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國-中非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中国-中非关系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國-中非關係

中國

中非
外交代表机构
中國駐中非大使館 中非駐華大使館
外交代表
大使 馬福林 大使 姆巴佐阿

中國-中非关系,是指歷史上的中國中非、以至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非共和國之間的雙邊關係。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非共和國先後在1964年建交、1966年斷交、1976年復交、1991年再斷交,最後在1998年再次復交;2012年,中國大陸成為了中非共和國最大的出口目的地。

歷史[编辑]

首次與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编辑]

中非在1960年宣布獨立為國,其後在1962年與當時已退到台灣中華民國建交[1]:48。1964年9月,中非接受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所提供2,000萬中非法郎無息貸款,與後者簽署協定,建立外交關係;中華民國隨即派員勸阻,又同意增加與中非共和國的技術合作,但未果,最終在同年11月與中非斷交,並撤回當地的中華民國手工藝[2]:102

1966年,讓-巴都·博卡薩發動军事政变,成為中非共和國的當權者[3]:181;政变後,中非方面搜出了一批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的文件和武器,認為這證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曾干涉中非內政,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斷絕邦交[2]:164。此事令部分中非民眾對中國產生負面觀感,中非和中華民國因而延至1968年4月才復交[2]:168。曾任中華民國外交部部長的蔣孝嚴指,博卡薩曾經出訪台灣,期間在高雄喜歡上了一名陪酒小姐,中華民國外交部便協助把該名陪酒小姐送到中非[4]

第二次與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编辑]

後來,中非共和國的內政和外交都面临困境,博卡萨因而打算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邦交;他容許該名成為自己妻子的陪酒小姐選擇返回台湾、或是留下,陪酒小姐決定回台湾生活,子女則留在中非[5]:180。1976年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非复交[1]:48。为了能夠早日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援助,博卡萨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盡快派遣大使到當地,又希望能访問中國;同年11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派出的使節到達中非,抵埗後幾個小時便受到博卡萨接见[6]。時任中非首相的安熱-費利克斯·帕塔塞曾紧急约见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的人員,表示中非发生了严重的财政困难,又暗示該國將會有「特殊开支」;中華人民共和國拒絕協助,認為經濟援助贷款不應用於其他的用途[3]:184

1981年9月,時任中非武装部队英语Central African Armed Forces参谋长的安德烈·科林巴宣布由军队接管中非共和國政权,他其後曾兩度出訪中华人民共和国;可是,中非共和國在1991年中旬再度與中華民國复交,中华人民共和国便中止与中非的邦交[7]:590

第三次與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编辑]

199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官秦華孫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主席,理事会恰巧有議題與中非共和國有關,秦華孫便到當時與中華民國保持外交關係的中非視察[8]:86。他與中非共和國總統安热-费利克斯·帕塔塞舉行會面,帕塔塞期間指自己還未掌政時已反對中非和中華民國建交,雙方因而達成了口頭諒解;在總統也不支持與中華民國建交的情況下,秦華孫更有信心與中非其他政府高層洽談[8]:86。翌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與中非共和國签訂联合公报,恢复兩國的邦交[9]:537

兩國建交後,中非共和國政府支持「一个中国」的主張;帕塔塞認為中华人民共和国對台湾行使主权只是時間問題,又祝願中国统一[10]:59

2014年,美國法國向聯合國安理會有關單位動議,要求制裁曾任中非總統的弗朗索瓦·博齊澤,指控他破壞中非共和國的安定,但遭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羅斯反對;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人員指,反對訴諸制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立場,因為制裁對妥善解決問題並非有利[11]

經貿關係[编辑]

中國-中非貿易的商品比例
中國大陸出口到中非共和国的商品(2012年)[12] 
中非共和国出口到中國大陸的商品(2012年)[13] 

中國大陸在2012年出口了1,620萬美元到中非共和国,貨物有機械設備、化工產品等[12];中非共和国同年出口了4,390萬美元到中國大陸,大多數貨物是木材或[13]。2012年,中非對中國大陸的出口額佔了中非出口總額逾53%,中國大陸亦成為了中非共和国最大的出口目的地[14]

醫療援助[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86年為中非了援建一座医院,這座医院經常與外國学者交流,並為中非培訓醫療人員;医院所治療的病人包括中非共和國的上层分子和遊客,也有向中非的华人和當地的中國專家提供醫療服務[15]。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有向中非派遣医疗队,曾有医疗队全体队员均獲总统博齐泽親自授勳[16];2012年下旬,中非共和國有反政府組織對中非政府宣戰,直逼中非首都班吉,中華人民共和國醫療隊撤離當地[17]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中華民國外交年鑑.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98. 
  2. ^ 2.0 2.1 2.2 王文隆. 外交下鄉, 農業出洋: 中華民國農技援助非洲的實施和影響 ,1960-1974. 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系. 2004. ISBN 9789570175035. 
  3. ^ 3.0 3.1 刘晓; 伍修权. 我的大使生涯. 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3. 
  4. ^ 友邦元首強索吧女 台外交部助「和番」. 明報. 2007-08-27. 
  5. ^ 李小凡. 政治权谋与沉浮 4. 吉林摄影出版社. 1999. 
  6. ^ 傳記文學 (104–109). 文化藝術出版社. 
  7. ^ 世界知识年鑑. 世界知识出版社. 2001. 
  8. ^ 8.0 8.1 鏡報 (336–341). 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 
  9. ^ 世界知識年鑑. 2006. 
  10. ^ 新华月报 (1–6, 675–680). 
  11. ^ Louis Charbonneau; Michelle Nichols. Exclusive: Russia, China block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 blacklist at U.N.. Reuters. 2014-04-23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4). 
  12. ^ 12.0 12.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国出口到中非共和国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6-30]. 
  13. ^ 13.0 13.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非共和国出口到中国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6-30]. 
  14. ^ Alexander Simoes. 中非共和国的出口目的地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6-30]. 
  15. ^ 王寅威. 非洲见闻录(十三):我工作的友谊医院. 江山市中医院.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8-15). 
  16. ^ 第11批援中非医疗队全体队员喜获殊荣. 浙江省卫生厅.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30). 
  17. ^ 中國援助醫療隊撤離中非共和國. BBC中文網. 2012-12-31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30).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