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国-吉尔吉斯斯坦关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中華民國與吉爾吉斯關係
中國-吉爾吉斯斯坦關係
中國和吉爾吉斯斯坦在世界的位置

中國

吉尔吉斯斯坦
外交代表機構
中國駐吉爾吉斯斯坦大使館 吉爾吉斯斯坦駐華大使館
外交代表
大使 齊大愚 大使 巴克特古洛娃

中国-吉尔吉斯斯坦关系,是指歷史上的中國吉尔吉斯斯坦(包括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國)之間的雙邊關係,兩國於1992年1月5日建交。

歷史[编辑]

20世紀前[编辑]

圖為唐朝詩人李白画像。有學者認為李白在碎叶城出生,故有說他為吉爾吉斯人。

吉尔吉斯在古代已和中國有接觸,並曾受到歷史上的中國統治[1]

大宛位於現烏茲別克、塔吉克吉爾吉斯三國交界處的費爾干納盆地[2]:391西漢時,汉武帝派遣使者到訪大宛,打算以財物換取當地出產的汗血馬,但該名使者遭到殺害;太初元年(前105年),汉武帝派將軍李广利率領数万名兵員攻打大宛,被沿途的小国攻击,只有十分之一至二的士卒能夠活着回國[3]:71。太初三年(前102年),汉武帝再次派李广利率領六万多名士兵攻打大宛,並把18万名守边士兵派駐到甘肅酒泉,以作后援之用;李广利率領的軍隊击败大宛的抵抗,围攻貳師城,當地贵族殺死大宛皇帝,献出马匹投降[4]:171

吉尔吉斯的部分領土曾是漢朝的一部分,西漢漢宣帝在西域置都護府後開始統治吉尔吉斯的絕大部分地區,東漢則只能統治今吉尔吉斯南部的部份領土[1]:54,59–60。有历史文献认为漢朝將領李陵吉爾吉斯人的祖先,而一半吉爾吉斯人則是李陵的後代;這說法雖然以《新唐书》、《太平寰宇记》等史籍上的記載為根據,但受到部分史家的強烈質疑和抨擊[5]。東漢亡後,吉尔吉斯南部的這片土地先後落入曹魏三國時代)和晉朝的版圖[1]:66, 72

唐朝前期時,今吉尔吉斯的全部領土均由唐室統治[1]:120;當時,唐室曾在今吉尔吉斯斯坦东北部的碎叶城设置军镇[6]。唐朝高僧玄奘曾在碎叶城晉見統葉護可汗,並來到他的营帳,看見當地軍人的戎裝和武備[7]:624–626;另外,有學者認為詩人李白在碎叶城出生,故有指李白為吉爾吉斯人,但史家對李白的出生地仍未有定論[8]

到了元代,元帝國只統治吉尔吉斯一小部分領土,其餘歸汗國所轄[1]:162清朝則統治吉尔吉斯的部分領土[1]:174;當時,吉尔吉斯族(在清朝被稱為「布鲁特」)有15部願意臣服清廷,並受清廷册封,授權治理當地[9]:180。1860年代,俄罗斯帝国先後逼使清政府與之簽訂《中俄北京条约》和《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把吉尔吉斯人居住的地區劃進俄国領土,當地的人也因而臣服俄国[10]

20世紀後[编辑]

蘇聯時期的吉尔吉斯也與中國有交往: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有來自吉尔吉斯的軍人參與中國抗日戰爭,在哈尔滨大连等中國城市與日軍交战[11];1955年,吉爾吉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境內的剧院上演中國歌剧白毛女》,是中國歌剧首次在吉尔吉斯上演[12]

由於俄羅斯帝國曾奪得中國西北地區的領土,中國和吉尔吉斯的邊界存在爭議:1991年5月,中華人民共和國与苏联签订《中苏国界东段协定》,但中苏兩國對中國和吉尔吉斯地區的边界未有共識;其後,蘇聯在中蘇边界問題未完全解決前解體,故中國和獨立後的吉尔吉斯仍然有邊界爭議[13]

