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39°58′24.27″N 116°18′32.51″E / 39.9734083°N 116.3090306°E / 39.9734083; 116.3090306

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
人大附中.jpg
地址
聯合校總部
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37号 100080
详细信息
其他名称 人大附中
The High School Affiliated to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RDFZ
学校类别 公立学校
校训 崇德 博学 创新 求实
创校日期 1950年4月3日[1]
区域 北京市海淀区
校长 刘彭芝
翟小宁
年级 中學六年制
学生人数 4,500
校色     
    
竞技 足球
竞技会议 三高足球俱乐部
校刊 校刊《无疆》
团刊《我们》
《成长宣言》
辦學團體 中国人民大学
学校网址

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The High School Affiliated to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简称人大附中RDFZ)创办于1950年4月3日,聯合校總部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科技园区內。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是北京市政府教育部支持建設的北京市首批示范高中校,並接受來自中國人民大學的領導。

人大附中在北京市及中國全國高中排行榜上名列榜首,是中国最著名的中学之一。[2][3][4][5][6][7]

辦學規模[编辑]

學校現有初中部、高中部、國際部及中外合作辦學與足球培訓基地等學部。人大附中也在中國設有多個分校,海外地區,如美國亦設有人大附中分校。並依教育部指示對多所學校如北京農業大學附屬中學及恆大皇馬足球學校等實施教育資源支援,人大附中對这些学校派出管理团队和骨干教师。[8]

学校历史[编辑]

1950-1955[编辑]

北京实验工农速成中学的创办[编辑]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以崭新的姿态屹立于世界东方,深受三座大山压迫,愚弄的劳动者终于翻身得解放,做了国家的主人。共和国建立之初,正值中国人民疗治战争创伤,恢复经济、百废待举之时;也是中国共产党打下江山,建立无产阶级政权,巩固千秋伟业之际,尽快培养出一批能够胜任国家各级领导岗位的工农干部,并逐步形成无产阶级自己的知识分子队伍,确是关系国家建设的重要大事。因此,1949年12月,在新中国刚刚诞生之际,首届中央教育工作会议就作出重大决定:尽快在全国创办工农速成中学。招收产业工人、机关干部、军队战士入学,不仅补习文化,并为他们接受高等教育打下基础。这一具有开创性的举措,足见新中国决策者的战略眼光。 要求各地创办工农速中的同时,中央教育部先行一步,于1950年1月直接领导创办了全国第一所工农速中,它就是人大附中的前身。 这所学校筹建期很短,从1950年1月筹备,到4月开学,仅三个月。因为它肩负着探索和开创工农教育“速成”的任务,具有“实验”的性质,故而学校名称为“北京实验工农速成中学”。先由工农教育司领导,后改属中教司工农速成中学处主管,并抽调相应师资;由中央配备该校行政领导干部,北京市教育局大力支持,帮助借得东城区外交部街大同中学五十间房屋做校舍。中央教育部的行政会议讨论了学校的教学计划和招生条件,决定初招三个班,以利于“实验”。4月3日,北京实验工农速成中学开学,开学典礼异常隆重,时任教育部长马叙伦亲自率队出席祝贺,副部长钱俊瑞韦悫林砺儒出席,其中一位副部长代表部领导讲话,《人民日报》则专稿报道此事。[1]。这样优厚的待遇,恐怕今天的一些名牌大学也未必能得到,可见当时的工农教育并非今天的成人教育,无论政治方面还是物质方面,工农中学的待遇远远优于普通中学,这就为日后人大附中的发展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工农速成中学的发展和特色[编辑]

