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房地产调控政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臨夏市的房仲商,只要很低成本就可以開業收取抽佣,或是借取寬鬆貸款來炒房。

中国大陆房地产调控政策,是一種针对住房市场的宏觀調控政策,由政府手段介入以壓下特定地區的房價。這樣的政策早期雖然被實施,但效果不彰,中國大陸一線都市熱錢持續注入,二三線也不斷上漲,而2016年起由中央將「房住不炒」列為長期國策,高強度打壓政策下,房企與炒房者開始陸續虧錢與破產而正式成為絕響,然而總體房價開始受控後,卻出現同一城市二手房兩極分化的趨勢,2020年疫情期間房價因中國經濟一枝獨秀而上漲,熱錢使得都市房價仍在高點攀升,反而是應該成長或持平的郊區卻面臨資產下跌的情況,造成居住人口外移以及房價過高的地區依舊難以負擔,市場預計調控手段還會繼續加強並趨於精細化,甚至租房收益也將會有相當難度[1][2][3]

成因[编辑]

因應中國大陸的土地國有制度,中國大陸地方政府都以賣地(出售使用權)的方式來取得資金,這容易炒高土地價格,再者房地產再次出售就會變得更貴,作為當貸款條件寬鬆利率也低的情況,原意是要鼓勵產業借款投資,創造經濟發展和工作機會,但是相當數量的貸款會流入價值穩定又高增值的土地和房屋價格的炒作與投機,一般經濟成長會伴隨番價上漲,但如果像這樣過度上漲,稱為虛擬經濟的泡沫。因為房地產與其他純金融投資標的不同點在於有居住和使用的功能,當一地區房價高漲會造成人口外流和消費不振、投資成本過高等長期不利因素,並造就貧富差距拉大的民怨,如果長期累積的泡沫經濟不去處理,在各地都爆發出嚴重問題,例如:日本房產泡沫經濟崩潰的連鎖現象。此時就由政府行政手段介入,透過控制銀行放貸、加嚴購房貸款條件、釋出公有土地,等等方式打消房價上漲勢頭,並嚇阻更多投資客進場炒作。另外,由於香港自治,這裡介紹的中國的打房政策並不適用於香港。

房價過高的缺點[编辑]

房地產商品不同於一般商品,如同毒品和菸酒、武器,具有廣泛影響特性,不能聽任市場機制。因為巨大的泡沫遲早會破裂,幾個小型破裂好過一次性破裂;且房產炒作過程中創造出的少數巨富拉大了貧富差距,對經濟發展及社會穩定有害,因為增加住戶房貸負擔不只讓這些人必須省吃儉用而已,大部分這些人沒有閒錢消費而造成內需萎縮而物價失去平衡,也讓沒有房貸負擔的人也陷入怎麼努力都賺不夠花的情況,貧富差距致奢侈品漲價飆升,小康富人也會因為賺不到錢的危機感而省吃儉用,這些中產階級大筆的儲蓄增加又會造成銀行投機房地產,一連串惡性循環下,只有巨富才不會受害,但他們的利潤來源其實是無數房貸者拿自己的未來工作收入向銀行抵押而來,間接形成了這些巨富的奴隸,當房價一夕泡沫化造成相當多人捲入巨額負債和地區性經濟不振,巨富的公司與投資都化為泡影而使資本出走,會讓經濟永遠萎縮甚至垮掉,甚至整個國家都沒有翻身機會。房屋、醫療及婚姻生育很容易成為人民的重大負擔,將這些負擔全部控制在合理範圍,是良善政府的基本責任,亦可以增加人民的消費力,對經濟發展有利。

負評[编辑]

  1. 新自由主義學派觀點是反對宏觀調控當然也反對打房的,認為這是社會主義和計劃經濟的一種,當任何商品的價格只要還有人購買就是合理價格,介入市場運作只會產生不良效果,使商品實際價格無法展現。不過這樣的說法越來越少專家這麼認為,許多市場經濟地區也有調控,大多改視為市場失衡的連帶影響。
  2. 許多人士(包括不少右派人士)雖然也認為高房價有害,但是認為中國的打房方式無效、甚至質疑中國只是假打房。
  3. 高房價的原因是錢太多但沒有合理的投資標的、太多錢丟到不動產上,如果不找出(或創造出)可以取代房地產投資的投資標的,那打房必然失敗,而如果找出,不用打房也可以避免房價飆漲。
  4. 只要健全租屋市場,就可以減少高房價的傷害;租屋市場不健全,對房東房客而言都沒有保障,會造成擁有餘屋者不願出租,一般人為了穩定而選擇購買房屋,產生高房價高空房率的資源浪費。如將房屋所有權與居住權分離,想要住屋者只需購買居住權,就足以保障有權居住到房屋到達使用年限;想要投資於增值利益或未來房屋改建者,則購買所有權,可以不閒置房屋又不必承擔房客造成的風險;甚至可以將不動產所有權證券化,簡單有保障的分購房屋。此時只要控制好居住權價格就可以避免高房價危害,僅壓抑居住權價格比壓抑房價簡單許多,因為尚有所有權這個標的可以讓過多的資金購買,而且投資房地產者,著眼的是土地增值利益、而非出租房屋利益,對僅壓抑居住權價格的接受度比打房的接受度高。

前車之鑑[编辑]

以下經濟、社會危機被認為是無法阻止房價飆漲造成的:

房住不炒[编辑]

2016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必須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要求回歸住房居住屬性。同月,習近平在中央財政經濟領導小組第十四次會議上指出:“要準確把握住房的居住屬性”。2017年10月,“房住不炒”定位被正式写入中共十九大报告,作为一项长期的制度安排,貫徹落實。全國各地各項房地產調控政策相繼推出,旨在讓房地產之消費品屬性遠遠大於其資本品屬性,維持房地產市場理性。[4][5][6][7][8][9][10][11][12][13][14][15]

參考資料[编辑]

  1. ^ 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5603/5269114
  2. ^ http://124.133.228.83/articleContent/2131_846922.html
  3. ^ http://www.xinhuanet.com/2021-04/03/c_1127290446.htm
  4. ^ “房住不炒”四年了,天变了. 《财经国家周刊》. 2021年1月3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 
  5. ^ 學者解讀: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 《中國青年報》. 2017年2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 
  6. ^ 盛松成:“房住不炒”保持一致连贯是市场稳定基础. 《经济参考报》. 2020年7月2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 
  7. ^ 落实“房住不炒”实现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访清华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刘洪玉. 新华社. 2018年12月2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 
  8. ^ 党的十九大学习资料汇编 (PDF). 新华社. 2018年2月.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年). 
  9. ^ 以供给侧改革来推进“房子不是用来炒的”住房制度建设 (PDF). 《中国发展》(第17卷 第5期). 2017年10月.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年). 
  10. ^ 內地樓市建長效機制或現三大導向 (PDF). 中國銀行(香港)有限公司 發展規劃部. 2017年10月26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年). 
  11. ^ [花旗解读] 十九大专题报告 – 房地产市场篇 (PDF). 花旗銀行. 2017年.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年). 
  12. ^ 发挥好房地产的实体经济属性 (PDF). 恒大研究院. 2020年8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年). 
  13. ^ 王铮嵘. 全国房地产政策变动监测报告 (PDF). 2020年5月.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年). 
  14. ^ 张瑜. 2018年中以来地产调控政策梳理 (PDF). 2019年6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年). 
  15. ^ 单克强. 住房资本化理论逻辑批判与现实对策研究 (PDF). 2017年11月12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年).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