuɑ
假攝 麻二等開 a a a æ ɰæ ɣa a a
麻三等開 i̯a ia ĭa ia ia ja ia
麻二等合 wa ua ĭwa waɨ ʷɰæ ɣua ua ua
遇攝 模一等合 uo o u ɔ u u̯o uo u uo
魚三等合 i̯wo ĭo ɨə̆ jo ɨʌ jo io
虞三等合 i̯u io ĭu uə̆ ju iu̯o̝ ɨo ju iuo
蟹攝 咍一等開 ăi ɒi ɒi əj oj o̝i ʌi ɒi əi
泰一等開 ɑi ɑi ɑi aj aj ɑi ɑi ɒi ɑi
皆二等開 ăi ɛi ɐi əɨj ɛj ɰɛi ɣɛi ai ɛi
佳二等開 ai ɛ ai aɨj ɛɨ ɰɛ ɣɛ æ æi
夬二等開 ai ai æi aɨj (s) æj ɰæi ɣai ɐi ai
祭三等開 i̯ɛi iɛi / jɛi ĭɛi iaj / jiaj jej / jiej ɻiᴇi / iᴇi ɣiᴇi / iᴇi jæi iai / iæi
廢三等開 i̯æi iɐi ĭɐi ɨaj joj iai ɨɐi jɐi iɑi
齊四等開 iei ei iei ɛj ej ei ei iei iɛi
灰一等合 uăi uɒi uɒi wəj oi u̯oi uʌi uɒi uəi
泰一等合 wɑi uɑi uɑi waj waj ʷɑi uɑi uɒi uɑi
皆二等合 wăi uɛi wɐi wəɨj wɛj ʷɰɛi ɣuɛi uai uɛi
佳二等合 wai wai waɨj wɛɨ ʷɰɛ ɣuɛ uæi
夬二等合 wai uai wæi waɨj (s) wæj ʷɰæi ɣuai uɐi uai
祭三等合 i̯wɛi iuɛi / juɛi ĭwɛi wiaj / jwiaj jwej / jwiej ʷɻiᴇi / ʷiᴇi ɣiuᴇi / iuᴇi juæi iuai / iuæi
廢三等合 i̯wæi iuɐi ĭwɐi uaj jwoj ʷiai ʉɐi juɐi iuɑi
齊四等合 iwei uei iwei wɛj wej ʷei wei iuei iuɛi
止攝 支三等開 ie / je ĭe iə̆ / jiə̆ je / jie ɻiᴇ / iᴇ je ie /
脂三等開 i i / ji i i / ji ij / jij ɻi / i jei iei / iɪi
之三等開 i ĭə ɨ i ɨ i
微三等開 ĕi iəi ĭəi ɨj jɨj iɤi jəi iəi
支三等合 wiĕ iue / jue ĭwe wiə̆ / jwiə̆ jwe / jwie ʷɻiᴇ / ʷiᴇ jue iue / iuɪ
脂三等合 wi ui / jui wi wi / jwi wij / jwij ʷɻi / ʷi juei iuei / iuɪi
微三等合 wĕi iuəi ĭwəi uj jwɨj ʷiɤi juəi iuəi
效攝 豪一等開 ɑu ɑu ɑu aw aw ɑu ɑu ɑu
肴二等開 au au au aɨw æw ɰæu au au
宵三等開 i̯wɛu iɛu / jɛu ĭɛu iaw jew / jiew ɻiᴇu / iᴇu jæu iau / iæu
蕭四等開 ieu eu ieu ɛw ew eu ieu iɛu
流攝 侯一等開 ə̆u u əu əw uw u əu əu
尤三等開 iə̆u iu ĭəu uw juw iu jəu iəu
幽三等開 i̯ĕu iĕu iəu jiw jiw ɨu jou ieu / iɪu
咸攝 覃一等開 ăm ɒm ɒm əm om əm ɑm əm
談一等開 ɑm ɑm ɑm am am ɑm ɒm ɑm
咸二等開 ăm ɐm ɐm əɨm ɛm ɰɛm am æm
銜二等開 am am am aɨm æm ɰæm ɐm am
鹽三等開 i̯ɛm iɛm / jɛm ĭɛm iam jem ɻiᴇm / iᴇm jæm iam / iæm
嚴三等開 i̯æm iɐm ĭɐm ɨam jæm iam jɐm iɑm
添四等開 iem em iem ɛm em em iem iɛm