学校成立以后,因大同中学校舍条件较差,教育部又在西城区东养马营八号觅得一处新址,有一个院子和一个小操场,1950年8月,学校迁入暂住,同时着手筹建正规校园。当年的建校先驱们作出决策,迁址西郊与中国人民大学毗邻,这次迁校,为人大附中占据了一块千金难求的风水宝地。 1950年10月,师生们日夜企盼的西郊新校舍,建成东教学楼和一座平房饭厅,二层楼的教职员宿舍还正在建造,学校即迁入新址。此地当时远非今日中国硅谷的繁荣热闹,还是一片旷野荒郊,甚至偶尔有狼出没,连人民大学也只盖了一栋“灰楼”和几排平房。1951年11月,中央教育部召开全国第一次工农速成中学工作会议指出:“今后工农速成中学设置,在有条件的地区应向大学附设方向走,这样师资设备等方面的问题比较容易解决。” 1952年7月14日,中央人民政府下达文件,通知北京实验工农速成中学正式移交中国人民大学领导,同年8月15日,完成接交手续,“北京实验工农速成中学”正式更名为“中国人民大学附设工农速成中学”。[9] 学校创办初期,中央教育部从东北、河北、山东等老解放区选配了一批多年从事教育工作的老干部担任学校的领导工作。如首任校长胡朝芝,1939年毕业于国立四川大学历史系,“七.七事变”后,即在川大参加抗日活动,于1938年3月代表四川省战训女同学会出席在汉口召开的中国学生救国联合会第二次代表大会。1941年调中央研究院历史研究室做研究员。后又在延安中学任历史教员。抗战胜利后,赴东北行政委员会工作,后在东北解放区从事教育工作多年,历任哈尔滨一中教导主任,哈尔滨6中校长,东北实验学校(后改为东北实验中学)中学师资部主任。1949年12月调入北京,1950年1月,任北京工农实验速成中学校长。她原则性强而富于经验,威望甚高。副校长王食三从老解放区河北正定师范学校调入,他博学多才,后来长期在人民大学任教。教务副主任唐孝纯是老教育家俞庆棠的女儿,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专攻成人教育,并获硕士学位,回国后即来到学校担任教务副主任,离开附中后长期担任人民大学外语教研室主任。1951年迁校不久,中央教育部又调山东昌乐中学校长夏加同志来校担任教务主任。夏加同志1938年在山东文登参加革命,早在抗日战争,解放战解时期已开始从事革命教育工作,1944年后直到解放初期,一直活跃在党的教育战线上。1951年,在新中国成立之初,他又积极参加了第一所工农速成中学的创建工作,发展了他在战争年代形成的教育思想,在学校建设和人才培养方面总结出经验,在全国同类学校中产生了广泛影响,学校的教育教学工作为新型的工农教育起到了示范作用。他在实际工作中,有胆识、有魄力、富于实干和创新精神,对学校的规划,校园速建的布局、运动场的开辟设计以及后来校办厂的创建发展,做出了一系列具有远见的决策。 北京实验工农速成中学初创第一年,为保证教学质量,中央教育部与华北革命大学协商,将其留给其他大学的教师常乃慰、高敦粹二人分到速中,同时,北京市教育局在男一中、八中、女一中、师大女附中抽调出白枫、郎好常、许宗韫、张春棠等五位大学本科毕业又具有教学经验的教师来校任教语文、数学、生物等课程,聘请中国历史研究所刘桂武、荣茂元先后讲授社会发展史、中国历史,副校长王食三兼任政治课,学校就这样开学了。 初创时期,随着招生人数的增加,中央教育部又从培训的工农速成中学师资中选派教师,并有北师大毕业的本科生分到学校,教师队伍迅速壮大。几年间,语文教师达20人,常乃慰为组长;数学教师12人,郎好常为组长;政治教师4人;历史教师5人;地理教师6人;物理教师4人;化学教师3人;生物教师3人;体育教师3人,教师总数60以上,偏重文科,这与工农学生补习文化有关。由于要“实验”、“速成”,教育部十分重视,北京市大力支持,学校教师的调配从一开始就很不寻常。这些教师平均年龄40岁以上,业务有专长,教学有经验,三年困难时期,国家规定中教四级(工资89.5元)以上教师每月补助白糖一斤,黄豆4斤,据说学校那时吃补助糖、豆的教师占海淀区吃补助教师的一半左右,足见学校师资队伍的雄厚实力。这样一支有威望、有魄力、有经验、有学识的干部、教师队伍是保证能编写好、处理好教材,探索和改进教学方法,实验并总结出经验的精兵强将,也是工农教育“速成”“实验”的根本保证。 工农速成中学是新生事物,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在有关创办工农速成中学的指示中指出:“使工农干部、产业工人在短期内受到中等教育,以便进入人民大学及其它高等学校继续深造,培养成为新型高级知识分子,作为新中国建设的坚强骨干。”学校根据这一精神,确定了招生条件和招生办法:

  • 招生对象:参加革命工作三年以上,本人成分是工农或家庭出身是工农的干部,参加劳动三年以上的产业工人。
  • 年龄:18岁到30岁,特殊对象(战斗英雄、劳动模范等)可放宽到35岁。
  • 文化:具备高小毕业或相当于高小毕业的文化程度。
  • 考试科目:语文、算术;
  • 招生办法:保送和考试相结合
  • 学制:3到4年。

第一届学员仅在北京市范围招生,由学校向中央和北京市党政部门分配报名和录取名额,经中央组织部、中央人民政府人事局或北京市文教局审查,一律经过考试,合格后录取入学。 第一届学员招收3个班录取120人,实际入学116人。其中男94人,女22人;党员91人,团员20人;工业劳动模范、战斗英雄和模范工作者共43人。 1952年学校移交人民大学改为人大附设工农速成中学后,随即在全国范围招生。基本条件未变,只在年龄上规定为16—30岁。以后招生人数逐年递增,有相当一部分参加过长征和抗日战争的干部、部队指战员和全国劳动模范入校学习,战斗英雄周天才、战士作家高玉宝、劳动模范郝建秀、杭佩兰等,都曾进校学习。至1954年,招生人数达400人,在校生已1000余名,可谓群英荟萃,盛极一时。 学校针对学生年龄大,文化低,教学需要“速成”的特点,在中央教育部领导下,按照精简课程教材,避免重复的原则对初、高中教学内容作了必要的取舍和精简,陆续开设了政治、语文、历史、地理、数学、物理、化学、生物、体育等课程,未设外语、音乐、美术等科。1952年起,教育部颁发了工农速成中学分类教学计划: 第一类,预备升入高等学校文史、财经及政法等科,以语文、历史、地理等课程为重点; 第二类,预备升入高等学校理科、工科有关专业,以数学、物理、化学等课程为重点; 第三类,预备升入高等学校医科、农科及生物学科,以物理、化学、生物等课程为重点。 速中归属人大后,因总的方面需与人民大学设科衔接,经领导批准,自五二年新生入学,学校实施第一类教学计划。 建校初期,学校选用正式出版的普通中学教材,作一些适当增减,后来针对工农学生的特点,多用自编的教材。如语文教材,特别选用了高玉宝的《半夜鸡叫》和郝建秀的《进京日记》作课文,古文编选了《石壕吏》等反映劳动人民苦难生活的诗文,课外阅读材料选用了《新儿女英雄传》、《暴风骤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等作品片断。对其他教材如算术、代数、几何、三角、物理、化学、中外历史、地理等,各科教师也都作了大量编选和取舍。围绕教学中心工作,学校组织教师校外参观学习,校内公开教学,教研室集体备课,采取各种措施了解学生的困难和需要,提高教学质量。针对学生程度不齐的情况,按学生程度编班,按班级教学,对那些文化程度较低的学生则采取先补习,后正式进班的办法。工农学生年龄大,20多岁入学还算年轻的,有的已30多岁,成家有子女者多,生活负担重,记忆力差,文化水平真正达到小学毕业的极少。他们说,背枪扛锄都不怕,握起笔来就觉得重,额头上要流汗。常常课间不休息,熄灯后在路灯下,厕所里看书,甚至打着手电在被窝里学习。这些工农学员学习目的明确,态度端正学习刻苦。例如学员耿桂珍,来校前在刘少奇同志身边工作,来校学习时,毛主席、刘少奇、周总理、朱总司令都在她的红皮本上题词、留言,鼓励她认真学好科学文化知识,为新中国建设服务。有的学生提出:“宁可多掉几斤肉,学习决不让落后”,还有的说:“决不让学习上的问题过夜!”有些学生是英雄劳模,每年五一、十一就要离校开庆祝会或参加首长接见,外出参观访问,误课较多,老师们总是利用他们的时间,分别为他们补课。讲一次不会,就换一种方法再讲,抽象的听不懂,就用实物,制教具、画图表……对个别学习吃力的学生,手把手教,有时为了一个数学题,老师要从小学的基本知识讲起,再联系本题直到学生听懂为止。老师想方设法帮助学生克服困难,解决问题,学生也尊敬热爱老师。学校在东养马营时,院子小,过道窄,师生相遇学生一定会道旁恭立,让老师先走,校外相遇,也都以师礼相待。天凉时学生总是开教室后面的窗子通风而不开讲台旁窗子,怕老师着凉,讲台桌上,总是放着热水,桌旁有一把椅子让老师休息。年轻的教师王干桢刚刚登上讲台,不免紧张,而那些年龄比她还要大的工农学员就鼓励她别害怕,大胆讲。师生互敬互爱,关系和谐,课堂内外,充满奋发向上的激情。就这样,师生共同努力,经过3—4年学习,学员文化水平显著提高。第二届学生傅振理说:“我以极大兴趣来学习文学。我不仅把错别字从文章中‘驱逐出境’,而且已有能力欣赏伟大文学家的名著。”贫农子弟孙德福入学前只上过三年学,第一次作文,他用4个小时写了一篇将近200字的短文,其中有24个错别字,3个病句,到毕业时在最后一篇习作《三年》中,他用25000多字有条理,有中心地总结了自己三年来各方面的收获。参加高考时,以优异成绩考入留苏预备班,同时考入的还有4人。早期毕业的工农学生出路宽,备受重视,第一届毕业生中有59人升入人民大学各系,21人考入北京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其他高校,成为新中国的高级建设人才,未考入大学的学生,经过学习和提高,也都成了各部门的领导和业务骨干。

