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国地方语言教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各地語言生活

方言電影史 📽

各地民歌/流行音樂 ♪

地方電視劇

文學的方言俗語
錄音資源庫
方言故事

地方语言教学在中國有悠長歷史,其意思有三種。傳統意思是,師生之間以方言為授課語言講授各個科目,屬母語教學範籌。[1]普通話接管了方言作為授課語言後,2010年代有小量學校為了拯救方言,「方言教學」產生了兩種新的意思,一,學校另開一課教方言,目標是達至能生活交際;[1]二,為了承傳童谣說書評彈曲艺等帶有表演性質的鄉土民俗而講授在該表演用得上的方言,以「方言文化进课堂」為名目,實則不教生活交際用得上的方言。[1]

自清末民初,鄉鎮士紳「興學」啟民智,鄉鎮學校有的以方言、有的以國語教學語言講授全部科目(中文科、數學科等)。由於中國長期未切實執行义务教育,不論以方言還是以普通話,都僅覆蓋極少適齡學童。1986年4月12日第六屆全國人大通过《义务教育法》,其中第六条「学校应当推广使用全国通用的普通话」,方言教學在國家行政手段下排除,由1986年-2000年間漸漸嚴格執行,方言教學最終全面撤出中國大陸的小學,由普通話全面接管。在少數語言政策寛鬆的地區例如香港,仍有以粵語講授各個科目(尤其中文科)的傳統,在2008年推廣普通話運動後興起以普通話教授中文科局部現像。

以方言為教學語言[编辑]

推普前[编辑]

全國一直以來,「過去方言區的學校一般都是用方言教學的」,[2]1955年全国文字改革会议提出「教普通话是一个严肃的政治任务……学普通话也是一个严肃的政治任务,我们希望学的人都能认识到这一点。教普通话,学普通话,都是为了祖国更进一步的统一和发展,为了建设社会主义这个光荣伟大的事业」;[官 1]同年教育部指示「学校必须逐步用普通话教学……首先从语文科做起」,方言教學開始被取代。[3]

中國留下有聲電影記錄的教授,1929年攝於上海郊區,師生在8分鐘影片裡皆以吳語對答。[4]1950-1970年代,以浙江為例,《浙江日報》某德清縣農村的記者回憶,由村小升上縣城初中,自然而然學習縣城的語言,「同学之间交流,常常用德清方言『搭桥』,但久而久之,大家自然而然有了语言切换技能。说绍兴方言的人也会用平阳方言接上话题,说平阳话的也会用几句苏北话江淮官話)聊聊天。(……)当然,在课堂上大家常常会用德清式的普通话朗诵课文(……)出了村,上集市,或进了中学,必须讲德清方言,否则就难以与他人交流。」[5]更詳細記載浙江省近代語言史

推普後[编辑]

普及义务教育以後,校園生活佔據6歲以上中國人的大量時間,小學是否以方言為授課語言,關乎該方言的自然习得時數。1986-2000年間逐步嚴格執行以普通話為媒介語的义务教育,從小學一年級起所有科目都以普通話授課。

另開一課教方言(聽說)[编辑]

官方態度微妙[编辑]

在语言教学,「教授母语与教授外语的方法是完全不同的。……外语通常默认受教者在学校教育之前没有或较少机会接触这种语言」,[6]由於中國兒童屬於「较少机会接触」的情況,方言課大抵教該方言的入門聽力口說。然而,官方對方言課的態度微妙,認為教方言只應在於傳承鄉土(傳統)文化,而不應是學習方言本身。下面引用兩個國家語委官方背景的學者。

王莉宁博士[註 1]的理解是「不教,但允許還會說的人在課外說」(註:按教育部規定課上不允許說),她指「不是讓方言成為教學用語,也不是提倡把地方話學習納入教學體系[...]應允許中小學、幼兒園在課外說方言,讓方言成為青少年日常用語之一」。[11]李佳博士[註 2]尤其提出现代的科技政治概念應以普通話表達,指「不能喧宾夺主,用方言教学去取代文化教学,因为使用方言进行交际并不属于课堂教学应该承担的主要内容。尤其是使用方言诵读現代文或进行即兴演讲时,由于语料本身承载的传统文化因素较少,师生双方的注意力就更容易聚焦到方言本身,如字音是否标准、遣词造句是否地道[...]。受自身发展程度和规范化程度的制约,绝大多数汉语方言都无法精确、顺畅地表达现代科技术语和政治社会概念,只能将普通话词汇变为方言发音来表达现代名物,这种处理对传统文化传承的意义并不大」。[1]

教材問題與課綱[编辑]

教材方面,正式发行的方言教材主要在大、中城市才有,小城市以自编校本教材为主。自编教材大多是某一家学校的幾位教师,编写難免有問題。[13]四川大學教授俞理明[註 3]指出市場上的方言教材未達大學水準,大學定須新撰教材,這筆准备成本就不少;而且大方言區裡有有幾種代表性的方言,大學水平的教材如何取捨,又有一番考究。[16]

課綱方面,四川大學教授杜晓莉[註 4]指「语言学研究生的研究方向有方言学的内容。在本科教学中,方言纳入课堂的不多,适当开展选修课,还是有必要。不过若开设课程,要注重整个方言体系的研究」。[16]

另開一課教「方言背後的民俗」[编辑]