凡三等合 i̯wæm iuɐm ĭwɐm uam jwom iam juɐm iuam
深攝 侵三等開 i̯əm iəm / jəm ĭĕm im / jim im / jim ɻim / im jəm iem / iɪm
山攝 寒一等開 ɑn ɑn ɑn an an ɑn ɑn ɑn
山二等開 ăn ɛn æn əɨn ɛn ɰɛn ɐn an
刪二等開 an an an aɨn æn ɰæn an æn
仙三等開 i̯ɛn iɛn / jɛn ĭɛn ian jen / jien ɻiᴇn / iᴇn jæn ian / iæn
元三等開 i̯æn iɐn ĭɐn ɨan jon iɤn jɐn iɑn
先四等開 ien en ien ɛn en en ien iɛn
桓一等合 uɑn uɑn uɑn wan wan ʷɑn uɑn uɑn
山二等合 wăn uɛn wæn wəɨn wɛn ʷɰɛn uɐn uan
刪二等合 wan uan wan waɨn wæn ʷɰæn uan uæn
仙三等合 i̯wɛn iuɛn / juɛn ĭwɛn wian jwen / jwien ʷɻiᴇn / ʷiᴇn juæn iuan / iuæn
元三等合 i̯wæn iuɐn ĭwɐn uan jwon ʷiɤn juɐn iuɑn
先四等合 iwen uen iwen wɛn wen ʷen iuen iuɛn
臻攝 痕一等開 ən ən ən ən on ən ən ən
眞三等開 i̯ĕn iĕn / jĕn ĭĕn in / jin in / jin ɻin / in jen ien / iɪn
欣三等開 i̯ən iən ĭən ɨn jɨn ɨn jən iən
魂一等合 u̯ən uən uən wən won u̯on uən uən
眞三等合 i̯ĕn iuĕn / jĕn ĭĕn in / jin in / jin ʷɻin / - jen iuen
諄三等合 i̯wĕn iuĕn ĭwĕn win win ʷin juen iuɪn
文三等合 i̯uən iuən ĭuən un jun iun juən iuən
宕攝 唐一等開 ɑŋ ɑŋ ɑŋ ɑŋ ɑŋ ɑŋ
陽三等開 i̯aŋ iaŋ ĭaŋ ɨaŋ jaŋ iaŋ jɑŋ iɑŋ
唐一等合 wɑŋ uɑŋ uɑŋ waŋ waŋ ʷɑŋ uɑŋ uɑŋ
陽三等合 i̯waŋ iuaŋ ĭwaŋ uaŋ jwaŋ ʷiaŋ juaŋ iuaŋ
江攝 江二等開 ɔŋ ɔŋ ɔŋ aɨwŋ æwŋ ɰɔŋ
曾攝 登一等開 əŋ əŋ əŋ əŋ əŋ əŋ əŋ
蒸三等開 i̯əŋ iəŋ ĭəŋ ɨŋ jəŋ iəŋ
登一等合 wəŋ uəŋ uəŋ wəŋ woŋ ʷəŋ uəŋ uəŋ
蒸三等合 i̯wəŋ iuəŋ ĭwəŋ wiŋ wiŋ ʷɨŋ jəŋ iuəŋ
梗攝 庚二等開 æŋ ɐŋ ɐŋ aɨjŋ æŋ ɰæŋ ɐŋ
耕二等開 ɛŋ ɛŋ æŋ əɨjŋ ɛŋ ɰɛŋ æŋ
庚三等開 i̯æŋ iɐŋ ĭɐŋ iajŋ jæŋ ɰiæŋ jɐŋ iaŋ
清三等開 i̯ɛŋ iɛŋ ĭɛŋ iajŋ / jiajŋ jeŋ / jieŋ - / iᴇŋ jæŋ iæŋ
青四等開 ieŋ ieŋ ɛjŋ ieŋ iɛŋ
庚二等合 wæŋ uɐŋ wɐŋ waɨjŋ wæŋ ʷɰæŋ uɐŋ uaŋ
耕二等合 wɛŋ uɛŋ wæŋ wəɨjŋ wɛŋ ʷɯɛŋ uaŋ uæŋ
庚三等合 i̯wæŋ iuɐŋ ĭwɐŋ wiajŋ jwæŋ ʷɰiæŋ juɐŋ iuaŋ
清三等合 i̯wɛŋ iuɛŋ ĭwɛŋ wiajŋ / jwiajŋ jweŋ / jwieŋ - / ʷiᴇŋ juæŋ iuæŋ
青四等合 iweŋ ueŋ iweŋ wɛjŋ weŋ ʷeŋ iueŋ iuɛŋ
通攝 東一等合 əwŋ uwŋ
冬一等合 uoŋ uoŋ awŋ owŋ u̯oŋ uoŋ uoŋ
東三等合 iuŋ iuŋ ĭuŋ uwŋ juwŋ iuŋ juŋ iuŋ
鍾三等合 i̯woŋ ioŋ ĭwoŋ uawŋ jowŋ io̝ŋ juoŋ iuoŋ

