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北方航空6136号班机空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國北方航空6136號班機空難

与失事客机相似的MD-82(编号B-2139),2003年摄于名古屋飞行场
摘要
日期 2002年5月7日
事故類型 乘客縱火(判定为保险欺诈
地點  中国大連外海域
地理坐标 38°57.063′N 121°39.941′E / 38.951050°N 121.665683°E / 38.951050; 121.665683坐标38°57.063′N 121°39.941′E / 38.951050°N 121.665683°E / 38.951050; 121.665683
死亡 112(全部)
受傷(非致命) 0
涉事航機
機型 麥道MD-82
承運人 中國北方航空
註冊編號 B-2138
起飛地  中国北京首都國際機場
目的地  中国遼寧省大連周水子國際機場
乘客人數 103
機組人員人數 9
生還人數 0

中國北方航空6136號班機空難(又稱5·7空難)是2002年5月7日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遼寧省大連市的一起空難事件。班機當天從北京首都國際機場飛往大連周水子國際機場,在向周水子機場進近的過程中失控墜毀在大連港外側海面,機上103名乘客和9名機組人員全部遇難[1]

這次空難是中國發生的第一起客機失事墜海空難[2][3],亦是中國民航一個月時間內發生的第二起空難:4月15日,中國國際航空129號班機在降落大韓民國釜山金海國際機場時墜毀,機上包括機組人員在內共128人罹難,38人生還。

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在2002年12月7日公佈了空難的調查結果,調查認定機上乘客张丕林縱火導致空難的發生[4]

事件經過[编辑]

CBF6136墜毀地點示意圖
Red X.svg 墜毀地點[2] Blue pog.svg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中國北方航空6136號班機(航班編號CBF/CJ6136)是一班由北京首都國際機場飛往大連周水子國際機場的中國北方航空定期班機。班機在當天20時37分從北京首都國際機場起飛,預計21時40分抵達大連周水子國際機場[1]

21时22分,飛機正在向機場進近中[5],此時班機高度約為1200米;突然,机长王永祥向大连周水子机场塔台報告,飞机客舱冒烟。紧接着又二次报告,飞机驾驶舱冒烟。[6]21时24分,班機与塔台失去联系,并在雷达显示屏上消失[4]。驾驶员与地面最后通话说:“客舱有火!”[7]。正在海上作业辽大甘渔0998号渔船上的船员们看到飞机急速坠入海中,並發出沉闷的巨响。[6]

大连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在21时40分接到目击者报告,并报有关部门核实。不久後有关部门启动搜寻救援程序,辽宁省和大连市调集多艘船只开往飞机失事海域展开搜救[4]

飞机坠落在北纬38度57.063分,东经121度39.941分,飞机尾翼坠落在北纬38度57.129分,东经121度40.175分[8]。墜落地點離機場的主跑道僅20公里[2]

飛機歷史[编辑]

失事飛機機型為麥道MD-82飛機註冊編號B-2138,使用兩具普惠JT8D-217A引擎,生產編號為49522/1702[1],是麥道公司授權上海飛機製造廠組裝的MD-82中的一架,中方组装序列号為23[9]

失事飛機於1990年首飛[1],翌年7月21日交付[9],是北航30架MD-82中的一架[10]。直至空難發生前,飛機共累計飛行26000個小時並完成16000個起降[11]。3月27日至4月2日飛機曾進行5A檢查[2]

兩次被劫[编辑]

飛機曾在1993年的一個月時間內被兩度劫機:11月12日,飛機在執行由长春飞往福州的「中國北方航空6353號班機」時,被韩书学和李向誉劫持至臺灣中正國際機場(現臺灣桃園國際機場)[12],機上一名乘务员被刺伤[13]。26日後的12月8日,飛機在執行“沈阳青岛福州”航線的「中國北方航空6517號班機」時,被青島籍人高軍挾持至同一個機場[14]

搜救打撈[编辑]

飛機殘骸在大連以東20公里處的黃海中被發現[1]

5月7日22时10分,“连港21”号拖轮首先到達现场,报告失事地點的准确位置,通知大连海上交管中心实施交通管制。第一具尸体在5月7日22时43分被搜救人員打撈起,[15]而第一塊機身殘骸則在5月13日15時43分打撈出水。5月14日3時,飛機最重的一塊殘骸——飛機發動機被打撈出水[16]