工农速成教育,学习时间有限,教材内容跨度大,学生文化水平低,且程度高低不等,教学难度也大。怎样由浅入深,循序渐进地根据教材组织课堂教学,是当时速中的教师们时时处处议论的话题。 首任校长胡朝芝,以一个老教育工作者的经验和睿智特别重视学校教师队伍的建设。她说:只要有了高质量的教师,就能培养出高质量的学生。她想方设法,多方联系,从教育部调来郎好常、常乃慰、朱英、颜福清等教师;从北京市教育局调来的许宗韫、白枫、王玉书等教师;从华北工农速成中学调来杨锡钧、朱明瑞、姜在敏等教师;1952年从北师大毕业生中挑选闫士文、钱金荣、熊天一、赵国钧、王育敏、梁琪璞等来校任教;再加上人民大学和其他学校调入的教师共有六十多人,几年间就组成了北京实验工农速成中学最早的一支素质高、经验丰富的教师队伍。不仅如此,胡朝芝校长还亲自深入课堂,认真听课作笔记,将教学双方的情况记录下来,课后,请教师一起研究如何深入浅出,因材施教,使学生易于理解接受。因为工农兵学员文化补习是学习重点,胡校长格外重视语文课教学,甚至注意到课上有关字、词、句的基础知识,并与语文教师一起给学生批改作文。

胡朝芝校长非常尊重教师,尊重教师的劳动成果。有一次,她看到学校一个干部让一名教师站着商谈工作问题,待送走教师后,胡校长严肃地对那名干部说,你刚才与张老师谈话,为什么不站起来,对教师要有礼貌呀!为了使教师有安静的环境钻研教材,集中精力备课,查找资料方便,胡校长批准夏加主任的倡议,开辟了教师备课资料室,室内图书(特别是工具书)及报纸齐全,桌凳完好,备有开水,且有专人服务,深受教师的欢迎和好评,为了使教师们休息好,身体健康精力充沛地投入教学工作,胡校长根据当时学校的条件,提出教研组长一人一间住房,教师两人一间住房。而这样的居住条件,在当时北京市的中学里是很少见的,充分显示出速中领导尊师重教的作风。