學校以「方言文化进课堂」為名目,大抵是為了傳承帶表演性質的鄉土民俗,而講授在該表演用得上的方言,實則不教方言本身(不教聽力和口說),目的並不是讓學生達致以方言在生活交際。下引兩位國家語委背景的學者的說明。李佳博士[註 2]指「『方言文化进课堂』应多在传统文化上下功夫,围绕传统文化去开展形式生动、内容多样的活动,如童谣说唱、方言讲古(註:蘇州評話揚州評話北京評書浦東說書湖北評書四川評書等)、戏曲曲艺欣赏(註:湖南漁鼓山東琴書蘇州彈詞等)、文化读本选修等,将对方言的情感寓于传统文化教学之中。」[1]這些課程主要劃入「音乐学科拓展课程」、「综合实践」的類別。[13]王莉宁博士[註 1]的理解是「乡土」,她說「方言文化读本和乡土教材,试点开设方言文化校本课程,组织童谣传唱、学唱地方戏、方言经典吟诵等校园活动」[11]四川大學研究漢語訓詁學俞理明教授[註 3]指出,基於成本考量,方言作为“地方艺术研究”、“文化艺术欣赏”的教材充足,推行「方言文化进课堂」比較容易;而教孩子會講會聽一門方言的教材 (亦即作为一门语言工具来学习的教材)水平參差,編新教材有成本,難免有阻力。[19]

教育部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在山东烟台、山东东营、湖南长沙、湖南耒阳、浙江杭州、浙江温岭、广东潮汕出现了由学校或教师组织的「方言文化进课堂」。[20]

學術研究史[编辑]

「以方言為教學語言」方面,研究得最多的是香港的粵語教學、新加坡的閩南語教學、馬來西亞的閩南語教學、中國少數民族地區的少數民族語教學。其他地方,因為例子本就不多,研究亦較少。

注腳[编辑]

鑑於被引用學者是否在強制普通話義務教育年代求學、母語方言是否普通話、是否有官方背景,跟他對地方语言教学的取態相關,故在此列出:

  1. ^ 1.0 1.1 王莉寧,1981年生,[7]廣西南寧人,母語南寧話[8]國家語委下轄科研機構北京语言大学中国语言资源保护研究中心副研究員。[9][10]
  2. ^ 2.0 2.1 李佳,1981年生,遼寧鞍山人。國家語委下轄科研機構武汉大学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員。[12]
  3. ^ 3.0 3.1 俞理明,1952年11月生于上海[14]祖籍浙江宁波。主要研究六朝佛經的中古漢語訓詁[15]
  4. ^ 杜晓莉,女,四川广安人。[17][18]

引用來源[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李佳. 也论“方言文化进课堂”. 《语言文字应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 2017, (2).  前半部免費轉載至:李佳:也论“方言文化进课堂”(摘编). 微信公眾號中国语情. 2018-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6). 
  2. ^ 基达. 普通话要继续推广. 《语文建设》. 1963, (9). 
  3. ^ 教育部关于在中小学和各级师范学校大力推广普通话的指示(1955年11月17日). 中國教育部. 1955-11-17 [2020-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3). 
  4. ^ 附吳語字幕版本,見:三好学生陈仙娥(1929年). bilibili網站. 。沒字幕的原始版本,收藏於Chinese school- Chinese Children Sing Their Lessons. Fox Movietone News Story. 1929-03-14. ,館藏號MVTN_2-517,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s Moving Image Research Collections.
  5. ^ 記者不詳. 你能听懂几种方言. 浙江日报. 2018年04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7).  又轉載於你能听懂几种方言. 德清新闻网. 2018-04-10. 
  6. ^ 欧登草娃. 尴尬的“母语”:蒙古族双语教育实践与教育选择 ---前郭尔罗斯蒙古自治县蒙古族中学的个案研究 (PDF). 《民族社会学研究通讯》 (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 2014年2月15日, (153). 
  7. ^ 王莉宁. 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5年06月2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5). 
  8. ^ 杜玮. 你还会说家乡话吗?代际传承断裂,方言濒危. 中國新聞周刊. 2020-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5).  又轉載至你还会说家乡话吗?代际传承断裂,方言濒危. 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 2020-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5). 
  9. ^ 王莉宁(研究员). 北京语言大学.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5). 
  10. ^ 王莉宁. 中国协同创新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5). 
  11. ^ 11.0 11.1 王莉宁. 让校园适度拥有方言时空. 《光明日报》. 2016年10月16日07版.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5). 
  12. ^ 李佳. 武汉大学中国语情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2015-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5). 
  13. ^ 13.0 13.1 黄晓东. 浙江省方言文化教育:现状、问题及展望. 《文化遗产》. 2018, (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1). 
  14. ^ 俞理明文集. 語思. (原始内容存档于使用|archiveurl=需要含有|archivedate= (帮助)). 
  15. ^ 俞理明.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师资阵容. 2019年03月0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0). 
  16. ^ 16.0 16.1 王垚,周霖. 高校教师论文称 成都高校有必要开展方言课程选修. (轉自成都商报). 2017年06月0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17). 
  17. ^ 杜晓莉.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师资阵容. 2019年02月2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0). 
  18. ^ “2015年暑假华文教师证书培训班”在老挝中文学校开班. ITA国际汉语教师协会. 2015-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0). 
  19.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成都商报20190521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20. ^ 《沿海三地“方言文化进课堂”状况》,收入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16)》,商务印书馆,2016年. 文章前半部免費轉載至:李佳:沿海三地“方言文化进课堂”状况述要. 微信公眾號中国语情. 2018-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6). 


引用错误:页面中存在<ref group="官">标签,但没有找到相应的<references group="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