5月8日11時,在大連港外側行駛的大連海事局“海巡021號”指揮船探測到飛機黑匣子的信號[6]。飛機的第一個黑匣子(座艙通話記錄器)在5月14日15时05分被潜水员马有坚捞出。[17]16时45分,潜水员姜志勤报告摸到第二个黑匣子。17時15分,第二个黑匣子的信标器被潜水员姜志勤打捞出水;17时20分,海军某部潜水员苏景忠开始下水一起打捞第二个黑匣子。烟台救捞局潜水员刘义志在18时浮出水面;潜水员苏景忠仍在水底打捞第二个黑匣子。[18]飛機第一個黑匣子在14日19时运到北京,送往民航总局航空安全技术中心進行分析。[6]而飛機的第二个黑匣子(飞行数据记录器)則在5月18日14时52分被交通部烟台救捞局潜水员陈受吉打捞出水。[19]

空難的集中打撈和搜尋行動於5月25日20时結束[20]。在打撈作業中,军地共出动船只128艘,累计出船1331艘次、6955小时;军民参加搜救打捞人员共计17838人次;抽调潜水作业人员64人,累计潜水作业672人次,作业时间697小时。共打捞出92位遇难者的遗体或遗骸及部分遇难者遗物,并将包括舱音记录器、飞行数据记录器、飞机发动机等在内的几千件(片)飞机残骸打捞出水[8]

遇難者[编辑]

國籍 乘客 機組人員 總計
 中国 95 9 104
 香港 1 0 1
 日本 3 0 3
 韩国 1 0 1
 印度 1 0 1
 新加坡 1 0 1
 法国 1 0 1
總計 103 9 112

空難遇難乘客與機組人員之國籍分佈

机长王永祥[6]生於1967年,當時是北方航空公司技术训练科科长,擁有11000多小时的飞行时间;副驾驶生於1973年,飞行时间達3300多小时。两人的驾驶执照和体检执照均有效,在失事前一天所做的小体检也正常[24]

機上103名乘客中,有三名中國籍乘客為兒童[21];時任中国青年女足守门员教练杨昆峰搭乘本班機回家[25][26]中交水运规划院到大連出差的八名職工亦因本次空難而死亡[27][28]

事件調查[编辑]

国务院“5·7”空难处理领导小组在空難後成立,並於5月8日3時到達現場。3時40分,空難處理小組召開緊急會議,聽取遼寧省和大連市對空難緊急救援的情況介紹,隨後乘船到出事海域察看現場。[8]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在美國當地時間5月8日宣布派遣調查小組協助中方調查。調查小組共5人,由NTSB高級調查員艾爾·迪金生(Al Dickinson)率領,隨同的還有四名分別來自美國联邦航空总署(FAA)、波音和引擎生產商普惠公司的代表[29][30]

新華社於2002年12月7日發布了調查結論,認定機上乘客张丕林為縱火者,並導致本次空難。[4]

後續事件[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张丕林登机之前,曾在6家保险公司为自己購買了7份航意险,如果按照正常程序進行赔偿,其家属總共可獲约140万元人民幣的保险金。但由於张丕林係纵火者,空难发生后,6家保险公司向张丕林的母亲金桂贞送达了《拒赔通知书》。保險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64条、第66条和《航空旅客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条款》第三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对张丕林投保的航空旅客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不予赔偿。[31]雖然金桂贞上诉至北京西城法院,要求保險公司賠付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32],但法院支持了保险公司的拒赔要求[31]

「张丕林縱火案」被選入2002年12月29日检察日报编委会評選的“2002年中国国内十大法制新闻”中。[33]

事件之後[编辑]

  • 波音中國公司在5月8日上午就空難發表聲明,向在飞机失事中的遇难者表示哀悼,同時向遇難者親屬、朋友和同事們表示深切的慰問,并表示愿为有关调查提供帮助[11]
  • 空難中死亡的香港人是港龙航空的女職員,她是港龍航空駐大连地区首席代表[21],港龍航空在5月8日發表聲明說,公司对此次意外深表悲恸。港龙航空的高级职员已代表公司接触该员工家属,并承诺提供任何协助[34]
  • 中交水运规划设计院在5月28日發表訃告悼念空難中遇難的八名職工,並於2002年6月3日上午9时在北京东城区图书馆舉行追悼會[27][35]
  • 潛水員王德好(第一个捞上信标)、马有坚、陈守吉和姜志勤(3人捞上黑匣子)亦參與了2004年中國東方航空5210號班機空難(包頭空難)的黑匣子打撈作業[36]
  • 參與空難搜救打撈工作的人員在事後得到有關部門表彰[37][38][39][40]