教务主任夏加同志,也特别注意培养和团结教师。他善于根据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既尊重爱护他们,又从严要求,认真培养,有时甚至挺身而出保护他们。1955年工农速中向普通中学转轨后,夏加同志主持制定的学校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切实贯彻执行培养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身体健康的劳动者的社会主义教育方针”,“不断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力争教育教学成绩在三年内赶上或超过兄弟学校的先进水平。”他与教务副主任唐孝纯为了抓好教学不仅经常听课,还经常到各教研组听取教师对学校工作的意见和建议,并教育老师要坚持勤俭办学的宗旨。 那时候,尽管生活条件比较艰苦,工作任务也相当繁重,但是,无论是师关系还是干群关系,都非常和谐,大家同甘共苦,勤俭奋斗。1952年的校舍,只有东教学楼,图书馆、大饭厅、北一楼、北二楼和散布于校园中心几处没有拆除的旧民房,民房的后墙上还有一个用白灰画的大圆圈,据说这样可以防止狼的袭击。南小楼当时尚在建造中,学校的围墙也只是用钉在木桩上的铁丝围起来的。当时学校还没有暖气设备,冬季要生煤炉,老教师们自己会生炉子,办公室里总是炉火旺盛;年青教师不会,晚自习后回到冰冷的宿舍,只好到锅炉房灌两瓶热水,洗漱后,披上大衣,围着被子,脚蹬暖水袋,然后坐在床上看书备课。当时,为了提高教师素质,学校规定全校教师必须参加人民大学附设马列主义夜大学学习,中国革命史、马列主义基础、政治经济学和哲学四门课程每年学习一门,四门考试均及格才发给结业证书。每当周一、周四教师们去夜大上课时,学校的庶务股长(相当于今天的总务主任)高升礼就带着田全明师付在宿舍的楼道里为师生们生炉子,老师们下课回来,只见他们满脸满手煤灰,样子象包公,亲热地戏称他“包股长”。那些不会生火经常受冻的年轻教师,一开宿舍门,炉火正旺,感觉格外温暖舒适。那时,在通向南小楼西门的甬路旁,曾有一个用玉米秸作支架,用麦秸和泥盖成的三角形尖顶小棚,是南小楼竣工前看守工地的民工休息的地方,一次,有位教师从甬道走过,看见高股长的爱人从棚中弯腰“爬出”,好奇地询问,才知她来探亲。这位教师后来责问高股长,怎么想得出用这样简陋的“窝棚”招待家属,他无奈地叹口气说:“没有房子啊!我又不能让他住进南小楼干扰老师们休息,凑合住几天就让她回去。”可见当时员工们工作,生活条件的艰苦,而面对那位掌握分配房屋实权的高股长的所作所为,今天的人们又该说些什么呢?

工农速成中学是我国特殊历史时期因特殊需要创办的特殊学校,学校刚办起两、三个月,就有国内外人士来参观,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以及印度、缅甸、越南、印尼等国家的贵宾都曾来访,其中包括印度总理尼赫鲁,印尼共产党总书记艾地,越共主席胡志明,同时还接待了全国成百上千同行的参观学习,扩大了学校的影响,也的确起到了向全国同类学校示范的作用。 人民大学首任校长吴玉章当年亲自将年仅18岁的全国纺织劳模,人大代表郝建秀送到速中学习,并指示学校对她要精心培养教育,严格要求,吴老和人大继任校长成仿吾还多次亲临速中视察指导工作,看望师生员工,对学校的建设和教学给予支持和帮助。建校时期,速中每个学生的建筑面积,教学设备,教育经费等都和大学生一样标准,远远高于一般中学。上级下达招生任务后,即可按规定拨款买地,那时直到现在海淀师范以西土路内,都是划给速中的土地,据说当时夏加校长倡议,尽早在最西边建起南北走向面积为47002的新生宿舍楼,以保证国家拨地的完整。此楼尽管东西日晒,但到现在“守住了”学校土地的“西部边界”,功不可没。还有一事也可见当时学校的实力和领导的魄力。五十年代初,学习苏联教学管理经验时,每月需向人大教务处填写一份学生到课统计表,项目细、百分比、数字多、上报时间紧,管理人员完成几十个班的报表相当困难。当时由人大财政系办公室调到速中教务处的郭维智和会计张绍栋,偶然在王府井南口青年文化服务部看到一台美国产电动计算器,非常喜欢,但价格惊人——那时尚未改革币制,定价2900万元(折现在人民币2900元),相当于250多人一个月的大灶伙食费——认为学校很难花这么大价钱买它。但返校向教务主任夏加汇报后,意外得到他的支持,经胡朝芝校长批准买回来。

速中的结束[编辑]

工农速成中学在建国初期对于提高工人农民的社会地位,提高工农劳动者的文化素养和工作能力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在我国1953年进入第一个五年计划经济建设期后,产业工人和干部长期脱产学习已无可能,加之全国各地都办起了各类速成中学、文化补习班、业余补习班等,学校的生源越来越窄,随着中国经济政治环境的变化,速成教育不再被认为是合理的选择。因此,1955年7月15日,教育部和高等教育部联合发出了“关于工农速成中学停止招生的通知”,正式宣告工农速成教育行将结束,工农速中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此时,人大工农速中没有象全国几十所同类学校那样关门大吉,而是凭借人民大学的实力,在1955年9月,招收了十个班的普通高中生。[10]