蘇聯解體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遣團访问土库曼乌兹别克哈萨克塔吉克和吉尔吉斯,計劃與这些国家舉行建交谈判問題;代表團與土、烏、哈、塔四国谈判時均沒有争执,但與吉尔吉斯當局会谈時卻出現有關边界問題的摩擦[14]。谈判桌上,吉尔吉斯外交部英语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Kyrgyzstan)部长要求在兩國的建交公报上加入聲明,承认「吉尔吉斯边界神圣不可侵犯」(即承认兩國当时的边界),但中國代表團希望兩國就边界問題協商,不要在建交時确定边界;吉尔吉斯當局繼續與代表團会谈,最終同意取消早前的要求[14]

1992年初,中華人民共和國与吉尔吉斯建交[15]:73。其後,两国達成协定,在联合堪测边界後舉行谈判,以解决边界问题;經過多輪谈判後,中國与吉尔吉斯先後在1996年和1999年签署协議,解决全部边界争議[13]

1996年中旬,吉尔吉斯经济学家鲍里斯·西拉耶夫英语Boris Silayev建議以提出改革開放邓小平命名首都比什凱克一条街道,使吉尔吉斯能夠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改革开放的經驗上學習[16]

2010年吉爾吉斯南部種族騷亂中,約7000名當地華人被困南部地區,或是往批發市場住宅區裡暫避;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吉爾吉斯大使館計劃護送華人到安全地區避難,當地亦有華商商會安排保安員保護中國商賈[17]

經貿關係[编辑]

中国-吉尔吉斯貿易的商品比例
中國出口到吉尔吉斯的商品(2012年)[18] 
吉尔吉斯出口到中國的商品(2012年)[19] 

2012年,中國(不包括港澳台)共出口了20.9亿美元到吉尔吉斯,逾半貨物為起绒织物英语Pile (textile)、針織女性西裝等的紡織品[18];吉尔吉斯則出口了7,050万美元來華(不包括港澳台),貨物包括礦產品、獸皮英语Hide (skin)[19]。中華人民共和國在2013年及2014年是吉尔吉斯最大的直接外资来源国,華商在吉尔吉斯投资的领域包括科技、加工、金融贸易[20];另外,华为中興通訊等多家中國企業在吉尔吉斯設有办事处或代表处[21]

2012年下旬,吉尔吉斯有中國工人在一座金礦和當地人打鬥,有當地人因而受傷;事後,約450名吉尔吉斯人舉行示威,反對中國企業繼續開採該座金礦,又要求政府禁止中國人參與當地采矿业[22]

文化關係[编辑]

截至2014年12月,吉尔吉斯共設有3所孔子学院,是孔子学院開辦规模最大的独联体國家[23];此外,不少吉尔吉斯官员在設有孔子课堂吉尔吉斯外交部外交学院学習汉语[24]

吉爾吉斯共和國國家銀行钱币博物馆收藏了不同朝代時的中國貨币,例如开元通宝(唐代)、大元通宝(元代)等在丝绸之路发现的古钱[25]

吉爾吉斯华人白玺曾致函當地文化部,建議對方在碎叶城遗址立碑,紀念李白;吉尔吉斯文化部副部长其後接見白玺,透露當局擬在遗址复制碎叶城旧貌,從而建造一座「李白城」[26]。吉尔吉斯當局本已訂下計劃的细节,打算聯絡设计公司,但吉尔吉斯突然爆發騷亂,令「李白城」一事作罷;白玺在2015年中旬再度提出建設「李白城」,並希望與李白关系密切的四川能參與此項目[26]

軍事關係[编辑]

2005年,時任吉爾吉斯斯坦總統庫爾曼別克·巴基耶夫回答记者提問時,表示歡迎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員国派兵進驻吉尔吉斯南部;他的言論被传媒解讀為邀请俄羅斯和中國在吉尔吉斯驻军,引起国际关注[27]俄羅斯外交部部长拉夫罗夫指有關消息並非真確,時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部长李肇星則表示尚未得知有關消息,又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會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27]