声调[编辑]

中古汉语的四声最早由沈约在约公元500年提出。[4]:303 《切韵》把汉字分成四大部分来编排,每一部分是同一个声调,分别称作平声、上声、去声和入声。其中入声就是韵尾收-p、-t、-k的字,部位与鼻音韵尾相对应,但是其他声调由于缺乏资料,很难重构出准确的调值。[1]:52

平声调的字数最多,《切韵》平声分上下两卷,其他3声都只有一卷。[11]:118


汉语文献已知最早的对声调的描述来自宋朝所引9世纪初的唐末《元和韵谱》:“平声哀而安,上声厉而举,去声清而远,入声直而促。”也有学者据此认为平声是平调,上声是高调或升调。

现代汉语方言的四声之间差异极大,以至于根本不可能构拟中古汉语的声调。[1]:53

中古汉语的声调系统和相邻的东南亚语言联盟语言—原始苗瑶语原始壯傣語和古越南语—很像,它们没有一个和汉语有亲缘关系。而且,早期借词展示不同语言间调类的对应相当严密。[1]:54–55。1954年,奥德里库尔发现越南语的上声和去声对应其他无声调南亚语系语言的/ʔ//s/韵尾 。因此他认为原始南亚语没有声调,越南语中后来产生的声调因这些辅音脱落而产生,这一过程被称为声调产生(Tonogenesis)。奥德里库尔进一步假设中古汉语等其他语言的声调也有相似起源。其他学者也根据转写和借词证据得出相似结论,并据此认为上古汉语无声调。[1]:54–57

在公元后第一个千年结束时,中古汉语和东南亚语言经历了调类的音域分裂。 全浊声母中的上声变得与去声相似,到晚唐时每个调都依声母的清浊分裂为阴调和阳调,形成“四声八调”格局。 浊音声母在大多数方言(除吴语老湘语和部分赣语)中消失后,这一区别就成了音位性的,使得声调由4种变为8种。 粤语保留了所有这些声调,还发展出长入。不过其他大多数方言的声调数量更少,例如官话方言中阳上声变入去声。接着,绝大多数官话方言中塞音韵尾消失,入声并入其余3声。[1]:52–54

语音的发展变化[编辑]

对中古汉语语音的研究,主要是围绕切韵音展开的,但是即使在《切韵》产生的年代,各地的口音也是不统一的。《颜氏家训》说:“南人以钱为涎,以石为射,以贱为羡,以是为舐;北人以庶为戍,以如为儒,以紫为姊,以洽为狎。”证明南北朝时期的南方和北方口音是不一样的。《切韵》所代表的语音系统,到中古后期又发生了若干变化。在声母方面,从幫、滂、並、明中产生了非(f)、敷(可能类似)、奉(v)、微(ɱ),已如前述。另外唐朝后期的译经师用鼻音对译梵语的不送气浊塞音,日本汉音用清音p来读《切韵》的b,而用浊音b来读《切韵》的m,有些学者认为是部分汉语方言出现了鼻音口音化现象(如今也出现在闽南语)。

韵母系统也发生了变化,总的来说,是相近的韵母合并了。《广韵》有些韵注明与其他韵同用,韵图把不同的韵放在同摄同等,都反映了实际语音的变化。也有小部分字归类的变化,例如白居易琵琶行》:“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拿有韵的“妇”字押暮韵的“故”字,可见“妇”一类字已经转到暮韵去了。

在声调方面,原来全浊音(浊塞音、浊塞擦音和浊擦音)开头的上声字变成了去声。韩愈《讳辨》说:“汉之时有杜度,此其子宜如何讳?将讳其嫌遂讳其姓乎?将不讳其嫌者乎?”简言之,韩愈认为“杜”(《切韵》上声)和“度”(《切韵》去声)是同音的,因为他把“杜”也读成去声了。其次是四声根据声母是清辅音还是浊辅音,各分成了两部分。日本安然《悉昙藏》说:“承和之末,正法师来,初习洛阳,中听太原,终学长安。声势大奇,四声之中,各有轻重。”