1955-1978[编辑]

  • 1956年7月,根据教育部指示,附中移交北京市教育局,至1958年4月再度回归人民大学领导,这时,学校更名为“中国人民大学附属工农中学”,意味着学校已成为一所正规中学;保留了“工农”二字,是因为校内尚有各类工农学员。[11]
  • 1960年,学校开始招收初中生,从单一高级中学向初高中兼有的完整中学过渡,学校最终定名为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
  • 1963年,最后一批工农学员毕业离校。
  • 1970年10月,北京市革命委员会通知 中国人民大学停办[12]。人大附中更名為“北京市172中学”,由海淀区教育局管辖。[13]
  • 1978,中国人民大学复校,学校恢复了与中国人民大学的隶属关系,校名由“北京172中学”重新改为“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 [14]

關聯學校[编辑]

中國[编辑]

  • 人大附中爱文国际学校
  • 人大附中西山学校 (蘋果公司教育支援)
  • 人大附中二分校
  • 人大附中朝阳学校
  • 人大附中朝阳分校
  • 人大附中翠微学校
  • 人大附中航天城学校
  • 人大附中丰台学校
  • 人大附中通州学校
  • 人大附中深圳學校

美國[编辑]

  • 人大附中美國分校(合辦)

支援[编辑]

  • 人大附中宁夏实验学校
  • 河南新密中学
  • 贵州毕节民族中学
  • 北京市延庆縣永宁中学
  • 北京市延庆縣第一中學
  • 四川什邡中学
  • 北京农业大学附属中学
  • 恒大皇马足球学校

历任校长[编辑]

  1. 胡朝芝(1950-1956)
  2. 夏加(1956-1959)
  3. 邸文彧(1960-1962)
  4. 陈邦友(1967-1969)
  5. 吴英杰(1971-1978)
  6. 董放(1983-1984)
  7. 胡俊泽(1984-1992)
  8. 朱迪生(1992-1997)
  9. 刘彭芝(1997-至今)
  10. 翟小宁(2008-至今)

友好学校[编辑]

中国[编辑]

英国[编辑]

美洲[编辑]

欧洲[编辑]

亚太地区[编辑]

孔子学院[编辑]

知名校友[编辑]

政界[编辑]

郝建秀政协副主席

韩叙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利坚合众国大使

宋德敏政协书记

魏京生,民主运动

商界[编辑]

戴威,ofo创始人

文娱[编辑]

曾子墨凤凰卫视主持人

杨沛宜,中国女歌手

体育[编辑]

程丛夫,赛车手

侯逸凡,国际象棋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中国教育50年大事记(中国教育部门户网)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8-14.
  2. ^ 2014年北京高中最新排名 人大附中居榜首. 北京市: 搜狐教育. 2014年4月16日 (中文). 
  3. ^ 2015中国高中排行榜发布 人大附中位居第一. 北京市: 騰訊教育. 2015年9月8日 (中文). 
  4. ^ 北京文理状元皆出自人大附中 分别报考北大清华. 人民網. 北京市: 新京報. 2012年6月24日 (中文). 
  5. ^ 美国大学制中国高中50强榜单 人大附中'首位. 北京市: 新浪教育. 2011年11月6日 (中文). 
  6. ^ 高雨莘. 回望我的母校人大附中. 紐約市: 紐約時報. 2013年6月1日 (中文). 
  7. ^ 张晓鸽. 中国高中排行榜人大附中居第一. 人民網. 北京市: 京华时报. 2015年9月15日 (中文). 
  8. ^ 孙江波. 周建华, 编. 学校简介2015版. 北京市: 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 2015年5月1日 (中文). 
  9. ^ 海淀文史资料选编第二辑49页[失效連結]
  10. ^ 人大附中校史长廊-速中的结束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07-16.
  11. ^ 人大附中校史长廊-一校六制 几易校名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07-16.
  12. ^ 中国人民大学校史
  13. ^ 人大附中校史长廊 - 文革动乱与学校更名为172中学
  14. ^ 人大附中校史长廊-拨乱反正 勇打高考翻身仗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