相關事故[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ASN Aircraft accident McDonnell Douglas MD-82 B-2138 Dalian,Aviation Safety Network.(英文)
  2. ^ 2.0 2.1 2.2 2.3 惊心动魄大空难———北航“5·7”空难纪实,《大地》杂志,2002年第十期
  3. ^ 图文:大连警方“五·七”空难救援善后工作侧记. 中国新闻网. 2002年5月24日 [2010年11月6日] (中文(简体)‎). 
  4. ^ 4.0 4.1 4.2 4.3 北航大连“5·7”空难原因查清:乘客纵火. 新华网. 2002-12-07 [2011-02-18]. 
  5. ^ 1981年以来中国民航重大事故介绍,民航休闲小站
  6. ^ 6.0 6.1 6.2 6.3 6.4 海底搜寻七昼夜─北航失事客机“黑匣子”打捞记,新华网,2002-05-14
  7. ^ “五·七”空难失事客机与地面最后通话:“客舱有火”,民航资源网,2002/05/08
  8. ^ 8.0 8.1 8.2 2002年大连5-7空难112人死亡 红眼航班被叫停,搜狐网,2010年05月06日
  9. ^ 9.0 9.1 中国国内民航飞机注册号详细资料,民航休闲小站
  10. ^ 失事客机“飞龄”确认 北航尚有同类客机29架. 中国新闻网. 2002年5月8日 [2010年11月26日] (中文(简体)‎). 
  11. ^ 11.0 11.1 波音公司就中国北方航空公司飞机失事发表声明,民航资源网,2002/05/08
  12. ^ 劫机赴台被遣返 韩书学昨日被判12年,民航资源网,2001/09/12
  13. ^ 1993年劫持民航大陆客机至台湾的两劫机犯被遣返,中国网,2007-08-14
  14. ^ 将飞机劫持至台北机场 一青岛籍劫机犯被判刑,民航资源网,2001/12/25
  15. ^ 军民联手大救援:北方航空“5.7”空难纪实(中),民航资源网,2002/05/24
  16. ^ “5·7”空难追踪:打捞黑匣子全程纪实(组图),搜狐网,2002年5月15日
  17. ^ “5.7”失事飞机第一个黑匣子(话音记录器)出水,新华网,2002-05-14
  18. ^ 第一个黑匣子找到 第二个黑匣子信标器出水,新华网,2002-05-14
  19. ^ “5·7”空难失事客机第二个“黑匣子” 打捞出水,新华网,2002-05-18
  20. ^ 大连“5-7”空难集中搜寻打捞行动今晚8时结束,新浪网,2002年05月25日
  21. ^ 21.0 21.1 21.2 北航坠机事件旅客姓名及身份最后核实名单公布,新浪网,2002年05月09日
  22. ^ 有关方面证实“5-7”空难5名遇难者身份有误,新浪网,2002年05月13日
  23. ^ 日本宣布中国北航失事班机日本乘客名单,民航资源网,2002/05/08
  24. ^ “五七”空难失事飞机正副驾驶员资料获披露,新浪网,2002年05月09日
  25. ^ 中国女足痛失一臂,金羊网,2002-05-13
  26. ^ 万达英籍守门员教练:是个“超人”--杨昆峰足球生涯,新浪网,2002年05月10日
  27. ^ 27.0 27.1 中交水运规划设计院发布讣告:悼念5-7空难遇难职工,新浪网,2002年05月28日
  28. ^ 組圖:北航空難重創中國水運設計院,大紀元
  29. ^ NTSB SENDS INVESTIGATORS TO CHINA TO ASSIST IN MD-82 CRASH INVESTIGATION. NTSB. MAY 8, 2002 [2010-11-25] (英文). 
  30. ^ 美方将派遣5人小组前往中国协助调查大连空难,民航资源网,2002/05/09
  31. ^ 31.0 31.1 保险拒赔的N种“身故”,中国保险网,2010年3月17日
  32. ^ 张丕林母亲状告保险公司索赔3.3万元,金羊网,2003-03-12
  33. ^ 张丕林案及刘晓庆案均入选2002国内十大法制新闻,中国新闻网,2002年12月30日
  34. ^ 香港港龙航空公司一女职员在北航空难中罹难,民航资源网,2002/05/09
  35. ^ 中交水运规划设计院悼念八位遇难同志,新浪网,2002年05月17日
  36. ^ 包头:曾打捞5·7空难黑匣子的4位潜水员开始工作,新华网,2004年11月24日
  37. ^ 交通部通令嘉奖参与“5·7”空难搜救打捞单位,新华网,2002-05-20
  38. ^ 交通部救捞局表彰5.7空难救捞先进集体和潜水员,新华网,2002-05-29
  39. ^ 辽宁公安边防"5.7"空难搜救有功人员受表彰,新华网,2002-06-18
  40. ^ “5·7”空难救援暨善后工作总结大会在大连举行,新华网,2002-06-28
  41. ^ 国际航空遭遇黑色星期二. 京华时报. 2002-05-09. 

外部链接[编辑]

媒體報道[编辑]

其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