上古汉语到中古汉语的变化[编辑]

中古汉语的结构更像大多数现代方言(特别是粤语等较为保守的),有多得多的单音节词汇,形态派生极少,开音节有3个声调,包含声母、介音主元音和韵尾的音节结构,声母数量多,以及相对而言少得多的韵尾辅音。不算介音的话,没有任何复辅音。

上古汉语的结构则显著地不同:没有声调,声母辅音的数量更少,音节首尾都有很多复辅音。形态上的派生系统发达,很可能是屈折语,通过将辅音加在词的首或尾来派生新词。这套系统和构拟的原始汉藏语很相似,和古典藏语等也能互相对应;也和现代高棉语等保守的南亚语系语言中的系统相似。

中古汉语到现代方言的变化主要是元音辅音数量的减少、声调调类的增加(泛东亚调域分离使得每个声调都依声母是否为全浊分化为阴调和阳调)。总体上,可能音节数显著地减少了。现代标准汉语大约只有1300个可能的音节,许多其他汉语方言甚至更少(例如现代上海话大约只有700个)。这样变化的结果,在官话中使得双音节复合词的激增,稳定地替换更老的单音节词;现在普通话中的大多数词汇都已经是双音节的了。

语法[编辑]

中古汉语的语法材料有非常丰富的文学作品,但其中多数是按照上古汉语的经典著作的语法来写的,不能直接反映当时的口语。另一方面,流传或出土的大众题材的作品,例如民歌小说变文曲子词等为研究口语语法提供了材料。中古汉语语法上承上古汉语而有所变革,开了近代汉语语法的先河,如新的被动式、完善的使成式等等。

词法[编辑]

名词[编辑]

中古汉语仍然是单音节词占优势,中古汉语的名词和上古汉语比起来,除了词义的变迁,上古汉语的词头废弃了(如),取而代之一套新的词头词尾。最普遍的词头是,其次是;最普遍的词尾是,其次是可以加在疑问代词、人名、亲属称谓、排行、人称代词的前面;的出现比晚得多,唐代之前,只有加在姓前的例子。

  • 向者之論,阿誰爲失?——《三國志·蜀志·龐統傳》 [12]
  • 忽出喚曰:“阿鼠!”子文不覺應曰:“諾!”——《法苑珠林》(人名)
  • 孝琬呼阿叔。帝怒曰:“誰是爾叔?”——《北史·河間王孝琬傳》(亲属)
  • 阿六,汝生活大可。——《南史·臨川王傳》(排行)
  • 阿你酒能昏亂,喫了多饒啾唧。——王敷《茶酒論》(人称代词)
  • 每被老元偷格律,苦交短李伏歌行。——白居易《戲贈元九李十二》(姓)

起初都是实词,后来发展成小称,再后来发展成词尾。的应用很广泛,人、动植物、无生物都可以用;起初只用在小名,后来又可以用在鸟兽名之后。

  • 在馬坊教諸奴子書。——《魏書·温子昇傳》
  • 可憐青雀子,飛來鄴城裏。——《北齊書·神武帝本紀下》
  • 俗謂之嫁茄子。——段成式《酉陽雜俎》
  • 道士脱衣,以刀子削之。——《續玄怪錄·杜子春》
  • 世祖武皇帝……小字龍兒。——《南齊書·武帝紀》
  • 細雨魚兒出,微風燕子斜。——杜甫《水檻遣興》
  • 沔水有物如三四歲小兒……常沒水中,出膝頭,小兒不知,欲取弄戲,便殺人。——《水經注》
  • 前頭後頭,齊著鐵(金互)鉾。——《梁企喻歌辭》
  • 兩邊角子羊門裏,猶學容兒弄鉢頭。——張祜《容兒鉢頭》

词头和词尾在汉语方言裡发展不平衡,现代南方方言使用词头明显多于北方方言;北方方言的词尾很发达,吴语粵語大多只用词尾,不用客家话方言则只用词尾,不用

代词[编辑]