2014年8月下旬,中華人民共和國、吉爾吉斯、俄羅斯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在組織框架下舉行反恐軍事演習;其中,由約480名兵員組成的吉爾吉斯部隊在該月11日進入新疆,為是次演習中首支進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外國部隊[28]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陸運高. 中國歷史版圖紀年新編. 中華書局. 2013. ISBN 9789888263189. 
  2. ^ 劉清陽. 諸班史跡考. ISBN 9781312579484. 
  3. ^ 李智舜. 中国历代战争概览. 军事科学出版社. 1994. ISBN 9787800217876. 
  4. ^ 中国历代战争年表 1 2. 解放军出版社. 2003. ISBN 9787506543491. 
  5. ^ 吴占柱; 贺继红. “李陵是柯尔克孜族祖先说”辨误. 黑龙江民族丛刊. 2010, (4). 
  6. ^ 高秋福. 李白出生地“碎叶”今安在. 新华网. [2015-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2). 
  7. ^ 何学森. 读懂国宝: 集王圣教序本末. 文物出版社. 2009. ISBN 9787501023677. 
  8. ^ 歷史月刊 (歷史月刊雜誌社).  缺少或|title=为空 (帮助)
  9. ^ 赵华胜. 中国的中亚外交. 时事出版社. 2008. 
  10. ^ 徐小云. 吉尔吉斯斯坦沙俄统治时期 (Thesis).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5. 
  11. ^ 黄锐 (编); 陈瑶. 中国驻吉大使慰问吉尔吉斯斯坦二战老战士. 新华网. 2015-04-30 [2015-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2). 
  12. ^ 苏联吉尔吉斯上演“白毛女”. 中国戏剧. 1956, (1). 
  13. ^ 13.0 13.1 阿斯卡尔·居努斯. 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边界演变. 新疆大学学报. 2008年3月.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02). 
  14. ^ 14.0 14.1 中国与原苏联国家建交始末:动荡中的中国外交(4). 中华网. 2009-04-21 [2015-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2). 
  15. ^ 邢广程 (編); 薛君度 (編); 赵常庆; 孙壮志. 中国与中亚.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1999. 
  16. ^ 薛白 (编); 夏晓伦 (编); 章斐然; 努尔黑沙. 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有条邓小平大街. 人民网. 2014-09-26 [2015-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6). 
  17. ^ 吉爾吉斯騷亂 7000華人被困. 中國評論新聞. 2010-06-14 [2015-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3). 
  18. ^ 18.0 18.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国出口到吉尔吉斯斯坦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5-23]. 
  19. ^ 19.0 19.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吉尔吉斯斯坦出口到中国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5-23]. 
  20. ^ 中国已连续两年为吉尔吉斯第一大直接外资来源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吉尔吉斯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2015-03-30 [2015-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3). 
  21. ^ 驻吉中资企业.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吉尔吉斯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2009-08-24 [2015-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3). 
  22. ^ 華工與吉爾吉斯居民毆鬥. 明報. [2015-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3). 
  23. ^ 流行音乐让吉尔吉斯斯坦年轻人爱学中文. 新华网络电视. 2014-12-01 [2015-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9). 
  24. ^ 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齐大愚出席吉外交部直属外交学院孔子课堂揭牌仪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吉尔吉斯共和国大使馆. 2013-04-06 [2015-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3). 
  25. ^ 王佳宁 (编); 陈瑶. 古丝绸之路上的中国钱币. 新华网. 2015-03-27 [2015-05-23]. 
  26. ^ 26.0 26.1 吉尔吉斯斯坦将重建“李白城”. 川东北读本. 华西都市报. 2015-05-15 [2015-05-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3). 
  27. ^ 27.0 27.1 宋宗利; 沙拉提; 宋世益. 吉尔吉斯邀中国驻军调查:吉总统随口一说被误传. 中国网. 国际先驱导报. 2005-06-10 [2015-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2). 
  28. ^ 周雨燕 (編). 上合組織軍演三方部隊從新疆入境. 文匯網. 2014-08-13 [2015-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6).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