中古的人称代词比上古汉语有很大的变化,第一人称除了继承自上古的,还有;第二人称是由发展成的;第三人称南北朝多用,后来又用,到了唐朝,又出现了

指示代词南北朝出现了一个字,通常用于远指。还可以解作“这样”的意思,一直沿用到唐代。

  • 爾時話已神悟,自參上流。——《世說新語·言語》
  • 汝等不應。——《南史·裴邃傳》

到了唐朝,用于近指的代替了上古的,字又作

  • 牟尼這日發慈言。——《維摩詰經菩薩品變文》
  • 細想從來,斷腸多處,不與者番同。——晏幾道《少年遊》
  • 待我遮裏兵纔動,先使人將文字與番人。——《揮塵錄餘話》

疑问代词方面,问物的南北朝有字,到了唐朝,又出现了什麽,又合音作。问情状唐和五代只用字。问人用,问地点用何處,反诘、反問用是“奈何”的合音,东汉已经出现了,唐代用得更普遍。

  • 陶冶性靈有物?新詩改罷自長吟。——杜甫《解悶之七》
  • 韓愈問牛僧孺:“且以拍板爲什麼?”——《唐摭言》
  • 耶孃處傳書覓?——《敦煌零拾·雀踏枝》
  • 老去由我?愁來欲泥誰?——白居易《新秋》
  • 在下得有此才?——《北史·高聰傳》

動詞[编辑]

動詞的形尾已經虛化,在唐代,字附著在動詞後面表示靜止的狀態,如王建《北邙詩》:“堆著黃金無處買。”字附著在動詞短語後面表示“完畢”的意思,這在晉代就出現了。

  • 珍又每見根書符了。——葛洪《神仙傳·劉根》
  • 但得上馬了,一去頭不回。——曹鄴《去不返》

到了五代,就可以作為真正的形尾,表示完成了。

  •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李煜《烏夜啼》

上古漢語的判斷句不需要繫詞,到了漢朝,指示代詞發展成繫詞,到了中古漢語,繫詞普遍使用,取代了上古漢語的判斷句式。

  • 張玄中、顧較顧和中外孫。——《世說新語·言語》
  • 孔老釋迦,皆是至聖。——唐《原人論》
  • 余亦不是仵加之子,亦不是避難之人。——《伍子胥變文》

能愿動詞方面,產生了附著在動詞後面表示可能性的

  • 無雙若認得,必開簾子。——薛調《無雙傳》
  • 我兒若修得倉全,豈不是于家了事?——《舜子變文》

副詞[编辑]

中古漢語表示勸阻時,除了用上古漢語的)、外,也用由代詞變來的在唐詩中最為常見。

  • 今日樂相樂,別後相忘。——曹植《怨歌行》
  • 當杯已入手,歌妓停聲。——孟浩然《晚春》

語氣詞[编辑]

中古漢語可用字煞尾表示過去,如

  • 天錫心甚悔。——《世說新語·賞譽下》
  • 君卿指賊而罵曰:“老賊吃虎膽,敢偷我物!”——張鷟《朝野僉載·堯君卿》

又是非問不用上古漢語的,而用否定詞變來的後來又寫作即是的前身。

  •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白居易《問劉十九》
  • 更作三年計,三年身健?——白居易《歸來二周歲》
  • 眾中遺卻金釵子,拾得從他要贖?——王建《宮詞》
  • 不知陶靖節,還動此心?——李中《聽蟬寄朐山孫明府》

句法[编辑]

中古漢語的句法基本上繼承自上古漢語,基本語序和基本原則都和上古漢語相同,例如主謂賓的順序,修飾語在中心語前,連動式和遞繫式(兼語式)不需要特別的標記等等。但是,在一些具體的句式上,又比上古漢語複雜而豐富了,這些句式有使成式、處置式、新的被動式等等。

使成式[编辑]

上古漢語表達使成的意義往往只用動詞或形容詞的活用實現,如《孟子·梁惠王下》:“匠人斫而之。”中古漢語在此基礎上,通過在動詞后面附加動詞或形容詞來表達使成。如果動詞帶賓語,賓語可緊跟在主要動詞的后面,也可跟在次要動詞或形容詞的后面。

  • 復於地取內口中,齧破即吐之。——《世說新語·忿狷》
  • 檢書,看劍。——杜甫《夜宴左氏莊》
  • 誰能籠破,從放快飛鳴。——白居易《鸚鵡》
  • 無令長相隨,折斷楊柳枝。——李白《宣城送劉副使入秦》
  • 結珠爲簾,雜寶異香爲屑,使數百人於樓上吹散之。——《拾遺記》

補充詞組[编辑]

在中古漢語的連動句式中,有時候兩個連續動詞的後者詞義虛化了,只起補充前面動詞的作用。類似的動詞有表得到義的,表動作趨向的等。

  • 庾時頹然已醉,績墮几上,就以頭穿取。——《世說新語·雅量》
  • 蒼天變化誰料得?萬事反覆何所無?——杜甫《杜鵑行》
  • 見人入來,即語曰:“有人入來。”——唐《霍小玉傳》
  • 出去,南壁開,後車過,壁復如故。——《神仙傳·劉根》
  • 最憐雙翡翠,飛入小梅叢。——元稹《生春》

處置式[编辑]

上古漢語表示“秉持”義的在中古漸漸虛化,有了處置的意義,后面可接處置的對象(正常情況下的動詞賓語),從而構成了處置句式。

  • 已用當時法,誰此義陳?——杜甫《寄李十二白》
  • 悠然散吾興,欲青天摸。——皮日休《初夏遊楞伽精舍》

被動式[编辑]

中古漢語除了繼承上古的“爲……所……”句式之外,還可以使用被字句式。字從“蒙受(不幸)”的意義衍化出了被動的意義。在這種句式中,動作的遭受者變成了句子的主語,如果出現了動作的發出者,則要由字引出。

  • 莫愁劍閣終堪據,聞道松州已被圍。——杜甫《黃草》
  • 禰衡被魏武謫爲鼓吏。——《世說新語·言語》

有時候,在表示遭遇的前提下,主語可以是動作的遭受者(間接受事),而動詞還可以帶一個直接受事作為賓語。有時候,甚至原本作為主語的間接受事也被省略了。

  • 娘子王郎道着醜貌。——《醜女緣起》
  • 老元偷格律,苦教短李伏歌行。——白居易《戲贈元九李十二》

词汇[编辑]

中古汉语的词汇大部分继承或派生自上古汉语,同时吸收了周边民族语言的少量词汇。

书写系统[编辑]

印刷体汉字,唐刊本《金刚经
手写体汉字,唐颜真卿祭姪文稿》局部

中古汉语以楷书汉字书写,也使用楷书的手写变体行书草书。书写时竖排从上到下,换行时到左首另起一排,有时也横排从右到左书写。

文学作品[编辑]

中古时期的口语和书面语已经有一定的差距,书面语采用上古汉语经典作品的语法和词汇,用来创作大量的文集、小说和史学作品。但是也有一些韵文词采用平实的语言创作,例如白居易的诗作就以语言平实著称。同时也存在一些贴近生活的散文如志人志怪小说变文佛典等。

[编辑]

曲子词[编辑]

小说[编辑]

变文及佛典[编辑]

注释[编辑]

  1. ^ 中古汉语以白一平转写给出,其中-X和-H分别表示上声和去声。
  2. ^ 守温三十字母是:不、芳、並、明、端、透、定、泥、知、徹、澄、日、見、溪、群、來、疑、精、清、從、審、穿、禅、照、心、邪、曉、匣、喻、影。
  3. ^ 晚期中古汉语时敷母与非母很可能尚未合流,各种材料中都说明它们来自不同的《切韵》声母。[3]:69擦音[f][fʰ]的对立显然比塞擦音[pf][pfʰ]的对立更不自然。[4]:48
  4. ^ 微母在官话中变为[w],一些南方方言中变为[v][m][9]:234
  5. ^ 敦煌残卷并没有娘母,且后来也与泥母n合流。[3]:69
  6. ^ 敦煌残卷并没有床母,很可能和禪母ʂɦ无别。[10]:222–223
  7. ^ 北方方言中变为[ʐ](或[ɻ])南方方言则有[j][z][ɲ][n]等反映[9]:236–237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Norman (1988).
  2. ^ Coblin (2003).
  3. ^ 3.0 3.1 3.2 3.3 3.4 3.5 Pulleyblank (1984).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Baxter (1992).
  5. ^ Branner (2006a).
  6. ^ Miller (1967).
  7. ^ Malmqvist (2010).
  8. ^ Pulleyblank (1991).
  9. ^ 9.0 9.1 Norman (2006).
  10. ^ Pulleyblank (1970).
  11. ^ Ramsey (1987).
  12. ^ 本条目“语法”段落中的例句均转引自王力《汉语语法史》。

书目[编辑]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